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半个时辰后一家特色饭馆,公孙韵儿拼命的吃着桌上的东西,谷神医在一旁心痛的看着这些东西全部进了她的肚子,付账的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吃到。

    她抬起头来看看拿着筷子半天没有动的两人,“你们怎么不吃,是不是觉得不好吃,既然如此干脆全部给我算了。”

    谷神医打掉她伸过来的魔爪,“女孩子家家懂不懂什么叫做矜持啊?当着客人的面你还是注意点形象的好。”

    马主人立马摆摆手,“花小姐随意就好,不用太在意。我们草原上的女人都是像小姐这样豪放不羁的。”

    “看见没有,阿木叔叔都不介意,你唧唧歪歪的干什么?”得意的向谷神医使了个眼色,笑着问道:“我到了草原,那些姐妹们应该会喜欢我吧?”

    “当然了。她们最喜欢像你这样天真无邪的人,不像以前那个叫王傅雅的女人,整天娇柔做作,她们对她也是虚以委蛇。”

    她再一次睁大眼睛,想不到王傅雅的臭名声已经传到大草原上了。叹气的问道:“叔叔,你们是怎么认识王傅雅的?”

    “他们一家人被皇上贬到边疆来。当初我们还挺高兴的,终于可以有个汉人女娃娃了,想不到这个女娃娃却整天搬弄是非,渐渐的大家都讨厌她了。”

    “怎么个搬弄是非?”谷神医也开始变得有些八卦了,王傅雅这个女人还真是失败,臭名昭著啊!

    阿木喝了一碗烈酒润润喉咙,开口道:“她喜欢公孙府的公子,又同时喜欢梁王世子,想方设法地赶走那些想跟他们交朋友的人,尤其是女人。”

    “女人很善妒,这一点不足为奇,你们也不至于讨厌她吧。”她是真的替王傅雅悲哀,在京城整天被人唾弃也罢了,好不容易到了边疆也是这样,做人做到这种份上也是醉了。

    他摇摇头,“本来也没有那么讨厌的,可自从发生了那件事,草原上的人对她完完全全讨厌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你就一次性说完好了!”谷神医从来没有看见比他还要慢吞吞的人,“说完了吃饭赶路。”

    他抱歉的笑笑,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沉思片刻后,“曾经有一次,单于的女儿卓玛郡主想去找冷阎风学他逃跑的本事,被她使坏摔下了马,当场摔断腿,现在还躺着呢。”

    “那卓玛喜欢冷阎风?”她睁大眼睛,怎么没有对她说过?

    他摇摇头,“卓玛已经有了未婚夫,而且还比冷阎风大了五六岁,怎么可能喜欢一个小弟弟?她一直把公孙未名和冷阎风当做弟弟看,他们三人还结为兄弟,一起出去打仗呢。”

    她糊涂了,既然武功怎么高强,怎么会被王傅雅弄断腿?“既然如此,是不是王傅雅用了什么了不起的办法才会让她……”

    “若是明着来她当然不可能伤到我们的郡主,可是那天正好是卓玛的生日,她一高兴就喝醉了,非要往军营里跑,我们劝都劝不住。”

    那时正是寒冷的冬天,比任何一个冬天都要冷,地上积了厚厚的雪。王傅雅看着这个整天缠着冷阎风他们的女人,举起了手里的弓箭,射向了卓玛的马。

    马儿一受惊,她跌下来落入了冰窟。锋利的冰渣子刺入了她的右腿,醉酒的人当场晕过去,血染红了她的衣服。

    等到单于的人发现她时,她冻得差点断气。梁王派去许多大夫,命是保住了,可是她的腿因为被冻伤,已经不可能再站起来。

    梁王听到她的马是被人射杀的时候,派人去调查。王傅雅认为自己将这些做得天衣无缝,就算他们查到什么也只会认为是敌人做的。

    梁王和单于也这样认为了,他们向敌军发起了猛攻,取得胜利了。在庆功晚宴上,卓玛拄着拐杖被她的未婚夫扶着来到冷阎风他们面前,四人有说有笑的,完完全全将精心打扮的她忘得一干二净。

    独自喝着闷酒,不知不觉醉醺醺,看着所有人都不顺眼,对所有人都像是他们欠了她什么,尤其是在根公孙未名嘻嘻哈哈的卓玛,有种恨不得马上将她撕碎的冲动。

    再次酒醉的卓玛笑着对她说道:“雅儿,你年纪也不小了,有没有想过嫁人呢?”

    她没有回答,性格开朗的卓玛笑着对她的的哥哥说道:“大哥,听说你对雅儿有好感了?”

    王傅雅立马看向卓玛的大哥卓然,一个粗犷的男人,虎背熊腰,看着就恶心,本想让她不要开玩笑就听见她说道:“雅儿,我哥哥条件不差,比他们两个好多了。”

    公孙未名淡淡的看了一眼,“的确不错,与其整天追求那些爱而不得的东西还不如找个喜欢你的。冷阎风,你觉得怎么样?”

    正在与女人卿卿我我的人转过头来嫌弃的看了一眼,“既然有那个想法,还不如让单于快点来提亲。”

    那种迫不及待想要将她送给这个草原粗鄙之人的语气,她听着狠不舒服,“我是不会喜欢一个不懂情调的莽夫,卓然,你死心吧。”

    卓然本来就是对她不感冒,看着妹妹这些天难得露出笑容,跟着她开玩笑,想不到居然将王傅雅的真面目给抖出来了。

    “王小姐,我有说对你有意吗?你可不要自作多情。还有,我不是什么不懂情调的莽夫,你们汉人会的那些我一样不少。”

    刮掉胡子,褪下一身戎装,他也是个风度翩翩的少年。他的母亲可是汉人,他完完全全的继承了她身上的优点,在草原上可是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卓然想不到她居然是个开不起玩笑的女人,顿时有些烦躁,“雅儿,我们不是在开玩笑,你有必要这样看不起我哥哥吗?”

    “开玩笑?哪有人那婚姻大事开玩笑的?”她立马站起来,看着卓然身边一直宠溺的看着她的布偌,“若是让你现在离开他,你会答应吗?”

    “绝不可能!”布偌立马回答,“我们可是真心相爱的,不想王小姐你只是一味的单相思。”

    公孙未名觉得有些无趣,站起身来准备离开,被她叫住:“若是当初将你带回家的是我而不是公孙韵儿,你会不会像爱她一样爱我。”

    “不会!”他头也不会的离开,冷阎风也站起来,“不要看我,当初是我自己跟着韵儿回家的,虽然她不喜欢我,做朋友也不错。”

    看着他们一个个离开,周围的人又全部是草原的蛮夷,个个看着自己的笑话,她从来没有那么愤怒。

    看着卓玛在笑,她冷笑道:“都变成残废了还有那么多人喜欢你,你命还真好。当初你怎么没有死在冰窟里?”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卓然听出了其他的味道,难不成妹妹的事情就是这个女人做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