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花悠悠,我要被你害死了。”

    “我哪里又要害死你了?”她不明所以的看着。这个老头一天到晚一惊一诈的,再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她要疯癫的。

    “还说没有!我问你,什么时候将我的药换了。”就知道这个丫头不会老老实实的吃药,可万万没有想到她居然将自己精心配制的药换成了普通的美容药丸。

    “你知不知道啊,冷晟他们的人还跟在我们屁股后面啊?”难怪冷晟他们的人一直穷追不舍,原来都是这丫头惹祸。

    她也懵了,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拿回瓶子,看着上面的花纹,突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那天在船上她遇见了王傅雅,一见面她就热情的过来打招呼,“公孙小姐,你这是要去哪儿?!

    易容的她没有理会,王傅雅依旧不依不饶地说道:“怎么,才过了两个月就连我是不认识,公孙韵儿?”

    自己的易容术真的差到可以让人一眼看出来吗,她不相信,变着声音说:“你这个人烦不烦啊,左一个公孙小姐右一个公孙韵儿,你没有毛病吧?”

    她旁边的谷神医也不满的说道:“这位小姐,你可不要乱喊。如今公孙韵儿被通缉,你这样做是要存心害死我们吗?小姐,我们爷孙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

    王傅雅只不过是看见那些侍卫一直尾随着他们,看着这船上只有她和这爷孙外加一个船夫,才会怀疑这个小姑娘是不是公孙韵儿。

    “老爷爷,你不要生气,我只不过在跟你们开玩笑罢了。”

    哪有人这样开玩笑的?若是这些话传到后面那些人耳朵里,他们可是要掉脑袋的。公孙韵儿翻着白眼,“姐姐,你的玩笑未免有些开得过头了吧?”

    午夜他们的船来到他们面前,拿出一幅画扯着沙哑的喉咙问道:“你们有没有看见画像上的人?”

    公孙韵儿凑过去,看着画中的自己被画得活灵活现的,不知道这是不是出自离朔的手笔?

    午夜看着这个发呆的女人,不满的吼道:“到底有没有看见?”

    她急忙摇摇头,“没有没有。大人,这个漂亮的姑娘是谁啊?”

    “是公孙韵儿!”王傅雅不屑的回答,“那个整天只会到处做假事赢得百姓心的女人,除了会勾引男人什么都不是!”

    居然将她贬一无是处,谷神医轻飘飘的说道:“如此漂亮就算不勾引男人男人也会自动找上门来。不像有些女人,眼巴巴地贴上去都没有人要。”

    “那是因为那些男人没有眼光,肤浅,甘愿被这个贱人的外表迷惑……啊!”

    一直在看他们斗嘴的午夜终于忍不住了,一巴掌扇在王傅雅脸上,“照你这样说来,摄政王和皇上岂不是也很肤浅?王傅雅,背地里议论摄政王,就不怕自己的性命不保?”

    只顾着自己一时痛快,忘记了如今两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也对公孙韵儿念念不忘,她这样说无疑是在找死。

    她最怕丢掉自己的性命,急忙“噗通”一声跪下,战战兢兢的说道:“大人,都是我一时口误,请大人恕罪,不要给摄政王说。”

    午夜不屑的看了一眼,“公孙韵儿可是摄政王的王妃,身份尊贵无比,你这样议论她,先不说她能不能饶恕你,只怕摄政王也会找你算账。至于我,实在是帮不了你,自己看着办!”

    “大人,这位姐姐也是无心之过,你就不要计较了。”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公孙韵儿压着心里的怒火,向午夜求情。

    他看看这个女孩,除了那张脸不像公孙韵儿,其他上下几乎跟她一模一样,尤其是那双水灵灵的眼睛。

    笑着问道:“这怎么可以?我可是很忠心耿耿的。”

    “这事只有你们知我们知,只要你们不说,摄政王他不会知道的。”

    “说的也是!”他点点头,“王傅雅你起来吧。这次我就不追究,若是有下次,谁求情也没有用?”

    王傅雅急忙爬起来,笑呵呵的说道:“谢谢大人,奴家以后再也不敢了。多谢小妹妹,等到了岸上,我请你们吃饭。”

    谷神医看着这个变脸比翻书还要快的女人,骂了他的外孙女,不坑她一把实在是太对不起了,“我们可是什么都没有做,辛苦的可是大人们,若是只请我们,是不是有点不厚道了?”

    王傅雅立马觉得有些心痛,这些侍卫少说也有十来个,若是请他们自己只怕被掌柜的逼着去卖身还债了。

    午夜看着她脸上露出苦色,看来也是个打肿脸充胖子,想着王明一直都在他主子的手下做事,不想让她难看。

    摆摆手,“我们还有事情要处理,就不跟着你们去吃饭了。”

    她急忙假惺惺的说道:“那可真是太遗憾了,大人若是以后有机会你一定要来哦。”

    午夜只觉得有些恶心,“算了,王小姐的饭可不是那么好吃的。来人吩咐下去,加快速度。”

    看着他们渐渐远去,王傅雅笑了。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分明就是公孙韵儿,要不然她刚才骂公孙韵儿是不会有那种表情。

    “小妹妹,你猜他们去了哪儿?”

    “不知道!”她察觉王傅雅已经认出了她,只想尽快离开这个危险人物,“八成是去找那个什么公孙韵儿了。”

    “是啊。人人都知道公孙韵儿身上有股特殊的香味,方圆几十米都可以闻到。她想替自己的亲人报仇只能去雪域抓雪狐来掩盖自己的气味,因此午夜他们就急着赶往雪域去买通安古托。”

    谷神医眼眸一暗,是不是百花宫有冷晟他们的人?抓雪狐除掉公孙韵儿身上气味的事一直都是秘密,除了百花宫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外面的人都知道了?

    “王小姐,这些你是听谁说的?”

    其实她也是胡乱猜测的,最近雪域里出现了雪狐,多少人马不停蹄的赶往那里。为了躲避王夫人的报复,她经常在外面走,当然对这些事情很熟悉。

    午夜他们八成也是想去抓百年难见的雪狐,只是顺路找一下公孙韵儿,回去之后让离朔表扬一下罢了。

    “江湖上的人都是这样说的,尤其是这件事情还是从百花宫传出来的。那公孙韵儿一直躲在百花宫,摄政王他找不到百花宫,只好去雪域守株待兔。”

    到了岸上,公孙韵儿发现午夜他们在一家茶馆里,向谷神医使了个眼神。他立马神不知鬼不觉地给他们下了很重的泻药,一个个拉得虚脱了。

    王傅雅将这些看在眼里,更加肯定她就是公孙韵儿,上前热情的挽着她的手,“小妹妹,我们进去吃饭吧。”

    谷神医嫌弃的看看这家小馆子,指着那边高档酒楼说道:“我们救了你一命,好歹也找一家像样点的吧。悠悠,你说是不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