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5章 废物

    苏穆卿一声鹅黄色的鱼尾裙,琉璃质地的裙摆拖曳在大理石地面上,跟着辉夜,却是有着傲人的资本,所有人都注目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纷纷驻足看着这个闻名不如见面的弗洛德大小姐。

    苏穆卿的存在,对他们来说都是极大的威胁,这个女人,他们私生子女来说,都是挡路石,安娜的表情是最木讷的,看着面前的女人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不过在看到辉夜的时候,露出了一丝亮光,这中目光是抗拒的,畏惧的,甚至觉得想要离开,这个男人,让她害怕,这个男人能够夺走别人的一切,微微向后退了几步,低下头,假装自己不存在。

    而站在大厅的男男女女,对苏穆卿都十分的好奇,在场的都是蓝颜黄发的白种人,看到一个黄种人,还说这个女人是弗洛德的大小姐,全部都带着不屑,“父亲,这是……大小姐?”有人开始就不信了,直接走向前,打量着苏穆卿,“只怕不是吧?”

    这个女人高傲的扬起下巴,自己虽然是辉夜的私生女,但是却是一个脑子令不清的,没有发现自己上前的那一刻,身后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向后退了一步,甚至脸上带着嗤笑。

    所有人都像是看着炮灰一样同情的目光看着面前的女人,苏穆卿倪着眼,挑眉问辉夜,“这个人是谁?”

    这个人的身份是谁?虽然是平常的一个问题,但是,女人的脸色,却白了几分,这就是差距,自己和大小姐之间的差距,名分的差距,自己就是没有名分,但是这个女人就是能够享受自己没有的一切,向后退了一步,女人本能的找寻盟友,却发现,周围没有一个人,刚刚明明很多人的,女人心里一跳,扭头。

    “你们!”她心里一跳,想不到这些人都是狐假虎威的,刚刚都还假模假样的,想着怎么挤兑这个女人,但是轮到头了,就剩下自己在这里当炮灰!女人虽然冲动但是也不是傻子,刚刚说的最凶的是那个秀的女儿,但是想现在呢!想着那个女人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在哪里冷眼旁观的看着自己。

    全都不在了,她心里一顿,露出惊恐的表情,辉夜的脸色很淡,但是她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生气了,是动怒了。

    你叫什么?”辉夜淡淡的问道,一句话,让女人的脸色煞白,自己在辉夜的心里甚至还是一个没有名字的女儿,一个没有身份的女儿,活了二十年,在辉夜占不到一点地位,她不由感到悲凉,呐呐不知道应该如何出声,而后,抖唇道:“我的母亲,是konsa……”

    “谁?”辉夜有些疑惑,这周围的人都笑了,嗤笑这个女人,自己连名字都没有被父亲记得住,还以为自己多么受宠,他们完全忘记了,自己如果是这个女人的局面也是有着相同的下场,但是他们这个时候只觉得,这个女人多么的落魄,只觉得笑料,这个女人如今的窘境,让人觉得嘲讽。

    “我……”那个女人半天我不出来一个字,辉夜骤然怒道:“你到底是不是SA的人?难道是混进来的?阿索?”男人扬声道,问了一句,旁边的男人心领神会,这个时候,如果还不出声,似乎也不应该了,既然老爷已经问了,他也应该尽职尽责,“这是后院的,身份没问题,不过没有什么用,记不得也应该,毕竟身份太低了。”

    就像是一个随随便便的阿猫阿狗,谁会记得这么多人的名字,要是想要在辉夜的面前崭露头角,至少要经历斗争,这些没有被人记得名字的人,都是斗争的失败品,既然是失败品,那么就要有失败品的直觉,这个女人很明显就是没有直觉,非要往前靠着,也难怪被辉夜还这么下了面子,得罪了大小姐,真的是咩有自知之明啊。

    阿索笑了,嗤笑了一声,但是面上不显,皱眉道,“不过这个女人按理说是进不来的,有了这样的机会,怎么不乖乖的在后面,非要到前面来找事情?看来这位夫人也是不知道教人的。”阿索漫不尽心的鞭笞着,没说一句,女人的脸色就越发的难看,被这么多人看着,还被人还这么教育着,她感到自己的脸上都火辣辣的。

    丢人,甚至快要忘记自己本来的名字,半晌,才呐呐道:“我是您的女儿,我叫kim……”这是她的母亲取得名字,辉夜一辈子,没有给一个孩子取过名字,甚至孩子有的还没有长大就已经死了,她们都是侥幸活下来的,他们的名字都是母亲取的,有的甚至不过是一个人在后院挣扎求生的,她以为自己可以被辉夜记住,但是却不知道,辉夜不在意这些阿猫阿狗,当他们出生,连看都不想看一眼。

    “父亲,别动气,今天不是大小姐的宴会么……”人群中有一个女人拨开了两边,慢慢的走了过来,柔声道,“我看大小姐都有些累了,不如让我迎着去坐着休息一会儿,这里我算是比较熟悉的……”说话的是秀的女儿,巧妙的转移了话题,而苏穆卿却打量着面前的女人,心里感到一丝的冷。

    “不用了,我有绾绾,绾绾,我们走。”苏穆卿皱眉,这里乌烟瘴气的,虽然这个女人说话呛了自己一句,但是辉夜这么做真的是冷漠无情,这些人也是他的孩子,似乎对自己的骨肉,都是这么的来冷漠,即便是名义上的自己,都是在触及他的利益的时候,毫不留情的剔除,辉夜没有爱,苏穆卿根本不觉得他替自己解围感激,只觉得这个男人是一个疯子。

    出了这样的小插曲,但是不影响宴会的进行,而那个女人才刚刚有机会进来主家,这就被人又请了出去,后悔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母亲给了自己这么一个机会,但是她没有把握,如今还被人给丢了出去,以后如何在父亲的面前立足。

    她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机会,连母亲都失去了机会,辉夜刚刚不是不知道自己,但是在外人的面前却彻底的放弃了自己,她不是傻子,刚刚辉夜的话代表什么,被丢在了大门外的女人,久久不敢动,心里只觉得绝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