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科尔沁往事

防鼠疫攻通辽城难防守退兵科尔沁

    从几个地区的现象来看,日本人使用了一种看不见影的武器,叫细菌根据上级给我们提供的情况来看是一支日本人的特殊部队731在我们这一带活动“队长,那怎么办啊?”我也在想怎么办,这支部队的行动非常诡秘,不行我们就打他的总部通辽

    “队长,我们就去打通辽,让日本鬼子知道我们蒙古人不是好欺侮的”

    “在整个战区来看开鲁,奈曼,郑家屯科尔沁等地都出现了鼠疫”

    “是啊!队长离我们最近的架玛吐的芒沙窝棚就发现了鼠疫,人一家一家的死二百来口人都快死光了得想想办法了”

    “我们的快点动手了不能让更多的人受到鼠疫的威胁了”

    从上级的分析来看这小鬼子是长不了了,这一仗我们是非打不可,日本鬼子可是节节败推,再不打我们就没有仗可打了要不然鬼子是不会暴露鼠疫这种细菌的

    现在老百姓都在说“东西南北死老鼠,人见死老鼠如见老虎老鼠死了不几天,人死如拆堵,三人同行四五里,忽然二人横截路”

    细菌是一种什么武器包括巴特在内的全体骑兵战士谁也不知道,巴特在一些报纸上到是看过报道他把报纸给大家一念,大家才知道还有一种武器叫细菌,而且是看不见摸不着,在战场上杀了无数的人

    “队长啊!我们还吃了老鼠吃的粮食呢!我们会不会也得鼠疫啊?”几个挖老鼠洞的骑兵战士大声的叫了起来

    洪格柱高声呵住自己的几个战士,不让他们跟着瞎起哄

    “我们必须要打进通辽城就是整个骑兵队全部战死,也得打这玩意是灭亡我们中华民族的玩意我们要联系地方和兄弟部队一起打兄弟部队已经来人和我们联系了就等实际操作了

    王振刚派人来和我们联系,他要**让我们帮一个忙借机我们打下通辽,让鬼子大乱,我们可以把鼠疫控制住,不让鼠疫传染

    王振刚可是一个有名的英雄汉骑兵队的战士们早就听说过,那可是一个“老八路了”

    在1940年,日本军队重兵合围东北抗日联军,杨靖宇将军不幸以身殉国,这位王振刚以声东击西的战术,带领部分战友冲出重围,转战三江地区,同年9月又受命开辟了呼伦贝尔游击区

    1942年秋,党组织派遣王振刚到通辽,任务是组织通辽铁路工人开展抗日斗争当时的通辽仍在日本鬼子的占领下,王振刚遵照党在敌占区“隐散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指示精神,密切联系工人开展了反饥饿、反迫害,开展抗日宣传,建立抗日联络点和联络网,并以装卸工的身份为掩护,组织工人罢工和反抗

    1943年夏天,王振刚按照地下党组织的指示,阻止和拖延日本鬼子通过铁路把军火和粮食运往华北他以铁路工人为骨干,组织了“敢死队”,以便紧急情况下采取行动

    老人们经常这么说,通辽风沙大,大的可以把火车头从通辽站刮到钱家店,而且人人信以为真,它的影响可与“立夏鹅毛住,石头滚子上了树”的谚语相媲美

    其实了解情况的人都知道:“是王振刚组织工人敢死队干的这么干的目的很清楚,就是拖延或阻止向华北运粮食和武器,以减少华北的伤亡最重要的是不让日本人的细菌大量的流通起来,  当时的具体情况是:王振刚派了一个可以接近日本鬼子的人,请鬼子巡逻兵喝酒,然后王振刚带领敢死队弟兄在夜间把火车头“偷走”,他们把火车头用人力一夜之间推到钱家店第二天一早,鬼子才发现火车头没了,气得哇哇乱叫,只好把“罪过”加给了风于是“通辽风大”就这样名扬天下,形成了大风把火车头刮出五十华里的通辽神话

    王振刚“鬼口夺粮”、“鬼口夺枪”的战绩时常搅得鬼子日夜不得安宁,有时哇哇乱叫,时时象热锅上的蚂蚁,大叫“土八路的干活,死了死了的”但土八路在哪里?,他们“只听乌拉巴儿响,却找不到井口”

    不管王振刚的影响有多大巴特就是不同意打通辽,但是全体骑兵战士都有决心打下通辽巴特也就没有说什么,他不愿意打消骑兵战士的战斗积极性,但是他知道打通辽将会有一个血的代价

    打下通辽后,大林,阜新,郑家屯的鬼子会反扑过来我们没有监守城市的优势条件,打了,打不好会适得其反

    打,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打,就是把骑兵队拼光了也不能让鼠疫在科尔沁草原上流行了,我们只有这样才能缓一步

    巴特认为这是自己和桑昆来到内蒙古科尔沁组织骑兵以来的第一件大事,第一次攻打城市的重大举措就这样的欠考虑此时的桑昆可不是这样想,他掏出了缴获的日本人的香烟吸了起来,他是又兴奋又担心掐灭了烟头闭上眼陷入了沉思,王振刚和我定好了的,不去是不好的,没有骑兵的牺牲,那草原上要死多少人,值得打,一会就睡找了

    正当骑兵队的同志在睡梦中的时候,巴特看看四周没有人,悄悄的离开了驻地,去执行一项关系到整个东部内蒙古生死存亡的大事如果晚了不仅骑兵队要一败涂地,就是整个内蒙古地区都要受到影响在通辽地区的所有的八路军领导的游击队和民团,巴特全都派了人去通知,在明天打通辽所有的派出的心腹之人必须在当天有消息送到骑兵队来他要统计一下看看有多少人打通辽

    没有等他统计完,桑昆已经下了打的命令巴特心理上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到有什么大的灾难即将来临巴特不同意打进通辽城破坏日本人的整个指挥系统,但是一时间又没有好的办法解决问题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桑昆已经纠合了所有的部队出发了,他已经不能阻拦了

    巴特悄悄的派出的十几个人混进通辽城,做内应,收到了那几个人的消息后巴特心里算是有了着落了

    当年的通辽城几百年来也没有有一个城墙日本人一占领通辽城就在它的周围用松树檩子围起来以防御敌人进攻

    严冬十二月下了一夜纷飞的大雪已经停了,伴随着逐渐升起的太阳,明亮起来的天空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骑兵从小道走尽量避开那些残余势力以节约时间快点到达伏击地点

    长时间急行军战士们受不了了,纷纷躁动起来,大小便也就来了

    和王振刚内外夹击轻松的打进了城,骑兵队一攻进通辽城就感到,这里不是他们久呆的地方,城市里是居民的住房,骑兵无法发挥出骑兵的优势,桑昆登上制高点,俯视起眼前的局势来持续一夜的攻击,不少鬼子已经是身受重伤,无法支持,此刻他们正不断撤出战场休整,晨间的攻势因此而更为薄弱嘈杂与鼓动之声逐渐低了下去,不少士兵甚至已经开始构筑起新的防御工事日本国的膏药旗帜也没有丝毫的动摇他们的攻坚力量让骑兵从来没有见过,火车站的火车一鸣笛,战马就象要发起冲锋

    原本在科尔沁草原上游弋的八路军领导的游击队和其他的一些地方武装,也在同一时刻迅速集结到了通辽附近,桑昆终于发话了向着城头的守军发起了猛攻骑士们和精锐部队随即迎了上去,拂晓的战场杀声四起,一切再度沸腾了起来休息中的士兵们甚至还未感觉到疼痛,死神便已将他们带离了现世

    永远不会让猎物的伤口有痊愈的机会,这就是蒙古人在战场的残酷与正门相比,南,西,北三处防线的损失要少的多,巨大火球尽管声势骇人,但却大都无法击中目标为何只有主攻方向的部队能看透一切?

    我们必须炸毁那个敌人占领的炮楼子,否则我们冲不出去只有挨打的份,那么,由我率领突击队,从侧面的铡门中出去,把那个炮楼子解决掉,洪格柱坚定的回答

    我们进攻通辽是一个错误,日本鬼子放我们进来,围起来打我们,我们上了小鬼子的当了政委在一着手打通辽时候的就不同意,现在被日本人包围了怎么办不能让巴特看自己的笑话,要不然蒙古人的脸可全丢尽了

    皱起眉头,苦苦思索了起来他突然如恍然大悟一般,抬起头紧盯着喧嚣的战场投掷手榴弹划破空气的声音,一切都显得混乱而嘈杂估算出具体位置后,立刻熟练而悄无声息的布置好阵型,向着那里猛扑过去异样的寒冷,都不由自主的感受到恐惧战斗的随着距离的急速拉近,目标的轮廓也逐渐清晰了起来,死亡的气息笼罩在其周围,将环绕的空气也染成了诡异的紫黑色依照着事先的指示,德如正率领着一小队,小心翼翼各处的激烈战斗威力实在太大了,再这样下去,战士们全都会死掉的对不起,但是,我一定得出战,看着爱人的眼神焦虑而又无奈,苍白的嘴唇微微颤动着,但却又说不出一句话语急促的声音令两人同时转过了头来,看着眼前突然紧紧握住了对方的手腕,仿佛害怕下一瞬间眼前之人便会消失一般贤者看着爱人的眼神焦虑而又无奈,苍白的嘴唇微微颤动着,但却又说不出一句话语急促的声音令两人同时转过了头来,看着眼前日本人一发动起了猛烈的进攻,桑昆很容易就判断出日本骑兵是最精锐的部队来参战了

    通辽地区四通八达,情况又非常的复杂,不是骑兵久留之地我们要尽快的撤出去,回到草原上,大队的鬼子一来就会包围我们的

    桑昆明确无误的下达了指示若是继续战斗下去的话,伤亡会不断增加,科尔沁草原会陷入战争的泥潭日本人是不会停止进攻的,这点你该知道他的目光转向了身边的骑兵战士

    那样的话也没有办法,难道和日本人谈判,请他们不要杀死我们吗?或者撤出城市逃跑

    桑昆的语调逐渐掺入了威严与对日本人憎恨的感觉,即使他们不以侵略和扩张为目的,那么日本人的威协和挑战是为了什么日本人要侵略我们草原,灭我们蒙古人,这是永远的真理迟早有一天我们必须面对,所以,不妨在对方羽翼未满的情况下战斗,胜算来的更大

    请允许我冒昧的问一句这是否只是对这个的解释呢?阻止并且消灭他们

    ”是的微微欠身,那么被占领区的人民们……难道就这样……目光却不由自主的避开了对方的视线

    “所以,目前还是把战略目标放在第一位上,等到彻底击溃日本人后,自然能光复被占领的地区”是要抛弃他们关键时刻却得不到庇护有些事情是迫于无奈,声音缓了下去,“  我们战斗,是为我们内蒙古人民战斗,并非是为了那些搞内蒙古自治的狂热信仰他轻轻的拍了拍青年的肩膀,并露出慈祥的表情来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不要轻信那些人的谣言,多杀日本人为你失去的亲人报仇!是的深深鞠了一躬

    进攻任何一座城市之时,迅速的调集兵力支援而城市所处的地理位置,又可以方便的进攻和撤退通辽,巴彦塔拉,郑家屯三座城市形成的防线,犹如一把巨大的马刀将其拦腰截断,不留一丝破绽

    “那些日本军人的兴致还真不错……”神箭手小哲别看着他们,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并伸手去取马鞍上的弓弩和步枪

    尽管大雪下个不停,骑兵队没有停止一贯的骚扰战更多的日本兵成了骑兵队优秀射击手的牺牲品即使是白天,日本人一点优势都没有,而且这些汽车在冬季大雪天里,机械性能不好在草原上行动变得十分缓慢,行军速度被拖慢了几倍,日本指挥官像往常一样对面前的情况进行分析,目前他们的行动真的是很被动伪军天天有反水的  “根据报告,他们已经在我们的前进道路上布防”桑困扫了一眼身边的两位同僚说:“这座城市中的两座储备了大量的补给,而且拥有内线作战的优势也许……但我们不可被阻止在这里”

    巴特冷静的回答:“很快就可以到达预定区域了,我们将在那里,建立起一个新的根据地,然后,我们就会把草原上日本人占领的城市都攻打下来”

    “那么依靠安插的内线,可以确定日本人仍在王府,并没有任何要转移的趋势,内蒙古人现在也没有必要为他们的王爷而战而且,还有另外一件有趣的事情哦!”

    我拜托你件事情,却并没有马上回答“已经有结果了什么?身体里流淌着成吉思汗的血液?你是说他背叛我们骑兵队”口吻中顿时搀入了冷酷无情的杀意“既然已经确认了,那么,我们就”手做了一个杀人的姿势,尽管语调一如既往的平淡,但瞳孔却在一瞬间燃起了冰冷的火焰

    骑士们大声的咆哮着,士兵立刻将早已准备好瞬间,立刻激荡起由日本人残肢组成的lang涛在空中飞舞着

    骑兵队以五人为一小组,分别将进攻的日本鬼子截住,拖离冲锋的路线五人一组完全不受日军重火力影响,五人一组的分散队型减少骑兵的伤亡

    轻捷身影是内蒙古骑兵战士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每一个目睹此景象的人在那一瞬间都停止了思维,直到鬼子的咆哮传入耳中

    冬天的刺骨寒冷也随之侵袭而来会变的和那个时候一样?一名骑士失神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喃喃自语道,他的胸前挂满了手榴弹看着年轻的骑士随桑昆醒悟般的摇了摇头,并大声的下达了指令:准备肉搏战,注意节约体力

    当光线隐没在地平线之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