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冷渊寻沉思片刻,“有什么事就让他到这里来说。”

    “是。”

    王傅雅随意的行了个礼,淡淡的看了眼闷头玩棋的泯岳,转身出了门。

    “渊寻,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王傅雅可不像王傅云那样只会耍点小聪明,为人颇有心计,最要命的是她观察入微,对泯岳来说是个棘手的对手。

    冷渊寻只是盯着棋盘看,对他的问题不理睬。

    “渊寻,你到底有什么打算?一声不吭的,你是不是信不过我啊?”

    “不用焦急,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离朔说的不过是韵儿身份的事。”

    “你是说,他想离间你们?”

    他点点头,“他们来了。”

    离朔走进来,恭恭敬敬地向他们行礼后,笑着说道:“岛主,本来你们桃花岛的事情,本王事不便插手,可是涉及到南国的利益,不得不来打扰你。”

    冷渊寻头也不抬,冷冰冰地说道:“王爷想说什么就说吧,若是合理,我不会拒绝。”

    自己好歹也是摄政王,是他的座上宾,居然让自己站着!

    离朔压制着心里的不满,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不知道岛主对正夫人到底有多了解?”

    泯岳看看冷渊寻,轻轻的摇摇头,果然被他猜中了。

    “王爷,既然岛主会娶夫人,自然是对她了如指掌。不知道你今天这话到底是何意?”

    “泯公子,只怕你做不了主吧。”

    王傅雅莞尔一笑,“你整天都待在桃花岛,根本就不知道主人为了什么而娶了公孙韵儿。”

    “哦?”泯岳看看冷渊寻,见他依旧从容不迫的移动棋子,“那你倒是说说看,岛主为什么要娶公孙韵儿?”

    王傅雅看向离朔,见他点点头。

    “公孙韵儿根本就不是公孙府的小姐,而是草原的公主卓玉儿,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又变成了雪域的安宁公主。”

    “这个我们知道啊!”

    她立马看向离朔,他怎么没有告诉自己,桃花岛的人知道公孙韵儿的身份?

    离朔微微一笑,掏出一叠书信递给泯岳。

    “泯公子,这是本王刚刚得到的消息。正夫人勾结草原企图灭了桃花岛,这个想必你们还不知道吧!”

    “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冷渊寻慢慢的站起来,将泯岳手里的书信扔进火盆。

    “草原是韵儿的娘家人,就算他们想毁灭了桃花岛我也不会管的。更何况,我早就有意将桃花岛与草原连接起来。韵儿这样做无疑是帮了大忙。”

    王傅雅不相信的看着一脸宠溺的冷渊寻。公孙韵儿都要毁了桃花岛,他居然不管不问,就不怕桃花岛的子民反抗吗?

    “主人,就算你宠溺公孙韵儿,可以原谅她的所作所为,可你想过没有,桃花岛的人知道了她是这样的歹毒,只怕不会纵容吧?”

    泯岳扑哧笑了,她立马疑惑地看向他。

    “桃花岛的人历来都只听岛主的,哪怕是岛主犯下滔天罪恶,也不会有人抛弃岛主,更不会怪罪。”

    当年落隐神君为了防止桃花岛会有人背叛,给每个人下了诅咒,若是敢不从岛主的命令,子孙后代都要受到惨无人道的惩罚。

    可怜的是他们,既然想要离间冷渊寻和桃花岛的人,居然没有做足功课就来,看着冷渊寻怎么回敬。

    “那只是你的想法。”

    离朔一直看着冷渊寻,若是桃花岛的人都那么忠心耿耿,殷梦泷怎么会投入自己的麾下?

    撇开冷渊寻抢了殷梦泷心爱的人不说,那广福斋以前的老板又是怎么回事呢?

    在权力面前,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没有人能够抵挡权力的魅力。

    “岛主,不知道你现在对你子民的忠心有什么看法?”

    “世界上难免有些喂不家的白眼狼,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就不怕出现第二个殷梦泷?”

    “没关系,桃花岛的人王爷你能拉拢多少就尽管去笼络人心,我不会阻拦的。”

    前提是离朔有本事。

    殷梦泷会叛变,根源在于他不是真正的桃花岛人,充其量不过是桃花岛养的一条狗。对主人不忠心的狗,少一只没有什么损失。

    “本王真替青衣他们感到惋惜,如此才华横溢的人居然跟你这个无所事事的主人这么多年。”

    泯岳急忙看向冷渊寻,发现他依旧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有些鄙视离朔居然沉不住气。

    “王爷,你不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们说吗?怎么我听了半天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就算你摄政王的时间不宝贵,也该想想我们一天有多忙。”

    “泯公子,我们现在不是正在跟你们说重要的事吗?”

    王傅雅肺都快要气炸了,浪费了这么多口舌,人家居然认为他们说的是鸡毛蒜皮的事,难道桃花岛要灭亡了也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不会吧?”

    泯岳摸不着头脑的看看冷渊寻,“渊寻,我们早就知道的事居然是他们口中的要事?摄政王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分不清楚轻重缓急了?”

    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谁让你竖着耳朵听的?现在好了,你又输得精光,还是回去准备银子吧。”

    泯岳看去,棋盘上,自己早就被杀得片甲不留,“冷渊寻,你姥姥的,又来这招!我不管,你今天必须再陪我下一局。”

    暗自发誓,这次一定要他输得精光,连内裤都不剩。

    冷渊寻将他的棋子丢回去,“这次你给我听清楚了,若是再输了就脱光衣服到外面跑两圈。”

    “不要这么狠心吧?”

    虽然外面的那些人都是他们幻化出来的,可是离朔的属下可是真的。脱光衣服跑两圈,他要不要脸过日子了?

    “大不了我多给你几万两银子好了。”

    被他们晾在一旁的两人吸了一口气。随便赌一下出手就是几万两银子,桃花岛的人还真是个个富得出油。

    王傅雅走过去,笑颜如花。

    “岛主,泯公子,我也精通棋艺,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在一旁观看?”

    “不可以!”泯岳干脆利落的说:“你站在一旁影响我的心情,输了你给银子吗?”

    “我哪里有公子那么富裕啊?”

    “你没有?”泯岳转头意味深长的看着离朔,“不知道你这个当义父能不能替干女儿赔钱呢?”

    “公子说笑了,本王可没有那么多银子赌博。”

    “你不要为难王爷了。”冷渊寻移动棋子,笑着说:“摄政王的银子还要留着充当军费,怎么会跟你一样败家。”

    泯岳抽抽嘴巴,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是谁败家,离朔刚刚开口就给了人家几千万银子,真把桃花岛的银子当水了。

    冷渊寻看着他阴沉着脸就知道他还在为自己拿银子接济离朔的事生气,微微一笑,“既然你那么想她跟你一起玩,我倒是有个不错的主意。”

    泯岳立马抬起头,脸色难看,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

    “有什么狗屁主意尽管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