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她推开两人,慢慢走近冷渊寻。在他越发得意的时候,假装不小心一脚狠狠的踢在他腿上,他吃痛,立马跪在地上。

    “哎呀,冷公子怎么向我家小姐行如此大礼啊?”

    他慢慢地爬起来,看着捂着嘴巴偷笑的两个丫鬟,指着她吼道:“公孙韵儿,你是不是想让公孙府出事?”

    “冷公子,我这个人做事就是很毛躁,你不要见怪啊?”她微微欠身道歉。看见他依旧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使劲掐了自己一把,立马泪眼婆娑了。

    冷渊寻历来就对哭得梨花带雨人见犹怜的女人没有抵抗力,急忙手足无措的去扶起她。“公孙小姐,我错怪你了还不行吗?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她点点头,对他莞尔一笑,他立马心神荡漾了。她看看他碰过自己的手,接着皱起眉头。他见此以为她是因为自己弄疼他,急忙笑着说:“我不该怪你的,都是我的错。”

    “不,是我的错。”她立马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我忘了告诉冷公子,我全身上下都布满了毒药,这毒可是与生俱来的,无药可解。”

    “什么?”他立马放开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已经变黑的双手却依旧毫无察觉,要不是她亲口告诉自己中毒了,他可怕死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都怪自己一时大意,相信公孙韵儿跟普通女人一样,没有脑子,现在看来一切都低估了公孙府的人。他可不想死,慌慌张张地吼道:“解药呢?赶快把解药交出来。”她耸耸肩膀,这人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啊,不是已经告诉他此毒无药可解嘛!“冷公子,这毒不会死人,只是会让你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还不如死了算了!冷渊寻后悔莫及的同时又想起昨天晚上公孙未名好像跟她手牵手进来的,随即大声吼道:“那公孙未名怎么会没有事?你少装蒜,赶快被解药交出来,否则让公孙府给我陪葬。”

    又是这样,这人能不能换点新花样啊?主仆三人对视一眼,依旧沉默不语中。他发现自己的手越来越严重,甚至伴随着阵阵剧痛,他有些慌了。

    “公孙韵儿,只要你今天将解药交出来,你对皇子殿下不敬的事我可以一笔勾销,从今以后也不会为难公孙府。这样应该可以了吧?”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拆烧,等那天自己翻身做尊贵无比的皇子,这笔账迟早都要算的。目前最重要的是先稳住公孙府的人,毕竟见皇上还需要他们。

    “当然不可以!”公孙韵儿看见他目光闪烁不定,一定在想着秋后算账。眼眸一暗,笑着说:“皇子殿下,解药当然可以给你。不过为了防止你秋后算账,这解药必须每月服用一次,否则就会立马痛苦的死去。”

    心渐渐沉入海底,想不到还是被她摆了一道。不甘心的接过她递来的解药,仰头服下。“公孙韵儿,我是不会被你摆布的。

    他就要拂袖而去,突然觉得自己的脸有些不对劲,似乎有些发肿。转头就看见三人在偷笑,怒吼道:“公孙韵儿,你又给我下了什么毒?”

    刚出狼窝又入虎穴,说的就是冷渊寻现在的处境。本以为得到解药就可以万事大吉了,想不到这解药居然比毒药还有毒,如今怕是自己形象全无了。

    她急忙摆摆手,无辜的开口道:“冷公子,你自己走得太急,我还没有告诉你这解药可是还有一个副作用呢!服用过后,会使人全身浮肿。你这么重视自己的形象,三天之内就不要出来晃悠了,省得吓着府里的人。”

    “什么?”他有些痛苦的将水面当镜子,果然自己开始变得面目全非,他急忙往客房跑,身后传来三人的开怀大笑,他更加坚定要弄死公孙府的决心。

    柳绿开怀大笑后才想起公孙无敌的警告,看着兴致盎然地自家小姐,急得直跺脚。“小姐,老爷不是警告我们不要为难冷公子,如今他变成这样,老爷回来后会不会责罚啊?”

    “放心,那个人就是个纸老虎,不用担心。”她笑弯了眉毛,拍拍柳绿到肩膀,昂首挺胸地离开亭子。

    看看池塘里怒放的荷花,再看看头顶上烈日当头,不禁有些埋怨起公孙未名。那厮不是说要带自己去游湖吗,怎么快晌午都不会来?

    该不是被皇帝请去喝茶就忘记昨天晚上许诺的事情了吧?

    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白玉柱上雕龙刻凤,金碧辉煌。龙椅金光闪闪,上面坐着的曾经叱咤风云的老皇帝冷傲天,他用已经混浊的眼睛看着下面跪着的群臣。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他重重的拍着椅子的边缘,“都过去这么久,为什么还没有找到朕的寻儿?朕要你们有什么用?”

    能不能换个台词啊?公孙未名已经成了老油条,每次看见老皇帝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他抬头看见冷烨头顶上的蜘蛛网,那一只蜘蛛拖着丝努力的结网,一不小心就掉下来落在了冷烨的皇冠上。

    他旁边的冷阎风笑着轻轻说道:“皇爷爷精力充沛啊,居然喋喋不休快两个时辰了,在不下朝脚都快要废了。”

    杨言峰低头看着他弯曲起来的脚,骂道:”活该,以前梁王让你扎马步你自己偷偷跑去找王傅雅玩耍,现在知道哭了?”

    “我才没有去找她,我是在思念韵儿。”

    公孙未名一个杀人的眼神射来,他立马将头别开,不经意之间看见冷晟不停的转着眼珠子,时不时与身边的大臣说着什么。

    “冷晟要对付你们了,你们自己小心一点,我先开溜了。”

    说完在两人鄙视的目光中用他的杀手锏瞬间漂移,趁人不注意咻的一下没了影。

    杨言峰羡慕的说道:“早知道我也跟着梁王学这一招了,省得现在还要恭恭敬敬地听皇上谈完国家大事还要听他唠叨自家的事。”

    还在训斥群臣的冷烨丝毫没有发现头上多了一只蜘蛛,更没有发现他的孙子已经开溜了,继续说道:“公孙无敌,你不是说有小皇子的消息了吗,怎么现在还没有把人给我带来?”

    冷不丁被冷烨提名,公孙无敌有些慌张,急忙跪着说道:“皇上息怒,本来是有小皇子的消息,可微臣去找时才发现是假的。”

    来的时候,公孙未名就告诉他不要急着将冷渊寻的事说出来,以前怎么说的现在还是怎么说。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养子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过他肯定不会害公孙府。

    冷晟知道冷渊寻到了公孙府,冷哼一声,向冷烨说道:“父皇,依儿臣看来,分明就是公孙丞相别有用心才故意隐瞒真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