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正在她猜想王傅雅要干什么时,一颗药塞进了她的嘴巴,“虽然我不知道这药到底有什么作用,反正是对你现在是没有什么好处的就行。”

    “王傅雅,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刚刚开口就发现自己的声音完完全全不是自己的,倒是很像王傅雅的,她开始慌乱了。

    “公孙韵儿,我到要看看冷渊寻会不会认出你才是她的妻子,而我就是个冒牌货?”

    她迅速起身就觉得全身软绵绵的,王傅雅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不用挣扎了,上次风婆婆给你下软筋散的滋味你又不是没有尝过?”

    慢悠悠地打开门,刚刚进院子冷渊寻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直接走过来,脸上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心。

    学着公孙韵儿不满的撅着嘴巴,“相公,我都快要被人杀死了,你居然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

    冷渊寻揉了一下鼻子,面无表情地进了门,“我们已经找到了文月,得知王傅雅一直都在你身边,就迅速赶来,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地上的公孙韵儿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冷渊寻可是从来没有这样对她这样说过话,难不成他已经知道站着的那个人不是自己?

    心里微微有些感动。

    不光她有这样的疑惑,王傅雅也有些呆住了。按照她观察的,冷渊寻对公孙韵儿怕得要命,若是她稍稍有些不开心就肉麻的哄着,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冷冰冰的。

    “相公,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居然敢这样对我说话?”

    “我有何不敢的。”冷渊寻不满的回头看着她,“要不是你整天惹事生非,至于弄出这么多妖蛾子?”

    公孙韵儿低头笑了,两人似乎将她遗忘了,进门这么久了居然没有人来兴师问罪,反而自己先内讧了。

    王傅雅不满的瞪了一眼她,明明是她闯的祸干嘛全部推在自己头上?不过为了将来,只好忍着。

    急忙跪下去,“夫君,你就不要生气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公孙韵儿每次被冷渊寻问罪就会这样,扯着他的衣袖撒娇。这一点她倒是学得为妙为俏,公孙韵儿暗中给她点了个赞。

    可是冷渊寻这次并没有要原谅她的意思,已经冷冰冰的坐着,突然发现他看过来,公孙韵儿急忙装晕过去,反正他知道自己的随身携带着毒药,给“王傅雅”下药也是情理之中。

    冷渊寻被王傅雅弄得有些心烦,一巴掌拍去,啪的一声在房间里异常响亮,惊得地上的公孙韵儿打了个寒颤。

    只是两人都没有发现她的异常,依旧忙着自己的事情。

    “相公,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冷渊寻并没有被哭得梨花带雨的人感动,依旧冷冰冰的说道:“公孙韵儿,你身为寡妇,嫁给冷渊寻我不反对,可你为什么还要去勾引别的男人?你对得起我对得起冷渊寻吗?”

    她惊讶的看着冷渊寻,他今天是不是被公孙未名附身了?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急忙跪得直挺挺的。

    “七哥,我对天发誓,我此生除了你和冷渊寻,从来没有勾引过其他男人,若是谎言,甘愿上刀山下火海。”

    这是她的心里话,同时也是公孙韵儿的心声。不过公孙韵儿都是不相信冷渊寻被公孙未名附身了,因为这世界上根本就不会有什么鬼神。

    趁两人不注意翻了个身,厚厚的头发正好掩盖住偷看的眼睛,将两人的神态看得仔仔细细,越来越发现今天的事情变得有些好玩了。

    冷渊寻对王傅雅的誓言不动于衷,“你这么贪生怕死的人也会做那种事,除非母猪会上树。公孙韵儿,知道为什么我会如此容忍你吗?”

    王傅雅摇摇头,越来越疑惑,据她观察来看,冷渊寻怎么可能会说出这样的狠话,难道不怕很护短的杨言峰撺掇谷神医夫妇造反吗?

    莫不是他今天被什么刺激了,突然决定不爱公孙韵儿了?

    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心里渐渐泛起了苦水,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对待自己?

    哽咽道:“冷渊寻,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出来,大家都是成年人,实在是没有必要打哑谜。”

    “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清楚!我问你,既然你已经是离朔的王妃,为什么要逼着跟我成亲,你拿我冷渊寻当什么?专门为别人捡破鞋的吗?”

    若是平时听到这句话,公孙韵儿八成会提着鞋子朝冷渊寻拍去。整个雪域的人都知道自己才是被他逼着成亲的,所有人都明白自己不怎么待见他。

    可是今天,她怎么看这个冷渊寻都不是自己的夫君,倒像个没有做好准备就跑来冒充冷渊寻的。

    看着他端起茶杯,她更加肯定自己猜测是对的。冷渊寻历来喜欢右手端起茶托,左手拿茶盖子,是个左撇子,而这个家伙却正常得很,而且右手上也没有什么牙齿印。

    想不到戒备森严的王宫居然一下子来了两个冒牌货,更巧的是两个冒牌货居然凑在一起,这下有得好戏看了。

    回过神来的王傅雅怎么也想不通冷渊寻为什么今天才提出这件事?公孙韵儿被离朔说成自己王妃的事情早就传遍大江南北,按照冷渊寻的性格怎么也不可能现在才提起。

    “岛主,你可曾记得,你曾经在大庭广众之下发过的毒誓,传闻桃花岛岛主若是违背誓言会死得很惨的。”

    “我怎么不记得自己曾经发过毒誓呢?”冷渊寻不屑的看了一眼,“就算是我发过毒誓,也是你违背诺言在先,我为桃花岛剔除个不贞不洁的正夫人,老天不会降罪于我。”

    “冷渊寻,你无赖!你居然玩弄我的感情,你不得好死。”

    “啪”又是一个响亮耳光,接着传来他的怒吼:“公孙韵儿,你口口声声说诅咒我不得好死,这就是你爱我的方式吗?”

    她捂着脸,恶狠狠的看着,“冷渊寻,你有什么资格要我的爱?你玩弄感情,根本不配得到任何人的爱!”

    “滚,我不想再看见你!”

    王傅雅摇摇晃晃地走到门口,心里越来越不甘心,废了这么大的力气居然没有得到想要。

    既然得不到那就毁掉吧,连同公孙韵儿一同毁掉。看着手里早就淬满毒药的匕首,转身迅速向冷渊寻刺去。

    没有料到她会冷不丁行刺,他眼睁睁的看着匕首刺入自己的胸口,“公孙韵儿,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冷渊寻,就算我们今生今世不能做长久的夫妻,那就到地府去做对鬼鸳鸯,反正我就是要跟你永远拴在一起。”

    “要死你就自己去死。”

    一脚踢开她,慢悠悠的从胸口上取下匕首,扔到她面前。

    不相信的看着丝毫没有染血的匕首,“你怎么会没有事?不,你今天必须陪我一起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