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死老头,有必要观察得这么仔细吗?

    “有得吃就不错了,再挑三拣四信不信以后连鸡屁股都没有?”

    珠珠看着谷神医急忙狼吞虎咽地吃着热乎乎的烧鸡,有些同情。

    卓然听见公孙韵儿肚子叫,急忙让人准备了一桌子佳肴,饿鬼投胎的人狼吞虎咽之后,看着热腾腾的烧鸡实在是吃不下,居然假惺惺的说给谷老头留着。

    留着就留着吧,居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吃了鸡腿。她到底几辈子没有吃饭了?凑到她面前,“姐姐,我现在发现你好有本事,居然用吃剩的东西将他哄得一愣一愣的。”

    她急忙捂着珠珠的嘴巴,紧张的看了一眼谷老头,“你不要大声嚷嚷,要是让他知道真相我可就死定了。”

    老头最恨吃别人的剩饭剩菜。上一次她去卖包子,先吃了两个回去就被他臭骂一顿,现在张口闭口就是骂她没有良心。

    今天要是让他知道烧鸡是自己剩下的,就算告诉他那是自己特意留下来的也不行,一定会被他一针插死。

    珠珠急忙点点头,心里有些鄙夷,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卓然从房间里出来,看着谷老头坐在一旁狼吞虎咽像个叫花子,无奈的摇摇头。当年那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已经成为过去,如今只是一个邋遢的老头。

    走过去拱手道:“谷神医,你辛苦了,我已经让人备下饭菜,我这就带你过去。”

    “你还是给我准备洗澡水吧。”

    他本来就是很爱干净,一天不洗澡就很难受,可这个鬼地方水贵得离谱,雪域又很远,为了不饿肚子他只好忍了。

    卓然有些吃惊,这个老头怎么注重自己的个人卫生了?难道自己的嫌弃表情有这么明显吗?

    洗白白后的谷老头换上干净的衣服,一身清爽,看起来依旧那么的风度翩翩。卓然此时有些后悔自己以貌取人,没有深究他之所以会邋遢原来都是草原上缺水的缘故。

    “谷神医,我女儿什么时候才醒来啊?”

    单于在卓玛床边坐了半天都不见有什么反应,急匆匆的跑进来,“你倒是给孤一个准确的时间啊!”

    谷老头淡淡地看了一眼,依旧优雅的吃着饭。公孙韵儿看着这个一天到晚装模作样的人,将他手里的碗夺过去,“老头,王爷在问你话,耳朵聋了是不是?”

    “明天!”朝着单于吼了一句,“我们等她醒了再离开,你有必要时时刻刻都在老子面前晃悠吗?还让不让我安安静静地吃饭了?”

    卓然看见自己的父亲被他吼有些生气,好歹他们也是草原上的主人,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

    “谷神医,我父王也是担心女儿,你不必生气。”慢慢的走过去,倒了一杯酒,“我替父王给你赔罪!”

    他淡淡的看着,一大清早一声不吭地将自己捆起来,威逼利诱,这笔账他还没有跟他好好的算算。

    “世子爷,你觉得一杯酒就可以弥补你对我的伤害?你也太小看我了。虽然我只是一个大夫,可我也是有尊严的,你居然将我绑在马尾巴拖着走,这笔账你准备怎么算?”

    公孙韵儿扑哧笑了,他不满的瞪了一眼,“笑什么,要不是因为你这这个丫头拖我后腿,我至于答应被人这样对待?”

    卓然听着他怨妇似的抱怨有些头疼,这个老头怎么就这么爱记仇啊?揉揉自己的额头,“谷神医,这件事是我不对,那你想怎么算都可以!”

    要得就是这句话。打自从进王宫开始他就在想该怎么敲诈卓然一笔,最好是让他几个月过着一穷二白的苦日子,看看他还敢嚣张不?

    装作很难为情的样子,“这样不太好吧?若是我算重了你肯定会说我不讲情面,算轻又觉得对不起自己。”

    “没事!”卓然已经开始提心吊胆了。

    这个老头唧唧歪歪的,无非就是想要银子,当年他除去瘟疫一口价将他家的三分之一的财产收入囊中,他的父王心痛了好几个月。

    也不知这个吸血鬼今天又要开出什么样的天价,他越来越担心贪得无厌的老头会不会将他的金银财宝全部搬走?仿佛听见它们已经在跟自己说拜拜了。

    谷神医越是不开口他越是着急,“谷神医,你还没有想好吧。没有关系,你慢慢想,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谁说我没有想好?”他放下筷子,将公孙韵儿手里的饭碗抢回来,“我的要求不高,只不过是想给你要三千两银子而已。”

    三千两银子,老头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好心了?管他的,卓然趁着他没有反悔之际掏出三千两银票放在桌子上。

    公孙韵儿急忙点了一下,喜滋滋地就往自己的衣服兜里揣,谷神医一把夺过去,“这是我的精神损失费,你拿去干什么?”

    听他的意思很像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费用,卓然的笑容立马僵在脸上,“谷神医,这不是我妹妹的医药费?”

    “你觉得我会那么廉价吗?”他迅速刨完饭,慢悠悠的走到单于面前,“刚才的是你儿子将我粗鲁的捆来的精神损失费,我想卓玛的医药费应该是你给吧?”

    “那你准备要多少?”单于心痛不已,那些好不容易赚回来的银子又要飞了。看着这个笑得诡异的人,他有些担心自己的棺材本。

    谷神医回头看看一直板着脸的公孙韵儿,招招手,“悠悠过来,这笔钱外公送给你当嫁妆了,要多少你自己掂量掂量。”

    她一听心里难受了,老头难道不知道自己这些日子为什么要找离朔他们报仇吗?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夫君已经赴黄泉路了?

    “姐姐,你怎么又哭了?”

    珠珠心里本来还有些羡慕谷老头出手如此大方,转头就看见她泪流满面,有些搞不懂为什么一提起嫁妆就落泪了,难道是感动了?

    谷神医这才想起来这个外孙女已经是个寡妇了,急忙上前说道:“悠悠啊,做人总要朝前看的,以后会有一个人好好珍惜你的。”

    她曾经也是这样想,可是谁能比她的七哥好,谁能比他更加疼爱自己?勉强的笑笑,“王爷,我的嫁妆就先放在你这里吧,多少你自己看着办。”

    单于刚刚还有些高兴,突然听见她这样说有些为难了。

    自己看着办,这可是最难办的。给少了显得小气,他堂堂的一个王爷一定会被人耻笑的。给多了他可舍不得啊,再说了,卓玛也会有意见的啊!

    “你们祖孙俩给我出了个大难题啊!”

    卓然笑笑,看着公孙韵儿越来越觉得亲切,就像是自己的亲妹妹一般。“这有什么难的?卓玛有什么就照样给她准备一份就行了。”

    公孙韵儿笑笑,拉着珠珠出去看看萤火虫,单于听着外面传来的笑声,突然问道:“谷神医,悠悠不是你亲外孙女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