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秦氏掐了公孙无敌一把,“你们到底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出来嘛,不要吊人胃口嘛!”

    为了得到最新消息,她当着这些小辈们的面跟着公孙无敌撒起娇来。

    他深情款款地看着她半天不语,公孙韵儿有些无语的看了眼他们,推推一旁在偷学老爹宠妻经验的公孙未名。

    他在她好奇的目光下,微微一笑了之,继续偷学。见他没有理会自己,她端起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打情骂俏的两人立马红着脸看过来,尴尬的笑着依依不舍地分开。

    公孙无敌不自然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慢慢的恢复正常,气愤地看着公孙未名说道:“皇上见自己失去多年的儿子依旧没有消息,心急如焚,又在发火。什么奏折都不看了,专门让我们给他找儿子。可恨的是未名知道小皇子的下落居然说是假的害皇上白高兴一场。”

    他吞吞口水,歇了一口气,狠狠的瞪了一眼公孙未名,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们这些老家伙说了许多好话才让他宽心。哪知道下朝了,皇上不知怎么了又将我们叫回去训斥。他们这些年轻人一听转眼就溜得无影无踪,留下我们这些老家伙遭罪的跪了一个多时辰!真是一些不知道尊老爱幼的人!”

    “爹,皇上跟你们这些同龄人才有话聊,要不然他怎么偏偏挑我们这些年轻人都走了才找你们回去训斥呢?”

    公孙未名简直就是气死人不偿命,摆明就是拐着弯骂他年纪大,动作慢!他脸立马黑得像墨汁,指着他半天才吐出:“强词夺理,分明就是你们自个儿跑了!”

    “啪啪啪啪”

    扬言峰的巴掌拍得不错,在客厅里的每个角落里飘荡着,两人黑着脸不满的看着幸灾乐祸的他。他也是无心之过,看着好戏情不自禁地想要拍巴掌。看见两人杀人的眼光,急忙转动脑子。

    “姑父你现在才知道表弟这个本事是不是有些晚了!”杨言峰嬉皮笑脸地说道:“想当初我可是被他这张臭嘴贬得一无是处,您在旁边嘲笑我点头称赞他时就应该想到今天啊!”

    公孙韵儿有些记不得以前的事,听他如此说恍然大悟。难怪他如此,原来是风水轮流转,今天到老爹家。要不是当年他看着公孙未名嘲讽扬言峰拍手称赞,纵容着这种恶行,今天哪会被气得够呛?

    想起自己昨天被他捉弄,她决定与扬言峰狼狈为奸,哈哈笑了两声,大声说道:“这就叫做报应。表哥,上天真的很公平,不会让你一直被欺负着。”

    他点点头,无视公孙未名的警告,上前拉着她的手感动的说道:“表妹开始懂事了,知道关心我这个表哥了。”转身对张着嘴巴还处于被打击中的老爹说道:“姑父,表弟如此聪明,这一切都是你教出来的,你应该感到自豪,不应该摆出这幅表情!”

    “你好笨,老爹这是高兴得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此刻心情了,不过这幅样子看起来真的……”

    看着老爹黑得像墨水的脸,她不觉得愧疚,装出一幅嫌不忍直视的嫌弃表情转过头,恰巧看见公孙未名得意洋洋的笑了。

    “有你这样当女儿的吗?”秦氏开始替丈夫打抱不平了。杨言峰的话想锤子一样砸在她胸口,想当年她也是十分希望自己可以有一个女儿,可是接二连三地生儿子。人人都说她命好,可谁知道她心中的苦楚,儿子多了反而得不到婆婆的欢心。

    公孙韵儿转头看着她一幅愤愤不平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妙啊。这个大娘一旦说话就会没完没了,开口就是三从四得,听起来就头痛不已。

    “大娘,我错了,我应该帮爹教训七哥的!”走过去摇着她的胳膊,眼泪汪汪地说道:“大娘,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不要说我了好不好嘛?”

    “好好好。”她又开始手忙脚乱了,急忙笑着说道:“韵儿,我没有怪你,你不要哭鼻子啊!好好好,这里没有我们什么事,我们出去玩吧,大娘给你做点心好不好?”

    秦氏做的点心可是天下绝味,不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享受到的。如今为了哄自己开心,居然把老爹的福利待遇给了她,脸上露出笑容,公孙无敌的脸黑得更可怕了

    她哼唧一声,秦氏以为她是不满地这个条件,看了一眼丈夫。对不起了,看来只有牺牲他的宝贝了,谁让他只有一个女儿呢?“韵儿,我将你爹屋子里的鸟儿给你提来好不好?”

    要的就是这个!

    她两眼放光,立马点点头,公孙无敌嘴角不停的抽搐着,眼睛里尽是对她们的两人的不满之色,可惜狼狈为奸的她们早就将他无视得彻底。

    这也是怪他自己,要不是那天公孙韵儿无意间看见那只鹦鹉,还不知道他要藏着掖着到什么时候。她才是不满的那个人,要不是秦氏疼自己,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得到呢?

    当然,她不会觉得自己应该愧疚,也不值得愧疚,大不了捉对麻雀补偿她,都是鸟类,没有什么不同,要是他嫌小,那就两对好了。

    主意打定,假装不高兴的说:“大娘,那就快点吧,我已经等不得。”

    秦氏急忙牵着她的手笑眯眯地说了几句就要出去,一屋子的男人立马大眼瞪小眼然后全部愤恨加委屈的看着她。公孙无敌在责怪她出卖自己的丈夫,是个十恶不赦的叛徒。公孙未名则是不满她带走韵儿妹妹。杨言峰则是担心她们走后,这两人会不会迁怒于自己。

    秦氏莞尔一笑,拉着公孙韵儿继续无视他们幽怨的目光,还没有走出房门,就听见杨言峰嘟囔。

    “姑父啊,当初让你多生几个女儿你还不满意,今天看见吧,独女会恃宠而骄,会爬到头上胡作非为的!”

    “有本事你自己也变成女人,让我们宠宠你!”公孙未名没好气的说完,迅速追上她们,牵着公孙韵儿的手。

    “……”

    杨言峰哑口无言了,完全是因为当年公孙韵儿看见他被老爹骂了几句就哭得稀里哗啦,大声吼他不是男人,还让人给他送来她的旧衣服,逼着他穿上,被人笑话的他足足待在家中几个月不出门。

    最后被无良的表弟公孙未名拖出来,发誓以后一定不会动不动就哭,一定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从那时开始,他最反感的就是别人说他是女人,最在乎的就是自己身上的男人味是否足,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公孙未名打仗时总是抢在他前面,让他看看自己是不是男人。

    公孙未名看着他将敌人撵跑了,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慢悠悠的骑着马往回走。

    他总是提着染血的大刀雄纠纠气昂昂的跟在后面,哪里知道自己再一次被狡猾的公孙未名当枪使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