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他硬着头皮走过去,极其不自然的笑笑,开始撒谎道:“表弟表妹,我听到姑父说府里来了个胆大包天的骗子,居然说自己是小皇子,我今天特意观摩一下!”

    两人齐刷刷翻着白眼,这谎话说得真是炉火纯青啊。

    公孙无敌才不会将冷渊寻的事说给他听,八成是他来到公孙府里听到下人们说的。公孙无敌眼眸暗了暗,看来有必要让府里的下人们将自个儿的嘴巴上把锁,要不然肯定会出大事的。

    向阿三使了个眼神。阿三会意,立马往客房走。

    “表哥,我已经让人去请你的偶像了,你就在这里慢慢等,不要打扰我们就行。”转身牵着公孙韵儿的手,宠溺的说道:“韵儿妹妹,我们走吧。”

    “我这么讨人厌吗?”好你个公孙未名,自己这几天一直帮他尽心尽力的斩桃花,他居然嫌弃起自己来,看自己不好好将他修理一下他是不知道谁才是大哥。

    公孙韵儿也想一走了之,可杨言峰在一旁可怜兮兮的看着,要是她走了,怎么看都有点忽视亲戚的味道。

    拉住公孙未名的手,“我们还是等表哥观摩完冷渊寻再走吧,省得以后他出去老是说我们不厚道,忽视亲戚。”

    “就是嘛,好歹我也是特意过来看看你们的,虽然没有带礼物来,你也没有必要嫌弃我吧。好歹我这几天半条命都快要赔给你了。”

    怎么就变成特意来看看他们的了?公孙未名立马用杀人的目光看着旁边的人。

    “他不会出去乱说的。要是敢乱说,我就将他舌头割了。”

    “表妹啊,你看看表弟这是什么态度?”杨言峰立马装成一个乌龟缩在她身后,继续装可怜。“表妹啊,我好歹是你的亲戚,以后的娘家人,你可要救救我。”

    公孙未名看着他的手碰着她,压制着怒火冷冰冰的说道:“杨言峰,你怎么又像个女人了,要不要我再给你找件女人的衣服来。”

    他立马从公孙韵儿身后走出来,抖抖衣服,仰着头说道:“公孙未名,你无趣,居然看不出我在逗表妹开心。亏老子这么卖命的装可怜,你居然连配合一下都不懂,果然是个榆木疙瘩,不开窍。”

    公孙韵儿早就看出他在逗自己开心,想说话安慰他刺激一下公孙未名,想不到他一开口就打乱了自己思维,只能沉着脸看他。

    公孙未名立马有些冤枉了,杨言峰的演技一直都是一流的,他哪里知道这厮有这样的心思?急忙赔笑道:“韵儿妹妹,是我错了,我应该早点看出表哥说意图的,原谅我好吗?”

    她有意要气他,不满的说道:“要是不原谅你呢?”

    “那我就去跪搓衣板。”他转头对柳绿说道:“去爹哪里将搓衣板拿来。”

    还没有成亲就这样宠着,要是成亲后那岂不是完完全全是个妻奴了?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大将军居然很怕夫人,传出去岂不是要笑掉大牙。

    杨言峰想着想着就鄙视的看着他。

    公孙未名不经意之间发现了他这副德行,对他意味深长的笑笑。

    他顿时觉得脖子上凉凉的。这厮八成是告诉自己他们的事还没有结束,找个犄角旮旯好好算算。

    此时他好想冷阎风在这里,合伙扁他一顿。

    公孙韵儿看着柳绿犹犹豫豫的,笑着说道:“七哥,我原谅你了,你就不要老是学爹爹哄娘的那一套了,很烦的。”

    阿三拖着一个脸上包着厚厚纱巾的人过来,“公子小姐表少爷,我将冷公子带来了。”

    冷渊寻一看面前不怀好意的三人,想不到自己堂堂的皇子居然被他们当作猴子一样观看着,怒吼道:“公孙未名,公孙韵儿还有你!”

    他指着杨言峰说道:“本皇子认祖归宗后,一个都不要有好日子过。”

    “我也只不过是想来跟你认识一下,打好关系用得着将我也划入他们的队伍吗?”

    在两人的鄙视下,杨言峰围着他转了一周,心里十分鄙视。又不是什么大姑娘小媳妇,居然围着纱巾,简直就是丢他们男人的脸。

    “大热天包得这么厚你不热老子看着也热。”迅速将他头上的纱巾摘下来,冷渊寻立马捂着脸,他笑了。“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冷渊寻冷笑道:“我当然是男人,只不过我不想让你看到本公子帅气的脸,怕你羞愧难当死在我面前晦气。”

    这厮真他妈的自恋,他更加鄙夷了,对旁旁若无人打情骂俏的人吼道:“这就是那个说自己是小皇子的家伙?你们该不是忽悠我吧,哪有皇子像个娘炮的,简直跟梁王小时候有得一拼。”

    两人立马抽抽嘴,幸亏冷阎风现在没有在这里,要不然公孙府里又要上演一场恶斗了。

    公孙无敌牵着公孙韵儿的手,看看一旁把冷渊寻当猩猩看的人,宠溺的对她说道:“就让表哥你就慢慢欣赏吧,我们现在去游湖去吧。”

    捂着脸的冷渊寻慢慢发现自己的脸又恢复正常,从指缝里看见兴致盎然的人,虽然英俊潇洒,可还是比自己差了一截。

    “你到底看够没有?没有看够的话就继续看,本公子的美貌可不是一般人都可随便看的。等我成了皇子,想见我可就难了。”

    他傲娇的慢慢地放下手,杨言峰立马瞪大眼睛。

    “怎么样,是不是真的羞愧难当?现在崇拜我也来得及,等我做了皇上,丞相之位就是你的,至于公孙府,那就要看我的心情了。”

    果然是个没有自知之明的家伙,居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命还在公孙府手里捏着的,幸亏表弟表妹他们善良要是换成自己早就将他扔掉垃圾桶里了。

    不过等等,这人怎么这么眼熟?

    “表弟啊,这不君麟吗?怎么才半个时辰不见,他的头发就变黑了?你们公孙府到底要搞什么?”

    今天下朝,他跟着公孙未名去了客栈,看见了满头白发的君麟,两人性格很像,相谈甚欢就没有发现公孙未名什么时候开溜了。

    “麻烦你看清楚了再说?”公孙未名不满的说道:“他们是有区别的,不光只是头发。”

    公孙韵儿也点点头,“两人相貌虽然一模一样,可这性格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君公子彬彬有礼,这家伙狂妄自大,你还是不要弄错了。”

    听到她这样夸赞君麟,公孙未名觉得酸溜溜的。与她认识了这么久,她可是从来没有这样夸赞过自己。

    “表哥你还是慢慢欣赏吧。”不想再讨论冷渊寻和君麟,就怕在继续这个话题,他一定会被韵儿妹妹气死的。拉着她的手转身就走。

    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冷渊寻听得云里雾里。

    怎么会有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小皇子有两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