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二十四章 天人行尸

    “噗!”

    雷鸣仗剑,立劈而下,雷光闪烁,电芒激荡,只一击便将一重古殿的禁制劈碎。

    “吼!”

    吼声震天,这一次并非是灵宝直接飞出,而是一头强大的凶兽自古殿冲出,嘶吼天地,似有焚天怒火,破封而出。

    “现在出现凶兽守护宝贝了吗?有意思。”雷鸣放声而笑,没有半点惊惧和顾忌,他是众天人中最特立独行的一个,头发削得十分短,周身雷霆缭绕,利落而强大。

    “让我看看你守护的是什么宝贝吧!”

    雷鸣仗剑而出,冲向古凶兽,这是一只双头苍,体型硕大无比,浑身肌体强健,有双头四尾,凶齿锋利,面目狰狞。这只双头苍被封数万年,一出世就欲择人而噬,它四足踏雾,从虚空处俯跃而下,冲向雷鸣。

    “锵!”、“锵!”

    长剑与兽爪撞击,竟然传出剧烈的金铁撞击声,雷鸣轻咦一声,有些意外凶兽居然如此强横,嘴角咧开一个灿烂的笑容,战意愈浓。

    “哧!”

    雷鸣手中长剑脱手而出,化作一道十余丈的剑光,冲向双头苍。

    他是蜀山剑修,手段自然不可能单一,此时以御剑术对敌,横劈竖砍,灵活而凌厉,雷霆在剑身缭绕,威势巨大,凶兽都不敢硬接,腾挪移转,应接不暇。

    “吼!”、“吼!”、“吼”

    双头苍不断怒吼,以强健的尾横扫冲来的雷霆剑,它的四尾是一身最坚韧之处,泛着乌光,等同修士使用的兵器。

    但是无用,冲来的一剑蕴含了雷鸣的全力,这是必杀一剑,之前的攻伐皆是为了这一剑准备,雷霆之势凝聚了多时,现在立劈下,根本无可阻拦。

    “锵!”

    御剑术下,这一剑有无双风华,璀璨而决绝。双头苍此时的抵挡这般无力,四尾齐出也无济于事,“锵”得一声全部被斩断,且雷霆剑余势未绝,依旧冲至,将双头苍两个兽首皆取下。

    “敖!…”

    凶兽最后传出一声呜咽,兽躯突然停顿住,轰的一声堕落而下,将已失去了禁制的一重古殿压塌一大片。

    雷鸣嘿笑一声,御剑将兽齿与苍尾收入法宝袋,然后向古殿走去。

    只见古殿之中,有一个玉净瓶悬浮,雷鸣走近取下,瓶中忽然滚落出一滴晶莹的液珠,遇到空气便直接逸散了,忽然间一种浓郁的酒香溢满古殿,雷鸣只闻了闻,便摇摇晃晃,脚步虚浮,脸红了一片,直接醉了。

    “好东西…好东西!…”

    他摇摇晃晃的走出古殿,言语不清,一个劲的念叨,脸红得像个剖开的西瓜,一点剑修天人的样子都没有。

    李墟与许衡众人走来,他们皆有收获,笑语盈盈,突然看到摇摇晃晃走来的雷鸣,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变故,立刻出言询问。

    雷鸣以神海传音道:“没什么,得了一瓶好东西,身体醉了。”他的身体醉了,有点不受神智控制,但雷鸣修为早以通神,此时神智居神海,以此和众人交流。

    许衡有些惊奇,问道:“什么酒,居然醉倒了你这个千杯不醉?”

    雷鸣哈哈一笑,道:“真的是好东西,我只闻了酒香便醉了,像极了你说过的太白居醉仙酿。”

    许衡睁大了眼睛,道:“给我尝尝看是不是真品。”

    雷鸣以神海传音:“少来,我一共只得了两三滴,还有一滴在取的时候浪费了,此时心里不知道多疼。”

    许衡许下重诺,道:“雷鸣师弟,师兄手上看得上的东西尽管提!”

    雷鸣不吃这一套,严词拒绝,坚决不受蛊惑,控制摇摇晃晃的身体就走。

    许衡高喊:“感情淡了,咋们师兄弟之间的感情淡了啊……”惹得众人大笑。

    最后,在许衡不知道许诺多少宝器与元泉后,终于才得尝所愿,分得一滴醉仙酿,吞下后也如雷鸣一般身体醉掉,摇摇晃晃的行在最前面。

    玄武侯也向前讨酒,许下海量天品元泉,他的酒量最差,闻香便醉,一滴仙酿都没饮完,也加入了醉鬼的行列。

    是以,三具天躯如行尸一般,摇晃着在最前边开道,后面刘承忍着笑,肚子都痛了,偏偏李墟从兜里拿出一些烤好的兽肉,分给他,并教育他饮酒不好,很没风度,前面三人就是榜样,饮酒不如吃肉,不仅有益身心,而且还能提高修为,若是他遇上双头苍,必定不会放过,会将之鼎烹。

    刘承笑惨了,在地上滚,这都是些什么嗜好啊,喝酒吃肉还有高下之分,说好高高在上、高冷淡漠的天人呢,怎么不见?

    李墟扶刘承起来,但后者立马又笑跪,无奈只好骂咧了声,便不再管他。

    有三具“行尸”摇晃在前边,速度真的不能再快,许衡的“尸体”位列最前,此时以手指天,神海传出感叹:“晨餐神露行鹏鸟,夜饮仙酿百丈天!人生如此,方不负年华!”

    玄武侯囔囔:“许兄你酒量真差,才一滴就连神智都不清,大白天的喊什么夜饮,大白天的,妈的,大白天的怎么这么黑……”

    许衡白了他一眼,不与醉鬼说话。其实玄武侯才是醉了神智,他并没有将神智转居神海,是以为三人中真正醉酒的。

    许衡与雷鸣是因为已经完成宗门指派的任务,心情愉悦才饮酒,而玄武侯却是真的没心没肺。

    洞天藏宝殿终年隐在暗中,只有夜色,而不升天晷,此时的洞天之外,却应当是白昼才对。

    此刻,洞天之外却是极为热闹的,一点不复刘承一人在废墟中奔跑的光景,因为此时太阿源盘中随处都是人影,万族天骄至少来了半数,一个个身绽神光,如太阳一般耀眼,他们皆是玄墟仙镜亲自点选的真正天才,绝无滥竽充数之辈,连身边扈从都格外强大,至少天人修为。

    这一次玄墟仙境点选万族天骄,统共只有三千余位入选,一些未入选的修士不甘,情愿以入选天骄的扈从身份入其中,这些人至少都有天人修为,否则入选者不会浪费仅限三个的扈从的名额。

    可以预料,仙阵之中必定会发生惊天大战,因为来者都是同辈最强的一批修士,一山尚不容二虎,何况近万人争锋。

    此时,还未真正入遗迹,就已经有大战发生,两名天骄有旧仇,入阵时聚在了一起,立时便大打出手,宝术与天兵齐出,若不是这里为仙阵源盘,可能虚空都将被打碎。

    大战始启,便如瘟疾传播,多数人都不得幸免,加入其中。

    这是大势,没有绝对实力很难独善其身,因为避战是为怯,既为天骄,那个又不是心高气傲、胆敢战天者。

    终于,有人败了,不敌更强者,被一道神符接引走,彻底淘汰。

    败者是一个小族的天骄,战绩煌煌,不可谓之不强,但还是不能无敌,输在人族一名提剑的少年手中,天躯被洞穿,宝具被击碎,彻底不能反抗,最后由族中老人留下的神符救走,才得以保全性命。

    这种天骄已经关乎一族气运了,代表了族落的未来,所以族中长辈必定会留下后手以保全他的性命,不能让之直接妄死。

    但败了便是败了,落后于人,不够强,己身非无敌。

    这对于自出世以来就难逢敌手的天骄而言是一种极大的打击,无敌的天心被击溃,若不能重拾信念,将来的路必定会充满崎岖与难走很多。

    这场大战相当于仙阵第一关,总共有数以百计的天骄败走淘汰,上千人杰败亡,血染太阿源盘。很是残酷,这些人连遗迹为何物都不见,就与世长绝了。

    不过没有人退缩,最强试炼并非虚言,肯定会以血泪书名次,最后站着的人才称尊。

    战止,有人开始在源盘内奔走寻找,很快,一个个洞天入口显化在众人眼前。

    他们迈过光幕,进入洞天中。

    核心阵纹并不能阻拦他们的步伐,那种阵纹虽然玄妙,但似乎被某种力量压制住,不能强行侵袭神海,所以只需暂封神海便可无恙通过,他们都是人杰,自然能够发现这一点,是以没有多少人会折陨在这里。

    最后,他们一个个冲入藏宝殿,很快就泥牛入海,化整为零,消失在庞大的宫殿群中。

    藏宝殿真的很大,容下近万人亦像只是在大河中抛落了数颗石子,虽泛起一时涟漪,但很快便杳然无踪。

    东方,一个自万木祖气汇聚之地闯入的天骄占据了一方,他宝术通玄,举手间岳落山移,古殿结界根本不是其一击之敌,很快便收取了众多宝具,但他却不屑一顾,自将所有通灵器丢入一口宝炉中熔解。

    南边,万火祖气汇聚处走出一位人杰,一步数十丈,天躯有神光绽放,肉身成圣,不知比之林昭起强了多少,他一拳轰碎一重殿宇,一路不知轰出了多少拳,所过之处皆成平地。

    西处,金光阵崩碎,一个少年提着铁剑踏出,他只在古路石刻前停顿了一刻,便化作剑光遁走,入藏宝殿后更是一剑绝尘,将十余重古殿连同宝具全部粉碎。

    北地,一个女子踏莲而行,她臂若白藕,指似青葱,青衫圣洁,翩然若仙,面容为轻纱所遮,神秘而静美,她没有停留,亦未出手破结界,似不食烟火,只一心向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