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五十八章 论道争锋

    世有成道者,身化微尘,魂染诸天,方使万物生具道性,皆蕴成道契机。

    又有上古仙人,讲经说法,创立道义,教化众生,才至大道可循,无上可期!

    所谓大道,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谷得一以盈,人得一以长生!

    人得大道可长生,而修士衷求,莫不如是!

    所以,“道”之一字,于修士而言,最是至高无上!

    醉霄楼举办醉霄宴,其中论道争锋一环节,却才是重中之重。

    此时,海昌城牧已经宣布论道争锋正式开始。

    坐于高台之上的一个青年忽然开口道:“论道盛事,当由身份高绝者领头,我看腾霄阁主极为不凡,且撰写出天品法诀之精要,实力超然,这论道头筹者,当非其莫属。”

    这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青年修士,一身华袍,颇显尊贵,为海昌四大势力中的吴家子弟。

    他的言语份量不轻,此时开口,立刻引得诸多回应,一时间,所有人都言,当由腾霄阁主领头论道。

    刘承皱眉,他早已向安歌问清规则,知道利害,是以明白这些人是在针对自己,不过他也清楚,自己近来风头太盛,惹来嫉恨在所难免,所以只是皱眉,却未动声色。

    醉霄楼主与海昌城牧皆已退回座位,他们已将舞台完全交于年轻修士,只做公正,不再看管。

    这也是论道宴上的规矩之一,论道争锋一旦宣布开始,任何前辈人物都不得插手。

    刘承被言语挤兑,终于起身,走到高台前方的论道台中,然后环视身下修士与高台之上的俊杰。

    他的心中其实并无太大激荡,眼前修士,虽说人多势众,于古城之中皆可称天才,但相比刘承所见万族天骄,却也只能算是乌合之众。

    他之前所言,不敢自称胜过海昌城天才,更多的是隐藏与自谦,刘承心中自有骄傲,他曾经立誓,要将那些绝巅人物都踏下脚底,此时又岂会惧怕这点针对。

    “腾霄阁主,决定开始论道了吗?小人不才,愿出来献丑,与你较量。”高台之下,一个青年修士手持一柄宝剑走出,向刘承说道。

    “请。”刘承简短回应。

    这时,又有多位修士联袂走出,为首者道:“不知腾霄阁主挑选几人一同论道,若是数量足够,我等愿一起上台。”

    “上来吧。还有谁要上论道台,请一并上来,此次论道,我想同时对决在场十分之一的修士。”

    “嘶!”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倒吸冷气,大人物之中也引发出骚动,人头纷纷攒动在一起,四相议论,觉得刘承此番决定太惊,口气未免太大。

    “好!腾霄阁主不愧为都郡天才,只是首轮,就要直接确获前十的名额,果然气度不凡,如此,我也凑个热闹!”高台之上,一个身份不凡的青年修士突然开口,要参与刘承的论道对决。

    高台上下,修士间身份差距极大。

    只有海昌城一流势力子弟方能位列高台席位,若再平时,这些人物是不会参加醉霄宴的,因为他们早已得宗门看重,悉心培养,根本瞧不上往届醉霄宴提供的平台与资源。

    但此届醉霄宴不同,论道争锋上前十名奖励丰厚异常,其中第一更是独得一道价值连城的金精之气,所有人都不想错过,更不愿见到魁首之位被人内定。

    是以此时,连一流势力弟子都有不少站出,针对刘承,想要在此时就将其淘汰。

    “诸位皆可上前。”刘承的面上未起半点波澜,只将走出的修士请上前来。

    有人在台下议论,“这腾霄阁主真有这等实力?我刚才可是见到,连安台门、金庭教这等一流势力,都有弟子站出,有些人或许都还角逐前十的实力,腾霄阁主真有自信胜过?”

    “太过惊人!怕是城牧大人也不敢说在论道争锋中,胜过这么多年轻俊杰!”

    “腾霄阁主不过十几岁的小子,年纪轻轻,就算打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可能是全才吧,同时对阵这么多天才,真的可行吗?”

    这些人将信将疑,却目不转睛的望着高台之上。

    很快,在场十中之一的修士走上论道台,与刘承相对,盘坐在了一起。

    论道台之上黑压压一片,统共有百数人,与孤身相对的刘承,形成鲜明对比。

    不过刘承却表现得很是泰然自若,他将衣袍向后一甩,同样盘坐了下来。

    这一幕令人咂舌,因为这是以一敌百,寻常人根本没有这种勇气,而刘承却仿佛不觉,依然自信。

    这时,百数名修士中有人开口提问。

    “腾霄阁主,传混沌之初,上古羲皇以一拟太极,然后一画开天,道始自生,敢问此道何解?”提问之人是一妙龄女子,声音酥酥糯糯,甜美悦耳,十分动人。

    “此为阵道之初。上古时期,羲皇成道,一画开天,阐尽阴阳动静、天地定位、日月运行、万物所生生不息之变数,八卦道阵图亦由此应运而生。”刘承开口。

    女子所问不过是阵道常识,上古羲皇传说人尽皆知,其传下阵法之道也由人族发扬光大,至此震慑万族,刘承对此道也曾有所涉猎,且正是藉此寻到仙阵洞天,是以此问自然难不倒他。

    不过刘承心中却是有些惊诧,因为此人居然一开口便提及他的软肋。

    要知道,神王法涉猎甚广,但却唯独在阵法一道上,因为某些原因而没有详细记载,严重缺失,不过所幸女子所问不过阵道常识,否则问至深处,他可能真的回答不上。

    提问的女子点头,认同刘承的回答,然后轻轻欠身,请刘承提问。

    刘承认真思虑了片刻,然后才道:“莽荒有仙阵,列五行,陈阴阳,汇万祖之气,敢问此阵名?”

    刘承开口提问,同样回以阵道问题,要以此杜绝其他人再提起阵道。

    女子闻言,顿时紧蹙秀眉,露出困惑的神色,最后扭头望向身后修士,期盼有人能够回答。

    不过却无果,刘承此问涉及到“仙”,早已超出凡人认知,在场百数修士竟无一人能够回答上。

    许多前辈人物都疑惑,聚在一起私语,却也无人知晓答案,一直在摇头,言都郡中人果然不凡,居然通晓“仙”迹。

    最后女子失望的回头,向刘承道:“腾霄阁主见识广博,我输了,敢问此问答案为何?”

    “莽荒第三仙阵,万象天罗!”

    “万象天罗阵吗?”女子自语了一声,得了满意答复后,便直接走下论道台,算作淘汰出局。

    但是论道并未结束,百数人开始轮番上阵,提出各自问题。

    刘承一一回答,往往针言利弊,发人深省。

    神王法涉猎极广,且其中更是蕴含女神王自己总结的体悟与心得,可谓钟神造化,浩瀚如烟,刘承虽不能将之完全消化,融会贯通,但此法却是由许鲲仙人以仙元力直接打入他的神海中,是以其中记载的“道理”,只需稍加提点,便可以运用而出。

    所以刘承以一人敌百,却依然轻松自得,面对提问时完全不假思索,但由他开口提出问题,却难有人能够回答上。

    这种情形让人绝望,因为差距实在太大,让得海昌城中的天才都不禁自疑,开始不自信。

    在他们眼里,此时侃侃而谈的刘承,却仿佛已经化成一座巍峨大山,再难逾越。

    “都郡天才,真的就如此厉害吗?只一人就压得城内所有年轻天才喘不出气,怎么会差距这么大!”

    “撰写出天品法诀精要之人,怎可能是泛泛之辈,只是我想不通,腾霄阁主不过十五六岁,怎么会通晓这么多‘道理’,都近乎是全知了!”

    “事出有异必有妖,腾霄阁主如此全知,实在超出我所见闻,其中……”

    一些老辈修士在议论,承认刘承之能,但心中却依然有疑问。

    很快,刘承论道已至尾声,他近乎没有一合之敌,所以只花费了两个时辰便轻易解决百数人。

    期间虽无激烈讨论,但却也使人获益良多,因为刘承开口便是神王法中记载的“道”与“理”,皆是金玉良言,可以发人深省。

    最后,刘承论道结束,前十名额也是确获囊中。

    很多人惊羡,但最终都是摇头,前者实力太强,实在让人生不出挑战的心思。

    接下来便是正常论道,不同刘承,此后论道皆有来有往,激烈异常。

    刘承坐回位置,然后静静观望坐下修士论道。

    安歌便坐于刘承身边,她此时望着刘承,美眸中却是闪现着异采。

    时间转眼而过,很快醉霄楼广场再次入夜,论道宴也已将要结束,除刘承这个异数外,其余名额都是竞争得激烈非常,不过最终只有加刘承内,六个积分最高者被选中,将在明日开始最后对决。

    刘承正疑惑,安歌便已轻启朱唇,向他解释,“程公子,这前十名额,海昌城四大势力却是每方都能推举一位,所以这里只决出六个名额,如你所识的王霆公子便是推举名额之一呢。”

    刘承释然,怪不得他早听闻王霆会来参加醉霄宴,但却一直没在宴会之中见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