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看着小狼的爪子离他越来越近,憋着笑,“你还是自己保重吧。”

    看着飞出去的人,谷神医再也淡定不了了。要是以后得罪了这丫头,他的老骨头还经得起折腾?

    戳戳她的背,“你不是饿了吗,怎么还有闲心在这里看戏?你不饿我可是很饿了。”

    “老头,你谁啊?我认识你吗?”

    就知道她会这样做,抽抽嘴巴,怨妇似的说道:“丫头,能不能不要这么记仇?”

    “不能!”

    看着她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他只得抚摸着饿得咕咕叫的肚子,看着玩得不亦乐乎的小狼它们,突然想起古书记载貌似鬼狼也是这幅模样。

    由衷感叹,这个丫头运气真的逆天啊!

    “我说你的狗屎运怎么会这么好,随手就捡回来两只宝物?”

    什么,小狼他们是宝物?

    经他这么一说,左看看又瞧瞧就是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不过老头一直都见多识广,它们八成就是宝物。

    “你们给我住手。”

    看着它们辛苦,有些舍不得了。想不到随手捡回来的东西就是价值连城,万一被这些家伙伤了岂不是损失惨重?

    “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再次怒吼,打斗的他们立马回头看着这个女疯子,就怕她想不开将它们直接将自己解决了。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只要你们将我抬到王城,我就让它们放过你们。”

    安奴顶着乱发来到她面前,看了一眼,点点头。

    她一路上唧唧歪歪,几人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到了,安奴以食物作为诱饵将小狼它们拐跑后,将她踢到房间关着。

    “你们一直看着我看什么?”这些女人到底怎么回事,盯着自己看了半天居然眼睛都不眨一下,眼睛不干涩吗?

    她们不语,慢慢的走到她们面前,“你死人吗?”

    依旧没有声响,伸出手探鼻息,冷冰冰的就是尸体,她立马将手缩回来,拍着门怒吼着道:“安奴你这个混蛋,居然将我关在死人堆里,存心找死吗?开门啊!”

    冷渊寻两人走到关押公孙韵儿的房间,就闻到一股特殊的香味,闻着很身心愉悦,他们渐渐沉迷其中。

    冷渊寻笑了,“安古托,鬼狼归你,女人可是我的。”

    “你不是从来不近女色的吗?”安古托有些诧异的看着,难道这个带着香味的女人真的那么有魅力?

    “谁告诉你的?”

    桃花岛他可是有十个夫人,个个都是精挑细选的,就是不相信这个时时刻刻都关注桃花岛的家伙不会不知道?

    “看来开过荤腥的人果然变得有些饥不择食了。”向他暧昧的笑笑,“好吧,女人归你,不过要是她再敢拐跑鬼狼我饶不了你。”

    她看着门口进了的两人从头到尾都是没有看过自己,嘴里却是在瓜分她的东西,一杯子扔去,两人看过来。

    “就算我武功不好落在你们手里,可我也是有尊严的,岂能容你们任意瓜分?”

    安古托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千年前你拐跑我们雪域的守护神,这笔账我们都没有跟你好好算。今天落在我们手里,没有折磨死你已经是天大的恩惠,女人不要不领情。”

    要不是冷渊寻看上她,他真想将这个尤物压在身下好好折磨一番,玩腻了就做成傀儡。

    “这未免也太扯了吧。千年前,谁还记得千年前发生了什么?就算发生什么,千年了也该忘记了吧。做人不要这么记仇。”

    “不是我们记仇,实在是你做得太过分了。”

    一声不吭地将鬼狼拐跑,雪域差点遭受灭顶之灾,要不是长老们撑着,只怕雪域已经不复存在。

    “喂喂喂,不要得寸进尺了。有本事你就将上辈子的事情全部抖出来看看!”为人一世,连上辈子的事情都不知道,哪里还知道千年前的狗屁事。

    “不知悔改,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做成人偶玩具?”

    这个女人摆明就是在推卸责任,对雪域遭受灾难一点愧疚都没有,简直就是个没心没肺,做成人偶玩具正好。

    不屑的看了一眼,指着旁边的那些女人说道:“想必她们就是你的杰作吧?啧啧,你还真是重口味,放着好好的活人不喜欢,居然喜欢睡死人。”

    “女人,谁告诉你老子喜欢死人的?”

    “你自己说的啊!要不然你做人偶玩具干什么?可别告诉我你是做出来卖的?你堂堂的王子殿下,不会穷到干这种缺德事吧?”

    随口一说就被她损得体无完肤,一无是处,活了这么多年头一次遇见这么泼辣的女人,他可没有闲心去调教。

    “寻,这个女人你拿回去喂鱼吧。”

    看着他拂袖而去,她彻底无语了。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奇葩,怎么将那些没有的事情强加给自己,居然还口口声声说自己千年前这么卑鄙,怎么不说盘古开天辟地的她更猥琐呢?

    冷渊寻一直打量着她,几个月不见她越来有女人味了,眉宇之间透着让人沉醉在妩媚,看着看着他就觉得体内有中说不出来的欲望。

    “看什么看,收起你那淫荡的眼神。”

    回头就看见这厮一脸的淫荡,心里有些毛毛的,拿起茶杯就扔过去,“听不懂人话是不是,给我正经点。”

    接下她仍来的茶杯,上面还残留着她淡淡的唇香,放在鼻子下轻轻嗅了一下。慢悠悠的放下茶杯,邪笑道:“我不光要淫荡的看着,待会还会要了你。”

    这个衣冠楚楚的家伙居然是个色狼?

    脑中空白片刻,立马往门口冲。

    门口的侍卫早就被她的骂声吵得头疼,看见她,新仇旧恨一块儿算,集体抬起脚将她踢回去坐着,啪的一声就门关上迅速落锁。

    揉着快要炸开的屁股,“你姥姥的,能不能有点礼貌啊?老娘是蹴鞠吗,居然用踢?”

    没有人理会,那些面无表情的侍女们可是机械的动了,她睁大眼睛看着这些死人,“她们怎么会动?”

    他把玩着手里的玉佩,靠着椅子后背懒洋洋地说道:“她们是傀儡,可我不是死人,在我的操作下,当然会动。”

    不久她们从哪里拿来一些花瓣撒在温泉里。若是不知道这些人已经是死人,一定会羡慕面前的这个家伙艳福不浅。

    站起来缓缓的褪尽衣衫,完全拿她当作空气。好奇的看那些傀儡的她回头就看见他松垮垮的衣服,急忙捂着眼睛。

    “你这个变态,知不知道什么叫住羞耻之心?”

    他脱衣服的声音沙沙作响,好奇的人时不时偷偷瞄一眼,不得不承认他的身材的确不错,跟她的七哥不想上下。

    他见此,微微一笑,这个女人也不像表面看着的那样纯洁无暇,清心寡欲,还是有人七情六欲。

    “女人,我的身子可不是想看就能看的。既然你看了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谁看了?她有看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