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科尔沁往事

翻译官出逃

    日本人一倒台,翻译官跑到架玛吐化名王耀宗隐藏了起来,  原来那天,翻译官一早起来就觉得情绪烦躁,看着身边躺着的妻子,怎么也比不上小老婆好看妻子丑陋得多了每天他会早早起来吃早饭,当时富裕蒙古人的大户人家早晨吃早点是很讲究的,大户蒙古人家的社会生活习惯是早晨喝奶茶,吃点心除去点心还有一些奶豆腐,奶皮子,牛肉干,牛蹄筋等他心中就打定主意,八路军一来他就会被枪毙的要是那个桑昆回来那就是更可怕,不杀了自己也得剐了自己今天翻译官就不愿意起来躺在床上想,八路军来了就会对自己下手了,桑昆和巴特他们来了那绝对是要杀了自己,远走高飞,去日本,不行,战败国,千万去不得就去别的国家躲一下!两个老婆都不能带走,一但发现人不在了,就坏事了

    “表哥,快跑!来了八路军的大部队了人多得都数不清啊?”他的表弟进门就喊

    翻译官收拾收拾就带着小老婆丢下大老婆,和几个随从拿着三个大箱子就及及匆匆的往架玛吐方向跑来他们逃到乌力吉牧人河的岸边,乌力吉牧人河的浮桥被苏联红军的飞机给炸飞了,乌力吉牧人河的河水上涨,百十米宽的水面他们无法过去两个随从跑了十几里地才找来了两个会水的人,四个人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一条小船弄来,翻译官这时心里没有了底问那个船夫打扮的汉子:“那里水浅,可渡河”

    船夫打扮的汉子说:“最浅处也有几十米深,人多船小,河水上涨渡河危险”

    翻译官拿出了一个小口袋,里面大概有二百多个大洋,“这些钱算是你们渡河的船钱,够你们二人挣个十年八年的了”

    船夫打扮的汉子说:“河水上涨,一次只能渡过去一个人,还得有个水性好的人在水里护卫船往前走,要不船就会被水冲出去个几十里地,轻着翻船伤人重了船毁人亡这些钱不值得丧命”

    翻译官又拿出一袋钱扔给船夫,船夫打扮的汉子用手掂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翻译官就问:“你们两人谁的水性好,谁下水”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汉子一指船夫打扮的汉子说:“船夫打扮的汉子水性好,他下水保证能把你们渡过去”

    翻译官又多给了他一百个大洋

    船夫打扮的汉子就和翻译官说:“我得赤身**的下水,不然水下的功夫不得施展,有女眷在,他不敢,怕吓着女眷”

    翻译官说:“兵荒马乱的年月,女人也不在乎这些了你就放心的干!”

    船夫打扮的汉子手掂了掂手里的钱袋,大约有四五百个大洋他一挥手,那个汉子就往河里拉船

    船夫打扮的汉子脱了衣服,赤条条的站在那(旧时代,穷人更本就没有内裤,只有一条外裤穿)他用了一根麻绳往腰上一系,打了一个扣,他把裆部粗大的男性器官往腰间系的麻绳上一掖就下水了

    船夫打扮的汉子裆部粗大的男性器官让翻译官的小老婆看得心理痒痒的,脸臊得红红的,那几个随从也看得目瞪口呆

    翻译官让自己的小老婆后三个箱子先过河,然后自己再过一上午人全过去了,翻译官很佩服船夫打扮的汉子的水性船夫打扮的汉子和那个汉子上了船准备回去的时候翻译官拔出了手枪,对着这两个汉子就开了枪,船夫打扮的汉子到也较机灵,他一拉掌船的汉子,翻身跳到河里翻译官的随从明白过来,掏枪往水里射击时,两人已经没有了影他们乱打了一痛枪

    翻译官的小老婆翻着眼睛,撇着嘴看了看翻译官说:“人家冒死把你渡过河,你还杀人家,杀人灭口,你可真毒辣”

    翻译官对小老婆说:“你懂什么,给我闭嘴”

    船夫打扮的汉子和那个汉子上了岸,撑船的汉子对船夫打扮的汉子说:“大哥,这几个人不是好人,想杀我们灭口,多亏您救了我,要不然非让他们打死不可,您说现在咱咋办?”

    报告人民政府去,一定是坏分子,抓他个狗娘养的

    大哥,这些大洋咋办,要不咱们两人分了算了

    不行,这些都是脏钱,分了算什么,我们就和他们一样了去报告区政府,把大洋交给区政府

    两人到区政府报告后,区政府的十几个战士顺着两人说的方向追去,追了下午也没有见他们的影子,就回来了区政府的人听船夫的描述就觉得是翻译官区政府的区长何双喜二十多岁,可是处理问题相当冷静老练他让区队的战士联系各村民兵,密切注意,一发现这伙人的动向,马上向区政府报告

    翻译官聪明反被聪明误,开枪没有打着两个船夫以后,他就有些后悔了他本来是想杀死这两人以绝后换结果没有杀成反而坏了事,他急忙弄了个西逃的假象,就在架玛吐南面的一个地方隐蔽了起来使区政府的十几个战士顺着他西逃的方向追了一下午,他派人偷偷的一打听区队战士的追击,吓得脸都白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我们骑兵队南北征战一个来回就是一年,地方上的同志一时没有注意他的动向,半年后翻译官又来了个出其不意,在地方上组织了一帮散兵游勇和地痞流氓,公开的投靠了国民党,与解放军为敌,杀害土改干部

    翻译官清楚这些手下的人除了自己的几个亲属外,他们口头上说的和做的完全是两回事只要解放军的枪一响,结果是什么样他不用想就知道,他们是不会为了他而丢掉自己的性命的他现在要做的是攻其不备是完全有必要的打解放军一个措手不及,那时手下的这帮人的手上有了解放军的血债,他们谁也跑不了有时兵不在多,在气势上,他要擒贼先擒王,集中力量打那几个主要的地方政府,他们刚刚成立,人手少,好打其余的人就会望风而逃,地方上的老百姓是群乌合之众,树倒猢狲散就会不敢和他们联系了,把他们孤立起来就好办了有的人就会趁机逃掉

    就在这时,国民党的部队开路过来,中国***的地方武装将平齐线的铁路给炸了一段翻译官正好是这段铁路的地方游勇还乡团的头头国民党命令他立即修好铁路铁路工人罢工了

    那些铁路工人造反了他们谁也不去修铁路

    大哥,你是不是****  放心我不会对自己弟兄下手的但是咱们得利用他们一下翻译官说完脸上露出了一丝奸笑擒贼先擒王,抓***要先抓他们的头头

    大哥,什么意思我们咋办陈兴福一脸的不解

    我要迫使***的头头不敢造反,让他们自己复工

    能办到吗?

    罢工只是少数人鼓动的,大多数人是不愿意的,罢工,他们一家老小吃什么,喝什么,工资还能养活一家人哪!罢工了,就没有钱养活家人了如果我们来硬的,那只会激起他们更多的愤怒,我们先把几个小头头控制住,大头子就孤掌难鸣了,一抓起来,就完了

    那让我们的家人怎么办

    把他们的底都给我查清楚了越清楚越好,几个老婆,几个孩子都给我查请了,办好了,每人二十个大洋翻译官长叹了一声要不是需要这些铁路工人修铁路,我才不会手软这样好,不用有太多的人受牵连了都是中国人

    国民党是不会放过他们的让他们尽快复工,铁路要运军需呢!

    大小特务分头去办理了下午,陈兴福就来向他报告了,几个头头的情况都查清楚了,家庭住址,人口等情况全清楚了翻译官命令绑架他们的家属就在翻译官绑架完了这些家属后总工会的人就到了,他们为了不让这些家属受到翻译官的迫害,就将事情的经过向骑兵队原原本本的说了

    “干掉他狗日的早该杀了他”

    队长带着几个人就奔着翻译官的家去了

    正在屋子里面和他的姨太太做男女之事,突然外面传来一阵阵密集的枪声,震耳欲聋的杀喊声仿佛就在耳朵边上响起一样他立刻胡乱披上一件外衣,取过短枪就要往外面闯,右脚刚刚碰到门边又马上收回来了,他抓起自己的太太往外一扔,看见帐篷的门帘动了一下,立刻端起了枪瞄准着,等了一会儿,一个人从屋子里面猛地一个呛啷摔出来了,第二步还没有跨出就被巴特一枪命中脑袋,问身边的战士打中了吗?身边的战士摇摇头,意思是这个人绝对不是,打中的是一个女人,巴特放下枪,叹了一口气,默默地念叨,我不想打死你,是翻译官杀了你,对不起了等了一会儿,巴特也有一点急躁了,大声叫道:“快出来,再不出来就扔手榴弹了”没有动静,巴特握着驳壳枪的手攥了攥,手心里全是汗他知道只要一进去,翻译就会打黑枪“窗户,门一起进去”一句话提醒了大家大家一同进去了,没有人

    “队长有个地道,从这跑了”斯日古冷转身钻进地道就追

    “追,不能让这小子再跑了”桑昆一声令下,大家也跟着追了上去

    翻译官出了地道越跑越急躁,一着急就进了一户牧民家的干草垛边,他一下就钻进去了看见他钻进干草垛了,也没吱声,一枪就把干草垛打着火了,火一烧,翻译官就受不了了他爬出来的时候身上已经着火了,烧得皮肉生疼就被斯日古冷一脚踢倒在地大骂,“***,我让你知道马王爷长了三只眼睛,看你再敢不敢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