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五十二章 《金光印》

    “如何?程兄可愿一试?”楚莫力邀刘承。

    “程兄为腾霄阁主,这等小事自然难不住。我辈修士,既然有能力,当为苍生谋福,况且撰写法诀精要,非但功德兼隆,且于修士自身也有大益,想来程兄自是不会拒绝的。”楚莫身旁,一个青年修士站了出来,他出言虽是奉承,不过却有激将之意在其中。

    刘承眉头微皱,心中却是了然,看来这些人对他一直不宠不惊的态度已有不满,现在想要趁机试探他的虚实。

    不过,他对此事倒也不太抗拒。

    一来,亲自撰写法诀精要,极为考验修士修行之经验与天赋,确实激起了他的兴趣。

    二来,他在法术之上的建树实在低下,严重缺乏可供修行的元力元力运用之术,若是能由此得到一些适合自己的法决,对提升自身实力也是有不小的助益。

    是以,刘承走上前,将石台上的玉珏随手拿下一个,探入神念研究。

    “断玉掌?”

    刘承轻念出声,而后认真观看起玉珏中的内容。

    这是一门凡级七品法诀,专修掌法,炼到深处,一对肉掌即可削金断玉,威力颇大。

    随后他又摇头,暗声寻思道:“雁回峰大当家似乎也修有一门掌法法诀,那个威力,却是比此法记录的大上不少。而且,此法缺陷颇多,需要每日耗费玉精淬炼手掌,若有这个资源,谁会去修一门下三品法诀。”

    他将《断玉掌》放下,依次挑选后面的玉珏,但每次都只探入神念片刻便放下,数次之后,索然无趣的停下,再不愿碰。

    他的见识不浅,神王法举世无双,其中记录的修行精要远非凡品法诀可以比,所以才有自信站出来试法。

    不过显然,石台上的玉珏都是前人挑剩下的,皆是残次品,完全不堪入他眼。

    白衣修士说道:“此处法诀不入程兄法眼吗?”

    这时,楚莫拍着额头,出言道:“是我想差了,以程兄的身份,自然不会修这些下三品法诀,走,我们上楼,楼上当有更强法!”

    一行数人,便同向楼上走去。

    万法阁二楼更为精致,不过这里的修士却很少,冷冷清清,只一名老者在阁楼里闭目打盹,似看守此地之人。

    楚莫走在最前,向刘承提醒道:“那是青木居士,看守整个万法阁二楼,乃是海昌城有名的前辈,如非必要,最好不要打扰。”

    刘承看向老人,发现后者轻微打鼾,略有鼻响,像是真睡着了一般,不由点了点头。

    很快,众人便寻到中三品的法诀,刘承动手,探入神念,开始快速浏览。

    依然是只探看片刻就放下,即是中三品法诀他都有些不上眼,他的起点太高,凡级法与神王法相差太远,很难行成配套,难以挖掘神王法的全部潜力。

    一枚,两枚,三枚……转眼,十数枚玉珏被刘承抛至一边,皆不合他的心意。

    这时,那个青年修士阴阳怪气道:“腾霄阁主,中三品法诀也不配你修行吗?若是不行就直言,谁都不会瞧不起,何必如此作态,浪费我等时间。”

    刘承停下,转身望向出声的青年修士。

    楚莫立刻道:“程兄莫动怒,楚宇一向如此,心直口快了些,可否卖我一个面子……”

    刘承未理会楚莫,而是直向着楚宇说道:“我未曾说过要你跟着,如何就浪费你的时间了?”

    楚宇讥讽一笑,却是没再说话。

    刘承道:“诸位跟随我也有小半天了,何不就此散了,想来我这里也没什么热闹可看。”

    楚莫此时的面色有些难看,刘承如此说话,却是一点交情都不与他念了。

    白衣修士出言圆场,道:“程兄何必如此,我等绝无恶意,只不过一直好奇腾霄阁之主到底是何等人物,所以才出此下策。”言毕,他横眉瞪了楚宇一眼,责备后者。

    刘承立眉,道:“那现在可试探出什么来了吗?”

    白衣修士立刻出言:“程兄为人中之龙,中三品法诀亦瞧不上。不过上三品法诀在整个海昌城都极为珍贵,被束之高阁,以我等的身份怕是上不了第三层,要不今日便到此为止,我们改日再聚?”

    很显然,白衣修士和楚宇同一个态度,认为刘承不过是个草包,已经心有不屑,不过白衣修士依然不愿得罪死刘承,毕竟后者的身份惊人,为醉霄楼腾霄阁之主。

    刘承没再出言,这些人从开始便没怀什么好意,他也不在意他们的态度,只是挥手让他们自行离去。

    突然,一道声音自刘承背后传来。

    “将如意牌给我,你可以上第三层。”

    刘承霍然一震,旋即转身,被身前身影惊得向后退了两三步才止。

    这道身影出现的太突然,完全没有先兆,亦无半点声息,刘承的本能告诉他,此人极度危险!

    “你不是吵着要上第三层吗?将如意牌给我,让你上去,否则便离去,省的扰我清梦。”

    面前的身影再度出言,刘承此时才定睛看到身影真容,正是看守二层的青木居士。

    楚莫等人也已认出老者,此时恭敬称呼老者青木前辈。

    “前辈,无心打扰,实在抱歉。”刘承将如意牌取出,道:“这第三层万法阁,小辈确实想上去一观。”

    青木居士接过刘承的如意牌,将之贴合一块青紫的玉珏,待光芒一闪后,又将如意牌递归刘承,然后道:“好了,你是醉霄楼贵客,可以上楼。楼上虽无人看守,但你任何举措都逃脱不了监视,你自已掌握分寸,上去吧。”

    刘承点头,转身向楼上行去。

    白衣修士等人想了想,欲要跟随,不过却被青木居士拦住,“你等身份不够,不能上第三层。”

    白衣修士等颓然停步,不过却也没敢在老者面前直接表现出怒意。

    此时,楚宇低声道:“依旧在装相!也不知如何得的这个身份,一个草包而已,居然还敢看不起我等,我倒要看看他能闹出什么笑话。”

    白衣修士没有反驳,在他眼里,刘承也是极为不堪。

    楚莫亦没有出言,他的眼里闪现寒光,刘承于众人前落他面子,他心中的怨意不比楚宇少。

    他的身后,还有两名修士,跟随他们一起,此时眼里也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上三品法诀,在他们眼里,即便拥有完整精要的都极难修炼,何况万法阁中,尽是这些无主之物。

    很快,距刘承上楼已有大半个时辰,楚莫一行有些等不住,楚宇站出开口,道:“或许那小子见事情将要败露,躲在楼上不敢下来面对了,我们何必在一个怂包身上耗费时间。再过半月便是醉霄宴会,时间宝贵,我等还是回去准备事宜吧。”

    楚莫赞同道:“是极,我的术法不日将突破境界,还想着在醉霄宴会之上崭露头角,是不能如此浪费光阴。”

    白衣修士也甩袖不愿在等,觉得刘承明显是在耍他们,真实不过是个草包,不知蒙荫那个势力,居然得到腾霄阁主这样尊贵的身份,让他好自失望,由而生怒。

    正在这时,刘承自阁楼三层缓步踱下,手中还拿着一枚灿金色的玉珏,望都不望楚莫一行,径直向着青木居士处走去。

    刘承将玉珏持在手上,道:“前辈,我已挑选好了。”

    青木居士望了一眼,忽然有些惊诧,道:“确定选取此术?”

    “确定。”刘承点头。

    “还以为这届腾霄阁主会是个天才,没成想真是一个草包!”青木居士说到这里,他又指着灿金玉珏道:“只此玉珏开篇,你先写下一段精要才能带走,若是不能写出,今后剥夺如万法阁资格!”

    青木居士说话很不客气,直接称刘承为草包,完全一副厌恶神色。

    刘承眉头立刻便是一皱,开口欲辩,不过此时楚宇却已经哈哈大笑起来,道:“这个草包,选什么法诀不好,偏偏拿这枚……他莫不是认为玉珏颜色好看,便随意拿了下来,想拖延时间,免得面子难看吧,哈哈哈,真是笑死我!”

    这一次,白衣修士却没有打断楚宇,任他嘲讽刘承。

    刘承望向前者一群人,眼眸一眯,闪过厌烦的神色,然后向着青木居士道:“前辈,若是能够写出一段精要,是否立刻交于我此后续法诀?”

    “写出再说!”青木居士摆手,言不留情,口气很不好。

    刘承微呼一口气,平复心绪,直接在灿金玉珏中动起手来。

    神念凝散,元力翻飞,玉珏中的内容以极快的速度增加起来,刘承一口气下来,居然写出数十行文字,并且辅与元力运行图像,阐释法诀,竟像是修行过此法多年的模样。

    楚莫与白衣修士有些心惊,望着刘承怔怔不言。

    楚宇叫道:“莫不是故意胡乱写的……”话语之间却也有些不自信了。

    终于,刘承停下,将玉珏递予青木居士,道:“前辈可检验。”

    其实,刘承自万法阁中相中此法时,心中便已有精要腹稿,觉得此法极为适合自己,是以才将之带了下来。

    青木居士眼里也有惊诧,接过玉珏,探入神念认真检验起来。

    忽然,老者惊讶出声,面上带出了异色,难以置信,而后又一头扑在玉珏中。

    楚宇立刻认为自己之前的想法没出错,青木居士面上的异色给他足够自信,他大笑了起来,叫道:“我便知道,你这是在哗众取宠!到了这个地步,还敢欺世盗名,认为世上全是蠢人吗?”

    刘承淡淡道:“世上自然不会全是蠢人,个别罢了。”

    “你!……”

    “闭嘴!”

    楚宇还待争辩,却被一声大喝叫停,出声之人居然是青木居士,立刻便将他出到嘴边的话语噎下。

    青木居士此时叹道:“没想到有生之年,真能见到《金光印》破尘出世,城牧大人说得没错,不能小瞧了天下人的智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