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三十九章 星云庞家

    “什么!离开蛮林?不可!”

    空地处,猿村颇具威望的老人与狩猎队修士等围聚一起商讨,刘承也赫然在列。

    不过,在袁志虎道出发起这次族会的目的时,庞百德却是霍的站起,这样大声喊道。

    易云山此时也站出,坚决道:“不可!”

    猿村里另一位老人摇了摇头,开口道:“猿村建立上百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离开,你不要多说了。”

    袁志虎低头沉声道:“做出这番决定,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说到这里,他抬头望向众人,叹息一声,道:“如今的猿村,已经不似原来了……”

    “不用多说,当初我来到猿村,就打算死在这里,如今过了五十余个年头了,我这把老骨头的决定依旧没有半点改变。”猿村一个年迈的族老直接开口打断。

    这时,一个老媪驻着木杖走出,蔼声道:“志虎啊,当年你入猿村时,不是也曾启誓,言从此不离猿村,愿待在这里至死吗。”

    老媪摇着头继续道:“我们这些人,那个又不是有自己的故事,对外面界彻底绝望了,才决定留在蛮林的,如今说要离去……”老媪说到这里,一直摇头,表示不会走。

    袁志虎缓缓开口,说道:“当年,我被人逼入蛮林,一路艰险,九死一生,最后幸得猿王救下,将我带至猿村,才不至于被蛮兽吞食。”

    “和诸位一样,我在外界无亲无故,相反还有一群期盼着我死的仇人,当时的我觉得活着如孤魂野鬼,毫无意义,和死了其实都没有不同。”

    说到这里,他忽然抬头望着周围人,道:“不过自来到了猿村,我却觉得自己像是迎来了新生,这里的宁静与和谐使我重获希望,没有人比我更感激这一切,所以才有‘袁志虎’这个姓名和不离猿村的誓言!”

    “但如今的猿村已经不是从前了,没有猿王的庇佑,我们连蛮林最外围都不能适存,孩子们没有未来,女人们担惊受怕,族人们吃了上顿没下顿,这样的猿村迟早会走向灭亡,我真的很怕猿村在我手中消失,这样我有何颜面去见老族长!”

    袁志虎的真情流露,这一幕让族老们皆有些沉默了。

    眼前这个独臂男子,看似坚强,可是内心却十分感性与细腻,想到了许多他们不曾想过的问题。

    猿村之中,有些人结婚生子,有了家庭,他们已经不再是独自一人,而是要为自己的家庭孩子负责的丈夫妻子、父亲母亲。

    他们或许有离不开蛮林的理由与故事,但孩子是无辜且不能辜负的,孩子们还有长久的未来,怎可以为了一己私心,就不顾孩子们的安危。

    良久后,驻杖的老媪再度开口,道:“志虎啊,没想到你想的这般远。诶,是不能就此下去了,我们的死活不重要,关键是不能害了孩子们啊。”

    很多人低着头似另有所思,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

    柳平川摇头叹息一声后,道:“我们那些恩怨,这么多年过去,也该烟消云散了,何必在逃避。”

    此时,易云山也缓缓站了出来,问向袁志虎,道:“既然如此,志虎,你有什么好的去处安排吗?”

    袁志虎此时也平复下了情绪,闻言道:“在我来猿村之前,本想穿过这片蛮林,去星云城的,那座人族古城之主为人高义,待人真诚,想必能够为我们提供一个落脚之处。”

    刘承原本只是静静聆听众人商讨,此时突然听到“星云城”三字,心中一惊,猛的抬头看向袁志虎,见后者自顾一直说话,没有注意到他的举动,又瞬间平复了下来。

    刘承的举动没有引起注视,因为众人的目光都投落在袁志虎的身上,毕竟他现在所言,关系到猿村日后的安排。

    “星云城吗……”

    自众人做出离开蛮林这个决定,一直没怎么开口的庞百德老人却是突然一颤,道:“决定去那里吗……”

    刘承敏锐捕捉到庞百德这一瞬的失神,眉目一挑,暗道:“百德前辈,姓庞……”

    “怎么?老庞,有事吗?”易云山也看出庞百德的失常。

    “没什么,没事,就去那儿吧,以前我与星云城牧刘江北还有过一面之缘,他确实是个好人,只是……”庞百德调整了情绪,最后却欲言又止。

    “老庞,有什么事你可一定要说啊。”易云山道。

    “没有什么事,能有什么事,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恩恩怨怨,想来早已消弭了。”庞百德摇着手,自顾向前走去。

    易云山与猿村老人们皆叹息着摇头,他们想来,由于庞百德将回故里,才会有这样失常的举动,他们由人及己,想到自己回到伤心地时的情景,深感理解与同情。

    刘承却悄悄跟了上去,有些事萦绕在他脑海里,想要去一探究竟。

    庞百德独自走了很久,终于在离猿村足够远的地方停下脚步,他站定在一株古树旁,发怔呆立了很久。

    突然,庞百德取出怀中随身的匕首,下定决心,就要往自己身上刺去。

    “叮!”

    一道元力击落庞百德手中的匕首,刘承自一株老树身后走出。

    “庞前辈,何必!”

    庞百德手掌依旧呈握状,听得来言,方才缓过神来,待看清是刘承后,说道:“一把老骨头了,不想再害人,星云城是个好去处,不要因为我横生支节……”

    刘承道:“因为星云城庞家吗?”

    庞百德突然睁大了眼睛,道:“你怎么知道!星云城庞家……”

    “因为我就是你口中星云城牧,刘江北之子。”

    “什……什么!”

    “当时我或许还没出世,不过那件事太引人注目,轰动了全城,所以即使过了多年,却依然有人提及。”刘承平静的说道。

    庞百德吃惊不已,而后又突然变作冷笑,道:“呵,哈哈,怎么传的?说来听听。”

    刘承望了庞百德一眼,然后道:“说您不孝不义,弑父杀妻,无恶不做。”

    “哈!哈!哈!”庞百德大笑三声,道:“弑父杀妻!无恶不做!没错,都是我做的,苟活了这么多年,也活够了,这就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庞百德身上的气息突然变得非常紊乱,浑身元力爆发,启灵境顶峰的气势汹汹奔湍,将落在一旁的匕首吸入手心,再次向自己心窝处刺下。

    刘承却是先动了,在庞百德吸回匕首的那一刻,他将身形近乎化作一道闪电,猛的冲向庞百德,才将即将刺入后者胸膛的匕首拦下,若非如此,凭这一击的果断与决绝,他自问怎么也拦不住。

    “庞叔,你这是做什么!”刘承大喊,道:“父亲生前说得最多的事,就是没能保住你,那时候我虽然年幼,但却也能感受到父亲的那种悔恨。”

    庞百德忽然将眼睛睁大,难以置信道:“什么,生前……你说什么?江北城牧……”

    忽然,他又像是想起什么,盯着刘承,喃喃道:“是了,否则你怎么会在这里,定是发生了变故!”说到这里,他的声音骤然提高,喊道:“是谁!谁害死了星云城牧?”

    “是谁害死了江北城牧!刘承,你说,到底是谁!”

    “江北城牧怎么可能死!他是天才,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一城之主,修为于凡人大境界问鼎,谁能害死他?”

    “当年若不是他给了我一线生机,让我有机会奔向蛮林,或许我早便死了,江北城牧这么一个大好人,谁会害死他?”

    庞百德状若疯狂,大声狂吼,震得整片蛮林簌簌乱动。

    刘承站在一旁,心绪复杂到了极点,待庞百德终于平静了一点,忽然平静的开口。

    “是我。”

    庞百德一窒,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然后又摇着头道:“不是你,怎可能是你,你在猿村待了三个多月,我自认看得清你,不可能是你!”

    庞百德斩钉截铁,然后又问道:“告诉我是谁吧,许多事都已经不重要了,什么庞家,什么弑父杀妻,这些通通不重要了,我不会再寻死,会跟随大家一起去星云城,只求你告诉我到底是谁害死了他!”

    刘承忽然望向天空,道:“父亲在天之灵,如果知道在这世上还有一个肯为他这样的知己,应该会十分开心吧。毕竟,他曾是一个真正极重情义的人啊。”

    “可是,害死你们的人正是我啊,不仅刘莹是这么认为,我其实,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啊。”

    “神魄、神通、神体!正是因为我拥有这些东西,才召来的灾祸。可是当时为什么不是要走我的性命,而是让他们来承担?”

    “现在,你们再也别想要走我的性命了,它已经不属于任何人,也包括我自己!”

    “我有道心一颗,秉持慧剑如渊,挥断前尘幻影,护我一路坦荡!”

    蛮林之中,刘承身上再次绽放出智慧的光辉,如真正的慧剑临世,要斩断所有悲愁凄苦,连身边的庞百德也受之影响,渐渐平静了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