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五十六章 酒寄往生

    没让众人久等,兽元丹便被金玉之盒装盛,由醉霄楼美貌侍女一一呈上,到最后,真的使每人都分得到手。

    安易楼主道:“此兽元丹,不仅倚靠主药问鼎境蛮兽之肉,更是掺添了不少珍贵的天地灵粹,极易修士炼化吸收。此丹由青木居士亲自制炼,其成丹品质更自不用说,可保证皆为精品!”

    有人捧着着金玉盒,小心摇晃着其中数枚拇指大小、泛着宝光的浑元丹丸,惊喜道:“这便是兽元丹!精元充沛,馨香诱人,实在是难得的好丹!而且此丹居然是青木居士亲自出手炼制,醉霄楼好大的面子!”

    “青木居士乃是城内唯有数名的上三品炼丹师之一,居士久居万法阁,早已一丹难求,此次愿意出手,我看多半是因为城牧大人的面子。”

    “城牧大人曾对居士有恩,青木居士更是甘愿为城牧大人看守万法阁,此次醉霄宴有城牧大人亲自出面,居士愿意出手也不足为奇。”

    “问鼎境蛮兽肉!这等主材几人可见?如此之物,对所有炼丹师而言都是不小的诱惑,青木居士愿意出手,我看这当也是其中原因!”

    广场之上立即便开始争长论短,众说纷坛。

    安易向众人举杯,喊道:“如此,便让我们共饮一杯,感谢青木居士为我等炼制此丹!”

    言罢,便自顾将杯中灵酿入口,座下修士也齐举杯,一饮而尽。

    “大家随意,吃喝过后,将有更精彩的节目留待诸位!”

    饮罢,醉霄楼主招呼众人随意,便退出台前,但而立刻便被身边身份尊贵的客人拉到一旁,饮酒交谈。

    如此醉霄宴才算真正开始,广场内铺酒置肉,侍女管事穿梭其中,有些修士此时便服用兽元丹,盘坐筑引,使得精元之气溢满四周,整个天空都氤氲,朦胧而玄幻。

    忽然,台下一处突然爆发出一股极强的元力风暴,一个年轻的青衣修士正闭目盘坐,那股风暴正从他身上爆发出,不过其人却恍若未觉,依旧在筑引,但旁边人却惊疑出声,引起不小的骚乱。

    “是安台门的弟子!没想到居然在此时突破了境界,真不愧为年轻天才!”

    “你看前方,楚家、周家的弟子,他们身上的气息也是十分惊人,特别是楚家的天才楚莫,此时筑引起来,声势浩大,颇有楚家主年轻时的风采啊!”

    “周家天才也不错,楚莫不远处那个白衣修士,是周家的周子期,筑引起来有宝光泛体,看来是走肉壳无双之道,这条道行走极为艰难,他能走到这个境界,已经是不凡了。”

    刘承此时坐于高台上,他分得的是一大块蛮兽肉,而非兽元丹,其实,鼎烹而出的兽肉也经过特殊手法的炼制,与兽元丹有同样的功效,而且更具美味,馨香诱惑。

    他见到有修士在此突破,心里有些动容,感叹海昌城之繁盛,不愧为修行圣地,远非他的出生地——星云城可比。

    安歌坐于刘承身边,美眸顾盼,巧笑嫣然,她是醉霄楼千金,身份惊人,可相比如王霆等四大势力传人弟子,不过面对刘承却极为温顺与客气,不断为之解惑。

    “每届醉霄宴便是如此,不过此届却比之其余届规格都更高上了不少,有人在宴上突破境界,虽说少有,但也并非太过令人意外呢。”她轻盈盈笑着,说道:“说起来,这届醉霄宴能有此规模,不仅是因为城牧大人亲至,其中也有公子的功劳在其中哦。”

    “因为我破译了天品法诀吗?”刘承洒然一笑。

    “呵呵。”安歌咯咯直笑,道:“听公子的口气,似乎破译天品法诀都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那便要请公子好好表现,待会在论道争锋环节上夺得海量财富,到时候可得封一个大大红包给我。”

    刘承却没有出言,因为事情还没有定论,他不想轻易许出承诺。

    安歌有些尴尬,随即轻拍了一下刘承肩膀,“与你说笑的,安歌可不敢在公子面前拿好处,否则便是坏了楼里规矩,会被老爷子骂的。”

    她接着笑着说道:“此食宴过后,便是舞宴,接着才是年轻修士的舞台——论道争锋。安歌便要下去准备一番了,接下来舞宴之中可有我的表演,公子一定要观看哦。”

    刘承抱拳点头,道:“一定。”

    安歌嫣然一笑,随后翩然离去。

    安歌走后,刘承自饮了一杯酒水,忽然轻轻皱眉,便将乾坤袋中的云山酿取出,自斟了一杯,开始享用起来。

    这时,海昌城牧望了过来,向刘承道:“怎么,醉霄宴上的酒不和小友口味?”

    “城牧大人。”刘承见到是海昌城牧出声,抬头施礼,而后道:“这倒不是,醉霄宴上灵酿香淳诱人,极为可口,不过我个人却是喝惯了烈酒,一时改不了。”

    “喝烈酒啊,要否我替你传唤一声,让些下人送些醉霄楼的招牌烈酒来?其实,这醉霄楼以‘醉霄’二字为名,最出名的便是这醉霄烈酒,有‘一坛醉霄酿,可敢卧云霄’之美誉,实属海昌第一酒!”说到这里,海昌城牧砸吧着嘴,道:“这么一提起,我都有些馋了,小友等着,待我差人取些醉霄酿过来。”

    海昌城牧直接命身边侍从离去取酒,接着又与刘承交谈,“小友到我城牧府,一直都是闭关,此次难得出来,我便以此机会,与小友畅饮一番,希望小友不要怪我此前的招待不周。”

    “城牧大人客气了,城牧府很好,应有尽有,这几日倚靠天品元泉,修行略有精进,是以一直没有出来,还望城牧大人见谅。”

    海昌城牧摆手,道:“修行才是修士最重之事,程小友勤勉,这是好事,何来怪罪。只不过这撰写法决精要之事……”

    “城牧大人放心,此事并没耽搁,程六已将之置为头等大事,相信不日就能写完。”

    “不日就能撰写完?”海昌城牧有些惊诧。

    这时,侍从却已将醉霄酒樽送至,海昌城牧取过斟满新杯,直接甩手,以极速抛掷向刘承。

    刘承却是伸手便将之稳稳接住,未洒分毫。

    海昌城牧看在眼里,举杯邀刘承共饮,道:“程小友不愧为都郡天才,才学绝艳惊人,天品法诀亦不再话下!来,敬饮此杯,聊表寸心!”

    “城牧大人缪赞!”刘承言罢,也是抬头一饮而尽。

    海昌城牧眼里再次闪过欣赏,道:“我终于知道,为何城内人明明不知你的来历,却就直接将你称为都郡来人了。如此惊世绝艳的天才,十五六岁便有启灵中期的修为,比之我那个被海涯宗看中的女儿不差,特别是心性亦成熟,平和生静气,一直不骄不躁,实为难得啊,如此天才,非都郡这等大地方,根本培养不出!”

    “城牧大人如此说,我若再自谦,恐怕都是有些过度谦虚,成了自傲的嫌疑了。”刘承一笑,摇了摇头,道:“不过我还是得说,这天下天赋异禀者不计其数,古来多少无敌体质,才情惊仙道者亦不知凡已,人族天骄、人杰,皆非我可比,程六这点成就,实在如山岳鸿毛,不值一提。”

    刘承想起在仙阵中见到的万族天骄,那一尊尊如太阳般闪耀光辉的身影,曾令他自内心深处潜生出自卑,自嘲自己不过是可笑的累赘,如今那些人不见,他亦非如之前的初入筑引、毫无用处的孱弱凡人,但敬畏与紧醒之心却依然保留,不敢忘却。

    海昌城牧闻言却是更加惊讶,道:“程小友与圣地传人、人族最巅峰的那一批修士相比,如此眼界与胸襟,却更非海昌城小小一座城池可以禁锢的了!”

    刘承轻笑,没去解释,也不能去解释,但心中却道,这个误会似乎越陷越深了。

    此时,海昌城牧又斟了一杯醉霄酒向刘承掷来,道:“来,喝酒!”

    刘承接过,见杯中液体晶莹剔透,微微有华光溢散,心中一动,轻茗了一口,咂嘴道:“不愧为醉霄楼招牌,果然是难得的好酒!”他忽然将杯中酒全部入口,吞入腹中,闭眼感受了一阵酒气在喉间逸散的美妙感觉,而后叫道:“烈酒当畅饮!”接着,他也为海昌城牧斟酒,抛掷过去。

    海昌城牧哈哈一笑,抬头饮尽,道:“程小友年纪轻轻,就通晓这杯中之道,想来日后定是一酒鬼。”

    刘承不置可否,道:“饮这杯中之物,程六受人影响,已经随意无礼惯了,希望城牧大人不要怪罪。”

    “哦,不知此前小友又是与谁对饮?想来必是一位潇洒不凡之人!”海昌城牧忽感兴趣。

    “那是一个和蔼的老人,他可以包容我的一切,可惜如今,却再不能与之对饮了。”刘承有些低惆。

    海昌城牧顿了顿,有些歉意的望向刘承。

    刘承摇头道:“事已过去,所谓修士便是如此,逝者如斯,不可追忆,只祭其能往生,千万年后,在现世间。”

    “程六小友是性情中人,来,再饮一杯,寄往生灵!”

    “寄往生灵!”刘承望向海昌城牧,举杯道。

    一杯吞入腹,海昌城牧嗨出一口酒气,见刘承又斟起一杯,不由说道:“与小友这顿酒喝得痛快,好久没人陪我这么一杯复一杯,真是痛快酣畅!”

    刘承一笑,“城牧爱这杯中物,我亦是酒鬼,两一相逢,自无话说,唯一酒矣!”

    “说得好!酒鬼相逢,唯一酒矣!来,再饮一杯!”海昌城牧开怀大笑,醉眼迷离,再次向刘承举杯。醉霄酒淳烈无比,他接连饮下数杯,此时却也有了些醉意。

    刘承亦高举杯,不过,他的眼眸深处,却在此时忽然闪现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复杂神色。

    计划交好海昌城牧这一步,直至此时,才算是初步达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