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月明星稀,王宫里灯火通明,单于焦急地在卓玛的房门前徘徊着。心里很是怀疑谷神医的医术,他甚至让人将卓玛的院子围得水泄不通,就怕老头畏罪潜逃。

    公孙韵儿被卓然盛情款待,捧着撑得圆滚滚的肚子来到这里,“王爷,老头还没有出来?该不会是在里面睡着了吧?”

    单于一看心里多多少少安慰了一点,谷老头的外孙女还在自己手里,应该不会挖地道逃跑。

    他急忙笑着说道:“谷神医的医术精湛,为人也很尽职,应该不会那样做。”

    阿木一家一直都是他的忠实的奴仆,谷神医是赵世荣推荐的,医术应该没有问题。不过人都会变的,赵世荣已经二十年没有看见他的这个老朋友,谁知道谷老头这些年有没有荒废?

    “那你着急什么?”这个老头也不怎么耿直嘛!脸上露出了怀疑的神色居然还口口声声夸赞老头,难道当王的人都如此虚伪?

    他急忙假咳嗽几声,“悠悠,我可没有着急,只是有些担心谷神医一天没有吃东西会不会饿晕倒在里面,那些针会不会刺痛卓玛?”

    “布偌不是在里面吗?他不会让谷神医胡来的。”

    卓然淡淡的看了一眼紧闭着的门,心里一点儿都不担心。既然谷老头自诩为神医,自然有他的本事。更何况,当年他治好瘟疫的事情所有人都有目共睹。

    单于终于走累了,在石凳上坐下。

    月光撒在公孙韵儿脸上,有些说不出来的神秘感。单于看着这张脸,要不是卓然告诉自己她带着人皮面具,他真的以为这就是他曾经失去的女儿。

    在当年的战争中,冷烨的军队打到王宫,他的王后在逃跑的过程中遇见南国的军队,被乱箭射死,刚刚出生的女儿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卓然也在打量,这个女人跟他过世的母亲有说不出的相似,要是母妃还活着应该很喜欢她吧。

    “悠悠,一直没有问你,你爹娘他们怎么不跟你在一起?”

    今天将谷神医绑来,死活不肯替卓玛治腿,口口声声说他的外孙女得了很重的病,要是不快点找到雪狐一定会丧命的。

    当卓玛问起他外孙女的爹娘为什么不管自己女儿的时,这老头就像是吃了炸药一样,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通,弄得她委屈极了。

    公孙韵儿冷不丁的被他这样问有些懵了,许久才胡编乱造的说:“他们两人嫌弃我,小小年纪就将我扔到外公家,自己不知道去哪里逍遥了。”

    说完假装悲凉的看看天上的月亮,远方的爹娘啊千万不要怪罪,我这也是形势所逼,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就公孙府的人,一定会让午夜他们打包带走。

    “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啊?”

    珠珠立马气愤了。虽然赵世荣不是她的亲爷爷,可是这些年来他对自己阿爹很不错,对自己也很宠爱。为什么姐姐的父母却要抛弃了她?

    “若是以后我遇见他们,一定将他们好好的训斥一顿,作为父母居然不管自己女儿的死活这还算是人吗?简直就是畜生不如。”

    听着她将自己的父母贬得一文不值,公孙韵儿觉得后背凉飕飕的,仿佛听见自家老爹拿着板凳怒吼:“公孙韵儿,你良心被狗吃了。”

    急忙制止还要张口骂的人,“珠珠,其实他们也是有苦衷的。”

    “就算有什么苦衷也不能抛弃自己子女。”卓然不知道今天到底怎么了,听见珠珠骂就觉得心里不舒服,“再说了,你外公已经老了,他们怎么忍心让他为了你的病四处奔波?”

    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支支吾吾的,“这个嘛,那个是因为……”

    “说白了就是他们不想承担责任!”珠珠越想越气愤,“百善孝为先,不孝顺父母就是他们的错。不抚养自己的孩子罪加一等。”

    糟了糟了,这下老爹他们不知道要打多少个喷嚏了?早知道她就说他们因为瘟疫死了,省得现在他们被人戳脊梁骨。

    她一慌张就有些扯得太远了,“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再说我父母他们了,其实我不是他们亲生女儿,肯将我养大已经是任至义尽了。”

    “那你的亲生父母是谁?”单于打消的念头立马又死灰复燃,难不成这个花悠悠真的就是自己女儿?

    她心里更加慌乱了,想不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天晚上肯定是吃得太饱才会弄出这些妖蛾子。

    “他们没有说,我也是无意之间听到别人这样说的。嘿嘿,他们肯定是看见我父母他们不喜欢才会这样说的。汉人一般都挺会胡诌的嘛!”

    千万不要再刨根问底了,她的脑细胞已经死得差不多了。

    卓然显然不想如她所愿,他对汉人很了解,他们一般都强调不要信口雌黄,断然不会空穴来风,花悠悠八成不是谷神医的亲生外孙女。

    “花悠悠,那你外公知道这些事吗?”

    “不知道,不要问了。”她将头摇得像个波浪鼓,一直嚷着不要再问了。

    单于越来越断定她说的事情是真的,心里越来越期待她就是自己的女儿。看她的那双眼睛简直就是跟自己的亡妻一模一样,这应该不是巧合吧。

    紧闭的门终于打开了,谷神医晕晕乎乎的走出来,单于急忙上前问道:“谷神医,卓玛怎么样了?”

    他摇摇头,卓然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这个老头将自己的妹妹医死了?拽着他的衣领,“你不是说自己是神医吗?为什么会将我妹妹医死了?”

    “年轻人就是急躁。”他拍掉卓然的手,“她醒来就可以站起来了,不过你怎么不问问我有没有事啊?”

    公孙韵儿悬着的心终于放下,看着这个除了看起来有些疲惫不堪哪里都完好无损的老头,“你不知道自己有个外号叫老不死吗?既然如此,我们干嘛要问你?”

    他气得吹胡子瞪眼,这个没有良心的肚子圆滚滚的,八成是吃饱了。可怜的自己,一大清早就被卓然绑来,恐吓威胁之下,忙到现在可是半滴水未尽啊!

    “我这些做都是为了谁啊?”瞪了她一眼,“要不是有些人傻乎乎的,火都烧到眉毛了还在睡,我至于累成狗吗?你这个没有良心的。”

    “谁说我没有良心了?”

    她的良心可是大大的好,在京城一提起公孙韵儿,谁不竖起大拇指夸赞她是最有良心的女神,只有这个整天都躲在深山老林当野人的老头不知道罢了。

    慢悠悠的从旁边扔过去一个食盒,“看什么看,烧鸡你没有见过啊?要不是考虑到你没有吃东西,我早就消灭掉了。”

    他立马感动得痛哭流涕,这个丫头终于良心发现了,“我的悠悠最好了,居然给我留了烧鸡。只是,你不要告诉我这只鸡生来就缺了一只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