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五十三章 来自都郡

    “青木前辈……他真的……”楚宇瞠目结舌,“这可是金光印法啊!城内极少数可评为天级的道术之一!当初城牧大人亲自出手都不能破译出精要,他一个…一个启灵中期的修士怎么就能够……”

    楚宇犹自不信,因为实在耸人听闻,金光印为天级法诀,海昌城牧亲自出手都未曾能够修行,他之前极尽嘲讽刘承便是因此,可此时刘承却真的破译出精要,让他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疼的难受。

    这时,白衣修士忽然目光湛湛,意识到了什么,道:“这岂不是说,城内将多一部可与四大势力所传承之法并列争锋的天级道术!”。

    楚莫也是蓦然一惊,再次望向刘承时,眼里已经全是热忱。

    “天级道术!”

    他身后的修士直接惊叫出声,完全诧异,不敢信。

    这时,青木居士回过神来,望向刘承,诚挚道:“腾霄阁主,我为之前的态度道歉,阁下既为醉霄楼贵客,自当不凡,是老朽小觑天下人了……”

    说到这里,他取出一枚传音玉珏,接着道:“天级道术以此方式破尘出世,已然无法瞒过城内众修士耳目,阁主可否允许我通知城牧大人,也由他亲自赠你金光印法完整拓本?”

    刘承的眉头皱得极深,完全没有预料此事会闹得如此大。

    他一心只为寻找适合自己的法诀,却没想《金光印》为天级道术,甫一出世,就引发了大麻烦,连一直传闻再耳的海昌城牧也要惊动。

    最后,他只得点头,正如青木居士所言,此事瞒不住,而且,相对其他势力,刘承对海昌城城牧府明显更具好感,且海昌城牧行事倒也颇让他敬重。

    青木居士将一道元力打入玉珏,传音而出,而后,忽然向楚莫众人大喝道:“你们谁胆敢传音出去,以后海昌城也就不要待了!”

    楚莫众人已经蠢蠢欲动,此时被喝止,顿时都是一颤,立刻休止住心思。

    青木居士足以威慑他们,楚莫楚宇背后的楚家也不敢真正得罪。

    不多时,万法阁外突然传出异动,阁内众人探望窗外,只见一道身影踏虹,在天空处留下一道长长的光影,快速冲来。

    阁楼外的周围有人惊呼,“城牧大人!”

    海昌城牧的一言一行都引发城中修士瞩目,何况此时完全一副心急火燎的赶路模样。

    是以一时,万法阁外周边,绝多数人停下手中动作,抬头望向天空踏虹冲来的海昌城牧,四处议论,鼎沸不绝。

    转瞬间,海昌城牧冲至,直接飞入万法阁,落在青木居士身边。

    这是一个伟岸的中年男子,身穿华袍,目光如电,极具威势,此时降临,立刻急言:“青木老兄,是谁破译了金光印法?”

    “城牧大人。”青木居士拘礼,遥指刘承,道:“是这位程六小友,现为醉霄楼腾霄阁之主。”

    “腾霄阁主?”海昌城牧闻言有些惊疑,而后望向刘承,道:“没想到这届醉霄宴会倒是真引来了天才人物,看来半月之后海昌城将热闹了。”

    “城牧大人抬爱了,晚辈不过恰逢其会,对此法中‘道’、‘理’有些研究罢了。”刘承对海昌城牧此临已有些心理准备,所以显得颇为平静。

    但楚莫一行却心绪难平,眼前之人乃海昌城之主,他们平时耳融目染,对其极为敬佩与钦服,此刻见到真身,眼里皆有些激动神色。

    此时,万法阁外阵阵喧闹声传来,海昌城牧眉头一皱,向着刘承道:“小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可否移步城牧府做客?”

    “荣幸之至。”刘承回应。

    海昌城牧当即便一展身形,驭虹携裹刘承,直接遁走,向城牧府方向飞去。

    也是这时,万法阁闯入一些人,附近颇具威名的修士闯入万法阁二层,见到青木居士与楚莫一行,随即便上前打探。

    “青木老兄,城牧此来何事?”

    “城牧大人怎么就离去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莫儿,宇儿,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居然惊动了城牧。”

    青木居士自然油盐不进,半言不开,不过闯进的修士中有楚家的长老,认得一直待在此地的楚莫楚宇,此时开口问他们。

    “莫儿,宇儿,有老朽在这,不用怕这青木老儿,告诉我刚刚发生了何事,回族后记你们一功。”

    有家族长老抵住青木居士施予的压力,而且还有家族功劳可获,楚莫与楚宇皆意动,稍稍迟疑,便开口将之前的事情全盘说了出去。

    登时就有人大惊失色,叫道:“什么!金光印法被人破译出精要,将要破尘出世了?”

    楚莫言:“腾霄阁主不过写下了开篇之精要,不过看其手段,想来破译完整篇也非难事。”

    “天级道术!又将是一个杜家,吴家将崛起吗?这个腾霄阁主究竟是谁,那个势力的天才弟子?怎么像是凭空冒出来的,让我等一无所知?”

    这时,一个青年站了出来,道:“我倒是有些耳闻,这个腾霄阁主,或许和王家有些关联,据我所知,他在月余前,便是持拿王家天才王霆的醉霄玉令,才入主的腾霄阁。”

    这是一个俊秀不凡修士,为年轻一代翘楚,比之楚莫有过,能与海昌城四大势力天才并列,此时出言,立即引起关注。

    有人惊疑着高声喊道:“与王家有关?”

    “王家王霆?不是听闻他跑去蛮林外围历练去了吗?不过据说不日便要回城,也将参加这次醉霄宴会。”

    这时,楚莫突然问道:“范蔚兄知道腾霄阁主的底细吗?”

    俊秀不凡的修士名为范蔚,被提问后轻轻摇头,道:“应该是其他古城的天才,或者来自都郡也不一定。”

    “来自都郡!?”

    “唔,很有可能,唯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

    这种推断一出,随即便有人认同,连一些老辈修士都点头,认为只有这样才说得通,否则一个籍籍无名年轻修士,破译出让他们全都束手无策的天级道法,他们怎么也不会相信。

    很快,腾霄阁主程六的大名,便与都郡天才划归成等号,从这里传扬了出去。

    海昌城城牧府,一座巨型宫殿中,只海昌城牧与刘承身立其中。

    “程小友,我也不与你客套了,金光印法你已破译了开篇,如何,有自信写出全部天品法诀的精要吗?”

    “可以一试。”

    “好!话不多说,无论小友来自那里,是它城天才,还是都郡人杰,只要将此法完整破译,拓本与元泉财富,都会奉上,且我海昌城,也当将你视作朋友!”海昌城牧表现出惊人魄力,郑重许诺。

    他取出一个乾坤袋,交于刘承,道:“这里面便是《金光印》完整法诀,其中还有此次任务的雇佣金额,小友完成任务之时,我私人当还有奖励,只是这些日,需要委屈小友待在城牧府不出了。”

    刘承眉头一皱,道:“醉霄宴会,也不能参加吗?”

    “自然可以。”海昌城牧立刻道,“小友此行海昌城,想必也正是为了这少有的盛事而来,我怎可以阻拦,实不相瞒,这次醉霄宴,我也会参加,届时可以同行。”

    说到这里,海昌城牧嘴角忽然裂开一个弧度,道:“不过小友却注定是要失望了,这次宴会,莹儿并不会亲至,她还在城外历练,一时却不会回程。”

    “莹儿?”刘承心中忽然一动,有些联想。

    海昌城牧道:“便是我的女儿。哦,你们称之她为二小姐。”

    他提及女儿时,颇为自豪,接着说道:“莹儿年纪轻轻,便已是启灵境的修士,被人奉为海昌城第一绝色,而且不久之前更是得远来做客的海涯宗使者看中,要收她为弟子,很多杰出的青年修士听闻我欲挑选几人和小女接触,都冒了出来,争着要来参加这次醉霄宴,临近一些古城也有人赶至,难道程小友不是为此而来吗?”

    “海涯宗?”刘承眼睛徒然一眯,闪过了异色,不过很快便平复了下来。

    这一切尽收海昌城牧眼底,不过他却对刘承此刻的异色没有任何惊奇,反而暗自点头。

    毕竟如海涯宗这等近乎可与圣地仙国争锋的庞大势力,只有了解过,知道它所意味的是什么,才会真正心存敬畏。刘承有此反应,却正好解释他来自都郡这等大地方,听闻过海涯宗的威名才会如此。

    “看来程小友并非为了小女而来,否则我还真想让她与你这种年轻俊杰见上一面,不过也无妨,男儿志在四方亦是好事,希望不久后的醉霄宴会之上,能见到小友折煞年轻一辈的风采。”

    海昌城牧这时望了一眼殿门之外,见到时辰不早,便开口道:“程小友,此殿便交予你了,若有所需,尽可吩咐下人,一些可能用到的典籍资料,我已命人搬到书房之中,你自随意翻阅,殿中也有修行阵台,不差腾霄阁中分毫,小友可自行安排,我这便要出去,想来外头,已经不知乱成什么模样了。”

    “城牧慢走。”刘承出言恭送。

    言毕,海昌城牧一冲而起,化成虹芒飞遁,顷刻间不见身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