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二十七章 黑色石碑

    古殿禁制被天骄与人杰联手破开,仙圣之息足够惊世,所有人都紧盯着那一处,怕仙宝遁走。

    显然,这种顾虑并不可能真的发生,因为古殿外的禁制已经充斥满整个空间,还有阵宗阵子布下数重困宝阵,这种层层封锁下,即便是通天大能也不见得可以硬闯。

    但是,并没有如预想的有异宝冲出,古殿反而很宁静,丝丝仙圣气缭绕,座落在那里,有一种岁月的厚重感。很多人皱眉,不相信这样一座拥有仙圣气息的古殿没有至宝,他们结伴而行,一齐迈入古殿中。

    终于,所有人都看到了弥漫仙圣气息的源头。

    古殿之中,非常宽阔的殿堂内,有一段埋入地下的巨大黑色石碑,仅露出的部分就有三丈高,岁月的质感十足,那种仙圣的气息正是从这里透发出。

    黑色石碑上刻着文字,许衡自进入殿堂便注意到了,待此时看清后,突然十分激动的喊到:“仙祖遗留的文字!”

    所有人顿时一惊,向石碑上的文字探去,石碑上的文字不全,但在露出的半截处却可以清晰的看到落款者的姓名,是许鲲二字。

    蜀山仙宗众人很激动,这樽石碑为他们仙祖所留,意义十分重大,不论写了什么都值得他们小心的收取与珍藏。

    此时,许衡出言道:“诸位,事情已经明了,只不过是仙祖在这樽石碑上刻字,气机沾染下才透发而出的一点仙圣气,并没有什么仙圣至宝。”说到这里,他施礼道:“连累诸位白忙一场,许衡致歉。”言下之意便是送客了。

    能站在此处的修士谁不是人杰天骄,自然不肯就此罢休,他们言攻打古殿时自己亦出了一份力,不然只凭蜀山仙宗并不容易破开此禁制,所以要求拔出石碑一观究竟。

    许衡以对仙祖不敬为由拒绝,再次诚恳道歉,并提出愿意奉上海量元泉与灵宝作为感谢与补偿,他郑重许诺,称仙祖是其直系长辈,他不敢不敬不孝,愿将入藏宝殿后所得财富全部用以补偿,只求石碑完整安好。

    “蜀山仙宗以为当年的事已无人知了吗?”

    此时,有人高声出言,道出隐秘:“许鲲仙人就是仙阵之主,整座藏宝殿都是其自莽荒十方大域收刮的珍宝,这些事,蜀山真的以为可以就此作古,不用提及了吗?”

    显然,有些人有备而来,知道很多往事与隐秘,不好易于。出言者是阵宗的阵子,他头发披散,乌黑浓密,眼里似有星月,身穿阵宗玄袍,气质非常之不凡。

    蜀山中多数人都皱眉,该来的还是来了,逃脱不了,数万载前的往事依旧有人提。

    原本已经有些偃旗息鼓的古殿又乱,有天骄迈步而出,狂野的气势令人心惊,他逼问蜀山,为何隐瞒大事,欺骗众人!

    海涯宗齐青石走出一步,以儒雅的声音开口,询问蜀山何故如此,并引导众人,一致要求拔出石碑一观。

    “如今众人皆在仙阵中,仙阵之主所留字刻自然都要一观,否则你们蜀山独得,还有何公平可言?”

    羲和圣地的传人此时也开口,他的身边大日宝炉炽烈如焰,悬浮于侧,让人难以靠近,和殿内多数人杰结伴而立截然不同,有一种孤傲不群的气质。

    蜀山立时便被人言包围,许衡站出去解释,最后却不得不做出妥协,因为惹了众怒,导致所有人都不平,出言征讨。

    最后,商论出结果,石碑任由蜀山收取,但碑上刻字必须所有人尽知,且接受阵宗阵子检验。

    其实,石碑上除仙圣气息萦绕外并看不出什么不凡,碑文中能见的有限几个文字也没什么隐秘,无非是诸如“大道之行,如日月迹轨”之类的“大道至理”,于仙人而言妙不可言,经常书刻,时时誊写,参悟其中,但却是些大路货,无论那家圣地的仙人都会留下一大批,可对他们而言却无用,因为仙人都还在禅悟,他们境界没到那一步,根本不能有所得。

    是以之前,多数人听闻许衡允下的重诺,都偃旗息鼓,不再追究。

    但现在不同,刻碑主人被证实为仙阵之主,相关自身利益,可能会有极大的隐秘在其中,没有人会再不关心。

    最终,由雷鸣走向前,动用天元力撼动黑色石碑,显现出强大的实力,将一樽不知多少万斤的仙人刻碑从地上拔起,将石碑上的刻字完整呈现在众人眼前。

    “吾生也有涯,而道无涯,大道之行焉,如风吹动草,日月迹轨,虽有常,然终难有长……”

    这是第一排字语,只是些许感悟与叹息,并无实质,亦是石碑裸露出的部分所书,但接着,埋藏地下的刻字却是话锋一转。

    “吾一生寻道,纵之十域,踏遍莽荒,终以此处有所得,方知天地之大,不可计数。凡人一生数十载,识路不过百里;天人御气而行,千年寿命,活动也只是一隅;仙人出入青冥,于九天十地肆意,终究难逃天地束缚,算不得真正逍遥;唯有成道者得以超脱。形体寄于微尘,魂魄散于九州,世人求道我,我道补青天,生发相存于,死灭不可磨。”

    “然,吾枯坐三千年无果,终为古魔所趁,弥留之际,留此碑与阵以待后人……思之故乡,难报伊人!!……”

    至此,碑文完结。

    “如果真如碑文所言,这应当是一个近道的仙人!”有人低头自语,但殿内所有人都清晰耳闻。

    是那个提剑的少年出声。他自出现以来一直很沉默,只和道衍传人有过几句对话,就一直抱剑独立,遗世不群,然而此时却第一个出声了。

    刘承认真的看完仙人碑文,此时发出疑问:“世界之大,不可计数?莽荒十域,许鲲仙人不是已经走完了吗,为何还有此感叹?”

    玄武侯道:“你一个凡人,见识浅薄,自然不知道天外世界有多广阔。”

    此时,蜀山许衡悲沧出声:“仙祖横古纵今,却在悟道关键时刻被古魔偷袭,让恨遗万世,悲乎哀哉!”

    言罢,他霍得转身,望向所有人,道:“诸位还有疑问吗?仙祖遗恨,却被尔等见之,当我蜀山无人,谁都可欺了吗?”说到这里,他快速出手,以一道精纯的天元力将石碑包裹,遮去其上仙刻,不让旁人再看。

    这一幕在旁人眼里像只是许衡愤懑仙祖被扰,所以为之,但满殿天骄那有这么容易糊弄,立时就有人言道:“君儒剑,按照约定,还需由阵子检验此碑方可,你将之遮挡,怎么检验?”

    蜀山赵玺剑眉一挑,走出阵营,出声道:“仙祖遗物,我等未能护之周全,已是大罪,此刻谁再要求动此碑,等如此剑!”说到这里,他将身后随身背负的长剑取下,仅以蛮力折断,剑屑弹射开,将古殿一根巨大的铁柱毁断,这种决心令人动容。

    不过有人不惧,羲和圣地的天骄秦镇直接开口:“你们蜀山将我们当猴耍吗?碑文中明言,将此碑与仙阵并列同属,你们左一句仙祖,右一句遗物就想独占了吗?”

    赵玺没有出言,而是直接自乾坤袋中取出另一柄宝剑,以行动告诉所有人,蜀山无惧!

    “哼,来得好!”

    秦镇是人族天骄,自然不会畏惧挑战,直接御使大日宝炉,轰击冲飞而来的赵玺。

    “轰!”

    长剑与大日宝炉撞击,最终还是长剑弱了一筹,被掀飞了出去,余波震及古殿,又有几根巨大的铁柱折断。

    一言不合,战起,很多时候,言语真的没有直接动手来的爽快与决绝。

    绝尘殿岳落云此时开口道:“蜀山剑宗真的很猖狂,你们要成为众矢之的吗?要知人族圣地可不止你们一家!”

    许衡站了出来,道:“没什么好说的,仙祖遗恨之物不论价值,都不容有失,蜀山无惧,战你们所有!”

    其实并非蜀山鲁莽,而是只有如此做才最保险,否则石碑被检验出惊人的价值,他们的境地将更加危险,会被所有人孤立。

    岳落云拔剑:“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战吧!”

    许衡拔剑,君儒剑之名非虚,御剑之术通神,臻至大成,与绝尘殿岳落云战在一起。

    阵宗阵子走出,未出一张,直接开始布阵,他的身边,有三个人杰站立,将他围住,免人打扰。

    两个白衣背剑的蜀山弟子连诀而出,快速冲向阵子立身之处,两人对决三个人杰,雷鸣则御剑而起,化作一道雷光,斩向阵子。

    阵子被迫停止布阵,探手取出数枚破阵子,以元力激发,化作杀阵抵挡。他是阵修,不擅攻伐,但即是天骄,怎可能没有手段。

    古殿中宝术与剑光不绝,极度危险,但却无人退出,天骄不愿人后,人杰不甘败走,全都聚集在此处。古殿摇摇欲坠,终于,一声轰响,这座此处最宏大的古殿“轰”的一声崩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