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六十一章 飞奔而去

    半刻钟后,海昌城牧将手掌自麻衣汉子额头之上取回,再次望向刘承时,眼里却是多一种审视。

    “结果如何?”醉霄楼主安易连忙问道。

    海昌城牧一阵迟疑,然后缓缓开口,道:“神海并无波动,此人,没有说谎。”

    “什么!”安易老翁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身下,众修士也已经一片哗然。

    “居然是真的!”

    “如此说来,海昌城年轻一辈论道输得不冤,未曾想对手是一个以邪道手段葆存青春,却早已不知活了多少岁月的邪修!”

    “一个邪修,居然蒙蔽了所有人,出现在这里,实在让人心惊!”

    此刻,矛头直指向刘承!

    不过,刘承本人却依旧镇定,自杜如海阻其开口后,他便一直静静站立,无半点慌张与异动。

    “海昌城杜家,这五个字的能量我终于有所见识,不过,你们就不怕我鱼死网破,说出你们的秘密吗?”刘承平静开口。

    正在这时,一道声音在他神海之中直接响起,有人传音刘承,厉声道:“你若敢言及地灵石脉,我必将你活剐,且小安村也必遭屠戮!”

    声音出现得极为意外与突然,令得刘承猛的一颤。

    随后,刘承眯了眯眼,而后霍然抬头,望向悬浮半空,信手而立,双目却紧盯着他的杜如海,立刻确认后者便是传音之人。

    忽然,刘承展颜一笑,向着杜如海直接开口,一字一顿道:“你认为,这样威胁,就可以拿捏我?”

    刘承眼里,有一种不可捉摸的神色在跳动。

    身下,很多人就此骚动起来,刘承的话很没来由,令他们诧异无比。

    杜如海立在空中,他面无表情,但眼里却有了杀意,向刘承传音更是已经气急败坏:“你若再开口,小安村上下两百二十六条人命,都活不过今晚!”

    刘承摇着头,依旧直接开口,传出声来,道:“看来你对我并不了解,我这人,最是看重自己的性命,绝不会为他人牺牲。”

    他开口很是淡然,完全罔顾威胁,亦未将小安村生死放在心上。

    这时,海昌城牧反应过来,喊道:“有人在和他传音!”

    立即,此言引起所有人的注意,纷纷转向过来。

    “我杀了你!”

    也是此刻,杜如海大吼了一声,再次出手,自半空冲飞了下来,雷霆一掌,印向刘承。

    海昌城牧已有防备,自然不能让杜如海肆意妄为,是以跃飞而起,将之拦截住!

    “让程六将事情说清,道理若在杜家这边,又何必急在一时!”

    “城牧,你不是生平最恨邪修吗?如今已经铁证如山,你为何还能容一个邪修胡言?!”杜如海大声喝问。

    海昌城牧闻言,转头与刘承对视一眼,紧皱了皱眉头,又转回头来,却是未回答杜如海。

    海昌城牧对刘承,却是依旧保留着一些好感,不相信后者是邪修。

    杜如海被海昌城牧拦住,一时不能脱身,忽然,他向不远处的杜家长老暗施眼色,瞥向刘承。

    杜家长老立刻会意,在所有人都在关注空中两人之时,抽身出来,悄无声息接近刘承,直接立下杀手,一掌而下!

    “程公子小心!”

    值此时刻,一道急切的女声倏地响起,安歌自席位上猛得站起,向刘承喊道。

    刘承一惊,只觉劲风透体,袭向他后背心口,最后,他只能尽力扭动身躯,避过心脉要害,以肩胛抵换。

    “嘭!”这一掌丝毫没有留情,杜家长老身为璇源境高手,攻击力自不用多言,将刘承直接震得倒转,飞出去数丈。

    下一刻,安易楼主怒而冲至,将还欲出手的杜家长老制止。

    “嘭!”刘承倒飞在地,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抬头冷冷的注视着杜家长老。

    刘承转身向安歌望了一眼,若不是后者及时提醒,后果将更为严重。

    刘承眼里很冷,他没有想到,杜家杀他之心如此决绝,居然不顾骂名,接连偷袭。

    不过,刘承依然没有失去分寸,他挣扎着自地上爬起,右手托扶左臂,冷笑着开口道:“杜家,你们单凭一个山匪之言,便将雁回峰大当家的身份安给我,莫不是,雁回峰上所藏地灵石脉,也要拱手让于我了吗?”

    四周修士其实早已哗然,杜家所行实在令人费解,是以坐下指责声已经连成一片。

    此刻,再听闻刘承言及地灵石脉,可谓沸油入水,顿时便更加激烈异常起来。

    “地灵石脉?!”

    “雁回峰上,地灵石脉!”

    “难怪……”

    立刻,所有人都明白过来,杜家居然有如此重大的秘密掌握在别人手中,难怪非要出手灭杀,这种事如果落在他们身上,定也是寝食难安的。

    地灵石脉,珍贵无比,可为福地门庭之根基,是力量源泉,是真正底蕴!

    这种灵宝的价值,已经很难用元泉衡量了,即使天品元泉,也是需要海量才能做等。

    “我杀了你!”杜如海直接动了真怒,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连续两次,分别为问鼎强者与璇源高手的袭杀,都被没能要其性命,最后还是让得后者将隐秘说出,将事情推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海昌城牧此时不动声色的站出,遥遥一步,却是将杜如海的前路封住。

    杜如海眼睛瞪得浑圆,喊道:“此子为邪修,并且已与我杜家结死仇,谁再阻我,便是与我杜家势不两立!海昌城牧,你可想清楚,三年后,再次举行的百城试炼上,若无我杜家的力量,海昌城能否评郡,将是两说!”

    海昌城牧迟疑了。

    他身为海城城牧,顾虑颇多,而杜如海此时所言,却正是他最不愿看到的。

    刘承望着这一幕,忽然开口道:“城牧大人,我已将天品法诀精要撰写完成,也交您检验过,不知其拓本可否给我。”

    海昌城牧呆了一呆,旋即想到了什么,最后说道:“自然可以。”言罢,将刘承之前交于他的灿金玉珏取出,以空白玉珏复录一份精要后,便将之掷给了刘承。

    刘承单手接过玉珏,面向着不远处的金庭掌教,道:“金庭教主,之前你找我谈事,不知现在是否有闲?”

    “哈哈,有闲,有闲!”金庭掌教大笑着御虹飞了过来,打量着刘承。

    后者肩胛重创,导致左臂无法动弹,但却依旧不动声色的向他望来。

    旋即,金庭掌教丝毫不吝欣赏,大声赞叹道:“好一句是否有闲,面对此情此景,程小友依然镇定自若,我看也唯有杜如海所言你为邪修这一种解释了,不过,我非海昌城牧,对邪修也没有那么的苦大仇深,是以可以一谈。”

    “教主说笑了,我不是邪修。”刘承认真的否认邪修这个身份,然后道:“护我离去,能否?”

    金庭掌教面带笑容,道:“自然可以。”

    金庭掌教对天品法诀势在必得,此时金光印拓本在刘承手中,自然愿意答应他一些事情。

    即使此事,有那么一些难度!

    “金庭教,要与我杜家为敌吗?”杜如海怒吼。

    “非也,非也。”金庭掌教摇了摇头,突然,他身上绽放出磅礴的气息,以危险的口吻说道:“在我看来,杜家要阻程六小友离去,才是在于我金庭教结怨!”

    “小小教派,如何于我城西杜家相提并论?今日,你们谁都离不开这里!”杜如海吼道。

    金庭教掌却是直接冲天而起,与杜如海并列,以行动告诉决心,然后向刘承道:“程六小友,将东西给我,我帮你挡住此人,相信以你之能,自可离去。”

    刘承却是迟疑了。

    金庭掌教一笑,道:“人之常情。”

    言罢,忽然抬手,一道金芒在其手掌之中乍现,一闪而逝。

    一旁,杜家长老痛呼一声,轰然倒地。

    哗啦一下,场中多数人都站了起来,露出震惊的神色。

    “金庭掌教居然直接向杜家动手了!”

    “这一下事情不好收场了,这已经涉及门派斗争!”

    “金庭教与杜家向来不合,早有取而代之之心,腾霄阁主之事正是导火索!”

    ……

    几乎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因为杜如海已经盛怒如岩浆,即将爆发。

    金庭掌教却是谈然转向望着刘承,道:“这样,能否止住小友心中疑虑?”

    刘承深吸了一口气,道:“教主是守约之人,自然不会诓骗在下,是我不是。”

    “无妨,只需小友也做一个守约之人即可。”

    “当然。”刘承回答,随即,将灿金玉珏掷给金庭掌教。

    金庭掌教接过后,这才将头转至杜如海,正视后者。

    而刘承则在将玉珏掷向金庭掌教的那一刻开始,便已经抱着伤臂,向醉霄楼外飞奔而去。

    半空之中,杜如海与金庭掌教相对而立,后者将前者的去路完全封住,

    “金庭教,要与我杜家全面开战了吗?”杜如海怒吼。

    金庭掌教却是风轻云淡,道:“等你成为杜家家主时,才有资格说这种话。”

    杜如海突然平静了不少,道:“你以为,他真能这么容易逃离?”

    “这就不是我需要担心的了。”金庭掌教摇了摇头,掂了掂手中的玉珏。

    “既然不是实意救他,何必再拦我?!”杜如海快速道,而后御虹而起,冲飞了起来。

    金庭掌教亦动身,却是再次将之拦下。

    “程小友有句话说得不错,我是一个守约之人。有些话不能摆在明面上说,比如杜家的秘密,也并非真的无人不知。况且,那种东西都想独占,你以为杜家还能好过吗?”金庭掌教笑着说道,其中所指,不言而喻。

    “我杀了你!”

    杜如海怒不可遏,眼里惊疑不定,且已冒出了杀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