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江湖出现了一个叫东辰的杀手组织,无论你要杀什么人,只要你给他们想要的东西,无论付出任何代价他们都会替你杀了目标。去年,有人请他们杀我,杀手们被我全部杀死了,所以我也就天天被他们问候了。”

    说着说着他居然笑了,她可没有他这么淡定了。虽然不知道这个东辰实力如何,可他天天被人盯着始终不是办法,万一哪天他疏忽大意,她可不敢想象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住?

    越想越觉得害怕,紧紧地抓他的衣袖,哭着说道:“七哥,他们都要你命了你还笑得出来?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办?”

    他拍拍她的手微微一笑,“韵儿妹妹,为了你,我会好好的活着的!至于东辰,你不用担心,我会在他们杀死他之前除去他们,相信为好不好?”

    点点头,他轻轻的擦干她脸上的泪水。“韵儿妹妹,我们今天晚上去周府看看怎么样?”

    周府就是冷晟最信任的那个大臣周谦住的地方,她昨天晚上就想去看看,怎奈他们居然演戏骗自己,大把大把的时间都,在哭的时候像流水般悄悄逝去了。

    “要不要我再去给你买点药材?”他笑着问道,眼里尽是期待,大概是想看看这个小迷糊这回会用什么毒药收拾周谦吧?

    她故作神秘的说道:“凡是药材你都给我买一点,省得以后你要拉着我干坏事时麻烦!对了,买药时可不要被人看出了端倪,否则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虽然这话说得多余,为了以后还能不能专心捉弄冷晟他们,不得不啰嗦几句。

    阳光洒在他脸上,白皙的皮肤出现了红晕,将他的脸修饰得更加不可挑剔,看着看着她渐渐佩服起自己运气不错,领回来一个误入人间的仙人,许了自己一生一世的情。

    他微微一笑说:“放心吧,卖药的是我的朋友,他不会出卖我的!有机会我带你去看看他的药园子,那里面种着许多奇异的药材,说不定你可以找到你想要的。”

    说得我有些心动不已,她期待的看着他说道:“七哥,我也希望能有一个药园子,种着自己找来的药材。”

    “早就给你准备着了,过几天就带你去看看!”

    不知不觉地来到了客厅,秦氏拉着脸看着一旁翘着二郎腿噼里啪啦地说过没完没了的人,看见他们进来,笑意盈盈的说道:“你们来了,快来听听他说着京城里的趣事,都赶得上府里的老妈子了,噼里啪啦地就停不下来,从来没有见他如此聪明伶俐呢!”

    这是赞美的话吗?怎么听起来像是骂自己?杨言峰脸色立马像便秘一样难堪,阴阳怪气地说道:“姑姑,夸赞人的方式还真是特别,简直就是气死人不偿命啊!”

    公孙未名瞟了他一眼,冷哼一声,直接在他对面冷漠的看着。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了两岁的人,其实幼稚可笑得很,看他表演也不错。

    杨言峰看看公孙未名,知道他在笑话自己,立马耷拉着脑袋看着公孙韵儿,试图在她这里找点安慰。她看看他,刚要同情这个快要被当成空气的表哥,就被秦氏拉着我闲聊。

    “韵儿啊,在过几天就是你寿诞,你奶奶说想来看看你。我担心她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所以跟你说说,要不明天我们去看看她,好不好?”

    她的奶奶是个慈祥和蔼的老人,早早就离开了公孙府搬到鸿运山庄去养老,每年她过生日,她总是亲手做些小玩意送来,写信给公孙无敌夫妇,威胁他们要是亏待孙女就等着被她收拾。

    想想现在已经七年不见了,不知道她头发还有没有黑的,她门口的荔枝树有没有长高一点呢?她恨不得马上就出现在鸿运山庄,可惜自己没有那个神通。

    “奶奶最喜欢我了,我也……”被忽视的人使劲的刷着存在感,插话被公孙未名冷冽的目光瞪了一眼,立马退到一旁,怨妇似的看着她们。

    她直接无视他,笑着说道:“我早就想去奶奶看看了,她院子里的荔枝应该熟了吧!”

    “你还是狗改不了吃屎!”被她无视的人还是决定反驳了。他将嘴角一翘,低声说道:“小时候贪吃差点摔死,我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些人应该留下很深阴影,看见荔枝树就跑,想不到现在还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吃货的世界尽是些傻子!”

    她捡起一个李子对着他脑门砸去,怒吼道:“有本事你就不要屁颠屁颠地跟着去,省得我将你的智商拉低了!”

    对面的公孙未名心疼的看了她一眼,将扇子一收,冷冷的看着他,轻飘飘地说:“韵儿妹妹和大娘说话,你插嘴干什么?”

    “就是嘛!”柳绿这丫头对他插话的行为早就不满意了,只是碍于秦氏的面子一直黑着脸看着,听见公孙未名这么问,她轻轻踢了他一下,“表少爷,你真的很烦,老是抢小姐的话!”

    他不满的瞪了一眼,就委屈的退到一旁,时不时地看看他又看看她们后,闷摆出闷不乐的样子,低头怨妇似的看着桌上的东西。

    没有了他的插话,她们两人倒是聊得舒心多了。秦氏将边疆发生的趣事一一说给公孙韵儿听,偏偏是一件件趣事她却听出来了心酸的味道,不知不觉眼泪汪汪了。

    公孙未名立马跑过来心疼的将她搂进怀里,不满的对秦氏大声说道:“大娘,我不是早就说过吗,咱们过去的事就不要提起了,你偏偏还不停的说,现在韵儿妹妹哭成这幅样子,看你怎么办?”

    “啊呀,我哪里知道韵儿变得如此多愁善感了?”

    秦氏手开始手足无措地掏出帕子给她擦泪水,多愁善感的人。不停的自责道:“早知道你听不得这些我就不说了,这样好了,哭肿了眼睛老爷回来看见了又要责备我了!”

    “女人真是水做的,动不动就是眼泪汪汪,哭哭啼啼,真是烦死了!”

    杨言峰说完就靠着椅子冷漠的看着我们,柳绿对他说的话又是不满了,迅速跑过去揪着他的耳朵吼道:“表少爷,你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巴。我家小姐哭了,你开心是不是?”

    柳绿这丫头手劲很大,他的耳朵立马红了一片,他痛得呲牙裂嘴的看着他们,希望有人可以将她拖开,可惜三人早就看不惯他的行为,一直冷眼旁观着。

    “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他看见他们不打算帮自己,大声吼道:“都是母老虎,表弟我真的很同情你!”

    “是谁在骂人,不像话!”公孙无敌低沉的声音传来。

    三人立马看着他,脸上写着你死定了,他急忙往声源地快去,这一看他有点疑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