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就这样被你征服

    第二天一早七点左右,王谦就把全部人都叫醒了,除了空姐,因为今天是去观光自己父亲的药馆所以带上这些空姐也是没用的,所以王谦说明天再叫车来接就好了。

    可是空姐们不答应,由白馨月带头的,其她空姐都跟着一共有六位空姐一起前行,刹那间邓文杰就成为了学生们心中的大哥,男同学们个个都努力的献殷勤。

    王谦也是无奈,早餐王谦没有选择去酒店之类的吃,就像一个老帝京人一样,选择了在路边摊上,每人几根油果子跟一杯豆汁儿,但是豆汁儿却是没有几个人能喝的下,这么多仁当中,只有刘廷跟谭小婕能喝下其他的人一律都喝不下,当然王谦跟蛇君是觉得非常好喝的。

    现在吃饱喝足了,王谦决定带大家伙去挤公交,在飞机上的时候他们还讨论什么凤城的公交挤,现在王谦就带他们去领教一下什么是挤公交吧。

    在公交站牌前王谦等人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坐的公交车,现在还好,因为公交车是刚从总站开出的,所以坐的位置是没有的了,现在只有站着了。

    当然,在王谦的安排下一帮学生都把女生给团团围住了,因为王谦知道到了下一站之后就站都难站稳了,这么多人,王谦也不想女生们给人揩油了。

    一开始学生们还是不信的,但是到了下一站后,学生们都露出了惊讶跟恐慌的表情,一下就涌入了超多人,现在大家都是挤得非常的紧,而且还有一些好色之徒看见空姐们秀着大长腿都想过来看看能不能吃点豆腐之类的。

    好在学生们也是非常的正义,都把一些不认识的人给挤开了,现在是王谦蛇君邓文杰还有沈岳把女生围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王谦身前是站着谭氏姐妹跟刘廷还有林小娟,但是正前面的是谭小婕。

    在公车的行驶过程中是难免颠簸的,王谦也是跟谭小婕有了一些身体上的碰触,还别说这感觉还真爽,怪不得有这么多公交色狼啦,原来还真的非常过瘾的。

    但是王谦跟谭小婕的触碰并不是王谦特意的,像王谦这样能在水里如走平地一样的人,根本就不会有太多的摇晃,这全都是谭小婕站不稳而撞到王谦的身边的。

    千辛万苦中,大家都终于来到了目的地,而大家也好像是去打仗了一样,浑身都非常的累,看来真的一山还有一山高,一车还比一车挤啊。

    来到王谦父亲的药馆,现在也才八点半,药馆虽然开了门,但是现在还是没有开始营业,所以王谦就直接带着一帮人进去了。

    “爸。”王谦一进屋子就发现自己的父亲正在喝茶,看样子是刚吃完早餐,而王谦的母亲却没在,看来是刚收拾东西进厨房清洗了。

    随着王谦的叫声,王思羽也是看了过去,但是一眼看去的时候王思羽明显的呆了一下,因为将近三十人涌进了药馆,换作是谁都是吃惊。

    “叔,早上好。”蛇君当然是要第一时间跟王思羽打招呼的。

    “叔叔好。”

    “叔叔好。”

    随后跟在王谦身后的学生们都开始王思羽一一打招呼了,之前王谦就有说过自己父亲的医术非常厉害,所以学生们也是比较激动的,因为王谦的医术都这么厉害了,那么作为父亲的王思羽那不得更加厉害?所以学生们都是想在王思羽身上学多点东西的。

    “怎么这么吵啊?”李秀兰在厨房里走了出来,一看到这么多人也是吓了一跳,但是随后看到自己儿子之后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妈。”王谦快步走向了自己母亲的身边,这么久没见,王谦真的十分之想念。

    “阿姨好。”

    “阿姨好。”蛇君跟一帮学生们都跟李秀兰打了招呼。

    “你们好。”李秀兰也回了一句,随后就把王谦拉进了厨房。

    “二蛋,他们是谁啊?怎么这么多人啊。”李秀兰还是非常吃惊,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妈,别担心,他们都是我的员工,这不是快国庆了嘛,所以我就带他们到帝京旅游,随便我也可以回来见见你们啊。”王谦一把抱着自己的母亲,因为厨房到大厅是有道门的,所以现在学生们是看不见的,王谦也是能够尽情的撒娇。

    “你这长不大的孩子。”被王谦这样一包,李秀兰虽然嘴巴这样说,但是眼中也是有一丝泪光在打转了,也不知道多少年了,自己都没有跟儿子这样抱过了。

    “嘻嘻,在妈妈面前,我永远都是孩子。”王谦非常厚颜无耻的继续撒娇。

    “好了好了,你先出去招呼一下你的朋友们吧,我在做些早点给他们吃啊。”李秀兰扇了一巴掌在王谦的脑袋上,这个动作看来王谦也是遗传到了自己母亲的。

    “不用,我们都吃过了。”王谦笑嘻嘻的摸了摸脑袋,随后就把母亲拉出了大厅去。

    王谦让自己母亲安坐在父亲旁边后,王谦发现学生们还在傻乎乎的站在,像是一帮做了坏事的孩子一样。

    现在只有男生在,刘廷等一帮女生说要去买些东西,所以现在也都没有出现。

    “爸妈,今天你们就不用干活了,全都交给我们就行了。”既然带了学生们来,王谦当然是想自己父母亲休息一天,这样也算是尽一份孝心吧。

    “傻孩子,远来都是客,怎么能让孩子们干活呢。”李秀兰第一个站出来就反对了。

    “可以。”而王思羽却是赞成了王谦的做法。

    “~~~~~。”李秀兰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自己老公都这样说了,李秀兰也选择了沉默。

    “妈,爸都答应了。”王谦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因为知道自己父亲一定会赞同自己的做法的,因为王谦知道自己父亲也想看看自己的员工的能力。

    “大家听着啊,老员工找位置帮人看病,新来的到药柜里捡药,如果干的不好看我不抽你丫的。”得到自己父亲同意之后,我就下达了命令。

    很快,学生们也进入了自己工作的岗位,新来的不懂都去请教了一下老员工,现在有这么多人在干活,所以蛇君跟白紫轩也不用去药柜帮忙捡药了。

    “叔叔,阿姨。”刘廷他们也都回来了,刘廷一进门就像见到自己的家公家婆一样,飞奔的跑了过去。

    “小廷你也来了啊。”李秀兰看到刘廷,也是非常的开心,也好像有一种见到自己儿媳妇一样。

    “上班的地方放假,所以也跟着过来玩了。”刘廷很是热情的帮王思羽跟李秀兰添了辈茶。

    这样的小孩在大人面前是最可爱的,会哄大人开心,也听话,最主要的是跟自己儿子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老师我要做些什么?”谭小君也是跟着女生团出去买东西了,回来后看见大家都有事干了,而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你就找个位置,去帮一下病人看病吧,还有其她新来的女同学,你们就到药馆去帮忙捡药吧。”对于女员工,王谦也是一视同仁的。

    接到命令后谭小君也是找了一个位置开始布置一下,然后其她的女同学呢就进入了药柜里也开始熟悉一下工作的环境。

    “而你们就~~~~~。”王谦安排好自己的员工后就回头看了看其她不懂医术的女生,王谦一时间都想不到该怎么样安排。

    “你就不用管我们了,一会有客人来了,我就做服务生吧。”白馨月属于是空姐的带头人,白馨月说的话也可以算是她们空姐说的了。

    “对,我们可以做服务生,你看我们都长的这么漂亮,做服务生你都该偷着笑啦。”刘廷也认同白馨月的话,刘廷要算是跟王谦父母最熟悉的了,所以很多话别人不敢说,刘廷就可以好像什么事都没有的说。

    就这样,所有人都有事情做了,除了王谦的父母亲之外,李秀兰现在没事做,也是选择很早就去买菜了,毕竟这么多人,这么多张口,要吃的东西肯定是非常的多。

    九点一过,药馆也是客似云涌了,大家都开始忙活了,加上有了这些这么美丽动人的空姐帮忙照顾一下老人家,等待的老人家也是一片赞美声。

    而王思羽却是一直在周围走来走去,在看着学生们到底有没有犯错,不是说王思羽特意想去看学生们犯错,而是担心犯错而已。

    “王医生啊,我早都说你应该请些人回来帮忙了,第一快了非常多,第二就是你也没有这么辛苦了。”一位年纪比较大的老奶奶正在跟王思羽说话,看样子两人也是比较熟的。

    “他们不是我请来的,他们都是学医的,在学校里面出来实习一下,明天他们就走的了。”这样的话可不单单是这一位老奶奶说过,也是很多人都跟王思羽说过,因为他们都不知道王思羽为什么不请人而已。

    “这样啊,那今天下午可要叫上我的姐妹一起来了,不然明天排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老奶奶听到王思羽这样说,也是没有想什么,因为在老奶奶心中王思羽就是一位大好人,根本就不会说大话骗自己,不请人王思羽也说过很多理由,对于这些患者来说都是相信王思羽的。

    就这样学生们忙碌了一个上午,现在十一点多,看病的人也全部回去了,李秀兰也做好了几桌子的饭菜,因为药馆只有一张桌子,所以王思羽也是特意到了隔壁去借了几张桌子。

    李秀兰做饭的时候,谭小婕也进去帮忙了,刘廷跟其她空姐也根本不会做饭的,所以三十人吃的饭菜也全部是出自与李秀兰跟谭小婕之手。

    对于中午的饭菜,大伙也是举起了大拇指,个个都吃的非常开心,老员工也给出了一个最高的评价,那就是此菜只因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尝。

    这是肯定的,就连在王谦药馆里面的煮饭阿姨也做不出李秀兰的饭菜,跟李秀兰比还是差了一点,而谭小婕也是在李秀兰身上学到了几分厨艺,好在以后回到凤城的时候可以做给王谦吃。

    对于这么多人吃的饭菜,李秀兰也不是没有做过,以前每次李秀兰回去道观的时候都是自己亲自下厨的,每次做的饭菜也是一百多人吃的,所以现在李秀兰也不怎么觉得累。

    大家吃饱后,也开始休息一会了,在帝京的药馆跟凤城的药馆对比起来就是只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中午十一点到下午两点半都没有什么病人来看病。

    但是帝京的药馆要比凤城的药馆看病的人要多许多,这也是肯定的,帝京的药馆怎么说也是老字号,二十年的老药馆,一个刚开业不够半年的药馆怎么能够比的。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大家也都开始忙活起来了,中午的时候大家也是靠着或者是趴着的小睡了一会,现在的精神状态也是比较好的。

    忙碌了一天后,下午五点大家也是可以手工了。

    “老师,想不到你父亲这里居然有这么多人啊。”沈岳也是比较累的,以前在凤城的时候就觉得非常多人了,想不到在帝京居然还要多人。

    如果说在凤城每天都有这么多人,那么王谦早就已经赚的盘满钵满了。

    “辛苦了啊,你也觉得这里人多是吧,我告诉你,其实今天的营业额也没有多多少的,大概也就是多了三分之一左右。”因为今天王谦是做管账的,以前王谦也是帮自己父亲管过账,所以也是知道这里每天大概能接多少客人。

    “三分之一?不会吧。”沈岳也是知道王谦看病的速度非常的快,但是这也没可能差这么多啊。

    “就是这样,你看,我父亲平时就自己一个人帮别人看病,而我母亲也就一个人捡药,他们每天接待的病人,和你们今天接待的病人对比。”王谦也不怕沈岳,直接是拿着账本给了沈岳看。

    “老师这也太夸张了吧。”如果沈岳不是看到帝京药馆的账本,沈岳是绝对不会相信的,这个意思就是说。

    老同学六个人帮一百位病人看病了,王思羽一个人就能帮七十多位病人看病,这速度也太过于惊人了吧。

    “夸张也对,以前在凤城的时候,我是特意慢下来的,不然你们都没有病人给看病,我跟我父亲比也是他看一百人,我只能看六十人左右,如果真的让你看见了,我想你的下巴会脱臼。”沈岳现在的表情非常惊恐,好像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王谦也是拍了拍沈岳的肩膀。

    现在大家都没事做了,原本王谦是想带大家到外面去吃的,但是李秀兰说菜都已经买好了,而且有些菜也正在锅里面炖着了,就这样王谦也没有选择到外面去吃了。

    而晚上的安排我是先让蛇君带空姐们去KTV先,自己留下来还有一些事情要做,因为王思羽说晚上要为学生们上上课,到底上守门课王谦就不知道了。

    吃饱晚饭后,大家聊了一会天后,王谦就让蛇君带人出发了,除了王谦跟其他学生外其他的人都全部去了KTV。

    “大家静一静啊,我今天看了大家的治疗手法,也觉得没什么问题,但是,我在这里有些事情要交代和教导一下。”蛇君等人出发后,王思羽就开始为学生们开始讲课了。

    而王谦也早就给学生们说过了,要那好纸笔,把需要的东西都记下来,这样才不会忘记,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嘛。

    在王谦冲厨房跟自己母亲洗完碗后,王思羽就已经开始讲了,并且讲的头头是道,如果不是说自己确定这个人是自己父亲,王谦还以为是某一位老师在讲课呢。

    “妈,原来老爸这么会说的啊。”王谦真的很吃惊,以前觉得自己老爸是一位非常沉默寡言的人,想不到今天晚上自己居然看到了自己老板的另外一面。

    “肯定啊,你老爸曾经说过,如果他不是生长在这样的一个家庭,那么他会选择去做教师,一个能做教师的人你说那嘴巴会说吗?”李秀兰肯定是知道自己老公会说话的,只是王谦不知道而已。

    其实这也是难怪王谦的,作为一位父亲,很多父亲也是把对子女的爱放在心中,或许觉得是少说话就是一种威严吧。

    “妈,你是不是这样给老爸骗到手的啊。”王谦抓着李秀兰的手在一旁旁听。

    “你这臭小子。”李秀兰掐了王谦的手臂一下。

    王谦这样想也是有道理的,以前王飞龙一直都是非常的穷,当年子女也都还小,王飞龙为了维持道观的生活,也被逼这去为一些有钱人看病驱鬼。

    当时的日子也算是过得很紧,直到到了王思羽跟李秀兰结婚,王飞龙也是没有钱拿出来去给礼金的,最后王飞龙自己去借到才给了礼金,而摆酒王飞龙也是在道观里面摆的。

    请的人可是非常的多,但是当时大家都非常的穷,所以也没有多少人情可以给的,到头来还是亏本了,好在当时王思羽也是学到了自己父亲的医术,也到处为别人看病。

    李秀兰当时也是跟着王思羽到处漂泊,两人只是租一间小房子,后来王萍也读书出来了,王思羽的压力也是小了非常多,因为王萍在上大学的时候全部费用都是王思羽给的。

    我出来工作后王思羽才有钱搞了这一间药馆,之后不久李秀兰也怀上了王谦,慢慢的日子也过的比较顺了,直到现在,王家也是不愁吃不愁穿了,而且王思羽这里还有一大笔存款,道观的生活费用也全都是王萍一个人负责。

    王思羽也是将近说了两个小时,而学生们也没有一丝不耐烦,再王思羽不说后,学生们还觉得不够,还要王思羽继续说。

    在这将近两个小时的讲座中,学生们心中也统一得到了一个答案,那就是,就这样被你征服。

    “好了,大家停一下啊,所为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以后你们的医术能到达什么位置,这也是看你们的。”看到学生们群情汹涌,王谦连忙站了出来,因为现在时间是九点多了,王谦知道自己父母也是差不多时间该睡觉了。

    听到王谦这样说,学生们只好就此罢休了,但是在王思羽演讲中,学生们都是做了笔记的,而这份笔记也将会成为学生们一份宝贵的东西。

    王谦在跟自己父母唠叨了几句后就带着学生们去跟蛇君他们会合了,王谦也跟自己父母亲说了,明天就回道观住一天,明天王萍跟林静雅也是会去道观的,以前每年都是这样,王萍一放假都会去道观里清净几天。

    想到明天的行程,王谦还真的有点小激动呢,到底林静雅会不会带上戒子呢,王谦现在很想知道。

    酒吧离药馆不远,王谦一帮人也是走路去的,可是当王谦一进到酒吧之后,王谦就后悔了。

    里面的人都喝的东歪西倒了,连蛇君也喝醉了,房间内还有一些人在苦苦支持着。

    “怎么喝这么多啊。”王谦郁了个闷,既然全部都喝倒了。

    “老师,我看有点不对劲,他们应该不是喝醉,而是被下药了。”社会经验比较足的邓文杰一眼就看出了不对劲。

    邓文杰也是被王谦的父亲一个晚上给征服了,现在只想讨好王谦,这样的话王谦就有可能多带自己来见见王思羽。

    “下药?”听到邓文杰这样说,王谦立马就跑到了蛇君的旁边。

    王谦帮蛇君把了一下脉搏,发现蛇君现在脉搏除了比较混乱外,并没有太多的复杂,但是脉搏有时候跳的厉害,有时候就比较平静,看样子蛇君是爆幻觉了。

    王谦把蛇君放下后再次抓起了谭小婕的手,因为蛇君是练武修道之人,就算是中毒了脉象也会比普通人平稳许多。

    “果然没错。”王谦帮谭小婕把完脉之后,王谦就可以确定了。

    因为谭小婕的脉象是一直很混乱的,而蛇君的脉象为什么会一时平静一时混乱呢,那是因为蛇君自己的内丹时不时的帮着蛇君驱毒,所以才会这样,但是谭小婕是普通人,所以谭小婕的脉象一直都是混乱的。

    就在此时,房间被人破门而入,一下就进来了十几位五大三粗浑身纹身的男子。

    虽然王谦这边人多,但是对面的一看起来就是不良份子,而王谦这边的都是学生,打起来完全是找打的。

    “你们想干什么?”赖华龙算是暴脾气的,看到这么多不良份子冲进了房间,龙虎豹三兄弟第一时间就站了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