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离朔带着公孙韵儿回到摄政王王府的时候,遇见了刚刚将风婆婆引到南郊转圈的午夜,“你去安排两个手脚麻利的丫鬟过来伺候王妃。”

    他一看主子怀里的人,明白了为什么主子他会让自己去帮冷晟追查她的下落,原来他的主子对这个女人也念念不忘。

    只是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会是那个时候吗?

    “主子,老奴早就准备好了。”

    看着主子抱着公孙韵儿进了房间,他心里有些烦躁不安,就怕这个月明星稀的夜晚不会太平静,那个神出鬼没的风婆婆冷不丁的出来咬一口。

    离朔院子里不久就走过一批批巡逻的侍卫,侍卫队长张龙看着午夜在离朔院子门口徘徊着,上前打趣道:“总管,主子难得带一个女人回来,你是不是觉得听主子的墙角很难得啊?”

    “去去去去!”他连忙甩着袖子,不满的瞪了一眼这个分不清轻重的人,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

    “张龙,若是主子带回来的是普通百姓家的女儿我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可他带回来的是公孙韵儿,我真怕百花宫的那些疯女人冷不丁的出来咬一口。”

    “你就放心吧。”张龙在他面前的石凳上坐下,“那个风婆婆已经被我们调到南郊去了,根本就不知道公孙韵儿已经落入了主子手中。只怕她来到这里,公孙韵儿已经是主子的女人了。”

    摄政王府一直都缺个女主人,他们稍稍犯一点错就被主子收拾,若是有了一个女主人在一旁劝说下,他们是不是要好过一点?

    无比暧昧的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说实话,主子打拼了这么多年,该有一个女人陪着解闷了。”

    午夜点点头。秦沄是他看着长大的,就像他的亲儿子一样,现在好不容易看着他带回来一个女人,虽然这个女人是很危险,不过他心里依旧觉得很欣慰。

    房门被一个送水的丫鬟打开,两人依稀看到房间里的床上有个女人在不停的挣扎着,想必是公孙韵儿已经醒了,正在想方设法地反抗。

    午夜知道秦沄的性格,若是公孙韵儿越是反抗,他的征服欲望就越强,只是主子他从来没有碰过女人,会不会不尽兴?

    拍拍张龙的肩膀,“既然你这么想,那今晚就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要让王妃跑了或者是被人救走了。”

    就算他不说,张龙也打算那样做。离朔对他们这些属下要去是严格了一点,可是有什么好事从来没有忘记过他们。

    上次他们从梁王府带回来的那些女人,他一个都没有留下全部送给了他们,当时他们乐坏了。

    冷阎风虽然妻妾成群,可他跟主子一样从来没有碰过那些女人,倒是让他们这些光棍捡了个大便宜。

    得到离朔恩惠的同时,他们这些当属下也没有忘记他至今也是个光棍,只是他这个光棍真的是一点油腥都不沾。

    “放心吧,我已经将府里布置得像铁桶一样,不会有人来打扰主子的好事的。倒是总管你一直在这里晃悠,就不怕搅了主子的雅兴?”

    “你很闲是不是?”

    白了他一眼,没有看见自己是在担心主子的安危吗?那个公孙韵儿武艺高强,用毒更是一绝,他就怕她对主子下毒手。

    张龙看着他胡子一翘一翘的,知道自己惹毛了他,急忙转移话题,只是要说什么他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

    突然想起客厅里的那个公孙善,一口气吃下了整桌宴席还不满足,又让人给他拿来了十几个馒头,现在正吃得不亦乐乎。

    “公孙善这个人倒是有趣,来到这里后就一点都不关心他的妹妹,一个人吃得不亦乐乎,不愧是吃货。”

    午夜暗叫不好了。

    传闻称,只要公孙善吃饱喝足,他的功底深厚得像大海,没有知道他究竟有多厉害,只是听说他吃饱喝足后可以将城墙吼倒。

    “什么?谁让你们给他吃的?”他一拳打去,“难道你们不知道他吃饱喝足后本领通天吗?”

    张龙爬起来不满的说道:“总管,这不是你吩咐我们给他弄吃的吗?怎么现在就怪起我们……”

    两人前后言行举止不同,他睁大眼睛,“糟了,风婆婆已经进来了。”

    “什么?你这个蠢货!”

    午夜急忙推开离朔的房间,发现自家主子在晕倒在浴盆里,全身上下都是伤,床上躺着的公孙韵儿也不翼而飞。

    离朔被他们弄醒之后得知这些,看着床上凹下去的地方看了许久。

    早就知道自己留不住这个女神,只是没有想到回这么快就失去了她。

    他将公孙韵儿带回来后用铁链锁住床上,历来有洁癖的他准备洗去一身汗再慢慢享用。刚刚踏入浴盆就发现放水的丫头有些不寻常。

    想要站起来时发现自己全身瘫痪动弹不得,想叫人就被人点了穴道,按在浴盆里喝了好几口洗澡水。

    “离朔你姥姥的,居然敢打我妹妹的主意,要不是我今天没有吃饱,我一点带着你的人头去祭奠妹夫。”

    风婆婆扶着公孙韵儿,“好了,你动作快一点,要不然我们可就走不掉了。”

    “你们先走,我要在这厮身上留下一点痕迹,要不然外面那些傻乎乎的人怎么知道是我在摄政王府捣乱。”

    他拿出匕首在离朔背上留下“公孙善到此一游”后,依旧提着水壶大摇大摆从午夜两人眼皮子底下走了。

    不知情的两人已经乐呵呵地谈论着摄政王府会不会多了一个女主人,他真想上前说:“天还没有亮,居然就开始做白日梦了。”

    离朔上好药后,看着自己浑身上下包得像个粽子,一掌打在御医身上,“笨手笨脚的,本王有那么严重吗?”

    御医连忙跪下,“王爷,本来是没有那么严重的,可是你身上的伤口被浸泡在有毒的水中,已经溃烂了,所以才……”

    “滚!”他怒吼道。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从来都是他离朔暗算别人,想不到今晚居然被公孙善暗算了,这口气他实在是难以咽下去。

    “张龙,本王命令你三天之内找到公孙韵儿他们,若是反抗,除了公孙韵儿其他人就格杀勿论。”

    “是!”

    张龙出去后,午夜看着昏昏欲睡的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公孙韵儿有什么好的,人家都要置他于死地了,他居然还对她念念不忘?

    “主子,你为什么还要将张龙将公孙韵儿带回来,难道你嫌自己还不够倒霉?”

    “住口!”他站起来,“无论如何,公孙韵儿这个女人本王都是要要的,不光如此,本王还要让她生下孩子,继承皇位。要不然本王努力了这些年有什么意思?”

    他刚才就在想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公孙韵儿的,在他昏迷的时候终于想起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