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能如此奇怪打扮出门,又能肆无忌惮地打扰冷晟雅兴的,不用猜就知道是他了。

    长着一副连女人都着自叹不如的容颜,再加上他又是一个富商公子,又没有娶妻生子,京城那些爱慕虚荣的女人早就巴巴地倒贴上去了。

    为了躲避京城疯狂的花痴女们的围攻,自毁形象也够拼了。

    看着黄公公喜感的样子,要是再往耳边插一朵花,嘴角边点一颗痣,简直就是个媒婆,简直跟后巷那个肥嘟嘟满脸麻子的吴媒婆不相上下,可能比她还要本事通天。

    想不到冷晟身边都是这样的货色,难怪皇上一直看不起他。换做是自己,要是有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早就将他踢到边疆去呆着,眼不见为净。

    抬头看看楼上坐着与女人卿卿我我的冷晟,摇摇头。突然想起今天当冷烨听到还没有小皇子的消息后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模样也很喜感,他渐渐的笑了。

    公孙韵儿抬头就看见他在傻笑,戳戳他,低声问道:“你在笑什么?”

    这么多美女环绕,没有与她们保持距离也就罢了,居然敢心花怒放的笑,这厮是不是欠揍?不过为了自己的形象,还是温柔体贴一点,柔声问道:“可以告诉我吗?”

    他笑着摇摇头,示意她往下看,公孙韵儿瞪了他一眼,不满的嘟着嘴,看着黄公公他们。

    冷阎风一直在观察她脸上的表情,见她如此准备过去好好安慰一下,无奈紧紧拉着旁边女人的杨言峰像狗皮膏药一样贴着,他怎么都移不开脚步。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的面前居然站了几个彪型大汉,将他们挡得严严实实的。不过这样也好,那些花痴女没有来骚扰,冷阎风多多少少还是很感谢他们的。

    那人看看黄公公,很是不屑,十足的狗仗人势。抬头看看楼上的人,堂堂的一国太子,居然在风月场所留恋忘返,存心要亡国吗?

    再看看冷晟旁边站着的离朔,如此有头脑的人居然选择了一个扶不起的阿斗效忠,实在是惋惜。

    他抬脚直接从黄公公身边离开,气得他双肩不停的抖着。

    要不是冷晟非要这个人不可,他早就不想在这里受气,被人当成猴子一样看着,浑身不舒服。

    “站住,你这个刁民,居然藐视皇族。”小太监终于爬起来了,拦在那人面前,“信不信我现在就去告诉主子,将你全家满门抄斩?”

    听到这句话,围观的人立马安静下来。男人担忧的看着这个藐视权贵的人,要是如此有节气的女人就这么没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女人则幸灾乐祸的看着,京城的女人历来很多很美貌,然而优秀的男子却是很稀少,因此她们都巴不得对方死去,少一个竞争对手。

    公孙韵儿摇摇头,敬佩她的同时又在埋怨她不知好多,太子殿下岂是她一个女人可以得罪的,就算是你倾国倾城有拒绝的资本,你怎么不想想好色的冷晟什么时候允许他人落自己的面子,还不背地里弄死你啊?

    “扑哧”一声传来,众人皆看过去。公孙未名推开挡在面前的彪型大汉。大伙才发现京城优秀的三人都在这里,立马引来女人门的尖叫声。

    女人们刚才还在纳闷,他们今天晚上怎么没有出来逛街,原来他们一直躲在赵家的护卫后面。尖叫过后,她们立马变得矜持起来,只是眼睛都恶狠狠的射向王傅雅和公孙韵儿,怎么走到哪里都看见她们像狗皮膏药一样黏着她们的梦中人。

    公孙未名看看他们,牵着她的手,慢悠悠的走到小太监面前,笑着说道:“小李子,我怎么不知道太子殿下喜欢男人啊?”

    黄公公立马拉下脸来。又是公孙府的人,怎么走到哪里都遇到,简直就是阴魂不散。看着来到面前的两人,他压着怒火说道:“公孙小姐,公孙大将军还真是闲情逸致啊!”

    “彼此彼此。”公孙未名笑着说道:“劳烦公公透露一下,太子殿下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男人了?我们这些当臣子的,也想替他搜罗一下天下美男子,敬敬忠,省得他每天都说我们公孙府狼子野心。”

    “荒谬可笑!”黄公公提高了音量,指着白衣人,大声说道:“这分明就是弱不禁风的女人,哪里是男人了?公孙大将军你休得胡说?”

    周围的人立马发出一个“喔”,睁着眼睛看着他。他们怎么看面前的这个白衣人就是个风姿卓越的女人,面纱下面一定有着一张美得让人窒息的脸。为什么公孙未名说是男人,难不成他今天醉得不知东西南北了吗?

    “在下的确是个男人!”那人似乎也觉得好笑,肩膀微微抖了几下,“黄公公,公孙大将军没有胡说。”

    虽然他说自己是男人,可那婉转动听的声音很是让人陶醉,丝毫不输给怡红院的头牌落十娘,众人皆屏住呼吸看着。

    他纤纤细手抚着脸上的面具,接着轻轻将面具跟头上的纱巾取下,露出他那人神共愤的俊脸,脸上挂着如沐春风的笑容。

    围观的人们立马炸开了。

    原来是那个凭空出现的富商,广福斋真正的幕后老板。他来到京城的第二天,就被京城的女人们穷追不舍。可他就是油盐不进,将京城的女人们的心伤得不轻。

    在场的女人们再一次尖叫起来,纷纷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拼命的往前面挤,花样百出,努力让这个神一般的人记住自己。就算是记不住,看一眼也好。

    当冷晟的箭射到他时,许多女人觉得很失落,梦寐以求的荣华富贵就要打水漂了。还在太子殿下曾经说要两位侍妾,她们才一直戴着面具,希望自己是幸运儿。

    当看到君麟后,这个帅气又多金的男人,即便是身份比不上冷晟那么尊贵,她们也热血沸腾。如果能嫁给他,那也够一生炫耀的了。

    就连一直同时爱慕着冷阎风和公孙未名的王傅雅此时心里也产生了异样的想法。

    她想,若是自己能嫁给这个人,手里有了大把大把的银子,就算没有尊贵的身份,父母也会高看自己。

    毕竟不论他们投靠了谁,都需要自己手里的银子。若是那时,她对他们怠慢,他们肯定会丑态百出。这么多年的忍气吞声终于可以出口恶气了。

    她的眼睛彻底从公孙未名身上转动君麟的身上。

    公孙韵儿倒是没有多大的感觉,只是一直盯着楼上的冷晟看,总是希望从他的脸上看出小丑一样的表情。只不过冷晟只是微微一笑,向她点点头,弄得她很失望。

    公孙无敌见此急忙将她藏在背后,嘲笑的的看了一眼冷晟。

    冷阎风看到君麟时的表情就像是吃下苍蝇一样,心情只能用“堵”和“乱”来形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