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当年冷家的祖先冷蔺和公孙无敌的老祖宗公孙澜一起打下江山后,公孙澜自愿放弃与冷蔺平分天下的提议甘愿为臣子替冷家守护天下。

    冷蔺就许下诺言,只要公孙府没有做下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概不允许冷家后人动公孙府,否则公孙府有权重新立新帝。

    冷烨摆摆手,“朕已经快要死了,废不废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只是寻儿,你明明知道朕一直在找你,你为什么不肯与朕相认?难道你也认为是朕逼死了你的母妃?”

    公孙未名没有回答,内心却是很痛苦。以前每次看着公孙韵儿牵着她娘的手撒娇的时候,从小就知道自己没有娘的人,自然没有人知道他是多么的羡慕。

    冷烨苦笑了,“你的确很孝顺,看着朕快要死了才来相见,你怎么不等到朕入了黄土再来。罢了,活着可以看见你,朕也无憾了。”

    他转身从床底下拿出一个盒子,“朕现在将江山社稷托付给你,不求你可以一统天下,但求你一定要让黎民百姓过得无忧。”

    不屑的看了一眼,若是这些东西可以让公孙韵儿消除对自己的仇恨,他毫不犹豫地接过来,只是已经不可能了。

    她知道公孙府被问斩,自己又是灭门仇人的亲生儿子,他们之间注定要血债血还,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你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吗,为什么不直接交给他?我只是你的通缉犯公孙未名,早就不是你的儿子。”

    他的心在滴血,亲生儿子居然不认自己这个亲生父亲,难道是苍天对自己的惩罚吗?

    “冷晟不是朕的儿子。皇后她亲口承认自己根离朔的父亲给朕戴了绿帽子。”他将盒子往公孙未名面前推,“朕知道你是担心公孙韵儿会与你反目成仇才这样做,朕不怪你。朕已经写信给百花宫的人,将所有的错都推到冷晟两人身上,她是不会怪你。”

    公孙韵儿不是傻瓜,他这样做无疑是让自己做个伪君子,眼眸一暗,“那又怎样?纸是包不住火的,只怕她以后知道了这些,我更加难做人。”

    他的话音落,外面立马传来一阵嚣张的笑声,接着又传来:“就算他不这样做,你也难做人,做鬼比较好。”

    “冷晟?”冷烨看着门口站着的人,一口恶气堵在胸口,“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来这里做什么?”

    接着门口涌进许多拿着兵器的侍卫,黑压压的一大片,一身戎装的离朔面无表情的站在他们面前指挥着。

    “你是要造反吗?”看着一身皇袍的人,“畜生,朕还没有死,你居然……”

    “你已经活不过明天了。”冷晟紧紧的掐着他的喉咙,“老东西,这都是你逼我的,要不是你一直想着要剥夺我的一切,我兴许还可以人你寿终正寝,可你做得太绝。”

    公孙未名找个舒服的位置坐下,不屑的看了一眼,“就算你今天晚上掐死他也堵不住众人悠悠之口。”

    冷晟眼中燃着熊熊烈火,扔开冷烨,指着公孙未名吼道:“冷渊寻,你消失了怎么多年还回来送死,本宫倒是不介意送你一程。”

    “你觉得你有那个能耐?”不是他轻敌,实在是冷晟这个人根本就不配做他的对手。唯一可以提防的离朔却一直冷眼旁观,根本就没有要帮忙的意思,他都替冷晟悲哀。

    离朔看着香炉里的檀香已经燃尽,这间屋子里已经是毒雾笼罩,公孙未名在这里面磨叽了半天,只怕是中毒不浅了。

    冷晟听到公孙未名这样问自己明显就是赤裸裸的鄙视,看不起自己的能力,更加气恼,迅速的转动脑子。

    微微一笑说道:“弟弟,都是一家人何必闹得不可开交?不如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平分天下如何?”

    “我的东西为什么要与你平分?”公孙未名对他的那声“弟弟”弄得很想吐,淡淡的看了一眼那边喘气困难的冷烨,起身说道:“更何况你也不是冷家人,连封赏我都觉得你不配。”

    “谁告诉你我不是冷家人的?”他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冷烨,“一个已经神智不清的人胡编乱造的话你也信,那你岂不是很蠢。”

    “朕从来都清醒得很。”冷烨摇摇晃晃地走到他面前,“你母后亲口承认的,在场所有人都清清楚楚的听见了,你根本就不是朕的儿子。咳咳咳咳……”

    公孙未名拍着冷烨的后背,看着他吐出来的血是黑的,瞟了一眼离朔,“你撑不住就不用在撑了,有什么遗愿就说出来吧,我尽力去帮你实现。”

    他点点头,虚弱无力的说道:“寻儿,朕希望你接下这江山社稷,不要让祖宗的江山毁了。还有……朕希望你……你叫朕一声父皇。”

    “哈哈……”冷晟看着上演苦情戏的两人,“感情这么好干脆一起到阎王哪里报道吧。想必哪里的小鬼们很乐意为你感动得痛哭流涕。”

    公孙未名充耳未闻,当着众人的面别扭的喊了一声“父皇”,冷烨立马老泪纵横,断断续续的说道:“寻儿,朕……已经……不能再保护你了,你自己保重,不要让……众人……失望!”

    放下断气了的冷烨,他站起来看着一旁窃窃私语的冷晟两人,“给你们两条路,要么缴械投降我既往不咎。那么斗得两败俱伤,不是你们死就是我死。”

    “你已经快要死了。”离朔含着笑,“我早就在这屋子里放了好几种毒药,只怕你现在已经是无药可救。”

    他没有回答,离朔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他立马皱起了眉头。

    “冷渊寻,你这个桃花岛的少主没有想到吧,你的玉佩居然会在我的手上?”他把玩着玉佩,“你辛辛苦苦救回去的青衣是个冒牌货,趁你和紫衣交谈时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玉佩换了,我以为你会察觉,想不到你还是上当受骗了。”

    冷晟挥手让黄公公将冷烨的尸首抬到床上躺着,不经意看见离朔手里的玉佩,也想明白了他为什么喝下毒酒都没有事,原来都是玉佩搞的鬼。

    按下心中的不满,慢悠悠的来到离朔旁边,看着脸色渐渐苍白的人,“公孙未名,本宫已经将朝中大臣召集起来,你这个通缉犯还是乖乖束手就擒,要不然他们来了你你必死无疑。”

    离朔不满的看了一眼冷晟,这个蠢货还跟他废话干什么,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啊?

    那些朝中大臣都是一些迂腐的老头子,只怕早就相信他不是冷烨儿子的谣言,他们来了只会认为公孙未名是小皇子,而他们是在欲盖弥彰。

    他一剑朝公孙未名刺去,被冷晟拦下,公孙未名趁此空挡推开那些侍卫消失在夜幕中。见此他怒吼道:“你这个蠢货,故意的是不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