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六十章 邪修化身?

    “值此良机,将《金光印》拓本交于城牧大人检验,还请诸位都与我做个见证!”

    刘承此言一出,原本略微安静下来的环境顿时沸腾。

    很多来此参加醉霄宴之人,原本意图便是一见撰写出天品法诀精要的腾霄阁主,此刻居然见之将天品法诀直接举起,是以有些人直接疯狂了,让的无人再听杜家长老说话,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刘承处。

    杜家长老诅咒,暗恨刘承不已。

    海昌城牧此刻脸上露出惊容,激动道:“居然如此迅速,实在超出预料,快!快!快!快将法诀交于我一观!”

    此法近乎为海昌城牧心病,空有宝山,却不得挖掘,多年研究未果,甚至创立万法阁很大部分原因也是为它,此刻终于有解,无怪乎他如此迫不及待。

    而此刻,场中却还有一位同海昌城牧一般心急如焚。

    金庭掌教坐立不安,有些埋怨刘承为何在大庭广众之下取出法诀来,他对《金光印》志在必得,城牧府手中原本他打不了主意,但依照规矩,刘承手中将会余一拓本,而此物,却才是他心念所系。

    金庭掌教此时已不顾身份,直接驾虹冲至刘承身边,摊手做请,极有风度的道:“腾霄阁主,可否借一步说话?”

    刘承望着金庭掌教,神色一动,道:“此间事了,若有机会,自然可以。”

    金庭掌教大笑一声,道:“哈哈,如此便好!只要有的谈,我所开的条件,你一定不会拒绝!”

    “我期待着!”刘承抿嘴道。

    金庭掌教再次大笑,而后飞回席位。

    两人之间的谈话已经露骨,有人藉此都可以预料未来海昌城局势变化,四大势力将生出第五家!

    终于,一直沉神玉珏的海昌城牧醒转过来,立刻便抓着刘承的手长叹,“程六小友,果然天纵之资,都郡天才名不虚传!”

    见其态度,所有人都是立刻知晓,刘承是真的将天品法诀精要完整撰写而出了,一时间,面向刘承的皆是惊羡与佩服之言。

    忽然,一道身影踏着璀璨虹芒,极速冲飞而来,声势极为浩大。

    此刻醉霄楼已经不准许其他人出入打扰宴会,是以在楼外设下重重禁制,且由强大修士把守,可是依旧拦不住这道身影,被其一冲而过。

    “杜家二号人物杜如海?他怎么亲自来了?而且还在醉霄宴刚刚宣布结束之时……”高台之上,一位大人物认出这道身影,开口说道。

    “莫不是得到消息,知道此刻正是天品法诀出世之日,所以忍耐不住,要过来亲眼一观?”

    有人合理猜测,以为天品法诀出世,极为惊世骇俗,引得海昌城真正的大人物都前来。

    不过,杜如海却没如他所想,而是闯进广场之中后,直接大吼道:“邪修,还不服诛,想要猖狂到几时?!”

    这一声怒吼很没缘由,惹得在场修士都是摸不着头脑。

    “邪修?!”

    “海昌城内有邪修敢在此现身吗?城牧大人可就在这里!”

    “这位杜家族叔究竟想干什么?”

    ……

    醉霄楼主安易立刻站出,喊道:“杜如海,何故在此喧哗,醉霄宴为我醉霄楼盛事,你要来破坏吗?”

    “若不是顾及醉霄楼面子,我早便出手了,此刻醉霄宴已经结束,安易老鬼,你休得阻我!”杜如海踏在神虹之上,神色冷峻,直接挥手,命令安易老翁退下。

    “你!……”安易楼主顿时大怒,他在海昌城中德高望重,还从未受此羞辱,是以此刻直接驾虹飞起,与杜如海对峙。

    安易楼主虽然老态龙钟,但修为却是不弱,与问鼎境强者对决也不惧。

    这时,杜家的那位长老突然御虹落于高台之上,叫止住了安易。

    “安易楼主,我二哥之所以如此,事出有因……”

    顿时,安易楼主与所有人都向他望来,要听他如何解释。

    杜家长老面向众修士,道:“此话之前我便想说了,可是被有心人制止……”

    他有意瞥了一眼站至海昌城牧身旁的刘承,继续说道:“诸位可知,我杜家儿郎杜成昆为何不来参加醉霄宴?”

    未得人回答,杜家长老便已悲声开口,道:“并非他不愿来,而是我那成昆侄儿,已为邪修所害,命不存矣!而我二哥,却正是成昆侄儿生父……”

    “什么?”

    “杜成昆死了?!”

    此言一出,引发出轩然大波,杜成昆为海昌城最强年轻俊杰之一,名声在外,此刻居然传出他的噩耗。

    这时,有人突然开口,说道:“杜二爷之前不顾身份,大闹醉霄宴,是否说明,杜家已经认出凶手?”

    杜家长老点指向刘承,道:“凶手便是此人!”

    刘承顿时成为了焦点,所有人都一起望向他,腾霄阁主之名在海昌城已经极为响亮,撰写天品法诀,力争论道魁首,这些无不证明其非凡之资,此时冷不丁言其为杀人凶手,令人惊疑不定。

    “腾霄阁主是杀害杜家天骄的凶手?”

    “有意思,腾霄阁主刚刚夺得论道魁首之位,正风光时,却就被指认为邪修,可真是一场好戏。”

    安易楼主也立时向刘承望了过去,定睛沉凝了片刻,才道:“城中之人尽言,腾霄阁主乃是来自都郡!杜家痛失天骄,此情我可以理解,但却不能因此胡言!”

    “哈哈,好一句城中之人尽言!”

    杜如海此时发狂大笑,而后突然肃容,点指刘承,吼道:“如此,他便真的来自都郡了吗?我倒要刨根问底一次,此人,究竟来自那个都郡,又是出自那处福地世家!”

    安易楼主哑言,因为刘承的来历真的经不起推敲,一切都是人云亦云,是以,他转身看向了刘承,想让他为自己辩说。

    刘承一直很平静,此刻淡淡开口,道:“杜家,终于来寻我麻烦了吗?居然敢光明正大……”

    他话还未说完,就只见杜如海雷霆出手,凌空一掌,朝他拍击而下。

    “时至如今,还敢出言不逊,看我抬手灭你!”

    杜如海竟完全不容刘承多言,直接出手,动用杜家绝学摔碑手,要以雷霆之势将之轰灭。

    杜家绝学摔碑手,此时由问鼎境强者使出,其威势绝不等同杜成昆所施展,比之强了不知多少倍!

    杜如海掌中凝聚的元力古碑,竟然拥有实质,此时摔击而下,快若雷霆,隔空都能令人感受到那种庞大威压。

    这一击,就连距离最近的安易楼主与海昌城牧都没反应过来,他们未曾预料,杜如海居然会不顾身份与颜面,袭杀一个小辈。

    关键时刻,唯有自救!

    幸得刘承一直有所警惕,此时见到元力古碑在眼前不断放大,顷刻便将雁回身法催动到极致,整个人化身凌空大雁,瞬间横移出去了数丈远。

    刘承现在施展的身法,已不是雁回身法第一式,而是第二重境界。

    此前,刘承苦修身法,一直不能突破瓶颈,不过半月之前,他得海昌城牧赠予天品元泉,以此相助,却是成功将之突破到了新的境界。

    刘承险之又险避过这一击,立刻愤怒喊道:“杜如海,既然定我罪行,何故不让我辩说,要杀人灭口!心虚了吗?”

    杜如海踏虹而立,悬浮于半空,威严无比,这一击居然无功,却是让得他心中有些凝重了,他眯眼盯着刘承,眼里闪过危险的寒光,似乎还要出手。

    “放肆!杜如海,当我不存在吗?敢在我身边杀人?!”海昌城牧此时站了出来。

    宴上众人亦纷纷出言,觉得杜如海此行不妥,开口指责。

    杜如海却只是神色一凝,而后向着海昌城牧说道:“你要阻我吗?”

    “先将事情说清,再论是非对错,你动手袭杀小辈,不觉得有失身份吗?”海昌城牧道。

    杜如海道:“看来城牧大人受之蒙蔽不轻,此人那里是什么小辈,而是一尊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邪魔化身!此前论道争锋便是铁证,若非如此,他一个小娃娃,如何能同时胜过百人?此刻,邪魔正值虚弱期,我正要乘此机会,将之除去,否则将是大患!”

    杜如海此话一出,很多人都露出复杂的神色。

    此前,刘承在论道宴上大出风头,无人是其一合之敌,惊艳了所有人,但有些人却是心存疑惑,认为一个少年,不该有如此渊博的识闻,其中或许有妖。

    此刻,杜如海的话,却是似乎可以证实这一点。

    海昌城牧闻言也是迟疑了一瞬,转身望向了刘承,见后者虽紧锁眉宇,但神色却未有慌张,而后才向杜如海道:“空口无凭,你既言之凿凿,便将事实证据拿出!”

    “若无确切证据,我岂会如此。”杜如海长身立起,不再咄咄逼人,指向杜家长老,吩咐道:“将人带出来!”

    “是!”

    杜家长老领命退下,不久后,将一个麻衣汉子带上高台,向着所有人说道:“半年之前,城外忽现山匪,烧杀掳掠,无恶不做,引得四处怨声载道。”

    说到这里,杜家长老指向麻衣汉子,道:“此人,便是山匪首领之一,他的身份,在村外诸多受之欺压的村落中,一问便知。”

    待众人对之有所了解,他蹲下身,向麻衣汉子点指刘承,问道:“可知他是谁。”

    “我们雁回峰的大……大当家……”麻衣汉子跪倒在地,颤声说道。

    杜家长老露出微笑,起身道:“如此可算证据?雁回峰山匪罪行累累,此子为山匪首领,双手定也沾满生灵鲜血,当然,城牧大人若还是有所怀疑,可以亲自出手测验,看其是否说谎。”

    “腾霄阁主是山匪首领!”

    “杜家既然敢让城牧大人亲自测验,自然假不了。”

    “如此说来,腾霄阁主真的可能是邪修化身!”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