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跟时间赛跑,冷渊寻永远都是赢家。

    施允儿前脚刚刚吩咐施霄云去通知她的那些侄子举事,后脚满门被离朔抄斩,风光无限的施家全部成了死囚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

    幸亏施允儿走得慢,施家的人被带走时他们还在外面,要不然施家真的是后继无人。

    看着狼藉的施家宅子,施允儿紧紧握着拳头。

    “冷渊寻,这事我跟你没完!”

    “姑姑,事到如今还说这些干什么?桃花岛的势力岂能是我们施家可以抗衡的,还是找到冷渊寻,救出叔叔他们要紧。”

    “好!”

    施家的男人们不能死,他们还有使命未完成。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施允儿他们终于在公孙府的仅存的院子里找到了冷渊寻。

    他淡淡地看了一眼这些狼狈不堪的人,“母妃,你们这是怎么了,施家出了什么事?”

    看着这个明知顾问的人,施允儿紧紧地握着拳头。冷渊寻紧皱眉头,心里却是好笑。

    “母妃这样看着我是什么意思?你们走后离朔就来到了客栈,我在紫衣他们的掩护下才逃到这里,根本就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啊!”

    两人看着冷渊寻也是副狼狈不堪的模样,面面相觑,他到底是演技好还是真的也跟他们一样遭遇了叛徒?

    “殿下,他们没有事吧?”施霄云试探着问:“紫衣他们没有来找过你吗?”

    冷渊寻摇摇头,“离朔的人足足是我们的十几倍,又全部是大内高手,只怕他们也是凶多吉少。怎么,大将军问他们做什么?”

    “没有什么。”

    施霄云摆摆手,心里却是无比的愤怒,想不到冷渊寻还真的动了除去施家的心。

    真是不明白了,就算桃花岛实力雄厚,可毕竟离南国太远,正所谓远水解不了近火,他这么迫不及待地除去施家不就是自毁长城吗?

    施允儿问道:“寻儿,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离朔四处追杀我,紫衣他们又不见踪影,暂时也只能呆在这里。母妃,要不你们也留下来吧!”

    施允儿在公孙府住了两天,紫衣几人陆陆续续地找到冷渊寻,几人商量着次日回桃花岛,欲言又止的施允儿终于厚着脸皮说出了目的。

    “寻儿,施家的老幼还在刑部大牢,你能不能帮我将他们救出来?”

    这两天来,她找遍了所有的受过施家恩惠的大臣,可是他们一个个对唯恐避之不及,眼看着离朔就要将施家问斩,无可奈何终于转向冷渊寻求助。

    按照离朔的性格,背叛他的人恨不得马上千刀万剐,既然他这么多天才将施家人砍头,说明一定是有人在阻挠,目的在于让她低声下气地求冷渊寻。

    “只要你将他们救出来,施家的人定会忠心耿耿的扶持你登上皇位!”

    然后继续做第二个离朔,成为第二个摄政王?真拿自己当傻子啊!

    “母妃,你觉得施家还有那个能力助我一臂之力?”

    “殿下,这你就不明白了。”

    施霄云将施家二老爷早就在离朔眼皮底下建立起庞大的杀手组织千叶门脱口而出,冷渊寻紧皱了下眉头。

    “原来大名鼎鼎的千叶门就是你们施家建立的啊?”他向施允儿行礼,“母妃,既然你们有千叶门,为什么不让他们将表哥们救出来?”

    千叶门什么时候成了施霄霆的天下了,它不是一直都是冷阎风在打理吗?是不是他出了什么意外?

    施允儿面露苦色,“千叶门的人指认施霄霆手里的令牌,然而那令牌又不知道他放在了何处,只能我们自己想办法了。”

    “母妃你们放心吧,表哥他们我来想办法救,你们今天就离开这里吧,若是我没有猜错,离朔已经注意这里了。”

    “那你又去哪里?”

    “我们自有去处,你们不用担心。”

    “殿下,能不能将我们带上?你看我和姑姑都是手无束鸡之力的人,万一碰上离朔岂不是小命不保!”

    这是要监视自己的节奏?

    “人多不好办事。放心吧,我会将表哥他们完好无损地带到你们面前,赶快离开吧!”

    他们被紫衣客客气气地请出去,君麟拿出一个令牌递过来。

    “这是属下在施家找到的,你看是不是千叶门的令牌?”

    冷渊寻淡淡地看了一眼,“的确是千叶门的令牌。不过它可没有施允儿说的那么管用,看来施霄霆也不像外面传闻的那样能文能武嘛!”

    千叶门的那些家伙,看中的是人的品德和能力,只要他们服你,一个眼神过去他们就会替你赴汤蹈火。

    若是他们不服,即便是你拿着刀架在他脖子上也无动于衷。

    “君麟,你去千叶门看看,他们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被施霄霆抓住。”

    从施允儿的话中冷渊寻就猜到,施霄霆一定是用卑鄙手段胁迫了他们,要不然就是他从冷阎风哪里偷了令牌,他们将计就计编出这个理由。

    大牢的门被人打开,伤痕累累的几人挣开眼睛看着一身华服的冷渊寻。

    “殿下?”施霄霆率先跪了下去。

    “你就是施霄霆?”

    “小人真是!”

    看了一眼这个瘦削的男人,他捂着鼻子走向另一个发胖的男人,“施霄龙,见到我为什么不下跪?”

    “你只不过是个桃花岛岛主,又不是什么皇帝我为什么要跪你?再说了,冷渊寻,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抓我们的根本就不是离朔!”

    “你很聪明!不过聪明的人往往活不长!”

    这里的确不是什么刑部大牢,只不过是冷渊寻的私人山庄。

    几年前,他就在这里建造了一个宫殿,本以为可以认祖归宗后将那个花痴女囚禁起来,生一大堆胖娃娃,拿曾想刚刚建好就出了事。

    “你将我们抓来到底想干什么?”

    “很简单,将你手里的兵符交出来我就饶你不死,将来还可以给你们荣华富贵。”

    施霄龙再傻也清楚,若是今天交出兵符,没有了这个保命的东西,他们施家只有被冷渊寻宰割。

    “兵符不在我手里,离朔已经将它收回去了。”

    拿自己当三岁小孩?

    冷渊寻向紫衣使了个眼色,他向外面挥挥手,侍卫们立马带进来两个人。

    紫衣指着他们说道:“施元帅,你们施家这一辈就这么一根独苗,若是主人永远不回南国,他就是以后的皇帝了,你说我说的对吗?”

    施家紧张地看着紫衣手里的孩子,施霄龙立马跪下磕头,“殿下,一切都是我的错,求你放过麟儿吧。”

    “那就把兵符交出来吧!”冷渊寻轻飘飘地说道:“要不然我只好让他做太子的内侍了!”

    施霄龙抬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心里越发的纠结。若是牺牲一个儿子,可以换来施家长长久久的荣华富贵,岂不是很划算。

    可是他的心依旧痛入刀割!

    权衡利弊,咬牙说道:“兵符不在我手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