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四十一章 小安村里

    一连几日,刘承都在赶路,他的速度很快,且不知疲倦,一直日夜兼程。

    蛮林中只能风餐露宿,好在乾坤袋中准备了足够多的食物与水,可以不虞饥渴。

    期间倒是遇上了一些蛮兽凶禽,不过都不算强大,刘承运转神王法出手,元力外放,几乎都是一指灭杀,很难动用第二击,其中一些肉质特别鲜嫩的蛮兽,更是被他就地烧烤,打了牙祭。

    很快,他便出现在了三千里之外,这里几乎已经是蛮林与普通山林的分据之地,因为刘承四周开始出现一些纤细的树木,看起来文静秀气,和蛮林那些拿云攫石、峥嵘遒劲老树有很大的区别。

    刘承昨日夜里又没有休息,他披星戴月,连夜行了数百里,终于在今天清晨冲到了这里。

    再次以一口气冲行了十数里,身边一直阻挡视线的林木越来稀疏,直至最后,前方变得豁然开朗,一座规模不算大的人族村落在望,刘承大喜,一连数日孤身奔波,终于真正走出了蛮林,来到了一处人类群居地。

    现在还只是清晨,太阳都还没有冒头,只鱼肚白隐现,不过这个村落的许多户人家中,却都已经升起了炊烟,开始做早饭。

    刘承走近这个村落,在其中转了大半个圈,发现这里几乎全是不通修行的普通人,便停了下来,打算找个旅店休息一天再上路。蛮林不是可以安心休息之地,所以他一路日夜兼程,几乎没有合眼,即使以修士之躯,现在都实在有些乏累了。

    刘承在街道见到一个村民,上前向他询问那里有地方可以歇息,不过这个村民像是很怯生,见刘承过来,忽然躬身低头,十分惊恐,唯唯诺诺,话都说不清。

    刘承无奈,转身看到前方有几个人围聚在了一起,低声议论着什么,于是步行着接近,可等刘承走过去时,这些人又一团散开,惊恐的向后躲闪,让刘承觉得有些无辜与无奈,不由低头审视自己,以为自己有什么可怕之处,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这时,一个老人走了过来,试探的问他道:“孩子……你有事吗?”

    见到终于有人搭理他了,刘承急忙回应,道:“途经贵地,想投店休息一日再走,不知此地可否方便?”

    老人顿了顿,说道:“如非必要,你还是直接走吧。”

    刘承见状,坚持道:“这位老伯,我一路奔波,实在有些乏累了,只想借宿一日,洗漱沐浴,睡个好觉而已,明日一早就走。”

    老人道:“不是我们小安村不行方便,只是近些日多事端,你一个外乡人在此,确实让村里人难以安心,还是走吧。”

    “我不是恶人,只想在此处休息一日而已,可以支付报酬,你看这些够不够?”刘承从怀中取出一个金元宝。

    这还是他入猿村前携带的,没想到现在有了大用。

    在普通人眼里,这一个元宝是很大一笔钱财,足够一户人家花销数十百年。老人看到刘承手中的金元宝,先是铁着脸要拒绝,可是不久后就意动犹豫,最后还是接过,咬牙着道:“孩子,你既然坚持,又出手阔绰,且村里又确实急缺钱财……我便做主,留你下来!”而后他又叮嘱,道:“不过只能待这一日,明日一早你便自己离去,千万不能在村里多留,否则很可能有祸端!”

    刘承心中一动,问道:“之前这里的村民们见到我便惊恐的躲闪,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

    老人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你既要留下,我也不好再瞒着你。”

    他缓缓说道:“我们族落,名叫小安村,族人世代栖居此地,背靠山林,多以打猎为生,日子一直过得安静祥和。可不知何时,距离此地百里外的雁回峰突然聚集了成百上千悍匪,他们占地为王,四处烧杀掳掠,强取豪夺,无恶不做,还逼迫方圆百里的族落村庄向之缴纳供奉。如若不然,便下令屠村!”

    他像是想起什么,叹息着说道:“据说雁回峰下有族落不肯接受欺压,联合附近村庄抗争,可是第二日悍匪便上门,将之屠尽,杀得遍地是血,到处横尸,惨不忍睹……”

    老人摇着头,说道:“小安村虽然距离足够远,可依然被雁回峰划归作地盘,就在前些日,他们放出消息,言称不日将派人来此收纳供奉,要我等时刻准备,所以这几天,村里人一直都心惊胆战,生怕劫匪突然临至……”

    刘承不可思议,道:“海昌城怎么也算人族古城,怎么会放任这种毒瘤存在而不管?”

    老人叹了一口气,道:“别提海昌城了,有些人宁愿被悍匪欺压,也不愿进城去,相较这里,城内才是真正吃人的地方!”

    刘承难以置信,海昌城在老人眼中居然比之劫匪都可怕,他想起刘莹此时在城中,心里不由一沉。

    “孩子,你有亲人朋友在那座城中吗?”老人饱经世故,感觉到刘承此时的心绪,于是这样开口问道。

    “嗯。”刘承点头。

    “你此行,便是要进城去吗?孩子,我见你不似普通人,否则不可能轻易拿出这么大一笔钱财,你很可能是那些福地门庭中的修士。不过海昌城那个地方……”

    刘承开口打断老人,道:“老伯,不用为我担心,我心中有数的。”

    老人看了看刘承,然后道:“好吧。走,你到我家中休息,早饭已经熟了,你吃上一点,也好睡一些。”

    刘承道谢,跟随老人向前走去,这时,街道旁边的一些村民望了过来,看到老人领着一个不认识的少年回家,纷纷开口。

    一个健壮的青年说道:“张叔,这是谁啊?村长不是说最近一切都要小心,不能让外乡人逗留吗?”

    “诶,老张,你怎么理会这个人了,让他快走,别是雁回峰的奸细!”

    老人一直解释,道:“他不是恶人,只是借宿一天,明日就走,村长那里我待会就去说。”

    不久,两人便走入一栋房屋中,老人端了一碗米粥和咸菜给刘承,吩咐他自己随意,便走出了房屋。

    刘承将粥菜吃完,又跑到厨房烧了不少热水,畅快泡澡了一番,找到客房倒头便沉睡了过去。

    他这几日真是有些乏累了,连续在蛮林中走了这么久,一直都没有合眼,强如修士的体魄也有些撑不住了。

    老人走出房屋,便径自去向村长家里,此时,已有很多人在那里等他了,见到老人走过来,有人连忙道:“张平族叔,你怎么糊涂了?带那个小子回家干什么?”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站起身,道:“老张,这几日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劫匪们随时会来,那个孩子若如你所言不是恶人,就更不合适了,留他下来这是害了他啊!”

    张平老人望向一边一直没有开口的小安村村长,自怀中取出刘承给他的那个金元宝,递给后者,然后面向众人道:“不是我糊涂了,而是那个孩子给的东西我真的无法拒绝啊。”

    很多人立时便愤怒了,那个健壮的青年开口,愤怒的喊道:“张平族叔,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老张,我看你是钻钱眼里去了!”

    这时,小安村村长忽然激动的站起,将金元宝捧在手心,先向着张平老人道:“张老,真是难为你了啊……”

    而后,他又向着身边的族人开口,道:“大家静一静,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众人霍得一惊,有人立刻便意识到什么,道:“难道之前雁回峰要求的供奉并没有准备好?”

    “村长,怎么回事?”

    “不是说已经准备好了吗,难道出了什么问题?”

    小安村村长四十余岁,是个精壮的汉子,此时他开口道:“原本是已经准备好了的,可是前天有消息传来,说供奉的银两临时又加了一倍……”村长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之前,整个小安村为了筹足那笔供奉银两,已经是伤筋动骨了,如今又再加一倍,村里没有进项,已经是怎么也不可能凑齐了,所以就将此事瞒了下来,不想大家一起跟着担心。”

    小安村村民心惊,有人连忙道:“那现在呢?供奉的银两够不够?我家里还有半块獐子肉,我等会送过来!”

    “够了,足够了,张老及时送来这个金元宝,缴纳供奉的钱已经足够了。”村长说道。

    “村长,你怎么不早说啊!如果真到时候银两不够,我们可怎么办啊!”

    “现在回想还真是后怕啊,如果银两不够,惹那些悍匪发起疯来……”

    “是我错怪张平族叔了,若不是族叔,后果可能真的不堪设想!”

    张平老人此时站了出来,道:“不用太担心了,现在供奉的银两已经足够,而且那个外乡的孩子只是在这里借宿一天,答应明日一早就离去,应该不会有事。”

    头发花白的老者轻“咦”了一声:“只借宿一天,出手就如此大方吗?”他眼里精光湛湛,问道:“老张,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