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住口,这些都是你那个太子侧妃冤枉我的。”她一巴掌扇去,“蠢货,她的话你也信,你是猪吗?”

    这件事一直都是她的一个污点,她不容他人再提起。

    当年为了让丈夫王明更上一层楼,她勾结太子侧妃准备毒死太子妃,让侧妃上位后帮助自己实现梦想。

    想不到平时看起来精明的人居然会犯了致命的错误,将罪证留着。她死了不要紧,居然连累到了自己,王家人差点没了。每次想起来她恨不得将她鞭尸。

    王傅雅抚摸着火辣辣的脸,看来此生不做棋子都不行了。也好,等他们将自己推上权力的宝座,有的是时间回头对付这些人。

    “娘,我喜欢公孙未名是我的事,我想跟公孙韵儿公平竞争,用不着你咸吃萝卜淡操心。小心偷鸡不成蚀把米。”

    看在她曾经将自己抚养长大的份上,好心的提醒王夫人,让她知道自己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要做了后悔莫及的事。

    王夫人坐下来,淡淡地说道:“只怕明天你去了公孙府可就不会这么说了。也对,像你这样的人,不撞南墙不回头。”

    果然被她说中了。

    王傅雅听到了秦氏的话,回想起昨天晚上公孙未名与公孙韵儿那种卿卿我我的样子,回去就圆房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渐渐想明白来,若是不换命根本就不可能插入两人之间更是残酷现实。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公孙韵儿只能怪你自己不应该挡自己的路。

    刚刚醒来的公孙韵儿打了个喷嚏,柳绿急忙上前说道:“小姐,太阳早就晒屁股了,你再不起来就整个京城都知道你跟公子那个了。”

    她抓起枕头向柳绿扔去,“谁让你们这些大嘴巴到处乱说的?”

    “小姐,不是奴婢说的,是大夫人说的。今天王小姐来了,夫人跟她说你今天起不来了,她肯定会乱想的。”

    这个大娘也太能扯了。她跟七哥还没有到那种地步呢?

    “柳绿,大娘是不是将七哥房间里的东西都搬走了?”

    她眨着眼睛,诚实的说道:“小姐,夫人没有吩咐这件事啊!公子房间里的东西还原封不动地放着,今天阿三还跟我说自己等了一晚上都没有看见公子,以为你们没有回去呢。”

    好你个公孙未名,居然谎话连篇骗取自己的同情,看你回来我怎么收拾你?

    她拉着脸梳洗打扮后,来到花园,看着什么都不顺眼,尤其是穿着白衣坐在亭子里吹萧的冷渊寻更是不顺眼。

    “一大清早就吹这么凄凉的萧,你家里是不是死人了?”

    冷渊寻抬头看看天空,太阳毒辣的烤着大地,俨然就算六月份最热的中午,笑着说道:“小姐,现在已经是中午了,你是还没有睡醒,还是昨天晚上公孙未名将你弄傻了?”

    原本以为他今天会学乖一点,做个彬彬有礼的少年,想不到还是华而不实出口成脏的家伙,她更加不好了。

    “中午别人不睡午觉啊?你在这里鬼哭狼嚎的,存心要让府里的人做噩梦吗?信不信老娘现在就让你连吸气的力气都没有?”

    这公孙小姐也太喜怒无常了吧?他今天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吹个萧也犯着她了?

    真是佩服处处都比公孙韵儿强的公孙未名,真能忍,换作是自己,早就将她扔出去了,省得整天看着就头疼。

    他认命的将箫收起来,“公孙小姐,你大喊大叫的就不怕将府里的人吵醒吗?”

    “他们本来就是醒着的,我怎么将他们吵醒?”她慢悠悠的在他面前坐下,不满的问道:“你昨天反省的结果就是在公孙府的中心吹你的破箫吗?”

    “反省很伤脑筋的,难道我连放松一下都不允许吗?”

    “可以,你可以躲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数蚂蚁。”这种人也只能去干这种事,整天吃饱了就撑着。

    “公孙小姐的兴趣爱好还真是幼稚可笑。”他嘴角不停的抽搐着。数蚂蚁,他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可能去干那种蠢事。

    他站起来,打开折扇,“本公子要去读经文了,小姐你就慢慢的跟你蚂蚁姐妹玩耍。”

    看着他假装风度翩翩的离去,她将他坐过的石凳一掌劈碎。这厮还真是越来越没有礼貌了,居然说她是蚂蚁。他才是蚂蚁,他全家都是蚂蚁。

    柳绿急忙躲开,小姐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看什么都不顺眼呢?还是去告诉大夫人,看看她有什么办法。

    微风拂过,荷花香四溢着,她觉得晕沉沉的,全身提不起精神,难不成是睡多了?

    抚着额头,眨眼间她看见了许多拿着链子,长刀的鬼怪发疯似的向自己扑来,想反抗这些东西又提不起力气,任凭他们手里的刀剑砍着自己。

    郊外一处隐蔽的草房里,烟雾缭绕,一身白衣的王傅雅坐在祭台上,双目紧闭,脸上冒着密密麻麻的汗珠。

    长着胡子的道士挥舞着桃木剑,念念有词,他脸上挂着阴森林的笑。等王傅雅成了皇后,他一定会是国师,那时主子的大计成功的把握就更大了。

    王夫人在一旁看着,每看见祭台上的灯燃了一盏,她笑一次。等到那十盏灯全部燃起来,王傅雅的命就跟公孙韵儿换了,她就会以后的皇后娘娘,那时王家肯定会风光无限。

    她看着只剩最后两盏灯,笑得更开心了。她仿佛看到自己住进了皇上赐给的气势恢宏的府邸,前来拜访的人络绎不绝,门庭若市。

    而公孙府却是门可罗雀,几乎没有生存的余地了。

    被皇上贬谪的公孙未名搬出公孙府,成了卑贱的账房先生,不久公孙韵儿被公孙未名休了无颜面对父母,离开了京城成了青楼女子。公孙未名夫妻也被皇上贬到边疆了。

    王夫人越来越得意,看着只剩最后一盏灯,不禁大笑起来,“公孙府,你们很快就要完了,哈哈……”

    公孙未名回来就看见她趴在石桌上睡着,整个人看起来病怏怏的。他走过去将她抱起来,看着她脸色苍白,就知道她刚才遇见了什么。

    想不到桃花岛真的有叛徒,居然用这种拙劣的阴招对付他的韵儿妹妹,看来自己不反击实在是太对不起他桃花岛少主的身份和修行了。

    回到房间,他将她轻轻放在床上,拿出玉佩放在她手里,笑着说道:“要不是我今天还有事,一定将害你的人杀了。不过,我还是觉得你自己动手比较好。”

    噩梦中任人宰割的公孙韵儿突然感觉自己全身充满了神力,手指轻轻一点,刚才那些还嚣张的鬼怪立马四处逃窜。

    她越打越起劲,左勾拳又踢腿,趁胜追击,不久就到了鬼怪的老巢。

    公孙未名看着床上挥舞拳头的人,宠溺摸着她的头,“就知道你喜欢玩,可不要将自己累到了才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