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吸着甘甜爽口的血液,全身上下可是剧烈的变化着。

    干瘪瘪的身子开始变得丰满起来,满是皱纹的脸越来越妖孽,满头银发渐渐乌黑亮丽,完完全全成了人神共愤的男人。

    放开已经陷入极度昏迷状态的公孙韵儿,轻轻打了一个响指,原本漆黑潮湿的空间渐渐变得明亮宽敞,不一会儿这里就成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一个紫衣少年来到他面前,看了一眼地上的女人,恭恭敬敬的说道:“少主,你怎么将百花宫的三宫主给弄回来了?万一被岛主知道你又被骂了。”

    “紫衣你烦!”他将地上的人轻轻抱起来放在软榻上,抚摸着她的脸,“这一次镇压龙族我功力消耗太多,她的血正好给我当补品,他知道了高兴都来不及。”

    真不知道泯岳哪里又得罪了龙族,整个海妖被龙族抓进了大牢,求到他这里。两人历来交情不错,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两人与龙族大战三天三夜取得胜利,他却因为功力消耗过度变成了一个干瘪瘪的老头,外公一看见当场就去找泯岳算账。

    泯岳为了消火,将罄夫人放出来还是难平他的怒火。

    整天跑到冷渊寻面前唧唧歪歪,他实在是受不了跟岛主吵了架,这可苦了紫衣他们,整天当着出气筒。

    “少主,就算如此你还是快一点将她送回去,要不然百花宫的人会来找麻烦的,岛主知道了你又要受罚了。”

    岛主可是一直记着少主将罄夫人丢入海里的事情,整天有事没事就来这里发一下火,他们这些当侍卫整天都提心吊胆的。

    冷渊寻看着她有些舍不得,尤其是看着她的脸,他更加舍不得了。梦里常常出现的女人,长着跟她一模一样的脸,难道这是上天的旨意?

    “少主,就算你在怎么舍不得也要将她送回去,要是岛主知道了,你可真的就麻烦了。”

    他不理不睬,紫衣更加着急,前天岛主就下了死命令,若是再让少主胡来,他们这些侍卫就要将位置让出来了。

    他们的父母好不容易才将他们送到这么尊贵的位置上,若是被这么拉下去,父母一定会失望,他们从此以后再也抬不起头来做人。

    他跪下,“少主,就算你喜欢他也要等到岛主坐化后接到身边,那时侯也没有人管你了。”

    门口传来脚步声,冷渊寻皱起了眉头。这些女人还真的没完没了了。一挥手将公孙韵儿送回去,转身看着门口七个女人。

    “你们今天又来干什么?”

    女人们一看他心情不好,连忙跪下去,“少主,岛主让我们姐妹来替你解闷。”

    看着这些外公为他精心挑选的小妾,环肥燕瘦,千娇百媚就头疼不已,整天叽叽喳喳的吵得要命。

    “回去告诉他,我已经没有好了,不用急着让我传宗接代。”

    那些女人哪里还敢逗留,立马跑得精光。他像紫衣勾勾手指,“我去泯岳那里转转,你给我去盯着外公外婆。”

    “还要去?”紫衣立马耷拉着脑袋,“你上一次就偷偷跑出去,我们差点被岛主除名。少主啊,你就可怜可怜我们这些当属下的吧。”

    那个老家伙不就是吓吓他们,有必要摆出一副要死要活的面孔吗?淡淡的看了一眼,转身“咻”一下消失。

    紫衣觉得少主总是跟自己过不去,总是挑他当值的时间开溜,弄得岛主老是看他不称职,老想着换人。

    泯岳看见老朋友到来,推开怀里娇滴滴的女人,笑着迎上去,“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

    不冷不热的看了他一眼,在椅子上坐下,看着桌上的美酒佳肴,心里极度不平衡。这些天自己时时刻刻都被病魔折磨,他倒好,美酒佳肴,左拥右抱。

    “老兄日子过得不错嘛?”

    他尴尬的笑笑,“本来是想去看看你的,可是你外公一看见我就像是吃了爆竹一样,好几次将我打入海里。”

    “所以你就躲在这里左拥右抱?”自己天天盼着他给自己输送功力,望穿秋水都不见妖影,原来人家是忙着花前月下。

    看着他冷着脸,泯岳打了个寒颤,这爷今天心情很不好啊?

    “我也不想这样,可除了这些事情我已经没有其他可做。龙族那些家伙这次被沉重打击,没有几十年是蹦不起来的,我从来没有发现你这么厉害,简直就是逆天啊!”

    听说人类最喜欢听到别人夸奖,这么高的赞美他心情应该会好起来吧?

    可他忘记了,冷渊寻不是普通人,身体里流着鲛人的雪,是个混合体,对付人类的那些把戏根本就不起作用。

    他心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更糟糕,“说好颠三倒四的,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我问你,老家伙什么时候坐化?”

    “应该是下个月吧!”他捏了一把汗,“不过岛主他好像不想坐化,而是要我帮他变成鲛人与罄夫人天荒地老。”

    冷渊寻立马拉下脸,才不相信这个外公会变得如此长情了,八成是怕自己离开桃花岛弄出的鬼把戏。

    泯岳猜到他摆出这幅像吃了黄连都脸色,八成是怕岛主还会限制他的自由,怕他发起火来第一个就找他这个鲛人的王。

    “你放心,岛主说了,变成鲛人后就带着罄夫人环游世界不会插手你的事情。不过我还是提醒你,不要当上岛主之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你可是还有一个劫难。”

    无所事事的时候,他悄悄地替冷渊寻卜卦,发现他会为了一个女人陷入困境,要是没有走出来必死无疑。

    “知道了。”冷渊寻站起来,“我也提醒你不要整天无所事事的,你好歹也是龙王的儿子,整天混在海妖和鲛人里面真的很屈才。”

    他想这样吗?龙王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这个儿子,小小年纪就将他扔到这个犄角旮旯里与整天被人追杀的鲛人为伍。

    他三千年前与被贬的仙人落隐神君结盟,在这个三不管的地方建立桃花岛,带领的鲛人和海妖才得以安定下来。

    可他的那个爹似乎跟他过不去,放任龙族是不是的来骚扰一下,弄得他们整天绷紧神经。

    “那你呢,不准备回去将你们冷家的东西夺回来?”

    “你觉得那些东西会有我桃花岛好?”

    的确没有!

    只要他这个少主不离开桃花岛,陆上海里自由穿梭也罢了,偏偏还掌握着外面的世界,要哪个国家灭亡只是一句话的问题。

    若是离开了就没有这个通天的本领变成一个普通人,只是比普通人富了许多罢了。

    “渊寻,我一直没有问你。”将他全身上下看了一遍,“为了恢复体力,你是不是去喝人血了?”

    他回味无穷的点点头。

    泯岳立马睁大眼睛,“我可警告你,不要乱喝,小心真的会变成彻彻底底的怪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