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蜜桃立马用你死定了的眼光看着他。

    “没有!”他突然觉得好笑,“我让花涟漪她们每天给你喝粥就是为了让你喝完鸡汤,不过这只的确是普通的鸡,可不是我的那些宝贝!”

    刚才装出痛心的样子,完完全全就是为了骗她,既然被她发现,大胆的承认:“你也没有问我啊!悠悠,那些鸡确实不能吃的,你就不要摆出这幅吓人的表情了。”

    她哼唧着,谷神医心里毛毛的,哄着,“悠悠,外公不是有意要骗你的。”

    见她依旧摆着臭脸,他觉得软的不行只好来硬的了。使劲拍了一下桌子,“悠悠,不要整天就会摆着臭脸,你好好反省一下,连外公怎么简单的骗局都识破不了,你还有什么能力去对付冷晟他们。”

    被他戳中痛处,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默默地起身离开。

    谷神医看着失魂落魄的背影,“她这是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蜜桃叉着腰,“报不了仇一直都是她的心病,大宫主她们从来不在她面前提起。你倒好,噼里啪啦的说了,你是存心要逼死她吗?”

    他后悔莫及。

    公孙韵儿在院子里发疯似的练剑,花涟莹两人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看着,或时不时夸几句或是批评指正。

    天渐渐黑下来,月上渐渐爬柳稍,花涟莹笑着将她手里的碧落拿走,“悠悠,你已经练了好几个时辰了,休息一会儿吧。”

    木讷的看着天空,“我是不是真的很差劲?”

    “谁说的?”花涟莹与她并肩站着,“你的武功突飞猛进,在过些日子就可以出去找冷晟他们讨血债了。”

    点点头,突然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为什么冷晟他们会认出我,是不是我的易容术退步了?”

    “你身上有股特殊的香味,远远地就可以闻到,尤其是在你高兴的时候会更浓。以前我们也没有发现,可自从你夫君死后,你身上的味道才散发出来。”

    “那我岂不是易不易容都无济于事了?”

    难道是上天再玩她吗?偏偏让她有了这样的体香,存心让她放弃报仇吗?

    “放心,风婆婆已经去雪域抓雪狐了。”一直没有说话的花涟漪慢悠悠的走过来,“雪狐的血可以慢慢消淡你身上的味道,所以你必须等着她回来。”

    既然有希望,她渐渐地放下心来,不过听说雪域及其寒冷,年迈的风婆婆会受不了吗?会不会病倒了?

    “你们告诉我,雪域在什么地方,我要去找风婆婆。”

    次日,谷神医瞪大眼睛,“你说悠悠她要去雪域?”

    “那还有假?”蜜桃有些后悔来告诉他,“大宫主她们劝了一晚上都没有让她改变心意,我可是看在昨天你请我吃鸡肉的份上来告诉你的。至于要干什么,自己看着办。”

    他迅速的收拾好行礼,跟着她出了门。

    公孙韵儿看着面前的老头,“你又来干什么?”

    “不用这么记仇吧?”谷神医尴尬的笑笑,“听说雪域的王子安古托喜欢杀你这样的女人,不跟着你去,你应付得了吗?”

    她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昨天晚上花涟漪两人轮番给她说雪域的事情,尤其提到了这个叫安古托的人。

    说他冷酷无情,杀人不眨眼。十足的变态,特别喜欢杀十七八岁的外来女人,往往都是将她们粗暴的玩弄后在用变态的手法杀掉。

    在风婆婆的手札里她也找到了对他的详细资料,不过是个十八九岁的美男子,武艺高强了点,有些心理阴霾,她觉得真的没有什么可怕的。

    微微一笑,“你怎么如此杞人忧天,难道不相信我的魅力?放心吧,说不定你外孙女此次去就将他迷得团团转。”

    谷神医张着嘴巴,还说自己自恋,原来她才是最自恋的,简直就是自恋过了头。

    安古托身边美女如云,比她好了不止千万倍依旧担心自己明天还能不能活着,就凭她这个顶多算是看得顺眼的,只怕还没有到他面前就被他的属下当垃圾清理了。

    花涟莹笑笑,“悠悠,这一路只怕不会太平,多一个人总不是坏事,就将他带上吧,兴许还能化险为夷。”

    她嫌弃的看看谷神医,“好!”

    看着自己像垃圾一样被她心不甘情不愿的带走,他觉得百味掺杂,“悠悠,能不能不要用那副嫌弃的表情,我要不会白吃白喝。”

    “哦?”将他全身上下打量着,这个老头就像个从难民营跑出来的,伸手过去,“为了保险起见,你还是先交足半个月的伙食费吧。”

    这可是跟他学的,吃他一只鸡就要让自己交八千两白银,看在他是老头的份上,“给你优惠点,九千两银子就好。”

    花涟漪两人抱着手准备在一旁看戏了。

    “你怎么不去抢呢?”翻着白银,他全身上下只有九两银子,其他的还要在路上赚呢。

    “那你给不给?”老头唧唧歪歪的要干什么?昨天下午打劫她不是很嚣张吗?

    “不给!”给了她自己的酒钱这么办?

    “好!”她提起自己的行李直接走了,谷神医急忙跟着上去,被她一脚踹回来,“没有钱就不要跟着我,我养不起。”

    他推开扶着他的花涟漪,又厚着脸皮跟上去,“要是没有我,你别想出南国的边际。”

    回过头来看着他,“别告诉我,你有办法消除我身上的气味?”

    “那是当然。”他傲娇的走到她面前,掏出一个小瓶子递给她,“这里面的药,每天吃一颗可以暂时消除,不过彻底消除还要找到雪狐才行。”

    “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藏着掖着有意思吗?要是早点拿出来,说不定她现在已经混入皇宫毒死冷晟他们了。

    “这怪我咯?”要不是昨天蜜桃说起,她哪里知道那香味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还以为是院子里的花开了,害他白高兴一场?

    “回来这么多天都没有人告诉,要不是蜜桃说起,我还蒙在鼓里。”他满脸委屈,“这药是我昨晚配制的。”

    得到了药,她反而不着急走了,“既然如此,我还是去佳人庄看看。”

    花涟莹见此,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不过还是问道:“悠悠,你不是雪域了?”

    “我还去那里干什么?”她这个人很懒的,能不走就绝对不会离开,“留下来再研究一下易容术,过几天就去找冷晟他们算账。”

    花涟漪看着谷神医时不时鄙视的看看她们,“师傅,你今天是不是眼睛有毛病,时不时的翻一下干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