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哭又是怎么回事,你不要告诉我那个冷渊寻让你爱得死去活来,你这个奇葩找不到合适的方式表达只有哭?”

    这厮今天不是来替她打抱不平的而是来气死她的。

    心酸的摇摇头,“表哥,有些事情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

    “不是我不明白,是你觉得难以启齿吧。”鄙视的看了一眼,“表妹啊,就算你打不赢冷渊寻,你不会用毒吗?谷老头不是收你为徒弟了,跟了他这么久,难道都是吃素的?”

    “杨公子,学医可是用来救人的,不是用来杀人的。”

    珠珠立马跳出来,这个人是姐姐的表哥吗?哪有这样的表哥,居然教姐姐毒死自己的夫君的?难道存心要姐姐得不到幸福吗?

    “有你什么事啊?”他推开面前对他大喊大叫的珠珠,“小孩子不懂大人之间的事情就不要随便插嘴。冷渊寻那厮就是个欠揍的,不好好教训就会上房揭瓦。”

    “我看你才是要抓起来好好的打一顿,居然怂恿我们公主干坏事,信不信我现在就去告诉岛主,让他也给你下药看看。”

    文月早就想站出来替冷渊寻辩护,奈何公主的脾气不好,一直没有出来当炮灰。现在珠珠这么说,她都没有责怪的意思,胆子也渐渐大了。

    他看着她们居然敢替冷渊寻说话,仿佛看到柳绿那个死丫头了。恍惚了一会儿,推开门,拎起她们随手一扔,两人就像垃圾一样飞出去。

    “你们两个就给我在外面等着,我跟表妹说说悄悄话,若是不服气,可以将那个拖骨头的叫来,老子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是安古托,不是拖骨头。”珠珠站起来,揉揉自己的屁股,“一个大男人居然打女人,懂不懂什么叫住怜香惜玉啊?”

    “马儿将你从背上甩下去的时候,懂不懂什么叫住怜香惜玉?”

    文月的比喻彻底惹毛了他,指着她的鼻子,“死三八,要不是你一天到晚使坏,我表妹至于被冷渊寻压着吗?”

    “岛主是真心爱公主的,大家都看在眼里,只有你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才看不清楚。”

    “老子的眼睛雪亮的很,那厮压根就是图个新鲜,根本就不喜欢我表妹。”

    “好了,表哥,这件事情不怪她们,都是我自己的错。”

    “你当然有错,跟着谷神医屁股后面这么久,居然什么都没有学到,要是我早就找个犄角旮旯等着哭。”

    这关她是什么事?谷老头压根就没有教她医术的打算。再说了,就算会配毒药,也要有药材哎?

    冷渊寻一天到晚怕她想不开,派那些傀儡全方位监视着,她哪里有那个机会啊?

    “表妹,你怎么哭了?”看着流泪的人,他开始慌了,“表妹,我不骂你了,我错了。不哭不哭,你看你的脸都花了。”

    擦了一把泪,“谷老头很抠门的,根本就不可能教我那些医术,还有,他也是桃花岛的人,要是知道我用毒对付冷渊寻,最后吃亏上当的还是我。”

    他恍然大悟,难道风婆婆会一反常态地逼着表妹嫁给冷渊寻,原来他们都是冷渊寻那厮的属下。

    越来越同情表妹了。

    “韵儿,你知道我现在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吗?”

    “是什么?”

    该不会是后悔自己跑到穷乡僻壤,让自己独自面对离朔他们,现在又被冷渊寻逼着成亲?

    若是这样,她感动得稀里哗啦,还是亲戚贴心,不想那些老家伙一天到晚不是逼着她就是给她下药,胳膊肘老是往外拐。

    “表哥,若是你觉得将我扔下自己跑了的事对不起我,以后就好好的帮助我就行。”

    “不是这个!”

    表妹一直都很独立,哪里需要他这个表哥天天在面前唧唧歪歪,再说了,他也要成家立业的,表妹又不嫁给自己,哪里有精力去照顾。

    “那是什么?”她有些失望,表哥这一次胳膊肘也要开始往外拐了。

    “我是后悔没有通知冷阎风,若是那个家伙在,我就不相信今天会打不赢冷阎风。表妹,你可不要误会我是让他来砸场子的。”

    “那你叫他来干什么?”

    “给你立威,让冷渊寻看看,虽然他是桃花岛岛主,可你也不错,跟王爷可是朋友,以后要是敢得罪你,有得他好日子过的。”

    这句话说得她心里暖洋洋的,“表哥,谢谢你,我相信他不会对我不好的。”

    “这就对了。”风婆婆拄着拐杖进来,“想通了就好。文月,珠珠,你们把盖头拿来,时辰到了。”

    公孙韵儿在珠珠两人的牵引下慢慢走到冷渊寻身边,他笑着接过珠珠递过去的手,此时司仪大声说道:“吉时已到,新郎新娘准备拜堂。”

    “一拜……”

    “等一下。”

    杨言峰大声打断司仪的话,冷渊寻不满的看着他,“杨公子,你还有什么事?”

    不满的语气让他很不舒服,“本来是没有什么事的,可是听到你这个语气老子就觉得有必要给你点教训,要不然你心高气傲看不起韵儿。”

    “那请杨公子赐教。”冷渊寻放开她的手,向他恭恭敬敬的行礼。

    “不敢当。”他抱着手,淡淡的瞟了一眼,“冷渊寻,我可告诉你,我就这么个表妹,要是以后她受了什么委屈,除非我不知道,否则老子找你拼命。”

    冷渊寻深情款款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她,“放心,我今生今世就只爱韵儿一个,若是有违,天打五雷轰。”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

    众所周知,桃花岛的岛主是不可以随便发誓的,一旦许下诺言,违背了就一定会受到上天的惩罚。

    冷渊寻发了这么毒的誓言,无疑是将自己的一生一世都与公孙韵儿绑在一起,羡慕了多少少女。

    安古托不得不重新打量起公孙韵儿,实在是想不明白,除了面容姣好,带着特殊的香味,究竟是哪里让冷渊寻如此着迷。

    戴着面纱的王后瞪了一眼公孙韵儿,羡慕嫉妒恨。偷偷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安黎,发现他脸上带着从来没有露出的笑容,心里的恨更加深一层。

    然而,杨言峰依旧摆出不相信的脸色,转身就离开,没有几步回头说道:“记住你的话,要是老天不收拾你,我死也要将你痛扁。”

    他可舍不得将冷渊寻打死,不想他的表妹再次成为寡妇。转了一圈,他不得不承认,冷渊寻是个好男儿,打死了上哪里去找个比他更优秀的人娶她。

    冷渊寻听到他的警告,嘴角微微上扬。看来韵儿的身边不光有谷神医他们这样的老顽固,依旧不缺斗志昂扬的人。

    “继续吧。”

    司仪笑着点点头,“一拜天地!”

    冷渊寻牵着她的手转身,刚要跪拜天地,就听见耳边传来“咻“的一声,那速度快得连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