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公孙韵儿看看王傅云,点点头。这样做的确是有风险,王傅雅也会易容术,迟早有天会被她揭穿。

    “这样吧,你们不要让她知道我的情况,王傅云你最近也不要去捉弄她了,专心待在这里学习我。”

    不知不觉又是十几天过去,被嬷嬷压着学习礼仪的王傅雅精益求精,老嬷嬷实在是挑不出毛病不甘心的离去。

    每次见到那些侍妾,她总是以礼相待弄得她们一个个特别不自在,感觉面前的人就是个木偶,交谈起来怪怪的。

    渐渐地,她们不再想跟她碰面,渐渐被孤立的人倒是很乐意没有人打扰她欣赏风景。

    这天她逛到沁芳阁,看着金碧辉煌的阁楼,宫铃不停的响着很是悦耳动听。抬脚就要靠近,就看见冷渊寻笑着从里面出来。

    走两步回头看看楼上,温柔的说道:“韵儿,回去休息吧。”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让你陪着我吃饭。”

    “中午一定回来。”

    楼上的人哦了一声,依依不舍的回去。

    王傅雅看见冷渊寻朝着芷兰殿去,慢悠悠的跟了上去。

    冷渊寻刚刚坐下,四夫人奉茶,“主人,夫人还有四个月就临盆,不知道我们准备的东西她是否满意。”

    “韵儿说不错,给你们没人加月钱。”

    “谢谢主人。”

    她们这些侍妾闲来无事就缝了些孩子用的东西,一个个下足了心思,就怕她不满意。其实他们担忧也是多余的,公孙韵儿从来不会拒绝她们,不过王傅雅她可就是要鸡蛋里挑骨头。

    “中午多做些饭菜送到沁芳阁。”

    “是。”

    四夫人带着侍妾出去。

    冷渊寻开始一天的公事。以前他从来没有发现桃花岛岛主一天到晚有忙不完的鸡毛蒜皮,总是抱怨外公没有时间陪他,现在终于知道他的苦楚。

    不过他哪里知道,老岛主根本没有那么多屁事忙,他一辈子都在研究鲛人的秘术,心里想的是什么时候可以将罄夫人弄上来。

    这也怪冷渊寻命不好,接手桃花岛就遇见四个野心勃勃的皇帝,一天到晚就想着怎样灭了对方,他们都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问题,那就是钱。

    桃花岛在他们眼中就是座不会枯竭的金山,树大招风,冷渊寻不忙死怎么可能。

    临近中午,王傅雅端着香喷喷的鸡汤来到芷兰殿,处理完公事的冷渊寻不满的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妾身见主人操劳,担忧您的身子,特意给你熬了鸡汤。”

    她身上散发着浓浓的香味,冷渊寻紧紧皱起眉头。

    “你自己留着喝吧。”

    他迅速起身,突然觉得头晕目眩,跌回位置上。暗叫不好,今天恰巧玉佩没有放在身上,王傅雅居然给他下了迷药。

    王傅雅见此莞尔一笑,盛了一碗鸡汤凑到他嘴边,“主人,你还是趁热喝了吧。”

    “劝你在我没有发火前赶快滚!”

    他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整个人提不起半点力气。王傅雅见此,干脆跨坐在他的身上,衣物不停的摩擦着。

    她端起鸡汤,“主人,这可是我精心替你熬制的鸡汤,若是不喝岂不是很可惜。”

    一碗接着一碗汤灌下去,冷渊寻意志开始模糊了,身上不寻常的热提醒他,自己不光是中了迷药,还被她下了春药。

    “主人,你要了吧。”

    王傅雅解开他身上的衣服,不停的挑逗着。

    “主人,我一定不会比公孙韵儿差的。要了我好不好。”

    温声细语,媚到骨子里,他鬼使神差的点头,手不安分的抚摸着她,“韵儿!”

    王傅雅恨不得一巴掌扇去,他居然叫自己韵儿!下了这么重的春药,他居然还记得公孙韵儿!

    迷迷糊糊的冷渊寻突然看见公孙韵儿一巴掌扇来,立马清醒过来,一脚踢到王傅雅,迅速出门。

    门口的紫衣看见他衣衫凌乱,一副见鬼的表情问道:“主人,你这是怎么?”

    “将里面的人吊到鱼塘上。”

    说完迅速往沁芳阁方向跑,紫衣摸不着头脑的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听见芷兰殿里有人摔东西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不作死就不会死,有些人怎么就是学不乖呢?

    沁芳阁,可口饭菜刚刚端上桌,门口就来个人,衣衫凌乱,公孙韵儿吓了一跳。

    “相公,你这是……”

    她的声音就像是副催化剂,冷渊寻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欲火也肆无忌惮的窜出来,咻一下跑到她身边紧紧搂着。

    几个侍妾看着他这幅模样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该离开还是留下来?

    “你们都出去。”

    这些人没有长眼睛吗?不知道他已经欲火焚身,居然一个个还怵着,要不是看着韵儿在乎她们,早就将她们扔下去。

    看着没有动静的人,一个个光明正大的看着他亲她,拿起桌上的晚向她们砸去,反应过来的她们迅速跑开,顺便将门关上。

    被她吻得天昏地暗的人满脑子疑问,他今天是不是错药了,正想开口,就听见他怒吼:“门口的人是不是想去鱼塘逛逛?”

    门口立马传来噼里啪啦的脚步声,昭示着它的主人手忙脚乱。

    “相公,你今天……”

    “王傅雅给我下药。韵儿什么都不要问了,给我吧。”

    被吊到鱼塘的人绷紧神经看着下面长相丑陋恐怖的鳄鱼,就怕它们冷不丁的跳起来朝她身上咬一口,那滋味估计比刀砍在身上还要痛苦。

    “有些人不作死就不会死,好日子过得不耐烦了!”

    “王傅云?”

    来这里这么多天,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好妹妹。

    “不错,是我,好姐姐你还记得真是我的荣幸!”

    王傅雅看着岸上站着的人,一身华服,雍容华贵,相比之下她这个处处压着王傅云的姐姐就显得有些狼狈。

    “你来这里干什么?来炫耀自己吗?”

    “我有什么好炫耀的?”王傅雅慢悠悠的走过来,淡淡地看了一眼水里的东西,“现在我所拥有的都是公孙韵儿这个正夫人给的。”

    她不屑的笑了一声,“我以为有人丢掉皇后的位置就可以出人头地,想不到还不是靠着别人施舍过日子啊!”

    “那就怎样?”

    死要面子活受罪,既然来到了桃花岛,这个女人远远超过男人的地方,不接受桃花岛正夫人的施舍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好姐姐,至少我现在活得比你有尊严不是吗?你这个南国的公主,来到这里过得比侍女还要不如吧?”

    “那只是暂时的。”

    “不,你的命今天已经到了尽头,你再也没有机会翻身了。”

    “你什么意思?”

    王傅云淡淡的看了一眼,转身离开。

    “你给我说清楚!王傅云,你给我回来。”

    今天怎么可能是她的末日?她压根就不相信。自己是南国的公主,是南国摄政王送到这里的,她充当着桃花岛与南国的纽带,冷渊寻不会杀她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