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看着冷不丁飞来的箭,冷渊寻抱着公孙韵儿躲开。

    “什么人,出来!”

    “哈哈哈哈……”

    嚣张的笑声盘旋着,就像是鬼屋里恶魔的叫声,十分吓人。纵然公孙韵儿是见过世面的人也情不自禁地往冷渊寻怀里钻。

    冷渊寻微笑着拍拍她的手,“装神弄鬼算什么好汉,出来吧!”

    “冷渊寻,你也不是什么英雄好汉!”

    碗口粗的大叔被人连根拔起向他们扔来,冷渊寻急忙抱着公孙韵儿闪开。

    突然地动山摇,公孙韵儿不舒服的皱起眉头,看着越来越近的体型巨大的两人。

    待他们两人站定,公孙韵儿看了一眼这两个黑得像煤炭的人,“你们一个个长得……长得真是不堪入目,狗熊都比你好看多了!”

    冷渊寻笑笑,“他们就是狗熊精!”

    “什么,妖怪?”

    公孙韵儿再次打量着他们,“喂,我们跟你们无冤无仇的干嘛要暗算我们?”

    两个家伙面面相觑过后齐刷刷地摇摇头,“我们没有暗算你们啊。”

    公孙韵儿慢悠悠的走到他们面前,指着地上的箭吼道:“长得丑不要紧,要紧的是做人要诚实。”

    “他们不是人!”

    冷渊寻警觉的看看四周,奇怪,刚才这里还有许多来者不善的绝世高手,现在怎么一点气息都没有了?

    “韵儿妹妹,他们是黑熊精!”

    “啰嗦!”公孙韵儿回头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插着腰教训着黑熊精,“就算你们不是人,可你们也修炼成人了,难道不应该学做人?”

    两个家伙乖巧懂事的点点头,异口同声地说道:“主人你变得好凶啊!”

    “什么?”

    不是吧,这两个家伙居然喊自己主人?不要啊,她可不喜欢两个丑陋不堪的黑熊。

    “你们两个说什么?”

    “说主人你在魔尊的调教下变得好凶啊!”

    “是啊是啊,上次听见小狼说你变得很凶,我们兄弟跟了你这么久一直都不敢跟你见面!”

    公孙韵儿回头看着似笑非笑的冷渊寻,“你不打算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冷渊寻宠溺地说道:“他们两个是你前世的坐骑,左边那个叫黑威,右边的叫黑武。我也是前两天才知道的。”

    “黑威黑武?”

    两个家伙急忙点点头,黑武说道:“主人,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慢悠悠的围着他们转了一圈,“刚才那些人是不是被你们杀了?”

    黑威立马委屈的说道:“我们都跟了你好几个月,一点吃的都没有,今天看着他们想要杀你们,我们兄弟只好用他们来填肚子了。”

    “说真的,他们一点都不好吃。”黑武流着口水,“尤其是那个笑得特别难听的老头,硬邦邦的差点将我的牙弄掉了。”

    看着双手抱在胸前的公孙韵儿,黑武黑威觉得今天肯定是闯祸了,一个个都变回原型,可怜兮兮地看着公孙韵儿。

    受不了这两双滴溜溜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公孙韵儿回头看看冷渊寻,“不是要去看看御辰宫的情况吗?”

    “时间差不多了!”

    看着两人完全没有将自己放在心上,黑威黑武对视一眼,急忙刷着存在感。

    “主人……”

    “给你们个将功赎过机会。”

    两人急忙期待的看着她。

    公孙韵儿微微一笑,“现在桃花岛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危险,你们两个若是将闹事的人杀掉我就不惩罚你们。”

    黑武眨着眼睛,“主人,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我们将红衣服的那些人杀死就可以永远跟着你了?”

    冷渊寻急忙问道:“你说御辰宫里只有红衣服的人了?”

    “是啊!”黑武有些庆幸自己有千里眼,终于可以跟魔尊说话了。“魔尊,王傅雅的人已经死光了。不好,红衣老头子启动阵法了,我们赶快进密道,要不然永远进不去了。”

    冷渊寻抱起公孙韵儿迅往密道赶,刚刚踏进去,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巨响,黑雾弥漫开来,那些草木立马枯萎下去。

    不久,那些数一颗颗就像是被什么腐蚀一般,从枝干腐烂到树根,渐渐变成一滩黑泥,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息。

    山清水秀渐渐被黑色代替,清澈透明的溪水不见了,流淌着的是鲜红色的液体,血腥味扑面而来。

    公孙韵儿睁大眼睛看着这些,冷渊寻皱眉道:“红衣父子终究还是堕入魔道了。”

    “是啊!”黑威紧紧抓住自己的手,“这场景比当年落隐神君魔化时有过之而无不及,再这样下去,人间将会是第二个魔界!”

    第二个魔界?魔界里永远都是黑暗,永远没有光明,是所有生灵都痛恨的地方!人间万万不可以变成那样!

    突然传来的惨叫让公孙韵儿颤抖起来,紧紧地抓住冷渊寻的手,“你不是魔尊吗,难道没有办法挽回?相公,万万不可让人间失去啊?”

    黑威摇摇头,“主人,魔尊现在只是一个凡人,他必须死后升天才能拥有无边的法力。”

    “难道就没有办法补救了吗?”

    这难道是天意?为了挽回人间,她公孙韵儿不得不再次失去丈夫吗?

    对了,谷老头应该有办法吧?他平时不是自诩上知天文下只地理,无所不能吗?

    只是经过一场恶战,也不知道谷老头到底怎么样了,他会不会有事?

    “黑武,你帮我看看谷老头在什么地方?”

    黑威笑着说道:”主人放心吧,他现在在桃花岛吃得不亦乐乎,简直就是没心没肺!”

    的确是没心没肺!外孙女都快要死了居然还在吃,就不怕到了阎王那里走不动吗?

    回头就看见冷渊寻盘腿坐着,眼睛紧紧闭上,她看向黑威。

    黑威急忙上前说道:“魔尊这是要独自去跟红衣父子决斗啊。”

    “冷渊寻,你丫的。”她吨下戳了下他,“不是说好了齐心协力吗,你居然将我抛弃了。”

    “主人主人!”黑武急忙将她拽起来,“魔尊正在跟红衣父子打斗,你刚才戳了下他,差点让他乱了方寸啊!”

    她急忙远离冷渊寻的肉身,“黑武,你赶快将御辰宫的情况说给我听。”

    黑武点点头。

    半个时辰之后,公孙韵儿看着冷渊寻身上添了无数道伤口,雪白的衣服已经被染得红彤彤的,几次想上前去都被黑威拦下。

    “主人放心吧,魔尊他没事。老红衣已经死去一个,剩下的那个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怎么可能不是冷渊寻的对手,这话黑武已经说了快要一柱香的时间了。冷渊寻身上又添了几道伤痕,她心疼的留下眼泪。

    看着门口的黑雾越来越淡,她紧紧揪在一起的心稍稍有些放松。

    “相公,你一定要给我活着回来,要不然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黑武突然喊起来:“主人,不好了,又有人来了,而且人不少,为首看起来像个将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