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七章 阵定坤乾

    夜凉如水,风吹叶莎。刘承独行于蛮林之中,浅草没足,星光熠熠,月华如潮水。

    “没想到猿王的巢穴在这里!”刘承一路追寻着猿王的踪迹,来到一处与蛮林风格迥异的地方。他来时便已经想到,这方圆百里,若有能寻到千年药王的地方,也唯是猿王的居穴了。

    这里是一处古城废墟,依据断石与碎砾依稀能够分辨当年的光景。

    “这片遗迹古老地吓人!”刘承惊呼,他拾起脚边一块稍显完整的石瓦,然而此物却在半空中断裂,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这些瓦砾被岁月侵蚀得不成样子,刘承在废墟上行走,踏步之处,一个个足印清晰可见。

    刘承带着好奇,再次前行了数里,不知不觉间远离了成片的瓦砾废墟,来到一处青色巨石垒就之地。

    巨石圆润,其上生长着青苔,踏脚湿滑。也有断石横陈,裂断处整洁如镜,在夜色下反射着月光,透发一股神秘的气息。

    在一块开裂的青石上,刘承又发现一对长约丈许的人足印,且在旁边,还有一些血液洒落,正是猿王所留。

    这令刘承有些振奋,猿王的踪迹自进入这片废墟后便开始减少,似乎是猿王在腾跃,有意识的不愿其它兽与人发现它的巢穴,但此时猿王重伤,腾挪的距离不是特别远,是故被刘承追寻至此。

    刘承沿着足印足尖的方向继续前行,半个时辰后,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片瓦砾废墟。

    猿王回巢时,受了重伤亦不忘特意绕一圈远路?

    他有些无语,行了数里地又回到了原处,徒做了无用功。

    刘承换了个方向继续行走,没有放弃。他为寻觅药王而来,以求救活族长苏烈怀性命,今夜注定无眠。

    一个方向走了很深,身后的脚印连成线,一目望不到源头。路面的尘土积得很厚,周围白茫茫,残垣断瓦随处可见。

    似乎无尽岁月之前,这里是一片宏伟的宫殿群,因经受不住光阴的侵蚀而倒塌,最终成了这幅样子。

    前方终于起了变化,一片废墟堆垒起,足有数百丈高,如一座巍峨的山一般。

    这是刘承一路遇到最高的地方,遗迹处的断壁很多,遮挡了视线,他踏着废墟登顶,想要登高望远。刘承手脚并用,小心翼翼,瓦砾与断石依然易碎,废墟堆垒得十分不稳定,一不小心便会倒塌下一片。

    突然,一只毒虫扑击,如一道青白色的闪电袭临,刘承尽力扭身,堪堪闪避,让毒虫刮衣而过。脚下的石块被踩塌,滚落了很远,惊出他一头冷汗。

    毒虫落在一边。它大约比拳头大一圈,浑身覆盖着青白色的鳞甲,尾呈钩状,钩尖一点浓郁的青紫色让人望而生惧,且还挥舞着一对毒钳,其上夹着一小块碎布,毒钳轻轻一并便成了粉碎。

    这是一只毒蝎,但它的速度与力量,还有全身覆盖着的鳞甲却昭示着它不是一只普通的蝎子。

    刘承惊疑不定,在这之前他也曾遇到过一些毒物,所以在攀爬废墟山时有过留意,但这只毒蝎太不寻常,一双很小的眼睛透发的寒芒冷冽且无情,静静地盯着刘承,像是拥有高级智慧的生命一般。

    毒蝎的目光很冷,它注视着刘承,不像是在面对一个比它高大的人类,倒像是在打量一份还活着的晚餐。

    刘承有些无法忍受毒蝎恶毒的目光,他弯下身,拾起一块还算坚硬的碎石投掷毒蝎,同时取出一只由蛮兽獠牙磨成的匕首,小心防备着。

    毒蝎十分迅捷,腹下的蝎足细小却非常有力,摆动的频率惊人,带着它横移出去,避开了投掷的坚石。

    转而,毒蝎主动出击,它的攻击方式很简单,利用速度的优势,化身成一道闪电冲击,近身肉搏。

    这种策略很成功,毒钳与毒钩令人生惧,刘承根本不敢撄其锋。

    毒蝎几次冲击,皆被刘承险险避过。有一次实在避之不及,只能以匕首抵挡,然而匕首与毒蝎相撞时,居然发出金铁碰击之声,一阵大力穿来,刘承整个人被撞得琅跄而退,废墟被踩落一大片,站立不定,差点被毒蝎下一次的冲撞击中。

    刘承曾经随着星云城军队征讨和抵御过蛮兽,当时他有启灵境巅峰的修为,是军队中的主力,神魄天生神通一出,璇源境界、十数丈高的巨蛮也要退避锋芒,但此时却被一只拳头大小的毒蝎压制,若不是凭借过人的反应与灵敏的身觉,或许便要交代在这里。

    几击不果,毒蝎虽然未露疲态,但也停了下来,继而冷冷打量着刘承,眼前这顿晚餐似乎不是很好对付。

    刘承握紧獠牙,手心与后背皆是汗,表面却不动声色,只是静静望着毒蝎,小心防备着。

    半响后,毒蝎突然一骨碌钻入废墟的缝隙之中,在刘承眼里消失不见。

    刘承面色巨变,眉头锁到一起,行动变得更加谨慎。周围很安静,夜很深,月华下勉强视物,刘承如芒在背,内心煎熬且难耐。毒蝎的威胁并没有随着它的不见而消失,反而由于看不到毒蝎,不能分辨下一次冲击的方向,让这种威胁被无限放大。

    刘承弓下身,左右扭动,小心防备着,他将匕首横在身前,缓缓向前踱步,谨慎且严肃。

    毒蝎并没有再度出现,但刘承爬上山顶也用了一个多时辰。这一路很艰辛,废墟山并不好登,有几处近乎绝路,若非刘承修为不算弱,否则根本上不来。

    刘承喘着粗气,转头扫视四处,此时夜已深,星月不似初时那般明亮,但身后的一许微光却使他眼睛一亮。刘承走近,一个洞井出现在眼前。

    井口不是很大,只有半丈多宽,刘承探头过去,清风拂面,深不见底,且隐约有青色的光在闪烁,可以看到内里的空间不小。

    这很奇特,这座废墟堆成的百丈高山居然中空,这个洞井更像是一个通风口,涌出清风一股股,长短缓急,不一而足。

    电光火石间,刘承忽然想到一个可能,脱口喊道:“蛮林妖风!”。

    眼下洞口涌出的风还很微小,但刘承发现这种风涌的节奏频率与那天夜里呜呜飒飒的风鸣惊人相似。

    这是一个重大的秘密,关系到恐怖妖风,或许还与蛮兽异动有联系!

    但这里不可能是白猿的巢穴,因为洞口不是很大,以猿王庞大的身躯根本钻不进。

    刘承再次探头观察洞井,用手触摸洞口内壁,发现有些潮湿与粘滑,此外便再无收获了。

    他想过下到洞内一探究竟,但洞井上窄下宽,无处借力,没有绳索工具根本下不去。

    此时已经接近黎明,星月隐没,周围漆黑一团,景物不可见。井口一点微光隐约出刘承脸上的轮廓,他很沉默,盘座在洞井边筑引,静静等待着破晓。

    这个过程很难熬,万籁俱寂下,一人与一片废墟相伴,仿佛被整个世界背离。

    但这种孤寂,刘承却已经开始习惯与适应。

    终于,黎明的曙光刺破了黑暗。当东方第一抹鱼肚白出现时,刘承睁开了眼睛。

    这片遗迹很大,一眼望不到边际。刘承站起身,在此地最高处远眺,他的视力很好,身下一切皆入眼。

    一眼而去,刘承发现遥远处还有另一座白色巨山,耸立在他前到过的青色巨石铺就的地面处。青石地起起伏伏,但浑青中蕴一点白,却显得犹为突兀。而且他发现,这片遗迹青色与白色分明,交错处只一条弧线延出去很远。

    “难道!…”

    刘承突然有些联想,他快步走到洞井处,伏下身,伸手探入洞口,在内壁处用力掰下一块碎石。

    “果然是青色的!”刘承望着手中的碎石难以置信道:“阳中阴,阴中阳,这里居然是一处法阵!究竟是何等存在留下的大手笔?!”

    一法可窥天,一阵定坤乾!阵法之中从来都没有易予浅薄之术,这是人族智慧与经验的结晶与总结。学究至理,摹刻神痕,行思通化,道法自然,人族传世,亘古至今,只一阵字,便震慑万灵!

    “既已阵分阴阳,那论述五行便相当容易了!”面对阵法,刘承彻底活络起来,阵法之道是人族万古传承的瑰宝,他身为人族一员,自小便接受学习过正统的阵理之说,而论述阴阳五行正是他所擅长的部分。

    “阳东震木,阴西兑金,浑南离火,沌北坎水,央中戊土。白猿属木,其巢穴应在阳东!”刘承目光炯炯,确定下方位,果断且自信。

    刘承没有在做停留,下山的路比之上山要易行得多,他一路奔驰,遇到障碍亦可以灵活跨越,很快便落到地面。

    不同于昨夜需要慢慢寻找猿王的踪迹,今日已有明确的目标,只需一个方向前行即可。

    他的的任务很重,需要在三日内送回一棵药王,此刻已过了一天一夜,时间很紧,由不得他不全速前行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