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二十一章 剑下求生

    “轰”

    符纹湮灭,这一击很有效,直接将一小块的界结打碎,露出一个拳头大的洞口。

    林昭起振奋,觉得破开结界并没有多难,他的战力极强,走的是肉身成圣的道,是以直接左右开弓,一拳又一掌打碎成片符文,结界很快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破洞,然后完全碎裂开。

    正在这时,灿烂的青霞突然照亮了整座殿宇,一道青华突破古殿的阻拦,自己飞了出来,“哧”的一声以极速冲向天际。

    林昭起反应迅速,御空飞行,以天元力凝聚出一双大手探出,将青霞抓到手中。

    林昭起落下地面,片刻后,霞光淡去,显露出真实,这是一颗青色的宝珠,此时躺在林昭起手心,依旧有霞光流转。

    “通灵的宝器!”宋封有些难以置信的喊道:“没想到在这里就能收获这种好东西,真是意外。”

    他忍不住向深处望去,这里是一片无边边际的庞大宫殿群,不知道有多少重殿宇,如果能一直在这里收刮财富,届时只靠元泉堆积都能修炼到极高深的境界。

    林昭起也喜不胜收,收起宝珠,向宋封道:“宋兄,继续前行,还有更好的法宝等待我们,若是真能寻到一件至宝,才算不虚此行了。”

    宋封点头称是,满脸喜色,显然此时的收获已算是十分丰厚了。

    正在这是,一声猿啸震在三人耳畔,刘承连忙动用为数不多的元力堵住双耳,退到一边,转身看到出现在不远处古殿之顶的黑色魔猿,大声喊道:“魔猿来了,打败它不要打死,后面还有用!”

    所谓后面他都没去过,这样喊只是想试试自己能否救猿王,他知道猿王是一头问鼎境的蛮兽,林昭起他们应该不难对付。

    不过林昭起却是喊道:“这头怪物,我至多战个平手。”说罢,便御空冲向魔猿。

    “嗥!”

    猿啸动天,魔躯裂地,黑色符络无穷无尽,魔猿自一座殿宇之巅狠狠跃下,如黑龙出涧,冲向御天而来的林昭起。

    林昭起御空站定,以扛岳式抵住冲击而来的魔猿,身躯只向下落了半丈便止住,这是一次大冲击,但天人之躯何等强健,早已被林昭起淬炼得如龙若象,固若金汤,远非凡人可比,是以抵住了。

    “我倒是高看你,原以为有这种威势,至少也应登天阙了,却没想只有问鼎境的程度,根本不够看。”

    这一击不过是探虚实,林昭起并未动用全力,此时发现魔猿的修为居然不过问鼎境,是以自信开口。

    他的天躯有玄华流转,这是一种护体宝术在维持,结合已被他淬炼到极致的肉身,双臂一展,竟有一种不能击溃的气势。

    魔猿高达十数丈,猿啸动天,魔躯之上黑色符络快速显现,如同一根粗壮的索链缠绕其上,它的力量迅速提升,很快便超过了问鼎境的极致,以一种特别的方式暂登天阙,打出绝强击,猿臂轰击向林昭起。

    “嘭”

    林昭起依旧以扛岳式力抵,虚空都被震得颤动。这一击林昭起却是没能轻松抵御下,因为黑色符络在魔猿身上冲刷,也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惯性力,此时强压而下,将他的天躯都向下压落了十多丈。

    这股力量是真的强,天人御空,已经不是依靠元力才在空中滞留了,而是由虚空给予真实的支撑,等若于脚踏实地。但即使这样,也被压下十余丈,等于是魔猿这一击将能够将一尊天人从地面打得陷入地表十多丈,可见其强。

    林昭起心惊,道:“这黑色的符络,居然能让将一头问鼎境蛮兽的力量生生提升至天人境!”

    他不敢再大意,认真对敌,使用出全力,同样以天人境的力量迎击,不时动用武道与玄术,想要将魔猿立斩,但是魔猿身上的符络很特别,能够自动护主,挡下了绝多数攻击,令林昭起一时也强拿不下。

    魔猿亦非等闲,大开大阖,打出天人之力,余波震及古殿宇,若不是有结界禁制,或许这里已经被夷成平地了。

    这时宋封站了出来,喊道:“林兄,我来助你!”

    他向前冲至,弹指激射出一枚金色破阵子,飞速冲至林昭起处,后者眉目一挑,立刻会意,一击将魔猿击退,伸手接过金珠,然后一掌拍出,将金珠打向魔猿。

    宋封见得分明,在金珠接近魔猿的一刻,双手结印,天元力狂涌而出,大喝道:“百曲剑阵!”

    只见天空中,金色的破阵子猛然炸裂,一座大阵堕落而出,迎风便长,将魔猿整个包围,然后一道道金色剑光自大阵中射出,攻击力极强且令魔猿应接不暇,黑色符络也来不及抵御,很快便将魔躯穿透的千疮百孔,黑色血液从高空中一团接一团的落下,痛苦的猿啸声不断,震得刘承耳膜都要裂开,若不是全部修为皆用来抵挡,光是这种震动都会使他送命。

    正在这时,不远处的殿宇之巅忽然不声不响的出现了十余道黑色身影,皆有黑色符络缠绕,冷冷的注视着身下。

    林昭起忽然眼睛一缩,难以置信的望着殿宇之上的黑色身影,诞生出一种浓浓的心悸。

    那些黑色身影,正是之前堕入幻境的海涯宗弟子,但此时气质有了极端的变化,一个个冰冷冷,被黑色符络缠绕,很不像活人。

    这些黑色身影,似乎发觉到林昭起的注视,从殿宇之上跳下,拦在林昭起身前,且还有一道身影,向着刘承走去,不知是不是巧合,刘承看得分明,那向他慢步行来的身影,却正是那个一直同他有碰撞的蓝袍修士。

    刘承心里惊惧,蓝袍修士化身魔人,一步步向他走来,极具压迫感,让他冷汗在第一时间就冒出,转头便逃,而且大声喊道:“林昭起,你想我死吗?快解开我的禁制,我自己活命!”

    林昭起面色凝重,身前有十余个黑色魔人,自顾都不暇,闻言只来得及向刘承打出一道光,便不得不出手招架攻伐来的身影。

    刘承感觉双臂一松,也不顾随之而来的酸麻感,直接亡命而逃,向着深处直奔。

    他奔波爬滚,无所不用,为了活命根本不顾狼狈,但身后魔人不紧不慢,却像是可以缩地成寸,稳稳吊在他身后,冰冷的面容本无表情,但黑色符络运转至面庞时却让刘承感觉到一种异样的狰狞,像是猫戏鼠,残忍的保存天真和好奇,看老鼠在绝境中挣扎,最后一口将之咬死!

    “嘭”

    前方是一重殿宇,刘承想逃进入其中,却不想有结界阻拦,他重重的撞击在结界,反震之力将他震得头晕眼花,几乎站立不住。

    魔人跟至,举起了手中雪亮长剑,就要立劈刘承。

    刘承大喝:“等等,你有神智对不对,依然还存有意识对不对!”

    魔人停顿了一瞬,长剑还是立劈下,但刘承已经乘此机逃过一劫,他一边后退一边喝语,顶着压力保持脑海的清明。

    “你不想让意识回归吗?难道真的愿意就这样陨落?”

    “你是海涯宗的天之骄子,年纪轻轻便已经是问鼎境的大修士,早晚可以登天阙,寿千年,还有很多事情可做!”

    “你难道没有求生的欲望吗?在这世间已经没有不舍与悔恨了吗?你不能就此放弃自己,听从自己的声音,别被符络控制,不然你将永远沉沦,真正的世间除名!”

    “我可以帮你摆脱控制,我拥有神性物质,可以克制这种魔性物,只需你自己不放弃,我可以给你新生!”

    最后一声喝语,魔人突然停下脚步,举起的长剑也落下,魔躯不停颤抖,身躯上的黑色符络愈加光亮,似蓝袍修士的意志正与符络在斗争!

    刘承眼见此时,眼里闪过一抹狠戾,猛的转身,一头撞向坚固的结界,咚得一声响起,头破血流,脑域深处的神笛震动,自神魄遗蜕处被撞出,然后被刘承的意识猛的包裹住,最后如同从前被刘江玉抽离神魄一般,由自己一丝丝将化作光束的神笛自脑域抽出。

    “呃啊……!!”

    这种痛苦根本不亚于再一次抽离魂魄,要知,神魄被抽离时,刘承痛的晕厥,三日后才醒,此次由自己动手,眼睁睁望着自己将一道光束自脑域中抽出,近乎疯魔!

    “呃啊啊…!!!!”

    最终,光束全部抽离出,化作神笛,躺在刘承手心处。

    血在淌,头上的豁口止不住,刘承头晕目眩,随时都可能晕厥,他转头一撇,却猛的一惊,魔人神躯上的符络更盛,眼里再次无神,长剑被举起,雪白的剑身照得人直欲昏,刘承慌忙之下,闭上眼睛,伸出手以神笛抵挡,招架这一剑。

    意料之中的强大力量并没有自神笛传出,魔人挥出的这一剑,居然就这样重拿轻放,如羽落河溪,春雪消融了。

    神笛之上,一种从未出现过的虚幻光影照射而出,直接将魔人定住,如阴灵遇上太阳精,只瞬间便将之化作了飞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