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她正有此意。王傅雅一路上都在嫌弃他们,一直在她面前贬低自己,早就想个办法灭灭她的威风。

    “王姐姐,不是我挑剔,实在我外公他是个神医,从来不会亏待自己。如今有人请客,他就希望主人能好好款待。”

    她立马拉下脸来,谷神医一看也不乐意了,朝那边排着队上茅房的侍卫喊道:“什么?王小姐你居然说摄政王是卑鄙小人?就不怕……”

    王傅雅立马捂着他的嘴巴,“神医,我求你不要乱说了,我请你们去顺风酒楼吃饭就是了。”

    店小二热情周到的迎上来,“三位客官,你们是住店还是吃饭?”

    “住店和吃饭。”谷神医不客气的坐在首位,这家酒楼他年轻时候来过,有个臭规矩就算先付钱再吃饭。“小二,将你们酒楼的拿手好菜都端上来,有人会付账的。”

    公孙韵儿指着旁边的王傅雅,那个小二哥立马笑呵呵的说道:“这位小姐,我们酒楼有规矩,只有点了拿手好菜就必须先付钱。一共是五十两黄金,总共一千两银子。”

    她立马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平生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贵的饭菜,一顿就吃掉了她一年的伙食费。

    慢吞吞的掏出银票递过去,店小二乐呵呵地说道:“你们稍等,菜马上就好。”

    不一会儿就摆满了佳肴,公孙韵儿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饭菜,不停的往嘴里塞,王傅雅在一旁嫌弃的看着。

    看着谷神医优雅地吃着,她说道:“神医?你真的是神医?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过?”

    “那是因为我已经隐退很多年了。”他很受不了她是不是投来的鄙夷眼光,“想当年我在江湖上可是说一句狠话就可以让人抖不停的人,只可惜……”

    “只可惜什么?”难道是因为将让医死了,名声臭了不得不隐退江湖,她更加鄙夷。人有失手马有漏蹄,经不起考验的人还称什么神医?

    “只可惜他当年因为外婆不得不隐退江湖,找个犄角旮旯躲着过二人世界。”

    公孙韵儿放下筷子,实在是撑不了了,打着饱膈说道:“最可恨的是他们居然将我从父母身边带走,彻彻底底的跟外面的世界脱节了。”

    谷神医暗自点赞,这撒谎的技术简直不要打草稿了。微微一笑,“我们还不是希望你不要像你那个不争气的娘一样,整天除了给你爹生孩子什么都不作。”

    “那我现在也没有学到什么啊?”

    “是啊,因为你比你娘还不争气。”

    她立马拉下脸来,居然敢骂自己,“老头,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给你一点洪水你就泛滥,信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

    “喂喂喂。”谷神医急忙躲开,“这里可是在酒楼里,你不要胡来,打碎盘子我可不会替你赔钱的!”

    经他这么一提醒,她立马举起空盘子,“你还欠我八千两银子,就算打碎了也够赔钱了。”

    谷神医有些怕她了,绕着柱子绕圈,她依旧穷追不舍。

    王傅雅看着他们,不经意看见公孙韵儿包袱里有个小瓶子,拿出来凑到鼻子里闻,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她身上没有了那股味道,原来都是这药在捣鬼。

    想起曾经的那些日子,公孙未名因为她对自己百般嫌弃,冷阎风对自己拒之千里。在众人眼中,她总是那么讨人嫌弃。

    极度不平衡的她,趁着公孙韵儿他们不注意倒出里面的药丸,将自己一直吃的美容药丸放了进去,反正都是黑色的,不会有人发现的。

    起身来到他们面前,“饭我是请了,我还有些事情就先走了。”

    谷神医眼皮子都没有抬,公孙韵儿笑着点点头,“王姐姐不留下来住一晚吗?现在已经天黑了,一个人走在外面不安全。”

    “不了不了。”口袋里只剩下一百两银子,若是在住下去只怕要喝西北风了,“姐姐常年在外走,已经习惯了。”

    她走后,公孙韵儿提着包袱跟着店小二上楼来到了自己的房间,看着那个小瓶子紧皱眉头,这样的苦逼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王傅雅带着那些药丸来到了一家医馆,大夫闻过她手里的药丸,“小姐,这些药丸可是很珍贵,只有桃花岛的人才可以炼制出来。”

    “有什么功效?”

    “除了可以改变人的气息外,还可以解奇毒,长期服用还可以长寿。小姐,不如每颗药我出五百两银子,你卖给我如何?”

    原来这些药如此值钱,早知道她就将公孙韵儿的药全部倒出来算了,“我只有这么一颗,可是费了好大劲才弄到,可不可以多给一点。”

    “那就五百五十两,不能再多了。”

    王傅雅拿着银子走后,大夫立马笑了。要是送到摄政王那里,他不知道可以赚好几倍。

    现在桃花岛已经不允许卖丹药了,市面上可以买到的药越来越少。尤其是这种药,摄政王曾经开出天价也没有买到。

    王傅雅看着手里的三颗药,卖了这些药丸又可以够她挥霍好几个月了。不过越走她越后悔,为什么有给公孙韵儿留下两颗呢?那可是一千多两白银啊!

    王傅雅始终没有发现尾随在她后面的那些尾巴。这些人可是在医馆里亲眼目睹她交易的土匪。

    次日,公孙韵儿他们离开了酒楼。一路上越来越不对劲,总是有许多人想要打劫他们,可他们偏偏没有什么贵重物品值得他们抢的,两人很是疑惑。

    两人就专门挑那些深山老林走。

    “一定是王傅雅那个贱人,她居然换了你的药。”谷神医怒气冲冲的握紧拳头,“她八成是将那些药拿去卖被人盯上,将我们的事情抖了出去。”

    “卖?一颗药丸能值多少钱?”她实在是不敢相信,一颗颗药丸也能赚钱。

    谷神医白了她一眼,“若是普通的药丸自然不值钱,要是这药跟桃花岛扯上关系,那可是天价难求。不知道现在王傅雅已经发财成什么样子了。”

    公孙韵儿睁大眼睛,难怪一路上会有那么多人打劫他们,原来都是这些药丸捣鬼。想到自己一天就吃掉数不清的银子,她有些心痛了。

    “要是你早点告诉我,我一定回去将王傅雅抓回来剥皮。”最重要的是她再也不会嫌弃那些药难吃了。

    谷神医摇摇头,王傅雅一看就是个挥霍无度的女人,要是知道自己手里有天价药丸,只怕早就逃之夭夭了。

    “得了吧。只怕她连夜就远走高飞了,还等你去抓,人家又不是傻子。”

    她低下头,王傅雅不是傻子,傻子一直都是她自己,被人卖了还在替人数钱。现在好了,只怕是连自己的命都要没了。

    午夜他们这几天就像是发疯了,看见跟她相似的女人就下毒手,那种手法令人发指,那些被他们杀死的女人,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