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秦可卿的最后一击

    “这事情,要怪就怪你兄弟,则处理不当。”苏穆卿没好气的看了徐牧天一眼,便走想了路南离开的方向,而确实是怪宗育博,这竟然没有处理好两人之间的关系,而这里宗育博和宗至之间也是针锋相对的,似乎谁也不让谁,而苏穆卿进了路南的房间,知道现在路南的心情肯定是不好。

    毕竟女人一辈子只有一次的婚礼,这路南如今婚礼被毁了,心情可想而知,不过在它看来,其实这事情也不是这么严重,就像是徐慧对自己一样,当初自己和徐牧天结婚,那个女人压根就是不待见自己,恨不得让自己直接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现在不是还是无可奈何,自己和徐牧天的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压根不用计较那个女人想了些什么,看到路南的房间还是开着的,便敲了敲门,准备进去道:“路南,你还好……”

    么还没有说出来,苏穆卿便定格在了原地,下意识的后退——

    “怎么了?跑什么?你怕我么?怕我对你怎么样?”秦可卿一声黑色的连衣裙,配上大红色的红妆,看起来诡异极了,手里拿着引爆器,路南被扣在旁边,甚至连说话都没有机会,只能够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嘴巴里费力的吐出道:“苏苏,快走!”

    “路南!”

    苏穆卿尖叫了一声,但是刚准备后退,却被身后的一个重力给拉扯了过去,引入眼帘的是阿芙一张阴郁的脸,眯起眼,在女人的耳畔道:“苏穆卿,好久不见。”

    阿芙和秦可卿,两个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苏穆卿真的觉得世界是奇妙的,地球也是圆的,这两个人,竟然莫名其妙的勾搭在了一起,甚至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秦可卿手里拿着引爆器,手里桎梏着路南,一把锋利的匕首威胁这路南脆弱的脖颈,苏穆卿连连后退,却看到阿芙用劲拽住了自己,冷冷道:“苏穆卿,你们还真的是过得很快活啊。”

    这两个狗男女过得有滋有味的,可是自己呢?父亲死了,自己好不容易逃了出来,但是却看到这一对狗男女,真的是嫉妒的她要发狂,所以,她决不能够允许只有自己过得会这么凄惨,这俩个人,自己一定要他们好看!

    就在此时,她遇到了秦可卿,父亲给自己留下了一帮势力,虽然人数很少,但是混进这婚礼现场,还是有机会的,秦可卿就是一个不错的助力,这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别管他们是不是都喜欢徐牧天,但是这就是一个机会,自己有机会让那个女人好看,终于,这个女人落在了自己的手里,所以,根本不用担心——

    “你们要干什么?”苏穆卿拧眉,道,这两个女人混在一起,就没有什么好处,不过心里还是担心,自己现在是两个身子,所以一定要小心谨慎,绝对不能够让这个女人伤害到自己的孩子,小心翼翼的捂住了肚子,还好,小腹还没有隆起,所以还是不那么的显眼。

    “让那个男人出来,徐牧天呢,那个男人这个时候做什么缩头乌龟,让那个男人出来!”阿芙恨透了这一对狗男女,凭什么这两个人就而已过得这么幸福,但是自己呢,家破人亡,甚至没有办法再回到金三角,封腾那个男人,真的是忘恩负义,自己阿爹对他这么好,但是竟然说杀了就杀了,丝毫不留情面,真的是一个恶毒的男人!

    “我不管,那个男人呢,让那个男人出来!”阿芙再一次吼了一声,果然,这一声,让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里,纷纷赶了过来。

    “阿芙!”

    “秦可卿!”

    两个男人异口同声大喊道,这自己的老婆被两个女人绑架在一起,而且这两个女人现在的肚子里可都是有他们的孩子,这可是很大的事情,徐牧天看到了阿芙,心里一怒,低声吼道:“阿芙,你疯了么!”

    “徐牧天,为什么你要娶这个女人,为什么你不娶我!”阿芙质问道,看到这个男人心里又恨又爱,这个男人如果愿意娶自己,阿爹也不会死,如果徐牧天愿意娶自己,那么现在金三角的那片地都是这个男人的,所以也不会出现封腾灭了阿爹的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都是这个男人的错,自己没有错,如果不是这个男人,自己现在还是金三角的太阳,还是阿爹心里的珍珠宝贝,都是这个男人的错,所以都怪这个男人!

    “徐牧天,你就是一个见异思迁的!”阿芙怒吼道,秦可卿在一边,不管不顾,最喜欢的就是看着事情闹大了,最好是闹得极大,最好是出现混战的局面,如今自己已经失去了一切,不过就是为了报仇。

    这个女人,这个男人,这两个人,都是自己的仇人,甚至是宗家,宗至,这些人自己一个都不想放过,如果不是这个男人,自己现在还是徐牧天身边的助理,还能够在老板的身边,但是呢?

    但是这个宗至竟然给自己诱惑,但是却有放弃了自己,如果不是这个男人放弃了自己,她还有机会,“老板,我不想的,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

    “秦可卿,你在胡闹什么!”黑子恨铁不成钢的瞪着面前的女人,秦可卿是他原来一手带上来的,其实秦可卿的背叛是自己最难过的,但是却无奈,只能够希望这个女人回头是岸,徐牧天看着面前的女人,面对秦可卿,只有冷漠——

    “秦可卿,束手就擒。”

    “束手就擒!”秦可卿反复呢喃这四个字,大笑起来,自言自语道:“老板,我束手就擒,你就会原谅我么,为什么,我哪里不如那个女人,你竟然看不到我,我明明可以帮你这么多!”

    自己可以带给老板那个女人带给不了的,但是老板就是视而不见,竟然为了那个女人牺牲这么多,可是自己明明就在这个男人的身边,可是呢?

    秦可卿恨极了,这个女人有什么好,自己怎么都想不明白,凭什么这个女人就可以在老板的身边,而自己呢?

    “老板,你告诉我,我哪里不如这个女人了,凭什么,你就看不到我的存在!”秦可卿歇斯底里道,阿芙的眼里滑过一抹恨意,这个女人也是你自己的情敌,但是如今和这个女人是合作的关系,所以只能够忍耐住,一言不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