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六十五章 神海幽冥

    刘承暗下决心,虽说此事并非完全由己,但却也是在时刻警醒自己遇事要三思而后行。

    事实上刘承一直以来也是如此做的,比如今日若不是听闻到刘莹的消息,他是绝不会接近这么一座充满不确定性、不知何时会爆发的活火山的。

    刘承早已将自己身为一个少年的那种好奇天性给抹杀干净。

    甚至,为了救己,他更是可以抹除善心,将一村之人性命都罔顾,成为那种他曾最为厌恶的自私小人。

    又或者,为了活命,抛去尊严与骄傲,去求一个他最憎恨之人,只求她能让他见到明日的阳光。

    刘承其实不知道活的意义,他时常感慨,觉得人生来太过渺小,活着太累,若能替换,他想自己去死。

    但是,很多人、很多事无法挽回,更无法替换,自那对夫妇舍命让他活着,就注定他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

    其实,刘承的道心境界并不比其他人高多少,所谓慧剑斩道,无非只是一种信念与决绝,只是这种信念,高过了一切,能将除此之外的杂念完全压制与抛却。

    然而世上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却是不多,譬如莽荒一世之天骄,刘承所知,也唯有一人而已。

    所谓成道,首先得有道!

    而道,却正是以这种高过一切的信念为基点,慢慢成长而来。

    若阵道羲皇不一画开天,坚信天地有序,世上何有阵道?

    若盘巫始祖不顶天立地,坚信世分清浊,人道何以传承?

    等等诸如成道者,若无自己所之坚持,如何生发相存,死灭不磨?

    所以许鲲仙人对神体领悟道心慧剑,才会抱有如此之高的期盼,因为道心慧剑之境界,正是成道之基石!

    刘承对道的理解并非高深,对未来之事更多的也是迷茫,但他知道,坚实踏好每一步,却总不会有错。

    不久,刘承体内的火元之力便被他炼化一空,他站立起身,决定离去,但也正是起身的刹那,一股冰凉之意直袭他的神海,令得他猛得一震。

    这是一股彻骨的冰寒,一瞬而逝,却清晰无比,令人难以将之归论为幻觉。

    刘承即刻转身,向着广阔的岩浆池中望去,他骇然发现,原本空无一物的岩浆池中,却是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朵手掌大小、栩栩如生的墨色莲花!

    黑莲扎根岩浆池底,只余莲座没出池面,它的周身乌光烁烁,似来自幽冥之物,只寂静的悬浮,与四面暗红色的滚滚熔岩,如何也看不出为何出现在同一画面之中。

    毋庸置疑,这朵黑莲极为不凡,此地与火元力同样无处不再的幽冥煞气,很可能就是此物散发而出,这朵黑莲,很可能与地灵石脉一般,是天地灵宝中的一种!

    这等奇物,若是被人知晓,定会有无数修士群蜂拥至,不惜抛尸洒血,也要将之争夺到手!

    不过这等灵宝,也要有命拿到,才算真的拥有!

    此时,黑莲位于岩浆池中央,此地空旷广阔,无物可支,除非刘承此刻立即突破境界,可以御虹飞天,否则绝难将之取得。

    刘承有心离去,他将此时所见藏在心底,想等将来实力足够,再来此地取走灵宝。

    但是,刘承的神海中,那道原本只是一闪而过的彻骨冰寒,却是突然清晰而又长久闪现了出来。

    刘承的神海之中,一道冰冷污秽的光影忽然出现,爆发出一股庞大无比的意志,喧宾夺主,挤压刘承本体的意志,要将之驱逐灭杀,支配刘承的身体。

    “幽冥黑莲!幽冥黑莲!神体,将幽冥黑莲给我取来,我要将幽冥黑莲炼制成我新的幽冥体!”

    “快,神体,将我新的身体取来,你若做到,你我未来争锋,我可以考虑留你一命!”

    这是一种极大的变故,这股忽然爆发的意志几乎不可抵抗,只瞬间便将刘承的意志压制得只余一点渺茫微光,若非刘承以道心慧剑苦苦坚守,这最后的一点光华,也是即将熄灭。

    那道意志状若疯狂,不断闪烁,在刘承神海之中发出洪雷声,道:“道心慧剑,如此年纪,便领悟大道之基,实属不易,但是,你认为,凭你这点本事,能够相抗一位曾经的成道者吗?”

    “成道者?!”代表刘承意志的那抹光华突然炽烈一闪,显示后者此刻极为惊诧的内心。

    “对!我为成道者!神体,你无法抵抗,放弃挣扎吧,让我入主你的驱壳,成为我永世的奴仆,我将赐你无尽荣耀,甚至,我能成就你的道,让你得以永生!”

    “成就我的道……”刘承无意识的低咛。

    “神体,我寄生你体内已久,你的一切我都了若指掌,你所坚守的道,不过是想要永恒的生命而已,这于我而言再容易不过,你只需臣服于我,奉我为主,我即刻便能让你达成这个夙愿!”雷音再次响起,极具诱惑,要说服刘承。

    不过,刘承依旧保持着最后一点光华不熄,道:“既是我的道,如何能由他人成就!”

    那道意志忽然变得冰冷且无情,冷言道:“神体,你莫在执迷不悟,你所谓的道,在我眼里渺若微尘,本道人挥手即就。你快快听我之言,否则别怪我直接抹灭你最后的神智!”

    “你若真能够做到,便不会有这么多言语!”代表刘承意志的光华再次闪烁,变得炽盛起来。

    “看来你很自信,但自作聪明的代价,你能承受吗?”庞硕意志此时已是赤裸裸的威胁。

    “你越是如此,我便越是不惧!”刘承彻底平静了下来,认为那股意志没有直接动手,定然有所忌讳,所以表现得十分镇定,居然开口反问,道:“你究竟是什么存在?为何说早已寄生在我的体内?”

    “这就是我厌恶神明一脉的原因!”刘承神海内庞大的意志忽然如潮落一般退去,只余一个声音响起,道:“你们这一脉,似乎永远智珠在握,山崩不改,殊不知如此,是对我幽冥一脉最大的不敬!”

    “幽冥?”刘承听闻这个名字,却是没来由的自心底产生一种浓郁的憎恶之感。

    “你在嫌恶我?卑弱的神族,还是一个失去本源已经半废的神族,在面对我幽冥一脉时,还是毫不掩藏你们的高傲姿态吗?哈哈哈,一具半废的神体,这一世,你如何与我争锋?!”幽冥再次传出声音。

    刘承闻言,忍不住冷语讥讽,道:“连形体都没有的存在,何来谈论我的资格?”

    “你……”幽冥大怒,被刘承言语噎得不轻,但随即,他平静了下来,道:“无尽轮回中,形体不过驿站,真我才是永恒。如你这般遗失了远古记忆的卑弱神明,如何能够理解我幽冥一脉生命的伟大!”

    “远古之前,你真的成道了吗?”刘承闻言,却是忽然问道。

    幽冥忽然沉静了下来,没有回答。

    刘承继续问道:“如你所言,无尽轮回亦不能消磨永恒真我,你拥有远古之前的记忆,这就是不朽吗?”

    刘承此问,依旧没有得到回答,他神海内的幽冥似乎彻底沉寂,再没了半点波动。

    “刷”的一声,刘承的意志回归,取回了身体的自主控制,他低头张望着双手,刚才发生之事如梦似幻,让他有些分不清那是现实还是幻境。

    忽然,一道讯息自他神海中平静的流淌而过。

    “此前虚张声势,现在我已不能再支持那种消耗了。”

    幽冥在传讯,以一种特别的方式与刘承交流。

    刘承凝神了下来,静等此刻幽冥回答他的问题,想要继续之前的话题。

    不过,后者接下来的传讯,却与刘承想要知晓的事情无关。

    “做个交易如何,替我取得幽冥黑莲,我便指引你找到此刻你最关心的那个人。”

    刘承有些遗憾,他之前所问,是所有修士都迷茫的问题,成道不朽的传说,一直困扰着这片大地上的所有修士。

    不过,他听罢幽冥的言语,却也是心头一跳,随即,轻轻望向岩浆池中那朵黑色莲花与顶上岩石,然后开口,道:“以我的修为,似乎做不到你所说的交易条件。”

    幽冥黑莲悬浮于熔岩池中央位置,四处暗红色的熔岩灼热无比,刘承并非能够驾驭神虹的璇源修士,是以难以接近此物,将之取得更是无从谈起。

    “你能做到,只是不愿冒险而已。”幽冥传讯却是再次自刘承神海一闪而过。

    “看出了又如何,我已经做出决定,再也不会随意将自己置身危险之中了!”刘承道。

    “可是如果我说,此女正处于修行的关键时刻,任何打扰,都会置其万劫不复呢?”传讯而来的讯息似有情感一般,嘲弄刘承。

    “你如何得知。”刘承立刻道。

    “我如何得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信与不信!”

    刘承眯起了眼睛,思虑了起来。

    “留给你的时间并不多。”幽冥再次传讯。

    “如果你骗我,万劫不复之人,必然会是你!”刘承决断了下来,最后威胁的喊道。

    言罢,他立刻自乾坤袋中取出数张兽皮与那件战兵,动作了起来。

    幽冥此刻,却是再未出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