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一章 星云古城

    夜深,大地陷入沉寂,夜空中星光熠熠,汇聚成璀璨星河。十数颗星辰大如玉盘,月华皎皎,宛若神珠。天周域横纵十九州,是莽荒十域中最为接近九天之地。

    刘承独望星空,于此地发怔,夜风吹得衣衫猎猎响,身躯虽算修长,但此时却显得微不足道。

    这里是一处平原,黄褐色的土地上除几处乱石堆垒外别无他物。地平线投出去很远,近乎与漫天星辰交错。

    良久,刘承才回过神来,望着广袤无垠的平原大地,眼里闪现出迷茫,自语道:“天地之大,何处可归?生命如此卑微渺小,活着又有何意义?”

    他刚刚自一座古城中孤身逃出,此时见到天地宏伟的一面,深感自身渺小与孤独,不由叹息。

    这时,星辉之下,突然有十数蛮骑自天边奔来,如流萤赶月般,从一个个芝麻大的黑点快速至看清全貌。

    骑士们皆身缠乌甲,奔行间金铁长鸣,身下蛮兽脊背似驮云,铁蹄若踏星,矫健雄奇,奔踏在黄土之上,卷起漫天的尘沙。

    “噗粼粼…”一群蛮兽仰首踏天,在刘承身前驻蹄。排头一骑士直接越众而出,挥鞭便抽向刘承,打算先声夺人。

    “啪!”的一声后,这一鞭却是落在了刘承手中。

    “星云骥?”

    “既然知道我等,还不束手就擒!”骑士弃了长鞭,依旧桀骜。

    正在这时,骑士首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李海快退下!不要冒犯了校尉大人!”

    “校尉大人!”

    “至少启灵境界的星云校尉!”

    只此一言,使得在场骑士皆惊,之前挥鞭的李海更是面色大变。

    刘承平静的望着一众骑士,道:“姑姑派你们来的?她难道认为,凭你们就可以擒我?”

    骑士首领慌忙掏出一个木盒递给刘承:“城牧大人只说,你见到这个,会随我们回城。”

    刘承将木盒打开,只见一只珠钗与一张纸条静静躺在绸垫之上。

    纸条之上,“海昌城”三个大字赫然呈列。

    刘承心里一颤,一个女子精致的面容与一些记忆快速涌至脑海。

    …

    “刘承,星河长老为我找了退路,我会去海昌城。”

    “父亲年轻时曾在那座古城之中历练,可以保证安全。”

    “你不和我一起走?好,我自己走。”

    …

    终于,他不再平静,锁眉自语:“刘莹,我原以为她的目标不是你,念在同族情分已经将你放过,现在看来,刘江玉对我太过熟悉,料到我会逃,一开始便控制了你。那个星河长老,应该便是她的安排!”

    “我便知道,此事不会如此简单的结束!”

    刘承忽然抬手一指点在自己眉心,一股浩瀚的气息瞬间如潮水四溢,他的脑后,出现一道虚影,像是一尊神魔,天生就要接受生灵的跪拜,散发出强大的气势,压迫得周围骑士与蛮兽全部跪伏着拜倒。

    “这种传闻中才有的神物,刘江玉怎可能就此放过,必定还有后手等我!”

    “只是没想到,她会用最极端的手段逼迫我……”

    “终究是输了,再多的努力与算计,这一刻也将成为泡影。”

    脑后的虚影凝成实质,被刘承攥入手心,身上浩瀚的气息隐没,他的脸上,再次恢复了平静。

    将离得最近的李海自星云兽背一脚踹下,刘承骑跨上这只蛮兽,直接驾驭,向他们来时相反的方向奔去。

    众骑士立刻紧随。

    李海摔下兽背,在地上翻滚几圈,差点背过气去,趴在地上望着疾驰的刘承,脸上突然涌现出阴狠。

    星云古城,初立于三千年前,当地人族由此开始生息繁衍,至此已成为苍州北域抵御邪魔之中流砥柱。

    古城墙高十数丈,三千年来,历经无数战火,浸染不知多少鲜血与英魂,已经凝聚出了威严与气势。

    此时城门大开,商队、猎队或是行者皆凭借一块血炼的如意牌络绎不绝。

    城门内外常年驻扎着军队,由一名筑引境后期或直接便是启灵境界的修士坐镇枭塔,以此应对突发状况。千年古城之名当之无愧。

    一夜奔行,再次临近古城,刘承恍若隔世。

    枭塔之上,星福长老正在监守,他远远便发现有星云骥临近,但待看清来人时,忽然喃喃自语:“刘承少城主怎么又回来了……”

    他还待思虑,刘承却已经翻身下了星云兽,径直向城门行去。

    他心中一动,忽然便弃了监守城门的职责不顾,走下枭塔,追随刘承离去的身影而去。

    刘承步行至城牧府,将自己的如意牌递给城主府门前的一名老者后,只身站着等待。

    他曾是这座城邑的少城主,知道城主府门布置有人族阵法,不能硬闯。

    不消半刻,老者便走出府门邀刘承进入,道:“请入,随我到偏殿见城主。”

    刘承抬腿径自向前走去,很快便到了偏殿所在之处。

    这里说是偏殿,却也有二十余丈长宽,数根镀金铜柱支撑,周壁礼管乐花,极尽辉煌,大气尊贵。

    殿首,刘江玉端坐高台,金服玉带,凤冠霞披,俯视着正走进殿堂的刘承。

    刘承站定开口,道:“刘莹在哪?”

    刘江玉示意刘承身边的老者退下,待老者关了殿门后,道:“我没有抓她,那只朱钗,只是她走时遗留的。”

    “你诈我。”

    “知道位置,抓她只是时间问题。”

    “你就这么自信我会来?”

    “你现在已经来了。”

    “刘江玉,不得不承认,这一次我输给了你。”

    刘江玉缓步走下偏殿玉阶,道:“认输了吗?那准备好输的代价了吗?”。

    “你不就是想要这个吗。”刘承将手掌摊开,神魄静躺于他的手心,玉珏上金芒流转,绽放出神华,宛若活物。

    刘江玉望着神魄,走向刘承,开口道:“你自己取下,倒是省了我一番功夫。”

    刘承侧迈一步,躲开刘江玉,突然冷言:“神魄为我伴生物,我能取下它,自然也能毁掉它……”

    “说吧,你的条件。”刘江玉止住了身形。

    “将仙镜虚影请出来吧,没有它,我不会信你任何承诺。”

    刘江玉闻言,紧蹙娥眉,最后还是将华袖一甩,将一枚古朴的铜镜释放而出。古铜镜飞出袖袍,刹时便悬浮于偏殿半空,缓慢翻转,绽放出耀目的光辉。

    这枚古镜的来历极为惊人,乃是雄主天周域的人族仙国——玄墟仙国无上仙器的分身投影!

    天周域横纵十九州,北域苍州便是其中之一,玄墟仙国于上古之前便屹立于此,人族的千年古城,通过祭祀,与玄墟仙国建立联系,仙国便会降下仙镜虚影,以助人族传承。

    仙镜虚影由古城历任城牧掌控,它的本体,乃是玄墟仙国的无上仙兵,那是星云城中的凡人修士无法想象的伟大存在。

    传闻中,仙镜早已诞生灵慧,通晓道理,且最是刚正不阿,铁血无情。这里虽只是仙镜的一道虚影,但依旧继承了仙阵公正的性情,若是有人背信为恶,被其记录下来,只要为恶者依旧在玄墟仙国疆土之上,便逃脱不了仙国律法制裁,会有无量劫光降临,将之清除世间。

    仙镜悬空,光芒流转,浩瀚且神秘。刘承抬头直视,忽然彻底平静了下来,道:“刘江玉,我只有两个条件,你若做到,神魄自当奉上。”

    “说吧。”

    “第一,这星云城为刘江北一手创下的基业,他毕竟是你兄长,只希望你不要埋没他的心血。”

    “星云城日后只会更好,说第二个条件。”

    “第二个条件。”刘承停顿了一瞬,道:“我不想死。”

    我不想死……

    这一声虽小,但传入刘江玉耳中,却似振聋发聩,使她整个人都为之一颤,眉宇间的线条都变得柔和,望向刘承的眸子也不再只是冰冷,而是充满疼惜,她以一个姑姑的口吻,道:“承儿,你…妥协了?是…真的吗?”

    “你会错意了,我只是不想死,不是妥协。”说到这里,刘承望向窗外,道:“神魄离体,我大概会昏倒数日,这之后无论是幽禁或是看押,我只希望能再见到世间的光亮。”

    刘江玉一窒。

    刘承没有理会,而是望着悬浮半空的仙镜虚影,道:“刘江玉,答应这两个条件,在仙镜前起誓,这道神魄,便双手奉上!”

    “好!我答应你,刘承,不管你信与不信,我从未想要过你的性命。而且,你以为只有你,珍视这座城吗?”

    刘江玉出手,身形如长虹一闪,刘承手中神魄便已经落入她的手中。

    神魄离体,刘承立刻被一阵极深的倦意侵袭,一下软倒了下去。

    刘江玉挥手收起悬浮的仙镜虚影,并撤去了偏殿的法阵结界,向着殿门外喊道:“乔仆,以后他就由你照顾。”说到这里,她望着昏迷不醒的刘承,道:“今后就在这城牧府邸,做一个凡人直至老死,也没什么不好。“

    言罢,直接驾虹,冲天而起,挥袖而去。

    乔仆应了一声,走进殿门,正要将刘承抬起时,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这个身影一直藏身暗处,就连刘江玉都不曾发觉,此时待她驾虹飞远后,跳了出来,将乔仆一掌击晕,而后,夹抱起昏迷的刘承,快步离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