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五十七章 舞宴

    刘承与海昌城牧相谈甚欢,这一幕自然也在周围修士眼里。

    海昌城牧在城内身份超然,高山仰止,受万人敬佩,但此刻却与一个少年修士近乎同辈相交,引得不少人心中都是惊羡。

    不过他们也知晓,眼前少年的身份同样不一般。

    是以,也无人前来打搅两人交谈。

    刘承与海昌城牧聊的尽兴,醉霄烈酒一杯杯入腹,此酒淳烈无比,到最后连酒量颇高的刘承都产生了醉意,不得已停下筑引,炼化酒气。

    很快,明月高悬,夜幕降临,广场中央却散落出万丈光芒,一群美貌的宫衣女子忽然自光影中走出,翩翩起舞了起来。

    是安歌之前所言的舞宴开始了!

    一群妙龄女子在广场之中起舞,长袖翩芊,妩媚美好,只顷刻便吸引了所有修士的目光。

    有女子持剑而舞,轻灵不失英武,宝剑之上光辉点点,引人注目,也有女子挥舞长袖,舞姿曼妙到异常,腾身而起,往往可至数丈高,落地却轻盈如蝴蝶震翅。这些女子的列队与舞步,贴合人族阵理,所以起聚离散时,皆给人一种震撼玄妙的美感。

    顿时,便有人为这种美好至极致的舞步所折服,大声称颂,高台之上亦有大人物抚须赞赏。

    刘承此时也转头注目舞宴,静静观赏起来。

    忽然,有琴音响起,委婉连绵,如山泉在幽谷缓缓流淌。

    一袭罗衣、轻纱掩面的安歌自舞女中间现身,她的身段妖娆,此时素手抚琴,将悠扬的琴音传出,辅以灵动的明眸与稚嫩童颜,显得极为清纯与圣洁。

    见其眼角微弯,明眸璀璨,像是还有笑意。刘承看了过去,却感觉前者似在人群中寻到了自己,此刻正盈盈向他望来。

    这一忽然对视,即便以刘承之道心,也不由产生了一瞬别样的情绪。

    安歌之艳名虽弗如城牧府二小姐,但也是名动海昌城,而且其为醉霄楼主亲孙女,这一身份,更是为她添色不少,是以此时甫一现身,立刻便引起不少年轻修士的轰动。

    “是安歌仙子!绝色佳人之名,果然不虚,此刻琴音袅袅,我见犹怜啊!”

    “不瞒诸位,我此次前来参加醉霄宴,最重要的便是一见安仙子芳容,如今见到仙子抚琴,大愿已了,已经不虚此行了!”

    “依我所见,安歌仙子艳名之所以弱二小姐一筹,怕是只因醉霄楼的名头不如城牧府才如此,否则以安歌仙子的花容月貌,天下有谁能真正胜过!”

    “那个艳名排行,只是无聊闲人弄出的把戏,根本不具权威,做不得真准,况且美貌与否,本就因人而异,古有情人眼里出仙貌,谁又能断言谁比谁美。”

    “此言不差,我亦有幸见过二小姐真容,不过就只在我眼里,却是觉得此时所见的安歌仙子,比之胜过一筹。二小姐虽容颜绝美,天资亦绝佳,但年龄却是太小,不过十四岁,而且太冷太傲,实非我所喜。”

    “安歌仙子如今年方双十,却已然是启灵后期的修士,虽不如二小姐天赋异禀,但天资也是极为不凡的。”

    这些人言谈及海昌城牧二小姐,将安歌与二小姐相互比较,立刻引发身边另外一波人关注,站出来参于谈论。

    一个风姿洒落的青年修士接话说道:“论之天赋,以二小姐之资,怕是整个海昌城内都无人可比吧。”

    青年环顾了四周,接着开口:“二小姐十四岁便破入启灵境,放眼城内,能在十四岁前将体魄与精神皆磨砺达标,开启修行者,哪一个不算是的天才人物?但是二小姐却是在这个年岁便已突破至启灵境,领先这些天才都足有一个大境界,这等成就,实在是令人叹服!”

    有人认出了青年,说道:“范蔚兄所言极是,二小姐的天赋实非我等可比了,早有传闻,二小姐已被都郡之上的修仙门庭看中,收为弟子,将来必然一飞冲天,走出海昌城,即便都郡,怕也不能阻其脚步!”

    此人说出一些已经不算隐秘的传闻,但还是立刻得到身边人关注,开口与他谈论。

    这时,有人接过话腔,道“说到天才,高台之上坐着的那位也是其一!之前一直传闻,其人是一个二十出头青年,可是此时见之,后者却分明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这其中四五岁的差距,可真非一星半点,让人心生愕然。”

    “朋友说得可是此届醉霄宴的腾霄阁主?传闻腾霄阁主来自都郡,却是不好将之相比,但其真正过人之处可绝非修为,而是智慧与才华,连天品法诀都是说破译便破译了,此次醉霄宴有如此盛大之规模,腾霄阁主却也是功不可没。”

    “舞宴之后便是论道宴,如此说来,这论道宴的魁首之座,岂非早是其囊中之物?”

    范蔚却是目光湛湛,道:“事非绝对,这届醉霄宴奖励如此惊人,所有天才人物,特别是有望夺得第一的那一批都不会甘心,已经有传言,那些人将会联合起来,针对腾霄阁主,届时不论他如何惊才绝艳,年纪轻轻的也绝不是全才!”

    范蔚俊秀不凡,为年轻一代翘楚之一,能与海昌城四大势力天才并列,是以此时出言,让很多人都是深信不疑。

    这些人议论本无主题,自安歌谈论至城牧府二小姐,此时又言及刘承,透露出一些令人心惊的隐秘。

    时间便在议论声与绝妙的琴音舞姿中渡过,很快,一曲终了,舞女散去,安歌亦离场,对台下一连串挽留与赞叹充耳不闻,踏着小碎步,走回至高台。

    安歌又坐回刘承对面,此时面向后者,有些小女生姿态,盈笑着邀功道:“如何呢?”

    言完却已经有些后悔,因为此时有许多人依旧注视着她。

    刘承却未受影响,正色着认真回答:“琴音惊艳到我了。”

    安歌闻言,低头暗道:“只是琴音吗?”

    只是这一声,却是没让刘承听闻。

    很快,新的节目开始上演,刘承也转身欣赏起来,不时也与海昌城牧或安歌交谈,点评舞姿筑曲。

    安歌却似有些幽怨,交谈的并不上心。

    海昌城牧看在眼里,暗中提点过“修士之途不止一路向前,也要留心身边的风景”这些,不过想起刘承对自己传为海昌第一绝色的闺女也毫无兴趣,也是颇为有些苦恼,一笑之后便不再言。

    长夜慢慢,但有美酒、美食、美景、美人相伴,诸多修士却也不觉时久。

    当再一舞终了,很多人还是意犹未尽,但天上却是初阳都已升起,舞宴也是真正到了结束的时候。

    座下都是修士,一夜未眠也只是等闲,不过醉霄楼主安易还是站出,让诸位休息一番,醉霄宴上最重要的论道争锋,将放置在午时举行。

    所有年轻修士都振奋起来,因为接下来便是他们的舞台,将决出丰厚奖励的归属,而且论道宴亦是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若得到醉霄楼或是其他大势力的赏识,给予资源培养,很可能便能如海昌城牧一般真正崛起。

    刘承也有意动,金精之气与天品元泉等奖励对他而言,也是极具诱惑。

    是以年轻修士几乎无人离席,全都在座下默默筑引调息,想以最好的状态参加论道争锋。

    转眼骄阳悬顶,午时已至,安易楼主没再耽搁,站出来宣布论道宴正式开始。

    “此次论道宴,由海昌城牧为公正,便请城牧大人上前来,公布规则。”

    海昌城牧早已将酒气完全炼化,此时闻言,便走出与安易楼主站至一起,运转元力传音,开口道。

    “醉霄宴举办数十届,相信其大概规则已不需我讲了,不过此次却有一些调整,这一届参加人数为往届数倍有余,所以实在不能一一比试,是以,自觉实力雄厚者,可以挑选多名修士,以一敌众,同时论道。每败一人便积一分,最后以积分多少,决出前十名,再依照原来规则,直至决出所有名次。”

    “当然,未至前十者也无需担心,座上多的是各家势力掌教与长老,门内最缺的便是人才,若是真有其才华,大浪淘沙,终不会放过!”

    台下修士哗然,这一届论道争锋的规则,变化的真的有些巨大。

    以一敌众,这等设定,若没有对自身清楚的认知,将很难预料自已究竟能够对敌过几人。

    多了或许便会失败,直接淘汰,少了到时候积分不够,同样也达至不了前十名。

    于所有人而言,此事都是莫大挑战,特别于第一个论道的修士来说,更是艰难无比,因为没有任何经验与可以参考,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就算真有着前十的实力,或许一不小心,也会跌落神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