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她不禁打了个寒颤,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得罪草原的人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不久婢女们抬来洗澡水,已经快要发臭的公孙韵儿看着大大的澡盆里干净清澈的水,就像是遇见了老朋友。

    脱光衣服迅速跳进去,洗了半天才看着旁边的珠珠有些发呆伸手将她拉了进去。珠珠立马哇哇叫起来就要往外面跑,她将按在水里搓澡。

    “听说你们草原上的人一辈子只洗三次澡?”

    “也不是,我们一年到头有三次。草原上的水可是很珍贵的。我们要喝水都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挑,一去一来就要花费一天呢。”

    “干嘛不去源头那里洗呢?”

    “除非你不想活了。水的源头可是最神圣的地方,要是谁敢去污染,单于一定将他杀了祭河神。”

    “那你们还真是可怜。”

    突然想起那天她们好像是在河滩里洗小狼它们,会不会被祭河神啊?“那天我们在的那个河滩,应该没有事情吧?”

    “这些年不会有事。单于让人挖通了河道,源头的水主流从草原中间流过,分支遍布整个王城,要不然单于侍女们不会这么快就给你准备了洗澡水。”

    穿上婢女们送来的衣服,好奇的看着衣服上那些叮叮当当的东西,为什么草原上的人都喜欢在衣服上镶这么的金银珠宝?看起来好土。

    珠珠笑着说道:“姐姐,不对,郡主,衣服上的东西都是你们中原的平常物,你怎么会如此好奇啊?”

    “我不是好奇,而是觉得你们草原上的女人太不容易了。”

    拿起项链,上面尽是些拇指大小的宝石,看着这分量,就觉得脖子酸痛。还有那帽子,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要在上面镶一大颗石头,这让她平时插支发簪都觉得重的人怎么戴?

    她有些后悔答应给单于当干女儿的荒唐行为,现在就算没有被老爹打死也要被这些石头压死。

    “姐姐,你还是弄快一点吧,我们都被侍女们催了三次了。”

    中午,卓玛醒了,翻身下床习惯性的去找自己的拐杖,不小心打碎桌边的茶杯,惊醒了软榻上的布偌。

    “卓玛,你醒了?”他急忙上前扶着,低头看着她的腿,“谷神医说你醒了就可以站起来,你试试看。”

    她点点头,布偌慢慢的放开手,她慢慢的站起来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门口就传来医术怒吼,两人抬头就看见单于身后的谷神医摆着臭脸。

    “谷神医来了。”她笑着打招呼。

    他哼唧一声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你才刚刚恢复就想着走路,要是不小心走过头又站不起来,不知道那个家伙下次会不会又拿马尾巴拴着我了。”

    她急忙看向卓然,他尴尬的笑笑,低声嘟囔道:“不是已经收了钱为什么你还要记仇?”

    传到他耳朵里,恶狠狠的瞪了卓然一眼,“别以为三千两银子就可以抹去你对我的伤害。就像往墙上钉钉子,拔出来了照样还是有痕迹。”

    “弄一点石灰或者泥巴堵住就行了,实在不行就拆了重新砌。”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他真的觉得自己不应该让她认干爹,这下好了,胳膊肘彻底往外拐了。

    “花悠悠,你再给老子乱接话信不信我断了你的经济来源饿死你?”

    “放心吧,我不会让妹妹饿着的。”卓然很感谢花悠悠接话,要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该拿什么话来堵老头。

    卓玛听到他这一声妹妹疑惑地看着布偌,他低头轻轻说道:“父王准备将花悠悠认作干女儿。”

    门口进了两个小姑娘,她断定穿红衣服的那个就是让谷神医气得说不出话的花悠悠,笑着说道:“妹妹穿上这一身衣服倒是有几分草原女子的味道。”

    公孙韵儿笑笑,她现在只觉得脖子痛,草原上什么都好就是为什么非要戴这么重的石头,知不知道什么叫做财不外现,难怪这么多人都跑来这里抢宝石。

    谷神医的眼睛一直盯着她脖子上的那些宝石,乖乖,都是一些价值连城的宝物,要是拿去当铺他简直就是赚翻了。

    她瞪了谷老头一眼,笑眯眯向单于他们行礼,四人乐得合不拢嘴,纷纷拿出准备好的见面礼,再一次亮瞎了谷神医的眼睛。

    卓玛看着这个汉人姑娘由衷的喜欢,一点都不矫揉造作,跟王傅雅那个贱人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听着布偌说他们三天后就离开,不舍拉着她的手,“悠悠妹妹,以后有空就经常回来看看,这里也是你的家。”

    “谢谢姐姐。”既然卓玛曾经跟公孙未名他们是结拜兄弟,叫一声姐姐也不为过,只是想起往事她心里又开始发酸了。

    珠珠更加疑惑了,为什么一碰到跟公孙未名有关的人和事,她就开始落泪?她跟公孙未名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姐姐,你要是舍不得就不要离开了。”她笑着说道:“留下来,世子爷可以教你射箭,郡主可以教你骑马哦。”

    卓然他们点点头,王宫里许久没有这么有生气了。

    “那你能教我干什么?”公孙韵儿淡淡的看着她。

    “我帮你照顾小狼它们啊?”

    就知道这厮打的是这个主意,自己那些宠物们天天被她喂食不停的洗脑,真的担心哪天它们分不清楚谁才是主人。

    “不用了,它们我自己会照顾。”

    “谁是小郎啊?”卓玛听得云里雾里,小朗听取了好像是个男孩子的名字,难不成是花悠悠的孩子?汉人姑娘一般成亲都很早的。

    “还能有谁,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狗屎运捡回来的狼崽子和小豹子。”谷神医冷冰冰的插话。

    他已经彻彻底底的被人冷落了,坐在那里半天都没有人搭话,只是同样被人冷落的布偌时不时看他一眼,眼里满满都是同情。

    也对,人家至少还有未婚妻靠在怀里,他呢除了空气就没有什么。

    “一天到晚就知道跟那些畜生在一起,我就怕哪天会忘记自己还是个人。”

    脚上传来一阵剧痛,低头就看见小狼它们一个咬着他的一只脚,眼里尽是对他的不满。急忙跳起来甩开它们,“花悠悠欺负我也罢了,你们居然也欺负我,还有没有天理啊?”

    珠珠急忙上前将它们抱回来,就怕他将它们一脚踏扁了。公孙韵儿接过,抚摸着它们,“干得好,以后他在唧唧歪歪就给我使劲咬。”

    他的心就像是从冰窖里刚刚拿出来的,冷得让人绝望,“老子要去上吊不要拦着我。”

    众人鄙夷的看着这个假装往外走的人,她将小狼它们丢到卓玛怀里,上去一脚将他踢出去了,“要死就趁早,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珠珠已经见怪不怪了,卓然淡淡的瞟了一眼门口继续盯着她们看,只是单于有些担心的问道:“谷神医,不会有事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