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四十五章 地灵石脉

    “应该是碰触了机关,没想到居然设计的如此巧妙,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刘承好奇无比,迅速从半山腰的岩壁退下来,重新回到水面。

    然后,他深吸一口气,再次潜水而下。

    水下很暗,刘承睁着眼勉强视物,潜入十余丈后,再次钻入那个窄小的通道,发觉之前阻拦他的石栅已经不见,心中一喜,双手拨动,向前游去。

    “噗!”

    刘承穿过通道,又游了不短的一段距离,再度钻出水面时,身边的景观已经大变。

    这里是一个溶洞,幽暗深邃,十分静谧,无数钟乳石垂立,尖头凝聚石乳,很久才滴落一滴,发出清脆渺渺的声音,使此地显得更为宁旷幽远。

    刘承游上岸,换了衣物,在溶洞中谨慎行走,四处观察。

    一条细长蜿蜒的通道出现在前方,刘承走了过去,沿路而行。

    突然,前方出现亮光,一个宽阔的溶洞空间出现,刘承神情一凝,将脚步放得更轻,体内元力开始澎湃汹涌,准备随时出手。

    可是,等刘承探看其中,却发现空无一人,只一颗夜明珠高悬壁上,发出蒙蒙亮光。

    “不在这里?也对,现在已经入夜,雁回峰大当家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很有可能回山寨了…”

    刘承不再隐匿身形,行入洞中,仔细打量四周。

    洞内摆件很是简单,石凳、石桌、石床,除此别无他物。

    “明显有人常在此地闭关筑引,否则凳椅之上不会一尘不染,不过这里……”

    刘承尝试在这里筑引修行,却发现此处天地元气并不浓郁,反而异常稀薄,根本不适修行。

    刘承心中奇怪,怎么会有人选择在此修炼,溶洞外随意一处都比这里好十倍,若说为了不被打扰,也太过牵强。

    “一定有秘密!”

    他开始拍击石壁,更仔细的观察与摸索,想探清里面是否有空洞,不过一直无果。

    “啪答!”

    忽然,一声沉重的滴水声传出,刘承起初不在意,可是过了一阵又猛的惊起。

    滴水声在溶洞中实属平常,这时突然响起,若是不注意,很容易就会错过,不过刘承记起,他自走入溶洞通道,那些钟乳石就已不见,四面也无潮湿,这一声滴水,在他眼里,却显得很是异常。

    “大概是从这里传出的。”

    刘承的六识很敏锐,判断出水滴声传出的位置。他此时站立在一面岩壁前,而其头顶,那颗夜明珠犹在莹莹放光。

    “是这个夜明珠吗?”

    刘承露出思索的神色,然后一展身形,跃起一丈高,伸手触到珠子,猛的按下。

    “呲拉——”

    夜明珠真就陷入进去,而后,阵纹闪现,岩体轰隆抖动,咔嚓一声从中裂开,向两边推移。

    “居然是阵法!”

    刘承心中惊呀,向前行了进去。

    裂开的岩壁内是一个更为庞大的空间,但被一根无比巨硕的五彩钟乳石占去了绝大部分,只留半丈多区域可以容身,显得极为压抑。

    这根五彩钟乳石足有数十丈,硕大无比,身泛五彩光辉,缀满整个空间,让这里显得玄幻无比。

    刘承露出惊容,望着五彩钟乳石震撼不已,满脸不可思议,膛目结舌,几乎口不能言!

    “五彩地灵石脉!”

    半响后,他才喊出一声,道出五彩钟乳石的来历。

    传闻之中,世间灵脉,只诞生于钟灵毓秀之地,身蕴五彩光,容纳天地精,是天赐至宝,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修士得之,无论修行、炼药、炼宝…皆有莫大功用,天下无一人不追逐之。

    而眼前的五彩钟乳石,便是地灵脉的一种,且还是其中最为珍贵的“地灵石脉”!

    刘承怎能不惊!

    地灵石脉,可为福地门庭之根基,是力量源泉,是真正底蕴!

    整座星云城便是建立在一道顶级的地灵石脉之上,如此守城大阵才得以如常运转,护古城在三千年来数百次蛮林暴动中长存。

    眼前之物,正是那种修士梦寐以求的至宝,若是直接出世,便是腥风血雨也止不住争夺与杀伐!

    可是如今,此物却只是隐蔽的藏身这里,被他亲眼所见,几乎伸手可碰!

    刘承面上闪过不敢相信的神色,不过他立刻道心一转,很快便镇定了下来。

    “雁回峰下,居然藏着这种东西,难怪遮掩得如此严实。这溶洞之外,怕是早已布满了隔绝气机的阵法,否则这样一道即将出世的地灵石脉,怎么可能在外界看不出半点动静。雁回峰的大当家,恐怕有极大来头!”

    刘承审时度势,分析因由,发现雁回峰真的很难惹,恐怕是大势力下的棋,只等时机成熟,就会前来收割,到时候做足戏,“灭掉”一手提拔的雁回峰悍匪,再“无意中”发现此地钟天灵慧,要举教搬迁,入主其中,无声无息将此地灵石脉纳为底蕴,名利双收。

    刘承咂舌不已,“佩服”这种手段。他曾在星云城中身居高位,见识不浅,知道一个势力想要快速发展,就必须暗渡成仓,吃独食!因为你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手的眼皮底下,若是大张旗鼓入驻雁回峰,那么第二日,整个山峰或许就会被翻个底朝天,不说庞大的地灵石脉,这里有几株树、几棵草都给你数尽。

    刘承忽然暗笑,道:“真是可惜,事情败露在我的手中,这地灵石脉我搬不走,不过,我却可以让你们将这步棋再下得长久些…”

    刘承望向底端的滴水石,轻轻一笑。

    之前的滴水声应该便是这里发出的。

    此刻,滴水石中已经将近盛满了玉质石乳,只等液满而溢,地灵石脉便算功德圆满,可以出世。

    不过,此时这地灵石脉却注定不能这么早功满了。

    刘承出手,元力涌出,产生吸纳之力,收取滴水石中的玉质石乳。

    神王法筑引出的元力精纯无比,近乎液化,有了实质,此时运转,产生吸纳之力,宛若一个小型飓风眼,将此地空间中的碎石沙尘全部吹起,向他手心飞来。

    不过,令刘承心惊的是,玉质石乳居然纹丝未动,本是液体,遇风却不起波澜,宛如一锭神铁!

    “这石乳也太重了吧,这样都不动。”

    刘承心中一急,忽然跳上滴水石,自乾坤袋中取出他原本用来喝酒的陶碗,想要直接捥取。

    陶碗碰触到了玉质石乳,却瞬间结上一层冰霜,将刘承手都冻得一抖,可是,这一抖却没能将陶碗抖落,在刘承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手与陶碗就这样紧紧黏在了一起。

    “啊…唔!……”

    这一变故令刘承极为惊恐,想要摆脱,却发现陶碗被玉质石乳冻住,手被陶碗黏住,更本动不了。现在连喊叫都不能,因为嘴唇被冰封,黏在了一起。

    很快,刘承的眉毛都出现了白霜,头发更是雪白一片,这哪里是收取宝贝,分明是碰触到了万年玄冰,反被收了。

    刘承心里近乎绝望,他一动不能动,体内的生机迅速被灭绝,眸子快速无神,变得暗淡,将要被冻死!

    于个人而言,这是大灾难,因为完全不能反抗与挣扎,眼睁睁看着自己走向死亡,意识都开始慢慢消散,却什么都做不了,让人恐惧到心慌。

    就在刘承体内生命之火将要彻底被冻灭之际,他的神海深处,却突然爆发出一股伟岸庞大的气息,一点弹丸大小的气团忽然转动起来,发出极为炽烈了光芒,冲刘承身体而出。

    也一点弹丸大小的气团,正是许鲲仙人留给刘承的那道仙元气息。刘承一直没能研究出功用,他没有神魄的神海已经沉寂很久,虽然神王法同时修神与元,但至今为止也都只是滋润蕴养神海,从没有产生过神力。

    此时仙元气息转动起来,虽只分离出了一丝,却已将那种冰寒的气息止住,使刘承拥有了半刻喘息的时机。

    刘承心里立刻一凝,此时不是关注仙元气息为何被催动的时候,生死之间,容不得他半点分心。

    神王法猛得运转,推动周身元力在神体中冲刷,元力如潮,涨落起伏,澎湃汹涌,滔滔不绝,此时,体内冰冻气息与仙元气息交织缭绕在了一起,如同催化剂一般,将他体内的元力彻底引爆,在经脉中乱涌冲击,这种直接在经脉中的冲击,即使一具已经经过神王法彻底开启的神体,也已经有些经受不住,快要彻底炸裂开。

    不过神体足够无双,毕竟是曾经登临绝巅,绝代无敌的无上体质,潜力与强大之处无需多言,必定都是最巅峰。

    所以,即使这样的冲击,一时也没有真正炸裂。

    刘承心细如发,道心运转,彻底镇静下来,思索如何应对。

    这样的情况,或许冲击境界是唯一的方法,因为元力爆乱,同时也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之力,若是将这股冲击之力把持住,以意念牵引,冲击人体桎梏,必定事半功倍,不过,此法同时也危险无比,一旦未能成功,元力将彻底失控,从内部冲击自己,相当于攻伐自身,动辄就是身死,救都没得救,刘承一点把握都没有。

    “太冒险了,不能如此,此时还贪功,就是找死!”

    刘承心底忽然有了明悟,绽放出智慧光辉,道心慧剑更加璀璨,突然有了解决之法。

    他开始运转筑引境界的神王法,从筑引第一层开始,重新修行!

    这是最好的解决之法,虽然过程艰难痛苦,且时间漫长,但却还在承受中,不至于有殒命之危。

    并非刘承不敢冒险,不敢拿命搏,而是他已习惯将性命掌握在自己手中,而非全交给天意。

    君子不立危墙,他的性命,自己都不能终结,怎可能交付老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