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奇怪的小镇

    王谦一行人也在将近中午的时分来到了清心观,也正好赶上了午饭的时间,大伙爬山也是爬的非常的累,但是进入道观后,全部人都被道观的景色给迷住了,非常的漂亮,道观的景色让人回想起一种童话般的故事。

    “师傅。”秦漠一看见王谦回来了,连忙一丢扫把热情的迎了上了。

    “嗯,有好好听话吗?”王谦看到秦漠也是有些开心的,怎么说也是自己的首席大弟子嘛,关怀跟关爱是自己少不了的。

    “听话,非常的听话,师伯师叔的话我都听,我也很勤劳的练功。”秦漠笑的很开心,像一个小孩一样。

    秦漠笑得跟小孩一样也是正常的,因为秦漠就算是现在长得五大三粗的,但是年纪还是非常小,如果秦漠稍微装一下,很多人都会认为秦漠有三十岁,绝对不会是十八岁。

    “听话就好,别看我回来了就跑过来,赶快去扫地。”宝剑锋从磨砺出王谦这个道理是懂得,也知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所以王谦踹了秦漠一脚之后,秦漠就屁颠屁颠的去扫地了。

    王谦先安排大伙去食堂里吃饭,而自己也是一个人去到了王飞龙的卧室,每次王谦一回来肯定是第一时间去给自己的爷爷请安的,这也算是王家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吧,反正以前王思羽回来也是第一时间去跟王飞龙请安的,所以王谦也是有样学样,每次回来也是第一时间去跟王飞龙请安。

    王谦去跟王飞龙唠叨了几句之后,也回到了食堂,王谦带的人也都吃饱了,本来王谦是想让大伙帮忙一下搞卫生的,但是王谦想不到道观的卫生居然那么整洁,看来秦漠这家伙也是很用功的。

    居然大家都吃饱了,王谦自然是要带大伙去见一下这间道观的主人,而王飞龙看见王谦带回来的众人之后,就撂下了一句话。

    “二蛋,带他们去大师兄哪里,既然来了这里,我就不会让他们带着病出去。”王飞龙眼睛非常的厉害,没有说什么话,一眼就看出了众人身上的病痛。

    其实每个人身上多少都有些病痛的,那怕是一个看起来身体非常健康的人,内在多多少少都会潜伏着一些病源,王飞龙也就是这个样子,只要来到道观的人,王飞龙一定会让对方把身体的病痛治好,不然都不给走。

    对于王飞龙这个奇怪的爱好,王谦也是问过,王飞龙说道家讲的是缘,既然能来到道观,那么就证明是有缘,有缘自然是要行驶有缘的责任。

    到了大师兄哪里之后,大师兄也非常认真的帮众人检查身体,大师兄怎么说也没有到王飞龙的境界,王飞龙能一眼看出人身体上潜在的病痛,但是大师兄不能,所以大师兄也只能是慢慢看。

    但是大师兄的能力也是不容小视的,半个小时就帮众人给看好病了,王谦也是有些感慨,原来自己的医术还比不过大师兄。

    道观非常的大,王谦也是放任大伙去玩,王谦打算是在道观住一晚,然后就让大伙下山去村子里面度假了,可是就在大伙吃过晚饭后,王谦跟秦漠被叫去了王飞龙的卧室。

    “二蛋,明天你跟秦漠回去一趟东瀛。”王飞龙此时正在房间内熏香养神,王谦也是直接推开门就进去了。

    “怎么了?”王谦不明白,怎么突然又说要回去东瀛呢?

    王谦这个做师傅的真的很不合格,连自己弟子的事都不是很清楚,收了秦漠以后就把秦漠丢在了道观,自己也是不闻不问的。

    王飞龙也知道王谦不明白原由,也慢慢跟王谦解释。

    秦漠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双亲就自杀了,为什么自杀秦漠也是不知道,到现在只记得自杀的时间,过两天就是秦漠父母的忌日,选择在华夏国庆的时间里结束自己的生命,看来是有些原因的。

    道观的规矩就是,收到的弟子如果是父亲或者是母亲去世了,做师傅的一定是要去拜一次的,第一是大家认识认识,第二就是去超度一下,王谦居然成为了秦漠的师傅,那么这些是肯定是要亲自去做的。

    知道事情的原因之后,王谦有些无奈,但是也没有办法,只好明天一早就去坐飞机去东瀛了。

    王谦现在表面看起来没有什么,其实心里还是非常抗拒的,不说别的,上次让王谦身受重伤的冢原志,想起这个人,王谦就暂时不想去冒这个险。

    但是没办法,王飞龙定下的规矩就是在收徒第一年的时间去拜的,所以王谦完全是不能拒绝的,只能硬着头皮了,现在王谦也是有些烦秦漠的父母亲了,好死不死,偏偏要在这个时间死。

    王家的道家对于生死是看的比较谈的,觉得死只是另外一个开始,所为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所以晴儿的死亡,王谦也是很快在悲痛中走了出来,不是不思念,而是思念也没用。

    虽然王家的人都在努力的让人的生命活下去,但是对于那些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也只能是默哀,或许在别人眼里王家的人都非常冷血,但是这也都只是事实,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对于那些什么起死回生的技法,古籍上是有记载的,但是由于太多古籍在时间的流逝中,有些古籍被抢夺,有些保存没那么好,有些只是记载了一些东西而已,王家也是努力的去研究,但是也没有获得太大的进展。

    所以王飞龙很大方的把一些保存的比较好的古籍送给了医癫,所以医癫也是比喻王飞龙有求必应。

    在道观睡了一晚后,第二天早晨蛇君也来到了道观,王谦跟蛇君说了一下自己的行程之后,蛇君死活都说要跟着蛇君一起去,王谦也是实在坳不过蛇君,王谦也就答应蛇君一起出发了。

    王谦安排好大伙后,也带着蛇君跟秦漠出发了,昨天晚上,王谦也是跟爷爷说了一下白紫轩的事,一开始王飞龙只是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发现白紫轩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自己孙子说的话,王飞龙肯定是相信的,所以现在白紫轩就留在了道观。

    王飞龙要进一步的研究研究,一开始学生们对于王谦要走也是万分不舍,但是去到村子之后,王谦就被众人抛之脑后了,学生跟空姐们都快乐的一起去玩耍了。

    王谦一行人去到机场,发现虽然现在是旅游的高峰期,但是去东瀛的真的是少之又少,在飞机上,王谦发现现在跟自己当时乘坐的包机没什么两样,客机更加的大,但是除了王谦三人之外,就剩下五位乘客了。

    在他们说话的语气中,王谦知道,五名乘客中有三位是东瀛人,还有两位就是华夏人,但是他们看起来并不认识。

    特别是那两位华夏人,那脸啊,就跟是吃了黄连一样,苦不堪言啊,王谦相信每一位华夏人或多或少都会对东瀛带有一些恨意,现在飞机上的两位华夏人,可以说是十分的恨东瀛人,大家放假自己还要上班,而已还要出差东瀛。

    几个小时的飞行,王谦一行人也都下飞机了,来到东瀛,王谦跟蛇君就是路痴了,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现在只好听秦漠的了。

    因为现在王谦非常有钱,所以王谦就让秦漠直接打的去,不要去挤公交了,王谦害怕还会有人在东瀛找自己。

    又坐了几个小时的出租车,王谦等人在一处非常偏僻的小镇上下车了,一下车王谦顿时就感觉到了一整寒意,这寒意不是杀气,好像是存在了很久的一样,王谦跟蛇君全身上下都被这寒意包裹着。

    但是也感受不到这寒意有一丝杀意,好像这寒意就是在这小镇的空气一般,紧紧的把人包裹着。

    “小心一点。”虽然王谦并没有感觉到这寒气是在人体中展现出来的,但这也太奇怪了,王谦不由的提起了十二分注意。

    慢慢的,在小镇上起雾了,这雾非常的浓,浓到你看不清前方十米的东西。

    “师傅,没事的,这里就是这样,经常起雾,而且非常的浓,一会这些雾就会自然散去的了。”秦漠也知道王谦在担心什么,但是秦漠是在这里长大的,对这里的环境早也就见怪不怪的了。

    果然跟秦漠说的一样,王谦跟蛇君跟着秦漠慢慢的走,秦漠在这小镇里有一间房子,说是祖传留下来的房子,三人走着走着,雾也慢慢散去,而且那些寒意也都随着浓雾消失了,还整别说,这小镇如果没有了这些浓雾还真的挺漂亮的。

    在小镇子上走了不知道多少路,王谦一行人终于来到了秦漠的祖屋,还真别说,秦漠的祖屋还真的是非常破旧,周围的房子也都重新改建了,只有秦漠的房子还是九十年代的旧房子,屋顶都不知道破了多少个小洞。

    “师傅大爷你们先坐会啊,徒儿出去买些东西明天用的。”秦漠安排好王谦后,就出去买一些明天祭拜的东西了。

    王谦在房子里转了转,虽然不大,但是却有两层,除了饭厅有椅子之外,冲凉房有一张,其它的地方都是一块一块的东西拼成的,是什么东西王谦也不知道,只不过踩在上面的确还是挺舒服的,坐了是坐在上面。

    喝了杯茶后,房子门外有人在敲门,一开始王谦打算不出去开门的,因为王谦跟蛇君都不太懂东瀛话,到时候也是鸡同鸭讲。

    但是这里是秦漠的家,所有王谦跟蛇君还是去开门了,开门发现来的居然是警察,王谦就纳闷了,刚回来怎么就有警察来了呢?

    “%#@……#!&#*()”带头的警察跟王谦说了一大堆王谦听不懂的话,王谦现在后悔去开门了。

    警察不断的询问,王谦跟蛇君也只能摆出一副懵逼的样子,东瀛的警察看见王谦跟蛇君没有回答,语气也就更加的凶狠了,警察的手也慢慢的放在了后腰上,好像要准备拿出家伙来把王谦等人制服。

    看到这个样子,王谦跟蛇君哪里会坐以待毙啊,暗自打好算盘,准备打倒这几名东瀛警察后开始太跑。

    就在两方人员僵持不下的时候,秦漠说着流利的东瀛话跑了回来。

    秦漠跟警察说的非常的快,王谦根本就猜不出他们在说些什么,说了大概十分钟之后,警察就走了,王谦跟秦漠也回到了屋子去。

    “怎么了?”被警察这样,现在王谦是非常不爽的,特别是东瀛的警察。

    “没什么,他们说附近发生了命案,让我们锁好门窗,以免杀人犯进来。”秦漠也是看出了王谦的爽,秦漠也连忙帮王谦按摩松骨。

    “命案?一回来就发生命案?”王谦听到秦漠这样说后,也纳闷了,一来到这里就发生命案,真不知道是自己黑子还是被杀者不走运啊。

    “我刚刚去买东西的时候也路过了现场,就在我们走回来的路上,那女的脖子上被人划破了一条大大的口子,血都流干了。”

    “~~~~~~~。”走回来的路上发生的命案,自己居然都没有发现,这王谦绝对是不相信的,因为走来这里的时候,王谦跟蛇君都是一直绷紧着神经的,周围也是发现了不少行人,但是却没有感受到任何的杀意。

    那怕是普通人,只要想杀人都会有一定的杀意的,所以现在王谦可以断定的是,哪里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或者是死去的人并不是他杀,而是自杀。

    当然这些事并不管自己的事,所以王谦并没有跟秦漠说明。

    晚饭过后,因为秦漠家里并没有电视,所以大家都只是聊了一会天后就去睡觉了。

    二楼有两间房,也比较整洁的,所以秦漠就安排王谦跟蛇君一起到了二楼去睡,而秦漠就自己睡在一楼。

    王谦的房间是能看清楚街道的,因为现在只是九点多,王谦根本就没有睡意,王谦坐在窗台上看着外面。

    路上的行人也是比较少的,时不时的有些大叔拖着疲惫的身躯在路上走着,还有的就是穿着校服的学生妹正在走回家,看了十分钟,王谦发现并没有什么好看的。

    就在王谦准备不看的时候,王谦发现在不远处的十字路口有一位学生妹正在等着,看到这一幕,王谦的兴趣来了,这样的时间,在十字路口上有一位年轻貌美的学生妹在等着,看来是在等小情人。

    就在这时,街上冒起了浓浓的大雾,十字路口跟王谦也相隔的比较远,现在王谦根本就看不见了,但是现在王谦居然好奇心都起了,所以王谦连忙运用道力,加强自己的眼睛,这样王谦就能清楚的看清十字路口的状况了。

    还真别说,每当这个小镇起雾的时候,王谦都会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这雾的寒气实在是太厉害了,但是这雾并没有阻止王谦偷窥的心里。

    王谦现在的眼睛可以透过大雾看清站在十字路口的学生妹,此时在不远处,有一位黑头发黑衣服黑裤子黑皮鞋的年轻人,还真别说,这年轻人还长的非常帅,一种十分冰冷的帅气。

    此时哪位非常帅气的男子走到了学生妹的前面,学生妹也是跟那位男子在说话,当然王谦是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的,因为看不到,只是看着学生妹的嘴巴动了动,然后帅气的男子的嘴巴也动了动。

    简单的两句话,帅气的男子就走了,走的非常潇洒,周围的雾气好像都是围绕着帅气的男子一起移动的一样。

    原地只剩下一个一脸无神的学生妹,王谦看到这里,不由的在心里偷偷的笑了下,看来这女孩子是被飞了。

    这也难怪的,怎么说这男子真的太帅了,就连王谦看到有又一种害羞的感觉,简直比潘安还要帅。

    可是没过一会,王谦就惊呆了,在帅气的男子走了后,雾气也慢慢的开始消失,此时学生妹在背包里拿出了一把小刀。

    就这样,毫不客气的就在自己粉嫩的脖子上划过,鲜血顿时飞起,脖子上的大动脉被割破,鲜血喷的有一两米远。

    “麻蛋。”看到这学生妹自杀,王谦坐不住了,想不到这小东瀛人居然这么脆弱,被别人甩了居然就自杀。

    “肥蛇,秦漠,快跟我来。”王谦边跑下楼梯边叫。

    虽然王谦是比较痛恨东瀛人的,但是自己却不能见死不救,如果是王谦见死不救,这一辈子王谦都会睡的不踏实。

    “师傅怎么了?”秦漠一脸懵逼的在一楼楼梯口等着王谦。

    “别废话,跟我跑。”王谦看到秦漠一脸惺忪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已经是睡觉了,这也是正常的,道观的夜生活本来就是没事做,加上第二天很早就要起床,所以秦漠现在基本已经习惯早睡了。

    王谦下到一楼后就马不停蹄的继续奔跑,连鞋子都没有穿,以为王谦知道,人的大动脉是非常重要的,现在那位学生们还在不停的流血,如果不赶快点,这真的是神仙都救不回。

    赶到现场后,王谦看到那位学生妹已经是失血过多的开始全身抽搐了,全身上下暴露在外的皮肤也是非常雪白。

    此时王谦等人在十字路口的时候,浓浓的大雾已经全部散去,看样子这里真的是非常奇怪,怪异。

    自己刚来到这个小镇居然就发生了两次命案,而且还是在起大雾的时候,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快报警。”王谦吩咐了一下秦漠后就立马开始为学生们治疗。

    王谦看了一下学生妹的脖子,发现脖子上的口子还真的割的非常深,如果不是王谦亲眼看见她自己割自己,王谦绝对相信这是他杀,并不是自杀。

    哪里会有人对自己这么狠的啊,王谦立马脱下外衣按在了学生妹的脖子上,防止血流失的过快,然后再用另外一只手在学生妹的身体上点了几下穴位,穴位点完后虽然脖子上还在继续流血,但是血流的速度已经变慢了许多。

    “这样流法是不行的,没等到医生来这小姑娘恐怕已经死了。”蛇君也是蹲在王谦的身边,也十分清楚这学生妹的情况。

    “那怎么办啊,我什么器具都没有。”王谦也知道现在的情况非常紧急,但是现在也是实在没办法。

    “兵行险着吧。”蛇君在怀里掏出了自己的小蛇,小蛇也清楚明白蛇君到底想怎么做,小蛇也快速的爬在学生妹的脖子上,小蛇吐了吐信子,一口就咬在了学生妹的伤口上。

    小蛇咬了一口后,过了几秒钟,学生妹的伤口处血已经是基本没有再流了,现在只是时不时的滴答滴,看来这小蛇的毒有非常好的血凝固作用。

    但是这样也是有利有弊的,虽然现在没有继续流血了,但是蛇毒可不是开玩笑的,蛇君也是非常清楚自己的小蛇有多毒。

    如果一会医生来到不赶紧处理好伤口,蛇君晚了去解毒,这样学生妹也是逃不过一死。

    不过还真的别说,在秦漠报警后一会,警察跟救护车已经来到了,在警笛声中,周围的住户也被惊扰到了,住户们纷纷的来到了案发现场。

    此时王谦跟蛇君还有秦漠已经被警察带到另外一边做着口供,王谦跟蛇君不太懂东瀛话,所以现在秦漠基本是做了王谦的翻译。

    “师傅,我们要到警局一趟。”秦漠跟警察说完后就跟王谦说了。

    “明白。”王谦也是明白的,怎么说自己也是第一个发现的,回去做一下口供还是需要的。

    王谦完全不害怕自己被认为是杀人犯,因为只要等这学生妹醒了,事情就可以完整的解决了。

    在警察跟医护人员到来的时候,蛇君已经把自己的小蛇藏在了学生妹体内,只需要医护人员帮学生妹缝好伤口,蛇君的小蛇立马就会释放出解毒素。

    好在王谦及时发现,今晚这位学生妹只需要输点血,明天就一定会醒过来。

    现在王谦真的是想快点回去,因为这小镇实在是太夸张了,王谦不是害怕,王谦现在是恨不得全部东瀛人都死光光,只要命案不是在自己面前发生的,王谦就可以眼不看为净。

    给读者的话:

    抱歉,抱歉,抱歉。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