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受不了她身上的味道,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起身说道:“要是小姐去怡红院弹琴,想必追捧的人不会少到哪里去!”

    居然将自己当作青楼女子!

    王傅雅眼里闪过一丝阴蜇,接着依旧小鸟依人的说道:“梁王殿下,是不是奴家哪里得罪了你?”

    声音嗲声嗲气,听得他全身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这女人一天到晚不装模作样娇柔做作会死吗?

    “王小姐贤良淑德又善解人意,怎么会得罪本王?本王是在生公孙未名的气,他今天告诉我要带着他的夫人来游玩,想不到居然又放我的鸽子。”

    又是与公孙韵儿有关,想不到那个女人好本事,居然将两个优秀男人的心都拽在手里。上天还真是眷顾他,自己喜欢的两个男人都对她痴心不改。

    “殿下,据我所知公孙大将军还没有成亲,还是有机会的。”

    她依旧笑颜如花,轻轻的提醒。一方面是提醒冷阎风可以去打公孙韵儿的主意,反正她对他不像对公孙未名那样非嫁不可。同时也在提醒自己,公孙未名还没有娶妻,她还是有机会的,尽快想办法解决公孙韵儿。

    “对,还是有机会的。”看着岸上出现的几人,他留下这么一句就急忙往岸上纵身一跃。

    王傅雅看着岸上有说有笑的几人,妒火旺盛,急忙吩咐船夫往岸上划。

    “公孙未名,本王以为你今天又放鸽子,想不到你终于来了。也幸亏你们来了,要不然我就要被王傅雅烦死了。”

    他过去牵着公孙未名的手,被公孙未名一个眼神瞪了回来,只能在她旁边讪讪的站着。

    “你不是跟她交谈甚欢吗?又是弹琴又是打情骂俏,老子还以为你准备将她娶回去,准备去讨杯喜酒呢?”

    杨言峰一路上都被公孙未名两人当成背景,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看见冷阎风就像找到了出气筒,不吐不快。

    冷阎风听完嘴角不停的抽动着,那种女人看着都烦,要是娶回去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除非他是吃饱了撑着。

    “杨言峰,本王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她好像是你的未婚妻吧?你准备什么时候将祸害收回去,本王不介意给你当证婚人。”

    说完他就笑了,想恶心自己门都没有。

    杨言峰立马拉下脸来,“梁王,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人家可是想你吐露心声过吧?反正你府里的女人也不少,多她一个也不会吃穷你,就当是替京城除害了。”

    冷阎风微微一笑道:“老兄你年纪不小了,早娶晚娶都是要娶的,你就不要挑剔了,将就一下吧。”

    公孙韵儿替王傅雅悲哀。

    本以为六年过去了改过自新的她会得到大家的喜欢,想不到还是被人当作瘟神一样扔来扔去。

    公孙未名对两人争吵的内容耳朵早就听起了茧子,拉起旁边的人说道:“韵儿妹妹,我们的船在那边。”

    来到他特意准备的船前,王傅雅笑着迎上来:“将军,公孙妹妹,你们也来游湖?”

    公孙未名冷冰冰的看着她,“王小姐,你怎么会在我们的船上?”

    听着他不满的语气,她有些怨恨,急忙将冷阎风抬出来,小鸟依人的说道:“是梁王殿下让我过来的,他说将军喜欢我的琴。”

    公孙韵儿立马幽怨的看着旁边的人,不是说自己对她没有非份之想吗?怎么人家会说喜欢的她的琴?看她样子,这事好像是经常发生呢!

    公孙未名闻着旁边的人散发出来的酸气,转头对后面的两人吼道:“冷阎风,你不给我解释清楚看我怎么收拾你。”

    杨言峰立马幸灾乐祸的看着冷阎风,脸上写满了你死定了。得罪了公孙未名这个老大,你这个老二就不要想有好日子过了。

    他看看杨言峰,微微一笑。别以为事不关己就可以高高挂起,看我怎么大显身手将你也拉下水。

    慢悠悠的走到两人面前,淡淡的看看王傅雅,“公孙未名,韵儿,此事还真的不赖我,都是杨言峰说他想听王傅雅的琴,让我以你的名义将王小姐留下来的。”

    正在看好戏的人立马被公孙未名杀人的眼光吓住,慌慌张张地说道:“冷阎风,你姥姥的,老子什么时候这样说了?分明就是你想挑拨离间!”

    公孙韵儿看着王傅雅越来越靠近公孙未名,冷哼一声就上了船,对公孙未名吼道:“七哥,你给我准备的糕点呢?该不是被你的某个她吃了吧?”

    他立马不满的看向冷阎风。

    冷阎风急忙笑着说道:“韵儿,糕点马上就有,你就不要怪公孙未名了。”

    他双手“啪啪”的两声,停靠在远处的船只立马向这边划过来,那船夫大声说道:“梁王殿下,我们马上就过来。”

    王傅雅一看妒火更旺一层。自己辛辛苦苦在这里弹了半天琴,他连一口茶都没有。公孙韵儿只是说了一句话,他马上就去准备美味佳肴。

    不久,公孙韵儿的面前就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糕点,笑着招呼他们上船。当然她毫无悬念的成了他们的琴师,不停的弹奏着。

    看着公孙未名在一旁宠溺的喂着,冷阎风与杨言峰把酒言欢,几人彻彻底底的将她忽视,她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琴声也渐渐变得幽怨起来。

    船停在了湖中央,跟其他人的船并排放着。船夫坐在船尾,陶醉的听着琴声,时不时与旁边的其他船夫交谈几句。

    她从来没有如此恼怒过,想不到连大师都赞叹的琴技,船上优秀的男人们却认真听一下都不肯,全部被卑贱的船夫当成放松心情的工具。

    突然旁边的船上传来奇怪的对话,她看去,五六个体型壮硕的汉子随意的坐在桌子旁,喝着烧刀子酒。

    其中一个汉子说道:“昨天晚上湖边来了一群人,我听到那些人说,后天就要将青衣给杀了,要是少主不回来,他们也只好自己去救人了。你们知道谁是青衣吗?”

    众人摇摇头,又一个人说道:“都是江湖上的事,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关心那些做什么,小心知道得太多丟命事小要是连累家人,那可就糟了。”

    又一个汉子说道:“最近皇上躲在找小皇子,听说这个小皇子是天上的星宿下凡,能带领我们南国一统天下,这是不是真的。”

    “八成是真的,要不然太子也不会那么着急了。”其中一个汉子放下酒碗,憨厚老实的说道:“你口中的那个青衣要被杀死就是从太子府传出来的。”

    公孙未名喂公孙韵儿糕点的动作稍微停留了一下又装作什么都没有,耳朵却是竖着听他们的谈话。

    青衣失踪了他是知道的,派了许多人去找就是没有他的消息。如今消息又从太子府传出,难道是冷晟察觉到了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