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冷渊寻接下来说了什么,王傅雅完全没有听进去,她沉浸在公孙韵儿那个可怜虫的悲惨遭遇中。

    “你说的是真的?

    王傅雅高兴得有些发懵,乍看之下很像是公孙韵儿失去孩子而悲痛欲绝,连知道真相的两个侍妾都觉得冷渊寻有些残忍。

    四夫人抬头看看冷渊寻,“主人,就算公孙府是你悲剧人生的导演,你也不应该这样残忍对待夫人,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怎么可以这样?”

    说着说着,她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冷渊寻皱眉看了她一眼,“这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指手画脚,滚!”

    两个侍妾搀扶着慌慌张张离开。

    王傅雅慢慢爬起来,指着冷渊寻,“你好狠的心!”

    “比起公孙府对我的所作所为,这些不足你们的十分之一。”

    冷渊寻在软榻上悠哉悠哉的坐下,看着口吐鲜血的人,“若不是你们公孙府从中做梗,我现在已经是南国的皇帝,我的子民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原来冷渊寻压根不知道这些事都是王家一手策划,难怪每次公孙韵儿折磨她们姐妹,她总是看见他眼中微微有些不舍。

    “冷渊寻,就算公孙府不从中做梗,你照样当不了南国的皇帝,不要忘了离朔才是你最大的敌人。或者说,你甘心当个傀儡皇帝?”

    “你这样说,是不是还在妄想我给你报仇?”冷渊寻捏住她的下巴,“是不是?”

    “你觉得我现在还有能力逼着你干其他事吗?”

    “可我从你的目光中看出了怨恨。你放心吧,你的仇人从今天起,他们已经是我冷渊寻的盟友,凡是你在乎的,我通通毁灭!”

    “随你!”

    毁吧,毁吧,通通毁掉的,反正他们也不是我王傅雅的东西!

    看着她眼里闪过幸灾乐祸的光芒,冷渊寻将她重重地摔在地上。

    “公孙韵儿,你是我见过最没心没肺的人!”

    看着冷渊寻的背影,王傅雅慢慢爬起来,仰天大笑。

    “公孙韵儿,你的那些狐朋狗友马上就要去陪你了,你不要觉得孤单,姐姐马上将他们一个不落地送过去!”

    坐着吃蜜饯的公孙韵儿打了个大喷嚏,看着阴沉着脸的谷神医,越发觉得这厮一定将自己的祖宗都问候了一遍。

    低头剥荔枝的谷神医觉得头皮发麻,抬头就看见某人直勾勾盯着自己,战战兢兢地问道:“悠悠,我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

    百花宫里就只有他一个男人,就算是武功高强也难以对付一窝蜂扑上来的女人。自从公孙韵儿来到百花宫,这些女人就像发疯一样,动不动就对自己拳打脚踢。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时时刻刻都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公孙韵儿这个老太后。

    他将剥好的荔枝端到公孙韵儿面前,“悠悠啊,我有哪里做得不好,你尽管提出来,不要一声不吭地将打我,我这把老骨头经不起折腾。”

    看着他可怜兮兮的,公孙韵儿拿起一颗荔枝塞进他的嘴巴。

    “我在想,是那个家伙在背后偷偷骂我?”

    “一定不是我!”谷神医举起手发誓,“自从被你好好教训之后,我再也没有做出对不起你的事!”

    被他滑稽的动作弄得心情舒畅,公孙韵儿得瑟的说道:“量你也没有那个胆子。对了,这几天外面是不是消停点了?”

    “还没有!”

    谷神医面色凝重起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悠悠啊,冷晟他们一天到晚总是骚扰着百花宫,我担心时间久了,百花宫会被拖垮的。”

    “你们不会反击吗?”

    “怎么没有反击?”谷神医微微一笑,“前天晚上花涟漪派人到皇宫去大闹,冷晟现在还躺着起不来,他的那些嫔妃一个个嚷着说看见鬼了。”

    “这不就成了!”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那些嫔妃八成是没少害人。这下,冷晟就算没有被打死也要被他的那些女人烦死,应该不会有精力闹百花宫了吧。

    “对了,离朔呢?”

    “去了桃花岛,满载而归。估计他回来时就是我们百花宫的死期了。”

    “冷渊寻真的答应给他提供金钱?”

    谷神医点点头,“还不是你的那个替身捣鬼,冷渊寻为了保护你,假装中了离朔的反间计跟你的仇人做交易。”

    打晕自己的人居然是王傅雅,不过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谷老头,王傅雅不是已经死了吗,她怎么会出现在御辰宫?”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你现在能做的就是安安心心的住在百花宫,不要给冷渊寻增加负担,让他安心地对付离朔。”

    “我知道了!”她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谷神医,你说我都怀孕七八个月了,怎么还一点感觉都没有?”

    “还要什么感觉?”

    谷神医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肚子,不愧是落隐神君的后人,一个个都这么奇葩!幸亏没有人心怀不轨说她怀了个妖怪。

    “悠悠啊,孩子安安静静的不是很好吗?难不成你想像罄夫人那样整天痛得死去活来?”

    公孙韵儿眉头紧皱,“谷老头,怎么淑妃娘娘生冷渊寻就一帆风顺呢?会不会太不寻常了吧?”

    “谁告诉你冷渊寻是一帆风顺就出生的?”

    当年淑妃怀着冷渊寻,眼看着十月就要到了她的肚子就是没有什么动静,很着急的她出宫求助谷神医。

    他连夜赶到桃花岛将这些事情告诉老岛主,同时告诉他,若是再不拿主意,他的女儿只有被当成妖孽活活烧死。

    泯岳得知这些事情,掐着一算自告奋勇地来到南国。

    恰巧冷宫有个妃子刚刚生产,母子双双要被皇后扔进井里,他救下了那个孩子,带到淑妃的房中,施秘术将她的肚子藏起来,对外称淑妃已生下二皇子。

    刚刚打胜仗回来的冷烨进门恰好看见幻化成产婆的泯岳清洗浑身是血的婴儿,他慈爱的将孩子抱过去,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看来他一点都没有怀疑孩子根本不是淑妃的。

    公孙韵儿睁大眼睛,“这么说来,冷渊寻在淑妃娘娘的肚子呆了十六年?”

    “是啊,这还是迫不得已才出来看世界的!要不然他肯定现在都没有出生呢?”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能什么,皇后妒忌淑妃太得宠,又怀了孕,趁着冷烨外出打猎暗中使坏,太后娘娘昏庸无能被她牵着鼻子走,要毒死他们母子俩。”

    “那后来呢?”

    “冷烨匆匆忙忙赶回来,孩子已经被我送到桃花岛,他四处寻找无果,给他取了个渊寻,深渊中寻找,也亏他想得出,要不是他暗中支持,皇后会如此嚣张?”

    “他这样做是不是察觉淑妃就是桃花岛的人?”

    谷神医点点头,“冷烨想找鲛人炼制长生不老药,结合淑妃种种异常表现,肯定是猜到了。”

    “冷渊寻恨他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