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欧阳致玄:终于找到你(4)

    不过,在身处哥哥的这段时间,他无意中得知了小丫头一个小秘密:原来小丫头一直都在暗恋一个人,那个人就是穆泽的好友容瑾。

    为此,他特意外出调查了一番,原来这个容瑾,不仅是西夏的二皇子,还有一个让他深恶痛绝的身份——小丫头的未婚夫。

    知道这些后,他曾一度很气愤,甚至还有一些不安,他的小丫头,怎么可以是别人的未婚妻。

    不过,还好的是,小丫头喝了神仙水,对以前的生活已经毫无记忆了,现在对容瑾也只是一些简单的好感而已。

    于是,为怕夜长梦多,他赶紧急中生智,稍施手段,就把容瑾给弄走了。

    万幸的是,很快,知道自己不是陆逸雪的小丫头,终于也对自己打开了心扉,

    随着时间的发展,二人的感情很快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慢慢的小丫头已经到了非他不嫁的地步。

    可是,好景不长,他听说慕容瑾在西夏站稳了脚,还自封为了南皇。

    为此,他不得不加快了成亲的步伐,甚至不惜和父皇闹翻。

    百密一疏,大婚在即,他一直以来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小丫头从慕容瑾那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一心想要离开他,陪着慕容瑾回西夏。

    为此,他想法设法的解释,可是,小丫头却根本不愿意听,对他以前的隐瞒耿耿于情。

    为此,他几乎崩溃,他不知道事情到底怎么了?怎么就到了这步田地。

    他所做的一切,明明一切都是为小丫头着想,

    虽然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将真实身份告诉她,可是,自己的出发点明明是好的,小丫头怎么就想不通呢。

    自始至终,要说起来自己惟一的过失,无非就是在陆远骗小丫头喝了神仙水,而他没有阻止而已。

    万幸,就在一切陷入僵局,无法可解时,外祖母点醒了他。

    外祖母说,既然爱一个人,就要尊重他的选择。自己一直以来犯的错误,就是太自以为是,一切都想当然的,替小丫头做了选择。

    于是,他开始深刻的反省自己,他觉得既然当初是自己先犯了错,那么,他就有责任让小丫头恢复记忆,让她自己对以后的道路做出选择。

    当然,前提是,他必须先打消慕容瑾的念头。

    其实,他心里清楚的很,慕容瑾肩负那么重的使命,是必须收复西夏,重新称皇的。

    而小丫头生平最讨厌的,却就是宫廷生活,

    所以,只这一点,慕容瑾是给不了小丫头想要的生活的,他们二人根本是不合适的。

    于是,他和慕容瑾彻谈了一次,双方达成意愿,自己帮慕容瑾重新夺回慕容家的江山,而慕容瑾则再也不许纠缠小丫头。

    而就在他处理好了燕京的一切,为皓儿铺好路,准备东禺一战后,就向小丫头坦白一切,带着她云游四海,过她向往的日子时。

    意外发生了,他打了他这一生,惟一的一场败仗,身受重伤,失足跌下了悬崖。

    再醒来时,他已一身重伤,脑子里一片空白。

    身心的痛,让他很苦恼,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漫漫长夜里,只有梦中的那个小女孩,一次次的出现,为自己疗伤。

    在那段被病痛折磨的日子里,小女孩又成了他惟一的精神慰藉。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终于在假山那,见到了长大后的她,没有让他失望,她竟然为爱追到了这里。

    这一切令他很欣喜,在当天晚上,他就奇迹般的恢复了记忆。

    不过,为了取得神仙水的解药,他不得不隐瞒着小丫头,只为了能实现自己的诺言,让她恢复记忆,给她一份惊喜。

    百密一疏,虽然岚风他们取得了解药,可是他还是中了独孤玉蕊的情/毒,

    可是,令他欣慰的是,毒发的紧要关头,傻丫头竟然不顾自身安危,非要以身为他解毒。

    尽管这么多年过去了,可是山间小屋中那疯狂的一夜,至今仍不时会在他脑海里回荡,让他终生难忘。

    这就是他亲爱的小丫头,这么率性,真实,敢爱敢恨,不贪慕权贵,一生只想做自己。

    欧阳致玄想到这此,嘴角不由自主的扬起了一抹弧度。

    “唔……,哥哥,你怎么醒了?现在什么时辰了?”

    就在欧阳致玄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时候,忽然身侧传来了一个娇娇软软、含糊不清的声音。

    欧阳致玄低头一看,就见他心爱的娇妻,正睡眼惺忪、一脸懵懂的望着自己,而裸/露在外如瓷的肌肤上,还带着昨夜欢/爱过的痕迹。

    是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四方游历,玩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

    可是,时光在变,岁月在变,他的小丫头却从来没变过,还是这么妩媚动人,无忧无虑的生活着,将所有的精力,都致力于她的治病救人事业。

    对了,不单单如此,惟一永远不变的,还有他们越来越浓烈的爱情。

    “乖,天还没亮,你只管放心睡吧,一切都有我呢。”欧阳致玄低头在娇妻脸上吻了一口,柔声说道。

    “哦,好……好吧。但是,你要再陪我一会,等我睡熟了,你再起。”林逸雪往欧阳致玄怀里钻了钻,耍赖道。

    “好好好,你放心,哥哥永远都在,永远陪着你。”欧阳致玄将娇妻更紧的揽在怀里,宠溺的说道。

    可是,下一秒,他话音刚落,就见怀里的娇妻,已一跃而起,

    “天哪,天哪,我怎么就给忘了呢,今天可是我们涵儿大婚的日子,我这个做母亲的怎么可以在这里赖床呢。”

    林逸雪边往自己身上胡乱的套衣服,边不满的冲着欧阳致玄嘀咕道,

    “你也是,这么大的事,你怎么就能不提醒我呢?我看呀,你就是存心想让大家看我这个母亲的笑话吧?”

    “好了好了,你就尽管放心吧,有小水这个婆婆在,哪里还有你需要操心的地方,你一会就只需要光鲜亮丽的,亮一下相就行了。”

    欧阳致玄边伸手帮娇妻整理着衣服,边轻声解释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晗儿在小水那,还不是疼得像亲闺女一样,自然是早就给把一切都布置好了。”

    “呃,好吧,这么说来好像也确是这么回事呢,”林逸雪想了想,很无语的说道,

    “你说说晗儿这个女儿也是,明明是我怀胎十月生的,可是怎么现在对小水,比对我这个亲生母亲还亲呢?真真是应了那句话,女大不中留啊。”

    “傻丫头,这不是正是我们一直想要的吗?

    再说了,孩子们总要有他们自己的生活,你又是吃的哪门子醋。

    你想想,现在不仅曜儿、昭儿成了家,连晗儿也有了归宿,你这颗心,再也不用牵挂了。”

    “也是,不过貌似这样下来,我又只有你了。”林逸雪想了想,干脆又一头扑到欧阳致玄怀里嗔道。

    “对呀,我永远都是你的。”欧阳致玄轻拍着林逸雪的背,望着窗外泛白的天空,忽然开口说道,

    “对了,雪儿,参加完晗儿的婚礼,我们去一趟北冥吧?”

    “你又想那个小院了?不是前几年刚去过一次了吗?怎么,你又想啦?”林逸雪抬头望着欧阳致玄的眼睛,好奇的问道。

    “嗯,毕竟那是我们初次见遇的地方,

    说到底,在我心目中,那可不单单是一个简单的小院子,那是我所有幸福的开始的地方。

    我一定要牢牢的将它记在心底,好好的感谢它。

    毕竟,当年,是它冥冥之中,一直召唤着我,去到这里,终于找到了你,

    这样,我的一生才不虚此行。”

    说完,欧阳致玄低下头,深情的凝着林逸雪,半晌,复又开口道,

    “雪儿,这一世,有你真好,我很幸福。”

    “亲爱的,我也很幸福。”

    说完,林逸雪直起身,半跪在床上,抬起双臂,轻轻圈住面前这个令她爱的痴狂的男人,主动吻了下去。

    “唔,宝贝……”

    欧阳致玄轻叹一声,很快又反客为主,所有的爱,瞬间化成了无尽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