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二十九章 斩尸明志

    “那还不简单,我用秘术,直接搜魂,没有一点隐秘可以逃过。”

    言罢,邪修就欲动手,正在这时,一道身影极速而来,大声呵斥道:“你果然还在!受死!”

    来者体壳无双,气血如海般充盈,正是道衍圣地传人陈煜。

    邪修皱眉,没有人比他更恨陈煜,但他也比之多数人更了解道衍传人的可怕,此时他身负重伤,恐不是其对手。是以此时快速喊道:“走,一个凡人而已,别管了!”言罢,携林宋二者飞遁。

    陈煜极速而至,扫了一眼此地,大惊失色,冲到玄武侯尸身边,愤恨怒吼:“邪魔!!!”

    怒吼后,他转身冷眼横向刘承。

    刘承此时被玄武侯尸身上庞大的天人气息压迫得无法动弹,但他却依旧瞪大眼睛,一瞬不瞬的望着尸身眉心那一点触目惊心的血痕,心念复杂到了极致。

    道衍传人挥手将尸身上狂涌的元力风暴敛去,而后点指刘承,道:“一个凡人,跑到这里干什么,充当累赘吗!”

    刘承抬头,张口欲言,但终究没能出口。

    陈煜挥手,一柄长剑掷出,并将玄武侯尸身送至刘承处,道:“玄武侯死了,你却还活着,既然他生前护佑过你,便由你将他的尸身掩埋,如此不算难为你吧?”

    而后,他冷言,道:“埋葬之后,便留在这里,好好守墓!若玄武侯的尸身出半点时差错,我便让你留下永远陪他!”

    言罢,他直接飞遁走,似追击邪修而去。

    刘承手握长剑,横于胸前,却怔怔的看着,许久都没有动弹。

    远处在大战,光影与神辉交错,极为惊慑人心,代表着凶险与危机。

    这里已经一片混乱,到处是碎石断木,被天人交战毁得破败不堪,变得十分萧索与荒凉。

    忽然,刘承嘴角牵强的扯出一丝弧度,自嘲笑道:“这里全是天骄人杰,我一个凡人在此,真的有些可笑与累赘了,呵…”

    “玄武侯因救我而死,可他有真正在意过我的死活吗?”

    “他不在意!这些天人,高高在上,又岂会将一只蝼蚁放在心上。”

    “天地都不曾仁义,何况其他!”

    ……

    刘承将手中的宝剑竖起,插入地面,开始挖掘坟坑。

    古殿之地坚硬无比,即使以宝剑为锄,挖掘起来也很艰难,刘承的身体状况很不堪,之前从空中坠落下,受伤颇重,但他却一直面无表情,没有出声。

    许久后,坟坑成形,刘承将玄武侯的尸身奋力抬起,置入其中。

    突然,他猛得跃起,手持长剑,居高而下,一剑刺向玄武侯心脏。

    长剑直刺而下,全没尸身,只留一截剑柄在外。

    “斩你一剑,便算我欠你一命!不管之前你是什么心思,这一剑总不会错。”

    刘承的声音没有太大的起伏,他面无表情,似玄武侯尸身上的那一剑不是他刺出的一般。

    刘承清楚,这一剑刺出,后果将十分严重,但是有些事情必须去做,他不能接受自己再次以可怜的姿态出现在李墟他们面前,更不能让自己一直充当需要保护,却一无是处的凡人!

    这一剑是明志!

    怯懦软弱,何以明心?瞻前顾后,何以问道?

    远处,大战已经白热化,雷鸣摇摇欲坠,就要被阵子立斩,突然,陈煜出现,以绝世宝体挡住这一击,将前者救下。

    道衍传人追击邪修而去,但无果,便立即往反,正好将雷鸣救下。

    很快,平衡被打破,陈煜极强,虽伤之神海,但也不是不擅攻伐的阵修能够抵挡,阵子虽是天骄,也不得败退。

    这时,道衍传人又转战岳落云,与许衡合力攻伐,立时便让后者疲于奔命。

    陈煜心有火烧,玄墟仙国李墟与玄武侯皆为他至交好友,之前李墟更是出手救他于危难,可此时玄武侯却命陨,让他恨欲狂。

    岳落云身形暴退,怒而出言:“道衍传人,胜不过我,就做这等小人行径吗?”

    陈煜充耳不闻,依旧出手,轰出一拳,气血染红天,光芒照四野,没有任何留情,直接就是全力。

    岳落云败退,直接遁走,再不走很危险,有可能命陨,拥有大能后手都无用。

    不远处,娄小染彻底占据了主动,御剑将齐青石手中羽扇都掀飞,然后一剑就欲封其喉,惊得后者亡魂皆冒,立刻远遁,法宝都弃之不顾。

    这时,有一些观战的天骄走出,不愿蜀山与玄墟全面占据上风,否则黑色石碑很可能便没他们的事了。

    是以有人出手,相助绝尘殿与海涯宗,抵住陈煜,和他对决。

    但是,兵败如山倒,娄小染与许衡都抽出身来,立即便出手相助其余人。

    天空最高处,李墟与方惊尘一战,两人都属最强天骄一列,出手自然不凡,但他们却只交手了片刻就停下,一齐收手了,此时站在高处对峙,观战身下。

    李墟道:“方道友,看来此地一战不能尽兴了。”

    方惊尘皱眉看着身下,道:“下一届圣地之争,我们在战。”

    言罢,后者转身就走,一刻都没有停留。

    李墟抽身后,与何存悼对决的妖族种子立刻暴退遁走,出手抵住陈煜的天骄也皱眉远遁,羲和圣地的传人秦镇被赵玺阻拦多时,根本无寸功,此时很是愤懑,也恨恨罢手。

    立时,这一处便以蜀山与玄墟的势力为尊,余下的数位天骄,如参加过攻伐古殿禁制的神修,都退走数里,表示不参加此战,人杰们更是在见势不好的第一时间便远遁。

    这时,李墟笑着开口:“玄武侯呢?此时不应该他第一个跳出来庆喝吗?”

    陈煜心中微沉,低声道:“玄武侯陨落了。”

    李墟没有如想象中激动大怒,而是有几分平静的道:“就陨落了吗?之前在蛮林一战,他还有所收获,原以为他能在此行之后,突破至我等的境界呢。”

    他问陈煜:“陈兄,玄武侯为谁所杀?”

    陈煜出言:“和海涯宗勾结的那个邪修。”

    李墟摇了摇头,道:“之前玄武侯便说过,这海涯宗没什么存在的必要,看来会真的如他所言了。”

    此时许衡站出来开口:“这海涯宗,以为有几个后起之秀,就能弥补在巅峰战力上的不足吗?”说到这里,他望向李墟,道:“玄墟仙国如果出兵,我们蜀山定有大能出世。”

    陈煜也道:“道衍圣地的大能也会临尘。”

    李墟一一代玄武侯道谢,然后道:“既然如此,此事尚待之后,许兄,收取石碑吧,我们还需前行。”

    许衡点头,向石碑走去,以元力将石碑完全包裹,正要收取,正在这时,黑色石碑突然颤抖,一股仙圣的气息从中嘭涌而出。

    这种气息很快就沸然,根本制止不住,许衡都被压迫开,石碑自己悬浮,被疑似仙圣元力的力量托起,绽出极为炽烈的光,直接向高空中飞去。

    这个变故很迅速,所有人都还未反应,石碑便已飞出了百丈高,许衡当即御空追去,但是,一股仙元力向下狂涌,将他击落,不能接近。

    终于,石碑飞至万丈虚空,绽着耀目的光华,如一颗太阳般,定在那里。

    这个情景,在不升日晷,终年隐在夜色中的仙人洞天极为显目。

    很多尤自探险,已经走到藏宝殿极深位置的天骄与人杰皆抬头望向那里,吃惊于此时的变故。

    刘承此时也望向天空,他距离石碑飞升的距离不算太远,是以完整的看到足有十数丈高的石碑在天空中划拉出一条耀世的轨迹,最后悬停于万丈虚空,如一枚阳子般耀世,这种景象深深将之震撼。

    很多天骄第一时间御空而起,向着天穹之上的这颗“耀世星辰”冲去,但是,石碑之上有仙元力挥洒,将所有人都压落了下来,没有人可以接近。

    很多人因此聚集在了一起,纷纷议论,商讨发生此变故的原因。

    岳落云此时出现,他被许衡与陈煜合力击退,远走了不知多少里,但石碑飞升时却将一切都看得分明,此时冷笑道:“蜀山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不惜与所有人为敌,却只得了这么个东西,而且还跑了,真是好笑。”

    他的身边,同为绝尘殿天骄的方惊尘抱剑而立,一瞬不瞬的望着天空,却没有出言。

    这一刻,几乎所有身在藏宝殿的修士皆能看到这颗近乎耀世的“星辰”,全都在观察与打量,不知出现了什么变故。

    正在这时,石碑悬浮处的那虚空突然肉眼可见的轻颤了一下,过了数息方才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这一瞬间,仙人气息弥漫惊世,一道道粗壮无比的秩序仙链自虚空中化生出,钻入石碑中,石碑的仙芒更加耀眼,从万丈高空中绽放的神光,都刺得天人不能睁眼。

    “怎会如此?这种气息压迫得人透不过气,像是有真正的仙人复活了,那种高等级的生命对我等有一种天然的压制!”有人杰低下头,不能直视高空中的神光。

    终于,仙碑的光曜达到了最顶峰,如大日悬空般,几乎将整个洞天世界都照耀的恍若白昼。

    突然,仙碑中走出一个仙影,迈出一步,立时便化生百丈高,如仙人法相临世,正在天空俯视众生。

    “一梦万年,再次醒来,已是沧海桑田!”

    法相庄严,站在万丈高空中,远视前方,他像是能够看穿洞天与仙阵,良久后,居然发出一声恍若隔世的感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