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短短时间内,她已经想好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为了长远发展,现在还是不要跟公孙韵儿对着干。

    微风拂过湖面,带来阵阵花香。冷阎风抬头看看渐渐黑下来的天空,突然笑着说:“我们还是回去吧,要不然我们又要错过一场好戏了。”

    几人疑惑地看着他,他只是高深莫测的笑笑,“不要看了,你们回到城里就明白了。这可是本王特意给你们准备的,要是错过了可就对不起本王了。”

    回到城里天已经黑了,街上灯火通明,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比白天还要热闹非凡。

    只是细心的公孙韵儿发现了不寻常的事,今天晚上的女人好多,个个都打扮得花枝招展,而且个个带着奇形怪状的面具。

    她们今天这是要干什么?

    该不是又为了公孙未名而来,他的烂桃花未免也太多了吧?

    杨言峰不是已经受命去替他斩桃花了吗?怎么还有这么多,他是不是没有尽心尽力啊?看来不将傻姑送到他府上去,他是不知道他可爱的表妹也是有脾气的!

    看着一个个都比自己还要美丽动人人,看着这些还肥燕瘦俱全,她越来越没有底气,耷拉着脑袋,时不时瞪一眼牵着她的手的公孙未名。

    公孙未名觉得很莫名其妙,她这又是怎么了?绞尽脑汁想自己是不是要做错了什么?可最终还是放弃了。

    从郊外到城里,他的眼睛一直放在她身上,根本就不知道街上有什么异样,自然就想不通什么时候惹火了她。

    冷阎风扶着杨言峰,虽然一路上都在嫌弃他,眼睛却是将两人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当然也没有忽视王傅雅眼里快要喷出来的妒火。

    看着公孙韵儿不开心的撅着嘴巴,想着肯定是那厮又在惹她生气了。现在过去安慰一下,她会不会对自己有好感呢?

    他像拖死狗一样拖着杨言峰追上两人,笑着说道:“冷晟这个家伙要在今天选两个侍妾也罢了,居然还要女人们戴上面具,谁的面具最美他就将箭射向谁,谁就中榜。”

    他看看公孙韵儿,嘿嘿的笑了,靠近她,左手准备去牵她的另外一只手,“韵儿,本王告诉你一件趣事,想不想听?”

    居然当着本尊的面调戏他的韵儿妹妹,是不是皮痒了欠收拾?公孙未名立马向他投去杀人的目光。

    看着公孙韵儿兴致勃勃,他挑衅的看看公孙未名。“本王特意让人做了一个特别的狐狸面具给傻姑送去,告诉她今天是杨言峰选妻子,她……”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本来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人居然精神抖擞起来,拎着他的衣袖怒吼道:“冷阎风,我操你姥姥的,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说完就举起右手,准备给赏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几个“耳块粑”,让他吃得饱饱,终身记住他杨言峰的名誉权不是那么轻易侵犯的。

    冷阎风看着来势汹汹的巴掌,要是落在自己脸上,又要有几天不能见人了。使劲将自己从杨言峰魔爪下解救出来,躲在公孙韵儿背后说道:“我只不过是借用一下你的名义恶整一下冷晟,你又何必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吗?除非你不想看着他被恶心!”

    原来是用心良苦,他想想就点点头。冷晟那个家伙整天都在找茬,要是这次真的能将他恶心死,倒也是件愉快的事。牺牲一下也无可厚非。

    不过,事情真的有冷阎风想的那么简单?

    想着冷晟摘下面具看见自己辛辛苦苦选出来的美人居然是个抠鼻,张着大嘴巴的傻姑,那表情简直就是像吃苍蝇一样,冷阎风看看笑起来了。

    “哈哈哈哈,冷晟那个家伙真的要娶个傻子回去,太子府可就要有好戏看了。那个傻姑只要是个帅哥就不会哭闹,而且还很用情专一,简直就是牛皮糖甩都甩不掉。”

    杨言峰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真当冷晟是个傻子,连赫赫有名的傻姑什么模样都不认识吗?就算他是被冷阎风的面具吸引,可他身边的那帮狗腿也一样没有眼光吗?

    旁边的公孙未名两人也无语的看着,现在还没有到睡觉的时间居然就开始做梦了,果然是醉得没有品。

    王傅雅的眼睛一直钉在两人紧紧拉着的手上,被他的笑声吸引,疑惑的看着表情各异的几人,难不成自己又错过了什么?

    “中了中了,穿白衣戴狐狸面具的女人被太子殿下的箭射中了!”

    前方传来这样的话,人群开始骚动起来,许多人都往怡红楼门前赶,不久将围成一个大圈。

    “狐狸面具,白衣!”冷阎风嘟囔了一会儿,接着就笑了。“那一定就是傻姑了,本王今天特意让人给她换上的。

    公孙未名拉着公孙韵儿挤进人群,就看见一个穿着白衣,带着狐狸面具,头包着白纱巾的人头发上插着一只箭。

    冷阎风在旁边幸灾乐祸的说道:“不错,这一身打扮就是本王特意准备的,想不到冷晟还真是眼光好得没有办法。”

    一身红衣黄公公像个喜感十足的媒婆,仰着高高的头颅,带着小太监来到被选中的面前,围着她走了一圈,假笑说道:“姑娘,咱家是太子殿下身边的黄公公。我家主子有请,跟着咱家走吧。”

    那人没有动,黄公公鄙夷的向旁边的小太监说道:“你去扶一下她,不要让主子等得不耐烦了。”

    果然是个空有外表的下贱胚子,没有见过什么世面,刚刚被太子殿下多看一眼就忘记走路,要是被他选进太子府,那岂不是要当场晕死过去。

    公孙韵儿有些疑惑了,不满的看向旁边的冷阎风。

    这厮不是说今天中榜的是傻姑吗?依照傻子的心智,傻姑知道自己中榜可以跟帅哥回家应该会手舞足蹈,毫无形象啊?

    可这个怎么看都不像个傻姑,到底怎么了?

    冷阎风也在疑惑,这人狐狸面具是自己特意准备的没有错,衣服也是他王府里的东西,可这人的确不是傻姑也是事实。

    到底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题啊?

    在两人疑惑的时候,被黄公公指着的小太监笑着走过去,手刚刚碰到了那人的胳膊,立马就狠狠地摔在了三步以外的地方,挣扎了好几次都没有爬起来。

    那人嫌弃的拔下头上的箭,向他扔去,在他面前插着。

    这女人也未免有些不懂规矩了,打狗还要看主人面,她居然当着楼上的太子殿下的面摔他的人,就不怕吃罪不起吗?

    黄公公翘着兰花指,好心的提醒:“主子看上你可是你前世修来的福气,你可不要不识好歹。惹恼了主子你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微风拂过,掀起那人头上的纱巾一小角,不经意抬头的公孙未名已经猜到了此人是谁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